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利亞總統否認胡拉慘案系政府軍所為--軍事--人民網
人民網

敘利亞總統否認胡拉慘案系政府軍所為

2012年06月04日09:27    來源:人民網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推薦
  • 字號
  敘利亞總統巴沙爾·阿薩德3日上午在敘利亞人民議會發表了長達70分鐘的演講,他表示,目前國家正處在一個敏感的環境中,需要民眾更多的勇氣、力量和責任感。他認為,在改革方面敘利亞遇到了來自地區和國際上的攻擊,對民眾是一次巨大的考驗,新一屆人民議會選舉的如期舉行掀開了敘利亞新的一頁,烈士的鮮血不會白流。

  關於敘利亞危機巴沙爾稱,在經過了一年多以后,這場危機正變得明朗起來,國際因素在其中明顯可見,幾十年來的殖民主義者的野心沒有改變,而本地區國家的形象、作用與方式正在方式改變。在經過了流血犧牲之后,民眾應該能夠從中學習到很多東西,從而揭開並戰勝這些陰謀。

  巴沙爾特別提到,目前政治進程正在持續,但是恐怖活動也在升溫,兩者之間沒有任何聯系,將政治進程與恐怖活動相分離才是解決危機的基礎。他認為,國家正在面臨真正的戰爭,處理戰爭與內政問題是不一樣的,抵制選舉就是在抵制民眾。一切政治進程都必須集中體現民眾的訴求,政府進入政治進程就是為了不讓民眾忽視危機的存在。但他指出,恐怖活動不會停止,除非恐怖分子完成讓敘利亞國民“妻離子散”的任務,因此對待恐怖活動,除了打擊別無選擇,針對反恐的法律具有積極意義,對待恐怖不能容忍,不能妥協。巴沙爾提到胡拉慘案的凶手是“怪物”,但又說即便是怪物也不能這麼做,人類的語言無法加以描述。他還提到,有敘利亞年輕人獲得海外的資助而走上游行隊伍,甚至為了2000敘磅(約合35美元)就去殺人。

  巴沙爾警告,國家安全是不容觸及的底線,不容許恐怖活動在任何借口、幌子下進行,政府也不會放縱或停止與它的斗爭,更不會給予支持這些恐怖活動的人以寬容。他認為,目前的問題不在於民主改革,而在於打擊敘利亞以及對其的支持與權利的維護,他認為,灰色政治(在政治上立場含糊不清)與灰色國家(在愛國問題上含糊不清)是有區別的,灰色國家不可接受,當這一問題涉及到國家時,必須與國家保持一致。

  巴沙爾稱,敘利亞為所有希望真正改革、真心對話的人敞開了大門,接受所有希望真誠希望國家復興的人進行對話,即使這些人懷有不同的政見,隻要他們和平的、民主的和為了國家利益的。他提出,不主張外來干預、不支持恐怖活動是參與對話的前提。

  他認為,沒有哪一個組織能夠像國家武裝部隊那樣付出犧牲,軍隊致力於建設並保衛國家,維護國家獨立,不容損害國家的團結、統一與榮譽。目前的危機並非國內政治危機,而是基於恐怖主義陰謀的外來戰爭,敵人利用敘利亞本國的武器,用本國的國民與這個國家斗爭。假如沒有外部陰謀,敘利亞國內問題就將臨會結束,我們絕不允許外來的人更改我們的歷史,即敘利亞人親手毀壞自己的國家。

  巴沙爾號召民眾一致努力實現社會司法,財富公平分配,機會平等並獲得基礎性服務,恐怖主義不能夠打敗敘利亞人民的意志。他表示,敘利亞的羅盤將一直指向國家主權、決策獨立、領土完整和民眾的尊嚴,生命短暫,但人民常在,不論如何變遷,國家都不會改變。

  黎巴嫩新聞網稱,敘利亞危機發展到這個階段,沒有人能夠找到一個神奇的解決方案。從一開始要求改革,到現在要求禁止滑向內戰,人們應該清楚,就像美國國務卿克林頓所說,敘利亞是一個多元化多族裔社會。假如敘利亞政府陷入危機,那它在阿拉伯和西方國家的對手面臨的危機將更大,戰爭一旦爆發,整個地區將向不確定性的武裝開放,就像當初的伊拉克。美國錯誤地認為,俄羅斯是阻止向敘利亞派兵的最大障礙,他們希望敘利亞反對派能夠像利比亞那樣佔領政權,西方國家又能像在伊拉克那樣派駐部隊,達到“統治”目的。但是,敘利亞與伊拉克太相似了,從歷史上講,一個國家陷入混亂后,其危機都會很快蔓延至鄰國,以色列將會因此遭殃,而伊朗,以及西方的潛在對手俄羅斯會作何反應?假如西方干預敘利亞,那麼他們將難免再次遭遇在伊拉克的命運。(人民網大馬士革6月3日電/記者焦翔)



(責任編輯:張潔嫻(實習)、孝金波)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