鑽井連班長許永福:老百姓選出的“十佳”兵--軍事--人民網
人民網

  

鑽井連班長許永福:老百姓選出的“十佳”兵

——記遼寧省軍區某預備役給水工程團鑽井連班長許永福

2011年12月31日08:46  馮春梅 段君奉 李大勇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許永福(左二)和戰友們交流。
  黃長剛攝(新華社發)

  15年可以去很多地方,做很多事。

  他在15年中走過7萬多公裡,卻隻做了一件事:為貧水地區老百姓找水打井。就是這樣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士兵,在遼寧省朝陽市第三屆“感動朝陽十大新聞人物”評選中,數十萬群眾紛紛把選票投給了他,他成為高票當選該項評比的首位現役軍人。他就是遼寧省軍區某預備役給水工程團鑽井連班長許永福。

  15年來,許永福帶領本班戰士走過4省200多個村屯,累計打了96眼深水井,鑽機總進尺2萬多米。其中,28眼戰備井,功在未來,封存完好靜臥深山﹔68眼民用井,利在當今,惠及50多萬村民。

  甘泉噴涌

  “甘招甘招,干打沒招,隻聽鑽機響,不見水流淌。”2009年,朝陽遭遇了58年來最大旱災,朝陽喀左縣甘招鄉旱情尤為嚴峻。但因為地質結構極其復雜,10多支打井隊在此無功而返,留下20多個“干眼”。失望的村民編出了順口溜兒。

  打井任務最后下達給了許永福和他的戰友們。許永福暗自發誓,就是把地球鑽透,也要把水打出來。在他的建議下,井位選在了半山腰。不少鄉親對此都搖頭嘆息:“沒見過這樣打井的,簡直是胡鬧。”而許永福和戰友們硬是穿透197米的花崗岩,打出了日出水量高達820噸的水井。

  離開甘招鄉那天,鄉親們打著“永遠不忘共產黨恩情”的橫幅為他們送行。

  在持續3年的抗旱保民生戰役中,許永福和戰友們轉戰遼西40余個鄉鎮,勘探確定水源井位388處,打出深水機井59眼,直接受益的旱區群眾達5萬余人。

  遼西曾是全國氟害重災區,淺水井中氟化物嚴重超標。據統計,當年僅朝陽地區就有300多個村屯近10萬人不同程度受到氟害。2003年7月,中央領導專門作出“無論有多大困難,都要想辦法解決群眾的缺水問題,決不能讓群眾再喝高氟水”的重要批示。許永福和戰友們迅即奔赴建平縣干溝子村,打響了防氟改水第一槍。

  7月的驕陽似火,晚上蚊虫肆虐,許永福和戰友們晝夜開機,連續奮戰。一次,由於過度勞累暈倒在鑽機前。就這樣經過28個晝夜的奮戰,終於打出了一眼深163米的安全井。

  當清澈的泉水噴涌而出,全村男女老少歡騰雀躍,許多人捧著雞蛋、端著馬奶酒向官兵道謝。鄉親們在水井旁立了一塊石碑,上書:“吃水不忘共產黨,感謝親人解放軍。”許永福和他的戰友先后打出103眼防氟深水井,解決了3.7萬人的安全飲水問題。

  群山沉寂

  作為給水兵,許永福和戰友們所做的工作默默無聞。多年來,他們勘察標繪的一幅幅水文地質圖,靜靜地躺在圖庫中蓄勢待發﹔探測確定的一處處預設水源點,在現實生活似乎並不存在﹔構筑完成的一個個戰備水井就地封存,不為世人所知。

  為了尋找確定水源井位,許永福和戰友們不知爬了多少高山深谷。鑽探作業,許永福每年要用碎五六十副手套,面對堅硬的岩石層,鑽頭每小時的鑽進深度可能隻有幾厘米。大山深處,一住就是十幾個月,不見人煙。

  沉寂的群山沒有因他們的到來而沸騰,只是默默注視著這群忠誠的士兵。

  有一次,許永福和戰友們到內蒙古某地鑽探。塞外的深冬氣溫就達到零下30多攝氏度,身穿毛皮大衣還直打哆嗦。苦戰一個月,終於在元旦那天成功出水。沒想到,抽水試驗時,鑽機底梁被泥漿凍住,作業無法展開。許永福二話沒說跳進齊腰深的泥漿中,奮力挖出了底梁。當戰友們把他拖上來時,他的手腳已被凍得不聽使喚,癱倒在地。

  2005年5月,許永福赴利比裡亞參與維和,他所在給水保障分隊的任務,是為施工的中國維和分隊、聯利團第四戰區司令部、醫院等數千名官兵以及300多台機械裝備提供用水保障。

  利比裡亞氣候炎熱潮濕,氣溫高達40多攝氏度,蚊虫蛇蠍出沒無常。在這樣的環境裡,每天凌晨5點,許永福就要帶領給水分隊戰士身著厚重的防彈衣和作戰靴,開始取水、淨水、送水作業。平均每天戶外工作11個小時,往返60多公裡。

  臨近回國前,聯利團副司令塔希爾少將親手為他佩戴上了“聯合國維護和平二級勛章”。

  胸膛沉默

  “走還是留?”夜晚,許永福躺在床上輾轉反側。

  遼西地區十年九旱,地下水位持續下降,由此,大大小小的打井公司應運而生,精通勘探、鑽探的專業人才炙手可熱。

  2003年,團隊轉隸改編為預備役,很多技術骨干離開了部隊。聽到這一消息,幾家公司紛紛上門,想高薪聘請許永福擔任鑽井隊長。河北一家鑽探公司當場許諾給他一套120平方米的房子。當時,許永福的父母身體都不好,家裡欠下了7萬多元外債,全家人都在為還錢發愁。而且按照政策規定,許永福已經沒有機會再考軍校和提干了。“你已經為祖國盡忠,現在該回家給父母盡盡孝了。”不少人勸他。

  走,拿高薪,當隊長,照顧父母﹔留,一身泥濘站機台,永遠當個兵。

  許永福的答復很明確:我也想改善生活條件,但部隊需要我,我就不能離開。

  這些年,許永福打井的地方多是貧困農村,每到一處,他就幫群眾干些零活雜活,做些力所能及的事。2003年6月,他隨隊到喀左縣興隆庄村打井時,得知村裡幾十名學生面臨輟學,他和戰友們慷慨解囊。許永福與小學生胡志敏結成了幫扶對子,默默資助了8年。2010年7月,胡志敏以優異成績考上了東北財經大學。10多年來,他陸陸續續接濟資助了30多名貧困學生和孤寡老人,累計捐款超過3萬元。


   
聯系本文記者

馮春梅
[留言][博客][微博]
(責任編輯:孝金波)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