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軍事>>專題策劃>>專欄>>金一南專欄>>軍事觀察

從軍風看命運
北洋水師:一支開炮前即被葬送的艦隊(2)
● 金一南
  2005年12月29日23:33 【字號 】【留言】【論壇】【打印】【關閉
  
【1】 【2】 【3】



  
三、戰場上北洋水師像一支未加訓練的艦隊


  艦隊是實力相當的艦隊,結局卻是一邊倒的結局。當面臨的是戰場而不是操場、面對的是敵艦而不是靶艦的時候,“節制精嚴”的北洋艦隊變得毫無節制可言。

  首先艦隊布陣就陷入混亂。丁汝昌與洋員漢納根、泰萊商定“分段縱列、掎角魚貫之陣”,到劉步蟾傳令后竟變為了“一字雁行陣”﹔接著針對日方的陣式我方又發生齟齬,接戰時的實際戰斗隊形擺成了“單行兩翼雁行陣”。

  臨戰前短時間內陣形如此變亂,致使今天很多人還在爭論考証,北洋艦隊用的到底是什麼陣形。此種勉強之陣形維持時間也不長,“待日艦繞至背后時清軍陣列始亂,此后即不復能整矣”。再加上“定遠”艦一炮震塌飛橋,丁汝昌摔成重傷,首炮之始北洋艦隊就失去了總指揮(泰萊回憶道,“此橋之名甚佳,而其竟飛,而丁與予亦隨之飛。鴨綠江之戰以是開始”)。這場命運攸關的海戰持續4個多小時,北洋艦隊幾乎始終在無統一指揮的狀態下分散作戰﹔“旗艦僅於開仗時升一旗令,此后遂無號令”。劉步蟾、林泰曾二位總兵,無一人挺身而出,替代丁汝昌指揮。戰斗將結束時才有“靖遠”艦管帶葉祖圭升旗代替旗艦﹔升起的也是一面收隊旗,收攏指揮殘余艦隻撤出戰斗而已。

  再者為作戰效能的低下。先擊之不中,后中之不沉。在有效射距外總兵劉步蟾就命“定遠”艦首先發炮,首炮非但未擊中目標,反震塌前部搭於主炮上的飛橋,重傷了丁汝昌。戰斗掉隊的日艦“比睿”號從我艦群中穿過,“來遠”艦在400米距離上發射魚雷,不中,其僥幸逃出。火力極弱的武裝商船“西京丸”經過“定遠”艦時,“定遠”發4炮,2炮未中﹔“福龍”號魚雷艇趕來向其連發3顆魚雷,最近的發射距離為40米,竟也無一命中,又僥幸逃出。僅600余噸的“赤城”號在炮火中蒸汽管破裂,前炮彈藥斷絕、大檣摧折居然也不沉,再僥幸逃出。李鴻章夸耀北洋海軍的“攻守多方,備極奇奧”、“發十六炮,中至十五”之說,在真槍實彈的戰場上煙消雲散。

  戰場上的北洋海軍如此失序,完全像一支未加訓練的艦隊。其6年合操實戰尚不能成一陣,而組建時間很短的日本聯合艦隊,在整個作戰過程中隊形不亂,“始終信號相通,秩序井然,如在操演中”。據統計,黃海海戰中日艦平均中彈11.17發,而北洋各艦平均中彈107.71發。日艦火炮命中率高出北洋艦隊九倍以上。

  雙方艦隊的實力與戰績相較是極不相稱的。“養兵千日,用兵一時”,養就是為了用。為什麼龐大的北洋艦隊如清臣文廷式所指:“糜費千萬卻不能一戰”?

  自從戰爭與人類社會相伴以來,還沒有哪一種力量像海軍這樣,尤其檢驗一支軍隊的整體實力。也沒有哪一種兵器像軍艦這樣,每一個戰斗動作的質量都是全體成員戰斗動作質量的總合。戰場決定勝利,戰場卻不能孕育勝利。勝利隻能孕育在充滿單調乏味訓練的承平。

  同治年間有人仔細觀察過西方海軍訓練:“……每船數百人,終日寂然無聲。所派在船分段巡查者,持槍往來,足無停趾。不但無故無一登岸者,即在船亦無酣嬉高臥之人。槍炮、器械、繩索什物,不惜厚費,必新必堅,終日淬勵,如待敵至。即炮子之光滑,亦如球如鏡﹔大小合膛,皆以規算測量,故其炮能命中致遠,無堅不摧。雖王子貴人,一經入伍,與齊民等,凡勞苦蠢笨事,皆習為之。桅高數丈,緣索以登,必行走如飛。盡各兵之所能,方為水師提督。行伍之中,從無一官一兵,可以幸進”。

  這就是戰斗力。隻有這種由嚴密的組織、嚴格的訓練、 嚴謹的作風培養出來的軍隊,在關鍵時刻才能拿出頑強的整體合力。匹夫之勇已不足貴。現代戰爭之勇,必須以高超的作戰技能為基礎。必須借助精確熟練地操縱使用戰爭兵器來體現。一支連艦炮都能用來張晒衣褲的艦隊,戰時再勇,對形成有機合力來說也為時晚矣。

  
四、這支新式軍隊,很快就與八旗綠營的腐敗軍風相差無二


  多種資料証明,北洋水師在一片承平的中后期,軍風被各種習氣嚴重毒化。

  《北洋水師章程》規定:“總兵以下各官,皆終年住船,不建衙,不建公館。”但“琅威理去,操練盡弛。自左右翼總兵以下,爭挈眷陸居,軍士去船以嬉”﹔提督丁汝昌則在海軍公所所在地劉公島蓋鋪屋,出租給各將領居住,以致“夜間住岸者,一船有半”﹔對這種視章程為兒戲的舉動,李鴻章以“武夫難拘繩墨”為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直到對日宣戰前一日,他才急電丁汝昌,令“各船留火,官弁夜晚住船,不准回家”。

  章程同樣規定不得酗酒聚賭,違者嚴懲。但“定遠”艦水兵在管帶室門口賭博,卻無人過問﹔甚至提督也側身其間:“琅君既去,有某西人偶登其船,見海軍提督正與巡兵團同坐斗竹牌也”。

  滿清兵部所定《處分則例》規定,“官員宿娼者革職”﹔但“每北洋封凍,海軍歲例巡南洋,率淫賭於香港、上海,識者早憂之”。在北洋艦隊最為艱難的威海之戰后期,“來遠”、“威遠”被日軍魚雷艇夜襲擊沉,“是夜‘來遠’管帶邱寶仁、‘威遠’管帶林穎啟登岸逐聲妓未歸,擅棄職守,苟且偷生”﹔“靖遠”艦在港內中炮沉沒時,“管帶葉祖圭已先離船在陸”。

  章程規定的船制與保養也形同虛設。艦船一是不保養,一是作他用。英國遠東艦隊司令斐利曼特曾談過一段對中國艦艇的觀感:“中國水雷船排列海邊,無人掌管,外則鐵鏽堆積,內則穢污狼籍﹔使或海波告警,業已無可駛用”。

  艦隊后期實行行船公費管帶包干,節余歸己,更使各船管帶平時惜費應付,鮮於保養維修,結果戰時后果嚴重。“致遠”、“靖遠”二艦截門橡皮年久破爛,一直未加整修,致使兩艦在海戰時中炮后速即沉沒。

  至於艦船不作常年訓練而挪做他用,則已不是海軍的個別現象了。“南洋‘元凱’、‘超武’兵船,僅供大員往來差使,並不巡緝海面”﹔北洋以軍艦走私販運,搭載旅客,為各衙門賺取銀兩。在這種風氣下,艦隊內部投親攀友,結黨營私。海軍大半閩人,水師提督、淮人陸將丁汝昌“孤寄群閩人之上,遂為閩黨所制,威令不行”。黃海之戰后,甚至“有若干命令,船員全體故意置之不理”﹔提督空有其名。而閩黨之首劉步蟾則被人們稱為“實際上之提督者”。總教習琅威理“督操綦嚴,軍官多閩人,頗惡之。右翼總兵劉步蟾與有違言,不相能,乃以計逐琅威理”。“督帶粵人鄧世昌,素忠勇,閩人素忌之”﹔“致遠戰酣,閩人相視不救”。這支新式軍隊的風氣,如此之快就與八旗綠營的腐敗軍風無二。

  (來源:《學習時報》第315期)

  
【1】 【2】 【3】

來源:學習時報 (責任編輯:楊鐵虎)
相關專題
· 金一南專欄
相關新聞:
· 一個學生眼中的金一南教授 2005-12-28 17:55:29.347446
· 對話一南:我眼中的中東 2005-12-28 19:54:43.381294
· 對話一南:我眼中的中東(2) 2005-12-28 20:11:05.800407
· 2005:世界各國軍事主導權爭奪更趨激烈 2005-12-26 08:34:00.247976
· 對話一南:我眼中的中東(3) 2005-12-28 20:12:36.913975
· 金一南做客中央人民廣播電台 2005-12-28 22:52:12.185374
· 金一南做客中央人民廣播電台(2) 2005-12-28 22:59:13.775705
· 金一南做客中央人民廣播電台(3) 2005-12-28 22:59:14.011132
· 《一南軍事論壇》開欄致讀者 2004-07-05 10:13:46.473141
· 金一南:麥克阿瑟為什麼錯了 2005-10-25 11:24:31.653582
精彩推薦:
組圖:俄羅斯布拉風級氣墊導彈艇
組圖:俄羅斯布拉風級氣墊導彈艇
組圖:彩色的英國“獵人”戰斗機
組圖:彩色的英國“獵人”戰斗機
組圖:新加坡快艇
組圖:新加坡快艇
組圖:挪威海軍南森級護衛艦
組圖:挪威海軍南森級護衛艦
組圖:塞爾維亞2008年軍事演習
組圖:塞爾維亞2008年軍事演習
組圖:烏克蘭總統親自乘戰機飛行
組圖:烏克蘭總統親自乘戰機飛行


RSS訂閱
綜合專題 防務快訊
資料專題 強軍論壇
事件專題 裝備集萃
人物專題 軍事廣角
軍事交流 軍事貼圖
中國軍情 網友之聲
熱點新聞排行
國產最新型護衛艦在東海開火 主炮連射命中靶標[圖]
中國海軍戰機夜間撞鳥 發動機噴出火團
F-35成本不斷上升嚇走買家
二炮政委張海陽指示部隊准備抗震救援 200名官兵登車待令
首艘航母是怎麼建造出來的(國防綠)
高清:空軍司令員馬曉天飛赴四川指揮抗震救災
特種兵偵察分隊運用新型裝備讓搜救更加高效
空軍800多名官兵和120余台救援保障車輛已抵達雅安地震災區
總參謀部緊急配發260部“北斗”衛星導航裝備支援救災
10 海軍“獎狀”飛機今日繼續執行雅安震區遙感測繪任務
...更多
  
人民網搜索  互聯網搜索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招聘英才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網站律師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証(0104065)| 京朝工商廣字第0394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