共產黨新聞強國社區強國論壇博客微博聊吧播客|科學發展觀中國人大中國政府中國政協中國工會中國婦聯中國科協
傾聽來自南海的濤聲

   經過數十個小時的航行,星期六傍晚,補給艦抵達永暑礁錨泊地。永暑礁是我海軍在南沙駐守的礁盤中建筑面積最大、設施也最齊全的一個。大約暈船狀態還沒有完全消失,記者踏上永暑礁,感覺腳下的地面還在晃蕩。站在碼頭迎接的南沙守備部隊部隊長劉堂,身材魁梧、臉膛黝黑,海洋迷彩服胸前鮮艷的國旗圖案格外醒目。他告訴記者,軍裝胸前繡國旗,是南沙守備部隊的“特殊禮遇”。
  “今朝立業南沙,千秋有功國家”、“上礁就是上前線,守礁就是守陣地”……這些富有南沙特色的口號,在永暑礁、華陽礁、渚碧礁、東門礁、赤瓜礁、南薰礁等各礁堡上隨處可見,展示的是南沙守礁官兵對祖國的無限忠誠和獻身國防的堅定信念,深深地扎根在他們的心裡。
   點擊進入視頻訪談 聽人民網記者朱思雄講述南沙見聞   人民網記者朱思雄報道集   人民日報軍事周刊

——————孤獨礁堡——————

  “‘三高’環境,一成不變的作息規律,又吃不上新鮮的食品、蔬菜,確實有些說不出的苦。與在老家那一方水土,盡享天倫之樂,沐浴在改革開放的春風裡,完全是不一樣的感覺。”
  “在新時期,不要再宣傳我們南沙守礁如何艱苦了!”。劉堂接受專訪時,冒出的這句話,讓記者頗感意外。
  記者走遍各礁,不得不承認,南沙官兵和全國人民一樣,確實已經分享到國家改革開放的成果:
物資保障如用水、用油和生活品補給供應等,都很充足﹔生活條件有了很大改善,電視、DVD、音響都已更換過好幾批次,海水淡化機3小時能生產  一噸淡水,新型淡水貯蓄池能基本保証守礁官兵飲用潔淨淡水,為南沙特制的高效制冷冰櫃能讓官兵吃到保鮮、保質的食品,每個房間都裝有空調,床是實木的,電視能收看40多個頻道,還可以上海軍的“藍網”……
     鏈接:南沙的資源和戰略地位
  南沙群島位於北緯3°37′到11°55′,東經109°43′到117°47′的西太平洋上,東西寬650多海裡、南北長550余海裡,是我國南海諸島中位置最南、分布最廣、范圍最大、島礁最多的一個群島,由550多個島嶼、沙洲、暗礁、暗灘和暗沙組成。
  南沙東北臨西太平洋,西南經馬六甲、巽他等海峽與印度洋相通,是太平洋通向印度洋的海上交通要道,是遠東通入東南亞、非洲、歐洲和大洋州的必經之地,是世界海上運輸的咽喉地帶,戰略地位十分重要。西方國家70%的戰略物資運輸要經過南沙海域,我國通往世界的40多條海上航線,有30多條要經過這裡。
  據考察,南沙海區有魚類22種,貝類66種,蝦類1050種,食用海參18種,經濟價值均很高。南沙海底還蘊藏著極其豐富的錳、鎳、鈷、銅等數十種礦產。目前探明的在南沙深海海底和島礁周圍蘊藏的鈦鐵礦、金紅石、鋯石、金鋼石、硅酸鹽沙、石灰砂、磷鈣石結核、錳硬礦砂等等,都是我國工業急需的戰略礦藏。 目前已經探明,南海海底蘊藏的油氣資源,達225億噸,大體相當於8個大慶油田,因而也被稱為“第二個波斯灣”。
  但是,有些客觀環境,仍然是無法改變的,也是嚴酷的。 畢竟,南沙很遙遠:以永暑礁為中心計算,南沙距湛江735海裡,約1400公裡﹔ 環境很惡劣:常年高溫、高濕、高鹽,且氣候反差大,大風多、起風快、突發性強﹔ 空氣很緊張:生活在一個個孤獨的礁堡上,白天看大海,晚上數星星,戰備壓力大,時刻准備投入戰斗……
  已經是第15次守礁的軍醫曾華,對南沙的嚴酷有切身感受。
  據他介紹,南沙的高溫、高濕、高鹽,容易導致風濕病。對上礁的新兵來說,前期的主要問題是感到單調、孤寂,思鄉、思親﹔中期容易出現厭煩心理,礁上戰備觀念很強,長期處於高度緊張狀態,從早到晚神經都繃得很緊﹔后期主要是身體有疲勞感,帶兵的干部則主要考慮如何更好地完成任務,有壓力感。
  報務班長黃河,守礁的時間加起來超過5年了。他說,在渚碧礁這一帶,有10多條民航航線,還有一些小型飛機的航線,每天從發現飛機一直到消失,中間每分鐘的距離、方向、航速等要素都要實時掌控。每天24小時輪流值班,一值就是一上午或一下午,中間連休息時間都幾乎沒有,下了戰位后常常累得快要站不起來了。
  “‘三高’環境,一成不變的作息規律,又吃不上新鮮的食品、蔬菜,確實有些說不出的苦。與在老家那一方水土,盡享天倫之樂,沐浴在改革開放的春風裡,完全是不一樣的感覺。”炊事班長、老家在四川雅安的王飛和記者說起這些,神態安詳:“不過,我個人覺得,來南沙守礁,精神上是一種升華,意志上是一種錘煉。”
  在南沙,官兵常常要反復輪換守礁,以致父母不能經常孝敬,妻子不能悉心照顧,孩子不能親自培養。“支持和支撐我們的是什麼?就是對祖國的忠誠。”氣象觀測兵李文波說。
  南沙各礁上,原本是沒有綠色的。官兵們從大陸帶來了椰子樹、虎尾蘭,還有被稱作“礁花”的“太陽花”,把礁堡裝點得生機盎然。永暑礁上,官兵們居然修了一條幾十米長的愛國路,兩邊種滿成行的大葉榕樹。
  以苦為樂、以苦為榮,苦中作為,是南沙官兵精神風貌的最好寫照。油機班長陳春雷說得好:“軍人的成長就靠兩條,一是艱苦,一是勝利。我們南沙官兵都能吃苦,不怕艱苦﹔守衛好祖國的南大門,就是勝利。”

——————藍色國土——————

  “一些國家非法佔領我島礁后,和某些國家聯合開採油氣,每年開採量過千萬噸。每當想到這些,我們是又心疼、又著急啊!”
  “守礁為什麼?”
  這是南沙每一位守礁官兵上礁前必上的一課。
  “我覺得,不僅是守礁官兵,全體國民都要好好補上這一課。”南海守備部隊政委盧永華很激動地說,並就此作了進一步闡釋: 佔地球表面面積70%的海洋,已被稱之為“人類第二生存空間”、“地球第六大洲”。根據1982年通過的《聯合國海洋法公約》規定,島嶼和陸地領土,都擁有領海、毗連區、專屬經濟區和大陸架,“國土”也隨之細分為“陸地國土”和“海洋國土”。按照這一原則,加上《公約》承認的歷史性海域,我國除960萬平方公裡的“陸地國土”外,還擁有300萬平方公裡的“海洋國土”——僅南沙群島海域,面積就相當於8個江蘇省。
  南沙海域的油氣等資源優勢和戰略地位,在我國未來發展空間中的巨大作用,早已凸顯出來,並引起周邊國家乃至一些發達國家的覬覦和垂涎。 盧永華說:“知道了這些,就會明白:守礁,不僅是守護神聖的海洋國土,還是保衛我生存和發展的未來空間。”
  1987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海洋委員會決定在南中國海的南沙群島建立第74號海洋觀測站,並將建站任務交給中國。1988年2月5日,南沙群島第一座飄揚著五星紅旗的哨所陣地——永暑礁竹棚式高腳屋誕生了。隨后,人民海軍相繼駐守東門礁、南薰礁、渚碧礁、赤瓜礁、華陽礁等。經過三代高腳屋的變遷,現已改為鋼筋水泥建造的永久性礁堡。
  一代又一代海軍南沙守礁官兵,就常年駐守在這裡、奉獻在這裡。
  星期三,記者登上有“南海國門第一礁”稱號的東門礁,該礁周邊完全被外國佔領的島礁包圍,用高倍望遠鏡看,對面島礁上有多幢琉璃瓦屋頂的建筑,面積很大,風力發電的風車和各種電線縱橫交錯,林木茂盛。星期五,記者登上南薰礁,這裡離外國侵佔的島礁很近,憑肉眼就能隱約看到,從望遠鏡中觀察,島上天線林立,光風力發電的風車,就有7個。
  “在南沙,一些國家非法佔領我島礁后,和某些國家聯合開採油氣,每年開採量過千萬噸。每當想到這些,我們是又心疼、又著急啊!”換防下礁的南沙守備部隊參謀長楊德生言詞懇切地說:“南沙的形勢,呼喚全民海洋國土意識的覺醒。”

——————外交前沿——————

      一旦發現可疑目標,隨即進行跟蹤,然后根據航跡分析活動規律,判定是民航飛機還是軍用飛機,是漁船還是武裝艦船。
  大海,並不總是風平浪靜的。
  “南沙無小事、事事連政治”。這裡既是軍事前沿,又是外交前沿。
  在南沙守礁,官兵們都爭當“政治家”、“軍事家”、“外交家”。
  “一些周邊國家的武裝漁船經常到渚碧礁附近作業偵察,我們過去喊話,人家置之不理。”南沙守備部隊副部隊長王明輝說到這裡,滿臉的激憤,但他很快平靜下來:“在南沙守礁,既是軍事守礁更是政治守礁,一切必須從大局出發,嚴格按規定程序和要求處置。”
  礁上實行24小時值班,時刻警戒,不能有絲毫懈怠。據介紹,守礁官兵中,士官以上每人都能熟練掌握5種以上武器使用﹔每年1萬多批次空情、海情,從無漏報、錯報、誤報。
  雷達兵蔡攀給記者這樣介紹他的日常工作:一旦發現可疑目標,隨即進行跟蹤,然后根據航跡分析活動規律,判定是民航飛機還是軍用飛機,是漁船還是武裝艦船。
  1982年畢業於當時的海軍高級電子工程專科學校英語專業的李明,已在南沙守備部隊工作了10個年頭。他說,在南沙,戰備意識是第一位的,人人都是偵察兵,確實要像“千裡眼”、“順風耳”,隨時了解海空情況。一旦有任務,就需要查証、驅趕。雖有危險,但為了維護國家主權,這是必須的,也是光榮的。
  這就是南沙守礁衛士的品質和胸懷,像大海一樣的純潔和寬廣。

南沙的本色

  你見過海嗎?
  很多人會回答:誰沒見過海。
  再回一句:你見過南沙的海嗎?
  能夠答上來的人就不會太多了。
  我們有幸,成為能夠回答的人。今年我們到了南沙。在永暑礁,大家已經在驚嘆藍天碧海。在華陽礁,因為小艇擱淺,跳入海中推艇,與清澈透明的海水有了說不出親切的肌膚接觸。既然衣服已經全濕,干脆扎入水中看個究竟。那真是個無比清澈的童話般的世界,千姿百色、千奇百艷的小魚在錯落起伏的珊瑚礁盤中穿梭嬉戲,水晶宮一般神奇和美好。碧水之中,恍若仙境,為此生最美時刻之一。
  此后便一發不可收拾,美不勝收。美濟礁的瀉湖,變幻著蔚藍和翠綠,光影像鑽石,透明又似水晶。赤瓜礁有塊小小的白沙灘,碧水白沙之中,什麼羊脂玉,什麼寶石藍,什麼祖母綠,都無法用來形容礁盤與海水變幻出來讓人瞠目結舌的色彩。不是身臨其境,永遠想象不出大海的顏色在珊瑚礁盤上能夠豐富得如此夸張、清澈得這樣精彩,給人們視覺神經帶來的沖擊和刺激是這樣強烈。
  祖國的南沙,美麗的南沙!
  但南沙也驕陽似火。與守礁官兵相見時,一張張黑紅的面龐上無不汗水淋漓。與每一雙手相握,無不汗津津。守衛這片美麗的國土,他們不知要付出多少汗水。
  南沙也天候無常。每當台風裹脅著暴雨黑雲鋪天蓋地襲來時,小小礁堡孤立無援得好像要被整個世界拋棄,要單獨去面對世界末日。守衛這片遙遠的國土,不知需要多麼堅強的心理素質。
  南沙守礁也寂寞。隻有一小塊每天走無數遍的活動天地,隻有十幾個話題早已說盡的戰友。淡水永遠珍貴,蔬菜永遠珍貴。伙食永遠單調,時光永遠單調。守衛這片珍貴的國土,不知多少人獻出自己寶貴的青春。
  艱苦的環境,寂寞的生活,復雜的形勢,重大的責任,形成對南沙官兵的特殊考驗。
  東門礁礁長是黑龍江齊齊哈爾人,大連陸軍學院畢業,自願報名到南沙守礁。問為什麼從祖國的最北端到了最南端?答:喜歡挑戰,在南沙守礁最有挑戰性。赤瓜礁的指導員是陝西漢中人,如何從祖國西部來到這裡,礁堡上那副對聯已在清楚說明:上聯“古之多少戍邊志士流芳百世”,下聯“今朝赤瓜衛國兒郎再展風流”,橫批“英雄本色”。守礁官兵中有一位軍官,將革命傳統歌曲《十送紅軍》改編成《十送南沙》。拿起歌篇,大家不由得輕輕哼唱起來:“……七送(裡格)南沙,(介支個)浪之巔,踏浪(裡格)披波,(介支個)神氣閑,滄海橫流,(介支個)是本色,咸雨腥風,皆靠邊。今朝立業千秋功,親人啊,守衛南疆,(介支個)當家園。”紅軍精神與南沙精神,一瞬間從感情上一脈相承。
在這些晒成古銅色的年輕官兵面前,我隻有把千言萬語匯成一句話:中國人民解放軍230萬軍人中,你們能夠有幸在南沙服役,是一個軍人軍旅生涯的最大光榮﹔我們能夠登上島礁看望你們,是我們的最大光榮!
  我永遠不會忘記那天晚上在軍艦的后甲板,行將與上礁官兵分別時,有人提議讓我帶領大家高呼“祖國萬歲”。那是一張張多麼年輕英俊的面龐,那是一個多麼巨大的青春氣場!我們連呼三次,嘹亮的聲音在寂靜的海面上震蕩。那一刻,我相信“祖國萬歲”這四個字,已深深印入我們每個人心中。 (作者金一南 國防大學教授、少將)

來源:人民網-軍事頻道 (責任編輯:李楊洋)
 
 
您的留言
內容:
請您注意
1.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法律、法規,尊重網上道德,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引起的法律責任。
2.人民網擁有管理筆名和留言的一切權力。
3.您在人民網留言板發表的言論,人民網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
4.如您對管理有意見請向人民日報網絡中心留言板管理員人民日報網絡中心反映。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10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