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虎隊”中國籍隊員病逝 曾64次駕機重創日寇
  8月22日下午兩點,89歲的“飛虎隊”隊員彭嘉衡,在住所附近的一家醫院走完了人生的最后一程。作為最后一名在北京的“飛虎隊”中國籍隊員,他最后的遺願是把好心人捐款的剩余部分,轉贈給在山東的一名隊友。[詳細]
 
  彭嘉衡於1921年7月生於印尼,1944年加入“飛虎隊”。在“飛虎隊”服役期間,他曾64次駕駛戰機重創日軍,獲得美國空軍頒發的“優異飛行十字勛章”。之后,這枚勛章被彭老捐獻,保存在國家博物館。今年7月初,彭老白血病復發卻無錢救治,媒體曾發起為英雄治病的募捐活動,社會熱心人士伸出援手。[詳細]

   
 
紀念血戰台兒庄戰役老兵視頻感動網友
  近日,一段“紀念血戰台兒庄戰役70年敢死隊隊長仵德厚”的視頻讓很多網友感動得流下了眼淚。僅在新浪微博上,就已被轉載3400余次。更有網友將那些被視頻感動的網友加關注,以示敬意。

  2007年,抗日名將、台兒庄戰役“敢死隊”隊長仵德厚因病在涇陽縣龍泉鄉雒仵村的家中辭世,享年97歲。在被媒體關注之前,他只是當地村庄一個再普通不過的農民,沒有人知道他的傳奇身世,也沒有人知道他的顯赫身份。生前,他曾是台兒庄戰役唯一幸存的一名指揮官,他是一名將軍。[詳細]

   
 
獨臂抗戰老兵憶往昔潸然淚下
  在北京,50余人參加了“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65周年學術研討會”,據新華社報道,其中既有國內抗戰史學界的頂尖學者,也有來自美國、英國、日本、韓國的著名學者。鳳凰網還舉行了“留住歷史,不留遺憾”的座談會。這些抗戰老兵雖然有些行動不便,但回憶起抗戰勝利的那一天,仍掩飾不住激動。

  八路軍副總參謀長左權將軍之女左太北,念了一封父親在開赴抗日前線時寫給奶奶的一封信。信的最后部分,左權寫道:“母親,亡國滅種的慘禍已經到了每一個中國人的頭上,我們決心與華北人民同甘共苦共生死……[詳細]

   
親眼看到同學被砸死
  張晉聽到左太北講起左權的故事時,激動得哭了。在左權犧牲的那次反掃蕩轉移過程中,張晉作為抗大學員回山東過程中就遭遇了日本兵。

  當時在山西涉縣的一個狹窄山谷的急拐彎處,張晉當時“最年輕,隻有20歲,走在最前頭,一到拐彎處,遭遇到了敵人,大聲喊‘敵人來了’。”但話音未落,敵人已經開槍,自己手臂的關節被打斷。
[詳細]

 
“八百壯士”老兵王文川生前最想“去台灣走走”
  “八百壯士”老兵之一的王文川悼念儀式(2009年)12月13日上午在北京八寶山殯儀館竹廳舉行。寒風中,眾多與王文川素不相識的民眾自發前來為老英雄送行,感激他為這個國家所做的貢獻。王文川的女兒王秀榮告訴記者:有這麼多人前來送別,老人在上天應該會感到安慰。不過父親的最大願望還是沒能實現:他一直想到“台灣走走、看看”。

  王秀榮說,父親這個願望是在病重時才悄悄告訴她,還不讓說給其他人聽。[詳細]
   
國內最年長百歲抗戰老兵:和犧牲戰友比我不值一提
  他是迄今國內已知最年長的抗戰老兵——110歲,被譽為“抗戰活化石”。因為66年前的那場滇西抗戰,他跌宕起伏的百年人生成為一個傳奇……

  今年5月11日,也就是66年前中國遠征軍向怒江以西日軍發起全線反攻的紀念日,滇西重鎮龍陵縣城龍山鎮一條簡陋的巷道裡找到了已滿110歲的抗戰老兵付心德的家。
[詳細]
 
 
 
 
 
1.當年結婚照
 
 
3.當年的書信
湖北浠水籍台灣老兵別妻36年 寫500萬字情書
  一位浠水籍台灣老兵,與家鄉妻子一別36年。隔山隔海,唯有500多萬字未能寄出的情書,寄托心中的思念。他盼望能早日回到家鄉,早日與新婚不久便天隔一方的妻子團聚。有一天,他終於沖破重重封鎖,跨越那灣海峽,重新踏上了魂牽夢繞的故土。再次相見,有情人雖然兩鬢皆已斑白,但彼此心中,依然屬於對方。超越一甲子的歲月,見証了這位台灣老兵風雨愛情。[詳細]
38載海峽相望 台灣老兵500萬字寫就感人情書集
  8月16日,農歷七月初七,中國民間傳說中牛郎織女鵲橋相會的日子。38載海峽兩相望,浠水籍台灣老兵王德耀和妻子劉谷香用當地獨有的哦呵腔深情頌起二人重逢時寫下的七律,深深感染了在場的每一個人。[詳細]
 
 
飛虎隊公墓毀損於荒郊野外 英魂歸宿在何處
  長春山約4公裡山路依舊凹凸不平,底盤很高的越野車也經常中途“斷氣”。這裡還是一片狼藉,齊腰高的雜草、灌木在“呼呼”的風聲中來回搖擺。一個個長方形的墓坑依舊躺在那裡,坑裡坑外隨處可見散落的白骨和棺木。
  這裡曾經安葬了800多位英烈,2010年8月15日,距離這裡首次被發現已過去3年有余,除了部分被當地村民用作水庫建材的石碑,在2008年得到搶救性保護之外,一切都和從前一樣,沒有任何改變。
  這裡就是2007年震驚中外的“飛虎公墓”。[詳細]

   
 
美國飛虎老兵后人的騰沖半生緣 還想回到騰沖界頭
  7月18日,一個名叫麗莎·芬得利的美國人再次來到騰沖,這是她第六次踏上這片土地。這一次,陪同麗莎的除了丈夫羅德(羅德也是第三次陪同麗莎來騰沖了)外,還有麗莎的弟弟比爾·芬得利。10年內,她先后6次來到父親曾呆過兩天的地方。為什麼一個美國婦女要從地球的另一端不遠萬裡地一次又一次地來到先輩呆過僅兩天的地方?而這樣一個普通的美國家庭為什麼會每年都攢下一筆錢來捐資給中國的一所鄉村小學?

  麗莎·芬得利的六次騰沖行。[詳細]

   
 
美飛虎隊華裔老兵情寄芷江 向中國紀念館贈文物
  飛虎隊22周年紀念牌匾、二戰中美軍草綠色的軍服、通訊兵使用的報話機和無線電接收機、榮譽勛章、中文指南、鋼盔 水壺、飯盒、步兵使用的鐵鏟等,許多與飛虎隊有關的珍貴文物齊聚一堂。

  由華裔飛虎隊老兵黃煜臻和甄崇運和華裔收藏家陳燦培向芷江縣代表捐贈了這些紀念物。這些紀念物將被收藏在中國湖南芷江飛虎隊紀念館。[詳細]
   
 
 
 
池田澄江:日本遺孤的悲喜人生
  池田澄江的父親是原駐扎在中國東北的日本軍人,在1945年日本投降后被蘇聯紅軍帶到了西伯利亞,她的母親隻好帶著5個女兒顛沛流離地逃難,后來來到了位於黑龍江省牡丹江市的日本難民收養所。一路上備受煎熬的母親早已經沒有了奶水,收養所裡也沒有10個月大的池田澄江能吃的東西,她很快就被餓得奄奄一息,母親隻好背著她在牡丹江的大街小巷求救,一對李姓的夫妻收下了小池田,后來又介紹給了一對沒有孩子的徐姓夫婦收養。

  在池田澄江的記憶中,養母是個心地善良的傳統女性。雖然童年生活異常艱難,但養母卻給予了她超乎尋常的母愛。[詳細]
 
 
日本戰爭遺孤感恩中國
  “日本應當正視侵華戰爭歷史,不僅應當向中國賠禮道歉,而且還要感謝中國人民養育日本戰爭遺孤的寬大胸懷。日本對中國發動了侵略戰爭,犯下了滔天罪行,但中國人民以善良的胸懷收養了日本戰爭遺孤,中國人民給了他們第二次生命,撫養長大后又把他們送回到日本,這是多麼偉大的胸懷!這些戰爭遺孤是中國人民心地善良的象征。”“中國歸國者日中友好之會”理事長池田澄江日前在接受新華社專訪時對中國人民的養育之恩充滿了感激之情。

  池田說,日中兩國隻有以史為鑒,面向未來,才能真正實現世代友好。兩國隻有和平、友好相處,才能避免造成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的戰爭悲劇重演。[詳細]
   
“日本應當正視歷史”
  66歲的池田澄江1944年10月14日生於黑龍江省虎林縣虎林鎮,父親在侵華日軍中擔任會計,母親作為家屬去的中國。日本戰敗后,父親被蘇聯紅軍抓到西伯利亞,母親帶著1個哥哥、3個姐姐和10個月的她四處逃難。最終,一對中國夫婦收養了她。她在牡丹江度過了幼年和青年時代,於1981年返回日本定居,不遺余力地致力於中日友好事業,並得到溫家寶總理頒發的“中日友好貢獻獎”。[詳細]

 
 
日本遺孤的中國媽媽:即將消逝的群體 永遠銘記的愛
  84歲的李淑蘭老人,剛剛看完日本遺孤題材電影《舞蹈系》,眼裡泛著淚光。影片中,那個可愛、膽怯的日本小女孩,讓她想起了自己的日本女兒。
  在“八·一五”抗戰勝利紀念日來臨之際,再現中國媽媽領養日本遺孤故事的電影《舞蹈系》,在東北師范大學舉行看片會。作為這部電影的原型,家住哈爾濱的李淑蘭被特邀觀看了電影。
  電影中,中國媽媽呵護日本女兒的一幕幕,讓她久久不能平靜。“‘來順’到我身邊時也是那麼大,大大的眼睛,有些受驚的樣子。” [詳細]
 
制作:人民網軍事頻道 李楊洋 於曉磊(實習)  聯系電話:010-65368439   進入人民網軍事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