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视点:部落冲突致利比亚面临分裂风险--军事--人民网
人民网

 后卡扎菲时代地方势力拥兵自重,对中央政府归属感淡薄 

国际视点:部落冲突致利比亚面临分裂风险

本报驻埃及记者  黄培昭  张梦旭  本报驻突尼斯记者  孙  健

2012年04月06日08:23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图为日前一些利比亚妇女和儿童在南部城镇塞卜哈的一处避难所躲避战火。
  新华社发

  继利比亚东部近期要求自治,南部赛卜哈发生骚乱后,西部地区近期又发生部族间武装冲突。此间舆论认为,利比亚境内此起彼伏的部落武装冲突,凸显了利国内严峻的政治和社会问题,后卡扎菲时代的利比亚正面临着国家分裂的风险。

  

  据“阿拉伯新闻网”4月5日报道,当天在利比亚西部靠近突尼斯边境地区的柏柏尔部落与阿拉伯部落的冲突仍在继续,冲突已造成至少26人死亡,虽然利比亚官方称政府已经介入,“冲突的引信将被掐灭”,但冲突至今没有停息的迹象。

  部落冲突此起彼伏

  利比亚西部祖瓦拉、朱迈勒和莱格达林地区的柏柏尔部族和阿拉伯部族的流血冲突已进入第四天。这场冲突的根源是一年前的利比亚战争。祖瓦拉地区的居民主要是柏柏尔人,反对卡扎菲的统治,而朱迈勒和莱格达林地区的阿拉伯部落则支持卡扎菲。不久前,祖瓦拉地区的猎人在打猎时误将一名朱迈勒的居民击毙,朱迈勒的部落将这些猎人关押起来并粗暴对待,由此引发了武装冲突。据报道,双方在冲突中使用了反坦克机枪和防空机枪等重武器。

  冲突引起了联合国的关注。在当地工作的联合国援助团的报告指出,自卡扎菲政权2011年10月被推翻以来,利比亚境内多处地区都爆发了不同部族之间的武装冲突,仅南部地区就已有147人死亡、395人受伤。

  部落冲突在后卡扎菲时代的利比亚此起彼伏。3月31日,利比亚过渡政府总理凯卜刚刚宣布,南部城镇塞卜哈的部落冲突平息,城市已经恢复安宁。

  中央政府脆弱无力

  据阿拉伯电视台5日报道,利比亚“国家过渡委员会”主席贾利勒当天说,利比亚将使用强大的武力来对付威胁国家安全的人。贾利勒呼吁利比亚人民立即停止冲突,“利比亚人民不能再流血了”。贾利勒还透露,利比亚将于6月19日举行制宪议会选举,如果选举不能按期举行,他将辞职。

  利比亚政府发言人马尼阿进一步表示,政府当前正全力以赴保障选举按期举行,但是流血冲突不止无疑会影响到选举的正常举行。

  事实上,自西部冲突爆发以来,利比亚政府使用了强力手段干预,但收效甚微。此间媒体分析认为,利比亚武装部队由各地民兵武装组成,他们只听从各自的指挥官,无视中央政府的统一调度,这导致其战斗力极其低下,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利比亚政府“软弱无力”的现状。

  卡扎菲倒台后,利比亚各地出现了不少拥兵自重的割据武装。他们要求按照自己在推翻卡扎菲政权中的贡献获得相应的政治、经济利益。目前,要求将利比亚变成联邦制国家的呼声不断高涨,而政府整合统一武装力量的努力未见成效。

  战后重建进展缓慢

  卡扎菲倒台后,反卡扎菲派与拥卡扎菲派的冲突也为利比亚带来新问题。卡扎菲政权被推翻后,那些曾支持卡扎菲的部落遭到了严重的歧视与不公正待遇,这些人被排除在现行政治体制之外,并不时遭到武力报复,这成为利比亚新的不稳定因素,严重威胁国家的稳定。

  战后的利比亚并没有出现稳定发展的新局面,迎来的却是部落冲突此起彼伏、地方割据日益严重的乱局,利比亚面临着四分五裂的新风险。

  有分析认为,目前的利比亚像是打碎了的马赛克,不同的地区、部落和利益集团都在强化自己的诉求。历史上,利比亚就由的黎波里塔尼亚(西部)、昔兰尼加(东部)和费赞(南部)三个地区构成,由于幅员辽阔,石油和天然气富足,加之“倒卡”战争致使许多武器散落利比亚各地,所以各地拥兵自重,各成体系,对中央政府的归属感淡薄。此前昔兰尼加要求自治的做法,无疑对盛产天然气的南部费赞地区形成了诱惑,也对西部地区的柏柏尔人构成示范效应。

  在安全匮乏、政治失衡、社会无序的背景下,利比亚的战后重建工作进展缓慢。以石油生产为例,利比亚眼下的石油产量仍徘徊在战争期间的水平线上。阿拉伯媒体大多认为,利比亚的重建似乎只有到了6月份选举之后才会渐渐步入正轨,现在,利比亚人仍在迷茫中挣扎。

  (本报开罗、突尼斯城4月5日电)

  

  点评

  田文林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研究员):利比亚战争一年多以来,西方的干预和扶植并没有使其进入所谓的“民主化”进程,反而让分裂、动荡成为了利比亚的代名词。

  每个国家的政治转型都有其历史顺序,并要经历漫长的时间考验。利比亚在现阶段还不具备走向民主政体的条件,西方带来的“早熟的民主”只会破坏利比亚本国的政治进程和政治结构,导致政治生态失衡。

  西方打着“保护平民”、“防止人道主义灾难”和“实现民主政权”的幌子武装干涉利比亚,而背后的意图是实现其利益诉求,即争夺丰富的石油资源,通过“分而治之”的策略更大程度上控制利比亚。

  从这个意义上看,利比亚的前景并不乐观。从伊拉克到利比亚,包括如今的叙利亚乱局,无不体现着西方实用主义的唯利是图。战争带来的后果值得反思,利比亚在“碎片化”风险中不断加剧的矛盾与冲突使其命运蒙上了阴影。

(责任编辑:孝金波,黄子娟)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