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軍神秘部隊在沒有戰爭的戰場中與死神過招(圖)--軍事--人民網
人民網

軍事周刊·八一之聲

我軍神秘部隊在沒有戰爭的戰場中與死神過招(圖)

馮春梅 王曉豪 李良泰

2012年01月06日10:12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成功完成銷毀后,官兵們露出欣慰的笑容。譚 超攝
成功完成銷毀后,官兵們露出欣慰的笑容。譚 超攝
  ●這是一個特殊職業,被人稱為“與死神打交道”的行當

  ●這是一群特殊戰士,默默地行走在沒有戰爭的戰場中

  ●這是一份特殊使命,為祖國減少隱患為人民增添安寧


  初冬,皖東大山深處,一道火光閃過,晴天“霹靂”,近百米高的蘑菇雲騰空而起,劇烈的爆炸沖擊波,讓官兵們在掩體裡抬不起頭。

  十幾分鐘后,現場一片沸騰。空軍裝備研究某所退役航彈處理站站長楊玉春和官兵們一道歡呼——這次野外燒炸毀任務的完成,創造了處理站組建34年來,安全接受銷毀退役航空彈藥6萬余噸、成功排除未爆危險炮炸彈數百萬枚的歷史新紀錄。

  不是戰爭,彈片卻隨時從頭頂飛過﹔不是戰場,硝煙卻不時在身邊彌漫。在與“魔鬼”上千次的決斗中,處理站官兵用忠誠、勇敢與智慧書寫了“平日不打仗、天天上戰場”的人生傳奇。

  1、“戰友們說我是膽大包天,我說沒啥,就是和死神開了個玩笑”

  走進一個彈藥倉庫,一箱箱彈藥碼放得比人還高,一眼望不到邊。工程師劉秀介紹,這裡儲存著炸彈、炮彈、火箭彈等幾千噸、數百萬發(顆)彈藥。一旦發生危險,將波及方圓十幾公裡。一番話令記者不寒而栗。

  “航空炸彈不同於普通地面炸彈,它當量大、拆除復雜、危險性高,從搬運、拆彈、倒藥到最后銷毀,有十幾道工序,每個環節都在與死神過招!”副站長林常海談起對雷霆脾氣的航彈“剖腹掏心”時仍心有余悸。

  有一次,他組織拆除100公斤未爆航明彈。當他習慣性地擰開一枚鏽蝕的彈底端蓋時,不經意間發現彈底多出一根鋼絲繩,嚇了他一大跳,額頭冷颼颼地直冒汗。原來,這是一枚進口彈,外形和國產彈相同,但內置引信方式不同,一旦拉動鋼絲,彈體會迅即引爆,后果將不堪設想。

  39歲的退役四期士官王志輝(現為非現役文職),說自己已經“死”過兩次了。20年前,他第一次參加排彈差點被炸死,是戰友用自己的命救了他。10年后,他的拆彈台上一發裝箱的槍彈頭曳光管突發自燃,恰巧旁邊擺放著幾十公斤發射藥,身后又是剛入庫的十幾噸退役彈藥。萬一處置不當,方圓數裡地將瞬間夷為平地。

  在這生死時刻,王志輝沖向前去,一把將箱蓋扣上,拼命將箱子推下站台。由於處置得當,讓20名戰友“死裡逃生”。“事后戰友們說我是‘膽大包天’,我說沒啥,就是和死神開了個玩笑!”

  危險無處不在,死亡如影相隨。一次野外銷毀作業,操作員按下起爆按鈕,堆滿彈藥的銷毀坑仍毫無動靜。焦急地等待30分鐘后,現場總指揮丁軍穿上防爆服,隻身前往排故。

  100米、50米、30米……丁軍一步步靠近炸彈,身邊的空氣也隨之凝固。突然,一股濃煙從彈藥堆冒起。“快跑!”戰友們呼喊未落,丁軍感覺不妙,轉身猛跑幾十米后急忙扑倒。剎那間,一聲巨雷響起,無數彈片從他頭頂呼嘯飛過……

  沒排除過“啞炮”的人算不上真正的排彈專家。這是一次生與死的抗爭。在空軍某靶場進行某型航彈替代裝藥性能試驗中,首次出現數千公斤大口徑未爆彈。面對這個從未接觸的“巨無霸”,工程師王代進這位走到哪響到哪的專家,此時心裡直打鼓。他把自己關在房間,悄悄地給妻女留下一封遺書……

  王代進穿上行頭,把戰友們“趕”到安全區后,一步步向沉睡的“老虎”逼近。他儼然考古學家挖掘稀世珍寶一樣從容不迫、小心翼翼。戰友們遠遠地看著他趴在彈坑邊,用手輕輕地把鬆動的沙土移走、移走……在7個小時的艱難挖掘中,身上的迷彩服濕了又干,干了又濕。額角的鹽霜伴著汗水咂得他眼睛生疼、淚水漣漣。但他始終咬牙堅持,終於在地下4.7米處,“巨無霸”全部現出原形。

  隨著“轟”的一聲巨響,沉睡的“老虎”瞬間灰飛煙滅,劇烈的沖擊波被當地有關部門監測為三級地震。當戰友們從泥土裡把他扶起時,王代進才知道自己又闖過了一次鬼門關……
【1】 【2】 【3】 

 
(責任編輯:李楊洋)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