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现场:人民网记者探访柬泰对峙中的柏威夏寺--军事--人民网
人民网

 两次试图自泰国一侧接近古寺未果,记者从柬埔寨一侧进入交火区—— 

第一现场:人民网记者探访柬泰对峙中的柏威夏寺

本报驻泰国记者  孙广勇

2011年06月13日10:15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部署在柏威夏寺内的柬埔寨士兵正在休整。
  本报记者 孙广勇摄

  自2月柬泰边界冲突以来,本报记者曾两次试图从泰国一侧靠近柏威夏寺,都被泰军挡回。此次,记者取道柬埔寨首都金边,由金边前往暹粒,并于5日凌晨4时从暹粒出发,沿6号公路支线一路向北,终于从柬埔寨一侧进入了这座千年古寺。柏威夏寺建于海拔525米的扁担山上“鹰喙”式摩艾丹崖顶。摩艾丹崖的“喙尖”朝向柬埔寨一方,“喙根”朝向泰国一方。寺庙正面面向泰国,泰国修建的公路直通寺下,以前游客都是从泰国进入。柏威夏寺背面地势陡峭,冲突发生后,泰国封锁了道路,柬埔寨斥巨资正在修建直通柏威夏寺的公路。

 

  坐着摩托车冲向千年古寺

  在靠近柬泰边界的一处兵营门口,柬军在公路上设置了路卡,士兵要求记者到兵营内登记。

  兵营里停着几辆装甲运兵车和自行火炮,据说驻扎的是柬埔寨最精锐的特种部队。凉亭下的办公桌上写着“柏威夏省政府”。为纪念1962年国际法院将柏威夏寺判归柬埔寨,柬埔寨从原磅同省划出部分地区新建了柏威夏省。一位年轻姑娘照着记者护照填写了通行证,并说这是近几年的新规定,为了防止外国奸细。记者是当天的第一位申请者,前一天只有3名新西兰人申请通过。

  离开兵营,继续向北。10多公里的路上只看到零星几户人家,房子前都有成堆的新鲜泥土,据说是为加固自家防空洞挖的。来到山下的一个十字路口,一辆摩托车远远跟了上来,骑车人大声喊道“柏威夏,5美元!”由于通往山顶的道路还未完工,汽车无法上去,必须换乘摩托车,沿着坡度约40多度的山道冲上去。在半山腰一块空地上,一幅巨大的标语牌写着“我自豪!我是柬埔寨人!”

  从这块空地到柏威夏寺的台阶有一条小道,小道内侧修满了柬埔寨士兵的地堡,而这条小道其实就是挖地堡的泥土堆成的。向对面望去,泰国军队据守的山峰上有两座泰国寺庙,白墙、红瓦十分醒目,崭新的建筑看来修建不久。山上树林茂密,根本看不到人,一位柬埔寨士兵说,泰国士兵都隐藏在掩体中,那里部署有重型武器。

  小道连接通往登上柏威夏寺的台阶,距离山下的寺门大约有一百来级台阶。连接处的台阶上坐着十来个柬埔寨士兵和警察,向下的台阶空无一人,因为那边就是泰国军队的控制区了。柬埔寨士兵都没有携带武器,但每人都带着对讲机。不知不觉间,一位士兵开始跟着记者,不断指点泰国军队炮击的地点,只见台阶上、草地上、柬埔寨国旗边,都插着涂了红漆的小竹竿,表示曾遭受过炮击。

  山门后隐约可见暗红血迹

  柏威夏寺建于公元9世纪至12世纪,是高棉帝国时期最具代表性的大型石宫建筑物之一。寺庙由建在一条长达800米的中轴线上的一系列殿堂组成,并由众多的走道和阶梯连接。沿台阶向上,不多远就进入第一进院落,眼前的建筑破旧不堪。再往里走,一条几百米长的青石甬道开始显示出气势,甬道两侧和石塔前的参天古树见证了这座千年古寺的历史。身着“保护世界文化遗产”绿色背心的园丁们一字排开,正在清理甬道石缝中丛生的杂草。

  甬道两旁的石阶坐满了柬埔寨士兵,看到记者,士兵们显出既好奇、又戒备的复杂神情。得知记者是中国人,两旁石阶上的柬埔寨士兵围着记者聊起天来,还高高兴兴地让拍照。一位能讲流利英语的少校陪记者参观了整个柏威夏寺。

  柏威夏寺第二进院落保存完整,前有最高的一座山门,周围有围墙环绕。山门上还有两名士兵,拿着高倍望远镜在观察对面泰国士兵的动静。少校指着山门后隐约可见暗红血迹的一个角落说,今年初的冲突中,一名19岁的士兵就被炸死在这里。

  在柏威夏寺周边的草地上,士兵们还挖了不少地堡,也都是石头砌成,上面搭了绿色伪装,地堡里放着火箭筒、机枪和冲锋枪等武器。少校说,这里地处高山,白天炎热、晚上寒冷,住在地堡里对士兵身体伤害很大。他还不断提醒记者不要对军事设施拍照,因为以前吃过“泰国间谍”的亏。

  200米缓冲区不准任何人进入

  柏威夏寺最后一进院落,无论殿堂还是回廊都保存非常完整,这里曾是众多游客祈福的地方。

  在该寺525米最高处的一块巨石下,有一个凹进去的山洞,被柬埔寨士兵打造成一个隐秘的堡垒。站在堡垒里,头上是巨岩,临山一面打上钢筋、拉了铁丝网、堆了沙袋,脚下是将近90度的陡峭山崖。向下望去,一览无遗:一条道路通往柏威夏省、一条道路通往磅同省、一条道路通往泰柬边界,道路上几乎看不到车辆。一位上了年纪的士兵说,他已在柏威夏寺驻守3年了,家里有3个子女,不知道他们过得怎么样。

  从山上向下走,不时看到柬埔寨士兵在挖地堡。本想顺着石阶直接走到山下泰国方面采访。刚走到距山下100多米的地方,一直笑容满面的少校顿时严肃起来,他指着柏威夏寺门口不远处的一个院落说:院子里柬泰各有5名不携带武器的士兵,监督200米范围内的缓冲区,缓冲区不准任何人进入。而且这里随时都可能交火,还有未爆的炸弹,你一定不能下去。

  两国百姓期盼冲突早日结束

  柏威夏寺门口曾经是热闹的市场,有100多个摊位,后来被炮火摧毁了。记者刚上山时碰到的在大树下卖米线的穆姐,以前就在市场上卖菜、卖鱼,每天可以挣上百美元,现在山上只有士兵,每天只能挣十几美元。穆姐原来住在距柏威夏寺8公里的村庄,发生炮击后全村搬到了20公里外的萨格巴连。拉记者上山的摩托车司机宜姆说,他姐姐嫁到了在柏威夏寺泰国一侧,以前经常见面,现在要见面得跑上200公里,要从另一个口岸绕个大圈子。

  宜姆说,最临近柏威夏寺的口岸是柬埔寨奥多棉吉省的绰姆口岸(泰国四色菊府萨阿姆口岸),记者从柏威夏寺驱车来到这里。口岸的官员说,这是泰柬边界5个永久口岸中最小的一个,每天出入100人左右。

  住在泰国四色菊府萨阿姆口岸的泰国人颂猜原来开了一个商店,现在顾客少了,他只好开皮卡车运货载客。颂猜希望泰国即将产生的新政府尽快和柬埔寨谈判,使边境形势稳定下来。颂猜的妻子就出生在柏威夏寺5公里外的普萨轮村,她记得以前这里根本没有边境,泰柬两国百姓在边境线上相互走动非常方便。如今,寺庙山脚下的小村落成为两国民众杂居的土地,加上周围布满地雷的丛林,总计4.6平方公里的土地成为了双方争议的焦点。

  泰国海关官员威拉告诉记者,泰柬边境的两国官员都相互熟识,人民也非常亲密。大家见面时都微笑、打招呼,泼水节期间还一起举办庆祝活动。一位叫本的柬埔寨妇女在集市上卖食品,每天的纯利润有1500泰铢(1美元约合30.4泰铢)。而一位来为柬埔寨雇工办理7天居留卡的泰国老板则说,由于害怕打仗,现在的雇工都不愿在泰国境内停留太久,都想当天干完活就回去。如果柬埔寨雇工都不来了,泰国等待采摘的大片果园和急需用工的工厂真不知道如何是好。

  (本报曼谷6月12日电)  

  

(责任编辑:孝金波)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