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红军"号手"谢立全(5)--军事--人民网
人民网

永远的红军"号手"谢立全(5)

2012年01月31日11:32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3.小号手其人:从号手着装看,应是红一军团教导营总支书记谢立全

  斯诺在《西行漫记》中提到的已经当了4年“红小鬼”的红军号手,曾令他惊奇不已。这个红军小号手是谁呢?在书中,斯诺只是写了这个红军小号手“家在福建漳州附近……一家六口”,有“父母和三个哥哥”,并没有标明这个红军小号手叫什么名字。对“抗战之声”照片中的人物(红军号手),他也没有明确的文字指示。那么,斯诺的这幅照片中吹响“抗战之声”的那个“红军号手”是不是斯诺笔下这个15岁的“红小鬼”呢?有人说:可能是。也有人说:可能不是。但有一点共识的是:照片中的“红军号手”,已经成为那一段历史和那一个时代的象征——永远的“红军号手”。

  新中国成立后,不少当年曾被斯诺摄入镜头中的红军战士都纷纷撰写文章,讲述各自照片的拍摄经过。而唯独这张“抗战之声”的照片,一直成为萦绕在人们心头的不解之谜。直到1996年,中央电视台军事部摄制组的人员为筹拍一部纪念长征胜利60周年的专题片,重走长征路,在江西兴国发现了“抗战之声”这幅照片及谢立全生前给妻子苏凝(时任南京体育学院副院长)写的一封述说事情原委的信(影印件),随即经多方查询,找到了谢立全之子谢小林(时任海军指挥学院副教务长,后为副院长)。谢小林拿出了他父亲在1972年5月写给母亲的那封信,平静而深情地述说了这段尘封整整60年的往事,从而揭开了“抗战之声”照片中红军“号手”的谜底。

  1972年2月15日,埃德加·斯诺在瑞士病逝。为了表达中国人民的深切悼念之情,《人民画报》同年5月号用四个整版的篇幅登载了毛泽东的唁电(2月16日)、斯诺的生平、当年斯诺在西北区域拍摄的部分照片,“抗战之声”亦在其中。当时在北京出席海军常委扩大会议的谢立全看了《人民画报》后,提笔给妻子苏凝写了一封信:“在京西宾馆买了5月份《人民画报》,那个吹‘抗战之声’(的人)是我,这可以肯定,不会张冠李戴的。回忆当时我不是号兵,我是一军团教导营的总支书记(营长何德全,现退休安家落户于湖南长沙)。斯诺看我健壮,衣冠比较整齐,又是背了手枪的干部,把我拉去照相的。”由此,谢立全第一次道出了斯诺镜头中“红军号手”的身份。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1】 【2】 【3】 【4】 【5】 【6】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