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专家:中国近海远海战力差距巨大 离蓝水尚远--军事--人民网
人民网

美专家:中国近海远海战力差距巨大 离蓝水尚远

2012年03月12日08:57    来源:人民网-《环球时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美国海军专家安德鲁·埃里克森3月6日发表文章称,中国海军实力近年来获得快速发展,但其近海和远海的作战能力差别巨大,旨在遂行远海作战的“蓝水海军”尚需数年才能对美国构成实质挑战。

  文章称,21世纪,随着中美这两个亚太大国在国家能力的各个方面展开竞争与合作共存,两国关系对国际关系变得至关重要。虽然他们拥有许多重要的共同利益,并且日益依赖彼此(特别是在经济领域),但是两国在重要安全问题上存在重大分歧。尽管双方付出极大努力和耐心的话,很可能会消除这些分歧,但是中美之间仍然存在偶尔出现危机(类似于2001年的EP-3侦察机事件)的可能,并且无法完全排除发生冲突的可能性。要想避免冲突,最好的方法就是理解冲突的潜在性质和代价。

  需要指出的是,美国及其能力、政治与行动都代表战略等式的主要部分。北京政府对这些部分的理解与担心将会影响中国的行动,然后反过来影响美国的决策。

  近海:中美战略及军事动态

  从中美在其他领域的潜在进步来看,在可预见的未来,美国与中国不太可能在近海(黄海、东海、南海)状况及标准问题上达成相互理解。中国绝大多数领土宣示及有争议主权宣示所涉及的对象都位于近海海域。在那里,北京政府宣称拥有主权的岛屿包括台湾岛、东海的钓鱼岛以及南海的南沙群岛、西沙群岛和其他岛屿岛礁。中国引用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UNCLOS)的规定, 宣称这些岛屿周围的200海里为专属经济区(EEZ)。目前,该公约的缔约方已达161个,但其中并不包括美国——这严重限制了美国在重要国际海洋法领域的领导力和影响力。

  中国的主权宣示通常具有争议,或者与其邻国的宣示出现重叠,这加剧了围绕法律允许在专属经济区域内开展何种行动的相互矛盾的解释。例如,中国领导着一个由联合国192个成员国中的23个国家组成的23国集团,他们这个少数群体试图对《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进行解释,从而限制外国军队进入中国宣称的专属经济区及其上面的空域。如果这种方法被采用,那么中国可能会禁止外国军队在南海大片主要海域开展军事行动,从而威胁全球一些最重要船运及能源通道的航行自由。接受这些少数人对专属经济区使用权的观点可能还会开先例,让全球38%的海洋被称为专属自由经济区,从而进行类似的限制。

  中国反对外军介入近海,担心这会影响中国海上主权宣示的效力,限制中国作为地区大国渐增的影响力。作为该政策的一部分,中国反对美国在中国所宣称的专属经济区内及其上空开展监视与侦察行动。为了表达自己的不满并施加政治压力,中国会定期阻止美国的空中监视与侦察行动。

  中国还越来越多的使用民间海上执法船只和政府控制的船只,向美国的监视和侦察船只施压。而且,中国所使用的战术一直很强势,比如,2009年3月,中国船只曾在海南岛以南75英里处与美国侦察船“无瑕号”对抗。同时,中国还在研发、部署并展示军事平台和武器系统,这些平台和系统可能能够威胁、致瘫甚至摧毁美国及其盟国和友国试图干预冲突时使用的平台。中国将这些能力称为“反干预”,美军则将之称为“反介入/区域拒止”。在这些概念当中存在一些细微差别,这种差别从根本上来说就是看法的区别。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楚权龙总结出了中国在这方面的动机:“中国的目标是阻止美国获得可能对西太平洋进行干预的能力。这一点自1996年起就很明白了。”

  相关各国的忧虑

  一些美国战略思想家认为,中国的政策旨在实现两个长期目标:代替美国成为西太平洋上的大国,以及把亚洲发展成一个符合中国经济与外交政策利益、具有排外性的集团。……由于依赖中国贸易、不确定美国作出反应的能力,中国的邻国或许会根据中国的喜好调整各自的政策。最终,这可能会导致一个以中国为中心、主导西太平洋的亚洲集团的出现。

  中国的看法则相反。中国认为,美国是一个受伤的超级大国,正致力于阻止其他挑战者崛起,而中国就是最可能的挑战国。一些中国人认为,不管中国多么积极地寻求合作,美国的既定目标都是通过军事部署与签订协议来压制中国的崛起,从而阻止中国发挥全球作用。从这个角度来讲,与美国的任何持久合作都会适得其反的,因为它只会有利于实现美国最重要的目标——压制中国。

  美军面临的主要挑战是“反海军”而非“蓝水海军”

  对中国“蓝水海军”的担忧从根本上曲解了中国当前及中期对美国海军及其盟国军队构成的挑战。鉴于中国在近海和远海的作战能力方面有巨大的差别,所以对于分析家而言,不把中国近海高强度反介入/区域封锁能力与其远海低强度存在,甚至影响力,混合在一起非常重要。

  北京“蓝水海军”尚须数年才能对美国构成实质挑战。实际上,作为日益强大的大国,中国在远海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是很自然的事情,而且从许多方面来讲,这也应该受到欢迎。美国拥有并将继续拥有多种可行选择,应对远海地区可能会出现的任何问题,至少可以应对高强度动态冲突爆发的可能。

  例如,中国军方可利用“非对称”手段在中国沿海地区大展拳脚,但其本身也极易受到类似的“非对称”手段(如导弹攻击)的威胁。事实上,在远海地区,中美两国有着大量的合作空间。据称,这种合作的可能性甚至可能正随着中国海外利益和能力增强而增大。在接受美国关于“全球体系防御”的理念方面,中国表现的非常谨慎——事实上,这使为其提供了免费享受美国提供的重要全球海上航道安全(例如霍尔木兹海峡)的机会。

  美国面临的问题是:中国正致力于在近海构建战略影响力,这会使该范围内自由航行和其他重要国际体系规范受到严重限制。因此,中国近海反介入/区域拒止作战能力有可能会严重削弱美国国家安全利益。

  在陆基解放军二炮部队、反卫星能力和全球网络活动的部分支持下,这种反介入/区域拒止挑战就能够威胁到美国海上平台。不过,这种挑战远远不只是基于中国海军的一种威胁,一些美国政府专家将这种挑战称为“反海军(anti-navy)”。美国可能没有数年的时间发展新的反制措施,并为应对该挑战中最棘手的部分作好准备;从这个意义上而言,“未来就是现在”。

  辐射范围

  中国和美国对解放军发展分析最常见差别是由两个因素共同造成的:范围和强度。向水中投入石子,会形成波纹,向外扩散,最后在这一过程中慢慢消失。和这种现象一样,就国内而言,中国军事能力快速达到了很高的水平,但在更远的地方,其军事进展却要缓慢地多。不过,太空领域是一个例外。中国的太空能力分布更均衡,因此其影响力更具全球性。另外,在网络环境中,物理距离基本也不会造成影响。

  这种情况称为“两军故事”有些过于简单化,因为一些平台和武器系统在两个领域都可使用,但这种说法却体现了基本动态。车辆和装甲在许多领域中是可以通用的。只用“层”或“级”的某一特点来描述中国总体军事/海上实力并不准确,会从根本上误读中国的重要动态。

  一方面,夸大中国的军事建设范围是错误的:中国发展“蓝水”力量投射海军的速度,并不像部署较短程平台和武器系统那么快(如在陆地、空中、海上和水下平台部署导弹)。另一方面,认为中国在远海和近海面临的的限制相同也是错误的,实际上,中国在军事和外交方面的行动恰恰说明了相反的情况。

  像那些极力贬低解放军重要性的人所做的那样,把中美两军各方面逐一对比,并非可靠的办法。事实上,这种做法只有在中美出现冷战式的全球冲突时才有效,但不幸的是,这种情况不可能出现。中国正在寻求通过非对称方式进一步保障其核心利益——通过非对称战略,中国就能够在靠近其海上周边的冲突中最大化自身优势。

  底线:“反海军”摩擦和海军合作

  在可预见的未来,华盛顿和北京不大可能就近海地位及在该地区可接受的行动等问题达成一致意见。鉴于在该地区的根本利益,北京正在发展“拒止”能力阻止美国干预近海事务。与此同时,华盛顿维持现有全球空中与海洋公域通行自由体系的承诺,使其站出来反对中国。

  因此,美国及其他国家海军近期和中期面临的关键挑战并非中国初生的“蓝水海军”能力——事实上,中国的这种能力可为实质性的合作提供支持——而是中国迅速成长壮大的近海非对称多军种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美军可能并未充分做好应对这种反介入体系的准备。事实上,华盛顿已经就这个问题展开了广泛的讨论。

  面对这种地缘政治环境,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提供了一个可行的办法:正如中国对周边国家影响力可能会刺激各国对霸权的恐惧一样,诉求美国传统国家利益的努力也可被视为是军事包围的一种形式。双方必须明白个中的细微差别:表面上传统与合理的行动可能引发对方最深切的忧虑。它们应该共同界定和平竞争的范围。如果能够智处理好这个问题,就能够避免军事对抗和霸权出现;否则的话,就必然会导致紧张局势不断升级。发现这个可以和平竞争的空间,尽可能将之扩大,并阻止中美关系受战术和国内要求压垮,都属于外交任务。(编译:春风)
(责任编辑:黄子娟)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