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志愿军“钢铁战士”扬国威--军事--人民网
人民网

中国人民志愿军“钢铁战士”扬国威

2011年05月30日09:10    来源:《解放军报》     手机看新闻

  在抗美援朝战场上,他在一次战斗中3负重伤4度昏迷,却一次次奇迹般地苏醒过来继续战斗,书写了中国军人的传奇。他就是获得过特等战功和一等功,1954年被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授予二级人民英雄称号,两次受到毛泽东主席接见的重庆涪陵籍战斗英雄潘昌义。

  1953年5月,抗美援朝战争进入尾声,中国人民志愿军发动夏季攻势,开始对敌坚固阵地展开攻坚作战。

  6月12日,志愿军67军向十字架山发起进攻。十字架山原名首洞南山,位于朝鲜北汉江西岸,高663米,以主峰为核心向外伸出4个大山梁,形状如十字交叉,故官兵称之为十字架山。

  十字架山阵地由南朝鲜军第8师21团据守,阵地工事异常坚固,每个支撑点都有2-3条坑道,地面有2-3道环状堑壕和与坑道相连接的发射点、掩蔽部、地堡等,在山腰山顶之间构成了3-4层明暗火力点,形成了环形防御,被敌人吹嘘为“模范阵地”“首都高地”。

  “冲啊!”炮火刚停,志愿军67军200师600团5连战士潘昌义就端着机枪率先冲出了战壕。作为特等机枪手的他是本该留在战壕作火力支援的。

  面对我军的集团冲锋,敌人的巨炮如滚雷般响起。潘昌义没有丝毫犹豫,继续迅猛前冲。“轰——”一声巨响,一发炮弹落在了他的右侧,炮弹碎片将他的右肩撕开一道深达5厘米的口子,鲜血瞬间从伤口喷涌而出。而此时,由于冲锋迅猛,战士们已接近敌阵地,对方步兵防御火力正如弹雨倾泻。

  机枪手的职责就是压制敌方火力,潘昌义来不及包扎伤口,就地进行火力输出,压制敌火力点。机枪不间断的速射带来的巨大后坐力像一把铁锤不停地捶打着伤口,潘昌义很快就因失血过多昏在了阵地。

  “哒哒哒……”在刺耳的机枪扫射声中,潘昌义奇迹般地苏醒了过来。此刻,战友们已攻下敌前沿阵地,正向纵深突击,他已落下了相当一段距离。

  挣扎、爬起、端枪、点射、奔跑,潘昌义以惊人的毅力再次投入到对敌阵地的冲锋。右肩已基本无知觉,他将枪托换到左肩顶住,继续射击。此时他的鼻梁和前额又负伤,鲜血一直灌进脖子。

  战场形势瞬息万变,在敌前沿阵地被我拿下的情况下,主峰敌人居高临下向我冲锋战士扫射。潘昌义抹一把鲜血,抬枪向主峰敌人扫射压制。敌人为阻挡我后续部队,在两军阵地之间展开炮火隔离。因伤行动滞后的潘昌义左腿被炮弹碎片打出银元大的窟窿。剧痛和爆炸冲击波再次使他昏迷。

  再次醒来时,战地救护队正在为他包扎伤口。3次重伤,左腿已形成贯通伤,稍具常识的人都知道,伤者不仅失去了战斗力,还失去了基本行动能力。救生员要抬他下火线。

  “战斗没结束,我不下去!”执拗的潘昌义死活不肯撤出战斗,救生员只好就地把他抬进敌前沿坑道藏好继续抢救其他伤员。此时的潘昌义再次陷入昏迷状态。然而,当冲锋号响起时,他再次醒了过来。此时阵地尽失的敌人疯狂地进行了反冲锋。而潘昌义因失血过多已无法持枪瞄准,甚至无法站立,但这个意志坚强的钢铁汉子居然挣扎着爬出坑道,靠着猛甩手榴弹阻击反扑的敌人。当后续增援部队赶到时,他再一次昏了过去。

  潘昌义一战成名。被抬下战场后,参战部队都为他钢铁般的战斗意志所折服,“钢铁战士”的称谓不胫而走,许多人为其描绘了颇具传奇色彩的经历。
(责任编辑:王爔旋(实习))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