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腳下的“血性突擊”

——武警兵團總隊執勤第五支隊特戰中隊調整轉型二三事

2019年07月15日09:02  來源:解放軍報
 
原標題:天山腳下的“血性突擊”

戰斗演練。周昌鈺 攝

爬輪胎牆、鑽圓形洞、過獨木橋……盛夏時節,武警兵團總隊執勤第五支隊特戰中隊實裝300米障礙場上,一場考核正在進行。

“拼了!”上等兵趙鬆為自己打氣。起跑、跳躍、攀爬,他拼盡全力沖向終點。

“優秀!”聽到成績,趙鬆臉上露出了久違的笑容。

“趙鬆的成績來之不易。”中隊長李喜軍告訴記者,今年初,經過層層篩選,趙鬆成為特戰中隊的預備隊員。可是因為恐高,他的訓練成績總在合格線附近徘徊。

“連恐高都戰勝不了,還當啥特戰隊員?!”趙鬆暗下決心與自己“死磕”。

恐高導致爬輪胎牆的速度不夠快,趙鬆就一遍遍地反復練,雙手被磨得血肉模糊。他的速度越來越快,恐高心理也逐漸消退。

功夫不負有心人。經過兩個月的強化訓練,趙鬆愣是把自己從“老末”逼進了前三。

在特戰中隊,和自己較勁、尋求突破的又何止趙鬆一人。李喜軍告訴記者,在調整改革中,他們改制為特戰單位,許多官兵自此便開始了“血性突擊”。

“敵人不會等我們准備好了才開戰。”這是中隊四級警士長王金虎常常挂在嘴邊的一句話。

即將改制的消息傳來后,本打算年底轉業的王金虎聽后興奮了好幾天——2014年,當時是偵察兵的他因一次意外受傷,從特戰單位調到這個中隊當文書。從那以后,王金虎把“特戰夢”藏在心底,再未跟任何人提起。

“我想留隊,重新當一名特種兵。”面對王金虎的申請,李喜軍有些猶豫:“你身體有傷,年齡也偏大,特種兵的訓練吃得消嗎?”

行動是最好的回答。在特戰隊員預選考核中,已過而立之年的王金虎與一幫“小年輕”同台競技,最終以總評優秀的成績加入了特戰中隊。

王金虎向自己的“叫板”,也影響了身邊戰友。這其中,還包括他的小隊長馬維。由於體能偏弱,馬維曾動過調離特戰中隊的念頭。在王金虎的感召下,馬維決定“豁出去”:“老班長都這麼拼,我們年輕人有什麼理由不努力?”打那以后,他每天堅持早晚各加練1個小時體能。幾個月下來,馬維的訓練成績躋身中隊前列。

採訪當天下午,一場山地追逃對抗演練如期打響。

“3名‘暴恐分子’藏匿於前方山谷,請迅速出擊,實施捕殲!”一聲令下,數十名特戰隊員動若風發。

山地追逃不比平地行軍。在一處山坡上,中隊指導員張振齊大口喘著粗氣。其他隊員緊跟其后,滿臉汗水、呼吸急促。張振齊知道,大家的體力已接近極限。

“大家堅持住!”剛做完戰場動員,張振齊腳下的石塊突然一滑。瞬間,一陣劇痛從他的腳踝處蔓延開來。

“指導員,你休息一下吧。”有隊員建議。

“大家跟我上!”張振齊手一揮,一瘸一拐地繼續向前。見狀,隊員們振作精神,繼續沖鋒向前。

10分鐘后,特戰隊員趕到山谷。經過一番激戰,他們成功將藏匿於此、負隅頑抗的“暴恐分子”悉數殲滅。

“紅旗飄飄軍號響,劍已出鞘雷鳴電閃,從來是狹路相逢勇者勝……”夕陽西下,特戰隊員高唱凱歌踏上歸程。

(責編:陳羽、袁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