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视点:内战结束 利比亚面临“不确定的新时代”--军事--人民网
人民网

 利比亚“过渡委”主席贾利勒宣布内战结束 

国际视点:内战结束 利比亚面临“不确定的新时代”

2011年10月24日08:5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本报北京10月23日电  综合本报驻外记者报道:当地时间10月23日下午,利比亚“国家过渡委员会”主席贾利勒在班加西宣布,持续8个月的内战已经结束,利比亚全境得到解放。

  “过渡委”承诺一年内大选

  “过渡委”执行局主席贾布里勒22日在约旦出席世界经济论坛时表示,他将很快辞职并把领导权移交给将在1个月内组成的临时政府。利比亚将在8个月内举行国民议会选举,新组建的国民议会负责起草宪法草案并交全民公决。利比亚将在一年内举行大选,届时临时政府将向民选政府移交权力。 

  据悉,欧盟在的黎波里设立的办公室即将升格为欧盟驻利比亚代表团。在利比亚的重建过程中,欧盟将在利比亚的边界管理、公民社会建设、加强妇女权利和媒体作用等方面起主要作用。此外,欧盟将逐渐解除针对利比亚经济实体的制裁,并与利比亚新政府重启签署双边关系框架协议的谈判。

  美国许多共和党议员近日纷纷向政府施加压力,要求政府“打开钱包”,向利比亚提供人道主义援助。这些议员认为,尽管美国目前失业率高企,财政紧张,但利比亚作为一个能源输出国,美国的资金投入一定会得到高额回报。

  据了解,美国官方已着手为美国企业重返利比亚做准备。美国财政部9月解除了部分对利比亚的制裁,以便利美国企业及个人与利比亚国家石油公司及其他企业的合作。

  无法回避的几大课题

  有分析认为,利比亚人民建设新国家的进程不会一帆风顺,利比亚面临“不确定的新时代”。

  中东媒体指出,伊拉克在萨达姆政权倒台之初也曾保持了几个月的平静,但其后却陷入了严重的教派冲突和恐怖袭击中。利比亚的情况虽与伊拉克有区别,但消除地域和部落矛盾、防止极端势力乘虚而入、尽快恢复经济、平稳推进权力过渡等都是新利比亚面临的巨大考验。

  首先,如何整合“过渡委”武装并维护社会稳定是一大难题。所谓的“过渡委”武装其实就是各个城镇的民众揭竿而起后的民兵组织。在卡扎菲倒台后,他们是否愿意放下武器接受整编是一大问题。此外,在长达8个月的内战中,许多武器散落民间,使得在利比亚几乎人手一枪,成为危害社会治安的一大隐患。

  其次,如何妥善解决部落和地域矛盾考验未来政府。早在内战结束前,一些地区就要求根据在内战中自身贡献大小来重新分配国家资源,尤其是班加西和米苏拉塔。班加西是反对派的大本营,而米苏拉塔的民兵则是解放的黎波里和苏尔特的主力军,两者都要求加大自身在新政府中的分量。此外,卡扎菲过去对其家乡苏尔特和祖籍地萨卜哈关爱有加,将来这两地居民是否会遭遇报复也是一个问题。

  第三,重建经济也是一大课题。贾布里勒指出,利比亚已消耗了62%的石油储备,因此必须开发其它经济来源,以取代日益减少的石油收入。

  此外,卡扎菲生前具有强烈的无政府主义思想,他拒绝建立各级政府机构,而是以各级人民委员会来代替政府职能,导致利比亚在政治机制化和法治化的建设上严重不足。利比亚人民要在这样的境况下建立起民主、自由、法治的新国家必定会面临重重困难。

  卡扎菲之死带走了很多秘密

  卡扎菲及其儿子穆塔西姆的尸体目前仍被放置在米苏拉塔市一家商场的冷藏室。卡扎菲的家人及所属部落要求“过渡委”将其尸体移交给该部落。但是“过渡委”内部就如何处理该问题仍未达成一致。据报道,比较有可能的做法是将卡扎菲埋葬在一处秘密地点,避免日后其支持者前往悼念。

  贾布里勒22日在接受采访时说,在个人层面,他希望卡扎菲还活着,并站在法庭上接受人民的审判。但黎巴嫩《每日星报》的分析文章认为,卡扎菲之死避免了其站在法庭上“慷慨陈词”,因为这等于在利比亚人民的旧伤口上撒盐并影响新政府施政。

  中东舆论普遍认为,卡扎菲之死带走了很多秘密,这对于利比亚人民在新起点上建立民主国家未尝不是件好事。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评论说,近几年来,卡扎菲和西方过从甚密:英国、法国和意大利的石油公司都从利比亚的石油开采中获利匪浅,卡扎菲与西方国家在反恐上也保持着合作,卡扎菲之死使得他与西方的交易细节被永远带走了。

  埃及未来研究中心主任萨迪克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卡扎菲的下场并不出乎人们的意料,他能坚持这么长时间却出乎西方国家的意料。阿拉伯国家的乱局现在仍看不到尽头,可能还会持续很久。萨迪克认为,由于遭受此轮冲击波的沉重打击,未来一段时间阿拉伯国家在国际事务中的话语权和影响力将进一步降低。

  (本报记者  黄培昭  张梦旭  马小宁  孙天仁)

  

  点评

  利比亚人民在经历了一场残酷的战争之后,比任何时候都更加期盼能尽早享受到这场战争胜利的成果——稳定的社会与生活。一位利比亚人说得好,“我们并不希望打仗,只是想让自己的日子过得好一些,稳定一些。”这是利比亚人民的心声,也是世界各国人民的期望。

  利比亚的政治翻开了新的一页。无论这一页被描绘成什么颜色,比喻为何种植物,只有稳定才是原色,才是根之所系。

  利比亚“国家过渡委员会”打垮了卡扎菲,但这个委员会是由一些派别联合组成的,在推翻卡扎菲的战争中,他们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走到了一起。现在,这个目标已经实现,他们能不能为稳定与秩序而团结在一起,这是一个问题。

  拿起枪来打一仗比安下心来搞建设更容易。而分享战争胜利的成果,构建国家稳定和秩序的基础,确定国家发展的方向,历来都不是容易之事。它牵扯到各派对发展路径选择、利益分配以及政治制度设计的不同,在这个过程中,原有的一些矛盾分歧可能会更突出地暴露出来。

  目前,利比亚各派最需要做的是,先把国家的基本秩序建立起来,让社会尽快稳定下来,管理好散落民间的武器,尽快恢复包括石油开采在内的国家经济建设。这符合利比亚所有普通百姓的利益,也理应符合各派的共同利益。

  社会要稳定,首先要内部协调一致,各派应尽早实现政治妥协和包容。包容不仅有助于减少国内各派别之间的分歧矛盾,推动大家携起手来共同解决最紧要的发展问题,同样也有助于未来的新政府在国际社会赢得信任和更广泛的支持。

  一些西方媒体和学者倾向于将西亚北非发生的一连串变局,形容为追求民主的胜利。他们向来喜欢用这种贴标签的方式来按意识形态分门别类。事实上,无论这一地区的国家已经和将会作出怎样的选择,最后衡量这些变局是否胜利只有一个标准,即老百姓能不能过上稳定的生活。

  (丁  刚)  



(责任编辑:孝金波)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