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海軍力量太平洋佔六成 亞太地區軍演頻繁--軍事--人民網
人民網

美國海軍力量太平洋佔六成 亞太地區軍演頻繁

 

2012年06月10日09:41    來源:廣州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推薦
  • 字號
  
美軍兩棲登陸艦艇參加今年3月舉行的美韓聯合軍演。
美國國防部長帕內塔最近對亞洲多國展開訪問。
駐日美軍普天間基地。


  4月16日,在菲律賓的阿吉納爾多營,美國與菲律賓兩軍指揮官出席“肩並肩”聯合軍演開幕式。
今年3月29日,一名美國海軍士兵參加美韓聯合軍演。


  ●究竟增多少? ●如何強化存在?●缺錢怎麼辦?

  6月2日,美國國防部長在新加坡舉行的亞太安全會議上宣布了美國增兵亞太的戰略。這是美國軍方對奧巴馬總統所謂“太平洋世紀”講話的具體落實。帕內塔此次出訪亞洲多國,被很多媒體視為繞著中國轉,而其增兵亞太的戰略也被視為圍堵中國的最新舉措。

  毫無疑問,美國增兵亞太的戰略有針對中國的一面,不過,這一戰略能否完全實現仍有待觀察。追問這一戰略的具體層面,有助於我們更好地了解其現實性與局限性,也有助於我們更好地理解中國所要面對的安全環境。
 

  問題一·增兵規模

  海軍力量太平洋佔六成

  本報訊 美國國防部長帕內塔2日說,美國將在2020年前把海軍部署重心移向太平洋,以實現國家戰略重心轉向亞洲太平洋地區的目標。

  美國當前在太平洋和大西洋各部署50%的海軍力量,而到了2020年,這一比例將變成60%和40%。對於亞太各國來說,美國的這一重大軍力調整無疑將產生重大影響。不過,對於這種影響仍需要進一步的具體分析。

  增派約30艘戰艦

  首先,需要進一步搞清楚的是,在從五五開向四六開的重大調整中,究竟會有多少美國海軍力量將因此而被調整部署,美國將向亞太地區增加多少海軍力量。

  美國海軍目前擁有總計285艘各類戰艦,而未來,美國海軍的目標是擁有總計大約300艘戰艦。按照帕內塔宣布的調整計劃,將有10%的海軍力量增加部署至亞太地區,也就是說,在未來8年時間裡,駐亞太地區的美國海軍將新增大約30艘各類戰艦。

  這只是一個大致的估計,至於這30艘戰艦裡,具體會有多少潛艇、多少驅逐艦的問題,則有待進一步觀察。至少在目前,美國海軍近6成的潛艇部隊已經進駐亞太地區。如果美國不再向亞太地區繼續增派潛艇的話,就意味著,新增的大約30艘戰艦將主要是水面艦隻,也就是帕內塔所說的巡洋艦、驅逐艦和瀕海戰斗艦。

  在亞洲戰斗力存疑

  本報訊 據美國媒體報道,今后可能會有20至40艘瀕海戰斗艦加入太平洋艦隊。如果在美國向亞太增加的海軍力量中,瀕海戰斗艦構成了主力,那麼,其究竟能在多大程度上增強美軍在亞太地區的戰斗力將備受質疑。畢竟,這種戰艦只是一種輕武器戰艦,它可以完成從反潛到清除水雷的各項任務,但卻無法勝任與敵軍作戰艦隻直接對抗的任務。

  隱形戰艦有點懸

  有美國媒體稱, 與一支以瀕海戰斗艦為主體的艦隊相比,擁有大量巡洋艦和驅逐艦的艦隊能給敵軍以更沉重的打擊。近日有報道說,正在建造中的“超級隱形驅逐艦”DDG-1000未來將部署在亞太地區,按照美軍的說法,這種擁有超級隱形能力、先進電磁大炮的先進驅逐艦將成為美軍未來亞太戰略的重要支撐。隻不過,由於單艘價格高達70億美元,這種超級戰艦美國隻打算造3艘。

  此外,在美國現有11艘航空母艦中,有6艘部署在太平洋,其中“企業”號航母定於今年退役﹔“杰拉爾德·R·福特”號2015年服役后將部署在太平洋,保持美軍在這一海域的航母數量優勢。也就是說,美國在亞太地區的航母仍將維持6艘的規模。

  第七艦隊影響更直接

  不論美國海軍向亞太增兵多少,增加何種兵力,常駐亞太的美國太平洋艦隊無疑都將從中受益。更具體點說,太平洋艦隊所轄的第七艦隊和第三艦隊將是此次美國海軍兵力調整計劃的最大受益者。而且,活動范圍更為靠近亞太各國的第七艦隊的兵力變化對該地區安全格局的影響顯然要更為直接。

  問題二·強化策略

  尋找亞太新軍事伙伴

  本報訊 在帕內塔的最近講話中,外界關注最多的莫過於美國海軍兵力大調整,但實際上,美國在另一方面的動作同樣值得高度關注。

  積極尋找軍事伙伴

  帕內塔2日稱,美方希望擴展在亞洲的軍事伙伴關系網﹔美國與日本、韓國、泰國、澳大利亞等國已簽署同盟協定,希望與一些國家實現聯合軍力部署。與此同時,美國將在亞太地區擴大雙邊、多邊軍事演習或訓練的數量和規模。話音未落,帕內塔6月3日抵達美國在越南戰爭期間建造的軍港金蘭灣。帕內塔對越南官員說,出於美國重返亞太戰略的考量,類似越南這樣的伙伴特別重要。

  此前在6月2日,新加坡國防部表示已原則同意美國在新加坡部署4艘瀕海戰斗艦,第一艘將在明年第二季度開始部署。也是在近日,菲律賓國防部高級官員表示,隻要提前獲得菲政府許可,未來美國軍隊、戰艦及飛機將可重新使用他們在菲律賓蘇比克灣等地的舊有軍事設施。

  願與緬甸改善關系

  帕內塔甚至還主動向緬甸表態,稱如果緬甸繼續改革,美國將願意與緬甸改善軍事關系。而在此前,首批美國海軍陸戰隊員已經進駐澳大利亞北部的達爾文基地,未來駐澳美軍總兵力將達到2500人。

  可以清晰地看出,在美軍重返亞太的大戰略下,針對不同的國家,美國也都有各種針對性的策略和手段,不只是緊鑼密鼓地調整與轉變,還有清晰的目標和耐心的策略。

  美國在亞太地區軍演頻繁

  本報訊 美國在亞太地區的另一個主要動作是與該區域國家頻繁展開各類軍事演習或交流。

  據美國官員稱,2011年,美國在亞太地區共舉行172次軍事演習,幾乎相當於每兩天就有一次。而到了2012年,亞太地區的聯合軍演同樣是接連不斷。2月7日至17日,美國和泰國主辦的亞太最大規模聯合軍演“金色眼鏡蛇”在泰國舉行﹔4月,美菲兩軍在菲律賓以西的南海海域舉行聯合軍演。6月至8月,包括美國在內的22個國家將在夏威夷附近海域舉行為期55天的“環太平洋2012”聯合軍事演習(RIMPAC)。

  可以預料,在未來美國仍將不斷採取新的動作。對美國來說,這將是其增加與亞太國家軍事聯系、增進軍事合作與信任、顯示和擴大美軍在亞太存在的絕佳方式。

  有進攻也有防御

  除了上述一系列“攻勢”性動作,美軍同時還有防御性和撤退性動作。

  今年4月,美國和日本公布駐日美軍搬遷方案, 約1.9萬名常駐沖繩的美國海軍陸戰隊官兵中,9000人將遷至關島、夏威夷和澳大利亞。有分析認為,美國之所以如此部署,至少部分原因在於擔心隨著中國軍力日益增強,駐守該地的美軍處境變得危險。

  不論是撤退,還是攻勢,美軍的一個主要目標就是維持並加強其在亞太地區的存在,並盡可能地保持行動自由。

  問題三·軍費來源

  削減軍費與增兵之惑

  本報訊 兵馬未動,糧草先行。美國軍力部署的調整也要受制於美國的錢袋子。

  在帕內塔宣布美國的軍事調整計劃后,就有一些美國官員和議員提出質疑,認為在美國國防預算削減的大背景下,願望和現實可能有距離。

  地區承諾或難兌現

  今年2月,美國公布了總額為6139億美元的2013年美國國防預算。根據該預算,今后5年內,美國軍費將削減2590億美元﹔今后10年,美國軍費將削減4870億美元。

  美國參議院武裝力量委員會成員、共和黨議員約翰·麥凱恩就表示,他贊同帕內塔將海軍兵力重心轉移至亞太地區的計劃,但對於海軍建造新戰艦和退役舊軍艦的計劃表示擔憂。“我非常擔心的是,海軍艦隻總數的持續下降,”麥凱恩說,“國防部長在其講話中對該地區的各項承諾可能無法兌現。”

  美國海軍早些時候已將其第六艦隊的旗艦“惠特尼山”號和第七艦隊的旗艦“藍嶺”號的服役期限延長了28年,推遲至2039年退役。屆時,“藍嶺”號服役時間將長達70年,“惠特尼山”號為69年。而通常情況下,美國航空母艦的服役時間一般為50年。

  放棄設立永久基地

  雖然帕內塔一再強調,美國軍費的削減不會影響向亞太增加兵力的計劃,但是在美國國內,帕內塔卻警告說,當前削減軍事開支的方針將使美國成為一隻“紙老虎”,喪失其超級大國的地位。

  不論如何,軍費削減對美國向亞太增兵計劃的影響是不可避免的。帕內塔在宣布軍力調整計劃時就表示,美國將逐漸舍棄冷戰時期設立永久基地的做法,轉而通過聯合演習、訓練、臨時部署等方式,強化在亞太地區的存在。

  的確,和建立永久基地相比,臨時部署等方式的確是一種嶄新方式,但在很大程度上,這也是軍費大削減背景下,美國軍方不得已而為之的“創新”。

  如果這一方式得以陸續實施,可以預料,在離開菲律賓基地20多年后,美國大兵有可能以輪流調換部署的方式重新進駐菲律賓﹔隻不過,至少在可見的將來,美國都不會重新啟用菲律賓蘇比克灣基地、克拉克基地,或者越南金蘭灣基地。

  地區應對

  亞太國家難“選邊站”

  影響美國向亞太增兵、“重返”亞太的另一個重要因素是亞太各國的立場,其中最重要的一個方面就是這些國家對美政策和對華政策的調和。

  與中國經貿關系緊密

  亞太各國都與中國建立了十分緊密的經濟關系,東南亞聯盟、澳大利亞、日本和韓國的第一大貿易伙伴都是中國。在全球經濟脆弱復蘇的背景下,面對中國經濟的持續增長,所有國家都不願意錯過搭中國經濟便車的機會。

  與此同時,上述國家中,日本、韓國、澳大利亞等國都是美國的軍事同盟,東南亞聯盟多個成員國與美軍建立了密切的軍事合作關系,還有一些國家正在尋求升級與美國的軍事關系。所有這些國家都將美國視為該地區的主導性安全力量。

  “這種經濟伙伴與安全伙伴的錯位將挑戰各國間既有的合作關系。”新加坡國防部長黃永宏在日前舉行的亞洲安全會議香格裡拉峰會上如是說,“沒有一個國家想要選邊站。”更直接點說,在經濟上至關重要的中國和安全上頗為倚重的美國之間,亞太各國都在盡力尋求平衡點,既從中國賺錢,又得到美國的安全保障,同時無需在中美之間做出舍棄一方選擇一方的艱難選擇。

  力圖尋找平衡點

  在同意美國海軍瀕海戰斗艦部署至新加坡的同時,黃永宏也表示,新加坡空間有限、人口也不斷增加中,不會同意美軍永久駐扎新加坡,更好的方法是允許美國使用該國的軍事基礎設施。這也可以視為新加坡的一個平衡舉動。

  澳大利亞國防部長斯蒂芬·史密斯近日在赴北京出席兩國國防部長對話機制啟動會議前也表示,其訪華的主要目的就是打消中國對澳大利亞加強與美國軍事關系的擔憂。史密斯重申,澳大利亞和美國近期加強軍事同盟關系的舉動“和澳中兩國關系不存在任何沖突”。澳大利亞不會介入中國海洋“爭議領土”的相關問題。

  新加坡和澳大利亞的舉動在亞太各國中頗有代表性,表明這些國家在加強與美國軍事合作的同時,依舊保持了相對清醒的頭腦,認識到與中國的關系同樣十分重要,而美中關系的緊張乃至沖突,是它們非常不願意看到的,因為這直接關系到這些國家的根本利益。

  記者觀察

  對美國頻頻動作不妨淡定

  在美國防長宣布美國增兵亞太的戰略之后,很多人立即宣布這是包圍中國的最新舉動。有這些反應並不奇怪,只是,面對美軍在亞太的戰略調整計劃,僅有這樣的反應顯然過於簡單。

  須知,軍事關系的回暖或升級並不一定就意味著軍事同盟的結成,也不意味著美國與亞太各國就包圍中國達成了共識。實際上,在美國與亞太國家加強軍事關系的問題上,應該擺脫那種常見的應激式反應,不要一有風吹草動,就以為他們的軍事關系已經有多密切,中國的安全環境已變得多麼惡劣。相反,應該仔細地分析美國與亞太國家加強軍事關系的細節,才能掌握其軍事關系的密切程度,也才能了解其對中國安全環境的真正影響。

  就以越南金蘭灣基地為例,帕內塔造訪金蘭灣,與美軍重返金蘭灣之間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一方面,美國至少眼下無意在亞太新增永久軍事基地。另一方面,越南加強與美國軍事關系的一個主要動因就是為其對話關系尋求一種平衡力量,其目的在於借助美國的力量,而非完全投向美國的懷抱。越南的這種平衡心態在亞太各國中較為普遍,這也是一種正常且相對理性的心態。

  菲律賓的對華政策則充分展現了失衡政策可能帶來的后果。菲律賓一再對中國顯示其強硬政策,其結果或許可以加速菲美軍事關系的升級,但同時也使得其在對美關系中處在更為被動的位置。之所以如此,最主要的原因就在於菲律賓忽視了今日亞太各國必須面對的一個基本事實:中美在亞太的確有競爭,但中美兩國都不希望發生正面沖突。 (黨建軍)
(責任編輯:黃子娟、耿聰)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