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打赢利比亚和伊拉克战争被指“后患无穷”--军事--人民网
人民网

美国打赢利比亚和伊拉克战争被指“后患无穷”

2011年10月31日14:47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10月20日,在利比亚的黎波里,人们在听闻卡扎菲已伤重身亡后的消息后游行庆祝。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执行委员会主席贾布里勒20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证实,卡扎菲当天在苏尔特身亡。新华社发 哈姆扎·图尔基亚 摄

  文章认为,虽然利比亚和伊拉克战争都有同样的“大功告成”之感,但问题远非那么明朗。全球同庆卡扎菲之死和一切胜利狂欢一样是不祥之兆

  【美国战略预测公司网站】10月25日文章题:利比亚和伊拉克:成功的代价(作者美国战略预测公司总裁乔治·弗里德曼)

  在欧洲危机愈演愈烈的这个星期,白宫却公开选择了着重于宣布利比亚和伊拉克战争的结束。虽然这两件事都有同样的“大功告成”之感,但问题远非那么明朗。从伊拉克撤军造就的是战略上的复杂局面而不是终结。利比亚的复杂局面真切但基本不具有战略性。不过,这两件事有着某些共同的特点且发人深省。

  利比亚的乱局

  经过北约七个月的干预,卡扎菲被打死了。为此花费这么长时间显得很不寻常。或许历时之久是因为北约的战略就是不惜拉长战争来尽可能减少人员伤亡。还有一种可能是,这反映出反对派的分歧严重、训练不足和能力低下。不管是什么原因,更重要的问题是,北约认为卡扎菲之死除了也许令人欣慰之外给它带来了什么收获?

  全国过渡委员会无论以什么意识形态都不可能统治利比亚,更不用说立宪制民主。卡扎菲和他的支持者统治了利比亚42年,“过渡委”仅有的几个稍有执政经验的人都是在卡扎菲政府担任部长或低级别官员时获得那些经验的。

  这些人最没有可能给利比亚带来改革,却最有可能构成新政府的核心。因为在利比亚只有他们知道什么叫治国。他们周围是彼此之间存在不同程度紧张气氛和敌视情绪的各色部族,以及数量和能力不明但可以断定有途径获取武器的伊斯兰激进分子。

  看看“过渡委”成员名单并想象一下他们相互合作的情况,考虑一下现已成为亡命之徒的卡扎菲支持者,很显然,通往稳定的立宪制民主的道路要么经由北约占领(当然,是非正式的),要么经由一段时期的嘈杂混乱。未来最有可能出现的局面是,北约驻军足以激怒利比亚人民,但不足以吓倒他们。

  巴格达的教训

  奥巴马总统宣布美军全部撤出伊拉克让我们觉得平叛之路终于到了尽头。必须明白的是,奥巴马原本是不想撤走所有军队的。直到宣布这一决定的几个星期以前,他还在谋求保留一批军人驻守伊拉克的库尔德地区。

  虽然这个想法吸引了伊拉克的某些人,但最终失败了。这是因为,在美国占领和战争中形成的伊拉克政府决策体系四分五裂,因此它根本不可能就外国军队留驻问题达成共识,或哪怕只是取得多数人支持。最重要的一点不是伊拉克方面决定不要驻军。而是伊拉克政府到头来犹如一盘散沙而无法做出任何决定。

  这一事实的战略意义不容忽视。伊朗人从2003年以前就开始在伊拉克扩大影响力。他们尚未获得足够的力量公然控制伊拉克。尽管如此,伊朗人具备了强大的影响力——不足以强行实施某种政策,但足以阻挠他们坚决反对的政策。

  我们不妨考虑一下这里的利害得失:伊朗有足够的影响力左右伊拉克的政策。美国撤军后,美国的盟友将不得不迁就伊朗及其在政府中的支持者,因为他们别无选择。于是,撤军没有造就一个稳定的力量均势,它造就的是个动态的力量对比,伊朗人想增强影响力就可以增强,而他们当然想,随着时间的推移,最有可能出现的情况是伊拉克需要照顾伊朗的战略利益。伊拉克成为伊朗的傀儡的可能性无法排除。

  叙利亚的角色

  几个月来,叙利亚反对派旨在推翻巴沙尔·阿萨德政权的努力彻底失败。关于叙利亚的许多报道来源于叙利亚以外反对阿萨德的人,他们描绘了现政权即将倒台的图景。这种情况根本没有发生。很难想象北约会干预一个与土耳其、伊拉克、约旦、以色列和黎巴嫩都接壤的国家,那极有可能造成地区性混乱。叙利亚在起义前与伊朗关系密切,伊朗是最坚决支持叙利亚政权的。假如美军撤出伊拉克导致伊朗在伊拉克的影响力大增,而且阿萨德不下台,那么该地区的力量对比将彻底转变。

  那将形成一道连贯的伊朗影响力弧线,沿沙特阿拉伯北部边界和土耳其南部边界从波斯湾延伸到地中海。伊朗的影响力还将首次触及以色列北部边境。

  当然,关键在于,决定撤出伊拉克和未能说服伊拉克政府允许美军留驻有可能改变该地区的力量对比。萨达母·侯赛因下台后的伊拉克内战包含诸多方面,但最具有战略意义的就是美国和伊朗之间的决斗。

  利比亚危机所处的地区不那么利害攸关,但伊拉克的教训不无裨益。假如北约撤离,混乱会随即出现。假如北约援助,就必须有人保护援助工作者。假如北约派兵,就会有人袭击他们。伊拉克战争从许多方面来讲都带有幻想色彩,或许最典型的莫过于美国的撤离方式。这种情况在利比亚重演,尽管利害关系稍弱一点。与此同时,伊朗在伊拉克的影响力将增强,现在叙利亚也是个问题。北约在叙利亚再打一仗是不大可能的,那会产生难以预料的后果。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一个可贵之处是它结束得干净利落——当然,除非你考虑到紧随其后的是冷战和对核战临近的恐惧。战争极少彻底结束,通常是留下痛苦或为下一场战争创造条件。我们可以在伊拉克看清这一点。全球同庆卡扎菲之死和一切胜利狂欢一样是不祥之兆,因为人们都忽视了关键问题:现在怎么办?

(来源:新华国际)

(责任编辑:曾高飞)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