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虎队”中国籍队员病逝 曾64次驾机重创日寇
  8月22日下午两点,89岁的“飞虎队”队员彭嘉衡,在住所附近的一家医院走完了人生的最后一程。作为最后一名在北京的“飞虎队”中国籍队员,他最后的遗愿是把好心人捐款的剩余部分,转赠给在山东的一名队友。[详细]
 
  彭嘉衡于1921年7月生于印尼,1944年加入“飞虎队”。在“飞虎队”服役期间,他曾64次驾驶战机重创日军,获得美国空军颁发的“优异飞行十字勋章”。之后,这枚勋章被彭老捐献,保存在国家博物馆。今年7月初,彭老白血病复发却无钱救治,媒体曾发起为英雄治病的募捐活动,社会热心人士伸出援手。[详细]

   
 
纪念血战台儿庄战役老兵视频感动网友
  近日,一段“纪念血战台儿庄战役70年敢死队队长仵德厚”的视频让很多网友感动得流下了眼泪。仅在新浪微博上,就已被转载3400余次。更有网友将那些被视频感动的网友加关注,以示敬意。

  2007年,抗日名将、台儿庄战役“敢死队”队长仵德厚因病在泾阳县龙泉乡雒仵村的家中辞世,享年97岁。在被媒体关注之前,他只是当地村庄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农民,没有人知道他的传奇身世,也没有人知道他的显赫身份。生前,他曾是台儿庄战役唯一幸存的一名指挥官,他是一名将军。[详细]

   
 
独臂抗战老兵忆往昔潸然泪下
  在北京,50余人参加了“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5周年学术研讨会”,据新华社报道,其中既有国内抗战史学界的顶尖学者,也有来自美国、英国、日本、韩国的著名学者。凤凰网还举行了“留住历史,不留遗憾”的座谈会。这些抗战老兵虽然有些行动不便,但回忆起抗战胜利的那一天,仍掩饰不住激动。

  八路军副总参谋长左权将军之女左太北,念了一封父亲在开赴抗日前线时写给奶奶的一封信。信的最后部分,左权写道:“母亲,亡国灭种的惨祸已经到了每一个中国人的头上,我们决心与华北人民同甘共苦共生死……[详细]

   
亲眼看到同学被砸死
  张晋听到左太北讲起左权的故事时,激动得哭了。在左权牺牲的那次反扫荡转移过程中,张晋作为抗大学员回山东过程中就遭遇了日本兵。

  当时在山西涉县的一个狭窄山谷的急拐弯处,张晋当时“最年轻,只有20岁,走在最前头,一到拐弯处,遭遇到了敌人,大声喊‘敌人来了’。”但话音未落,敌人已经开枪,自己手臂的关节被打断。
[详细]

 
“八百壮士”老兵王文川生前最想“去台湾走走”
  “八百壮士”老兵之一的王文川悼念仪式(2009年)12月13日上午在北京八宝山殡仪馆竹厅举行。寒风中,众多与王文川素不相识的民众自发前来为老英雄送行,感激他为这个国家所做的贡献。王文川的女儿王秀荣告诉记者:有这么多人前来送别,老人在上天应该会感到安慰。不过父亲的最大愿望还是没能实现:他一直想到“台湾走走、看看”。

  王秀荣说,父亲这个愿望是在病重时才悄悄告诉她,还不让说给其他人听。[详细]
   
国内最年长百岁抗战老兵:和牺牲战友比我不值一提
  他是迄今国内已知最年长的抗战老兵——110岁,被誉为“抗战活化石”。因为66年前的那场滇西抗战,他跌宕起伏的百年人生成为一个传奇……

  今年5月11日,也就是66年前中国远征军向怒江以西日军发起全线反攻的纪念日,滇西重镇龙陵县城龙山镇一条简陋的巷道里找到了已满110岁的抗战老兵付心德的家。
[详细]
 
 
 
 
 
1.当年结婚照
 
 
3.当年的书信
湖北浠水籍台湾老兵别妻36年 写500万字情书
  一位浠水籍台湾老兵,与家乡妻子一别36年。隔山隔海,唯有500多万字未能寄出的情书,寄托心中的思念。他盼望能早日回到家乡,早日与新婚不久便天隔一方的妻子团聚。有一天,他终于冲破重重封锁,跨越那湾海峡,重新踏上了魂牵梦绕的故土。再次相见,有情人虽然两鬓皆已斑白,但彼此心中,依然属于对方。超越一甲子的岁月,见证了这位台湾老兵风雨爱情。[详细]
38载海峡相望 台湾老兵500万字写就感人情书集
  8月16日,农历七月初七,中国民间传说中牛郎织女鹊桥相会的日子。38载海峡两相望,浠水籍台湾老兵王德耀和妻子刘谷香用当地独有的哦呵腔深情颂起二人重逢时写下的七律,深深感染了在场的每一个人。[详细]
 
 
飞虎队公墓毁损于荒郊野外 英魂归宿在何处
  长春山约4公里山路依旧凹凸不平,底盘很高的越野车也经常中途“断气”。这里还是一片狼藉,齐腰高的杂草、灌木在“呼呼”的风声中来回摇摆。一个个长方形的墓坑依旧躺在那里,坑里坑外随处可见散落的白骨和棺木。
  这里曾经安葬了800多位英烈,2010年8月15日,距离这里首次被发现已过去3年有余,除了部分被当地村民用作水库建材的石碑,在2008年得到抢救性保护之外,一切都和从前一样,没有任何改变。
  这里就是2007年震惊中外的“飞虎公墓”。[详细]

   
 
美国飞虎老兵后人的腾冲半生缘 还想回到腾冲界头
  7月18日,一个名叫丽莎·芬得利的美国人再次来到腾冲,这是她第六次踏上这片土地。这一次,陪同丽莎的除了丈夫罗德(罗德也是第三次陪同丽莎来腾冲了)外,还有丽莎的弟弟比尔·芬得利。10年内,她先后6次来到父亲曾呆过两天的地方。为什么一个美国妇女要从地球的另一端不远万里地一次又一次地来到先辈呆过仅两天的地方?而这样一个普通的美国家庭为什么会每年都攒下一笔钱来捐资给中国的一所乡村小学?

  丽莎·芬得利的六次腾冲行。[详细]

   
 
美飞虎队华裔老兵情寄芷江 向中国纪念馆赠文物
  飞虎队22周年纪念牌匾、二战中美军草绿色的军服、通讯兵使用的报话机和无线电接收机、荣誉勋章、中文指南、钢盔 水壶、饭盒、步兵使用的铁铲等,许多与飞虎队有关的珍贵文物齐聚一堂。

  由华裔飞虎队老兵黄煜臻和甄崇运和华裔收藏家陈灿培向芷江县代表捐赠了这些纪念物。这些纪念物将被收藏在中国湖南芷江飞虎队纪念馆。[详细]
   
 
 
 
池田澄江:日本遗孤的悲喜人生
  池田澄江的父亲是原驻扎在中国东北的日本军人,在1945年日本投降后被苏联红军带到了西伯利亚,她的母亲只好带着5个女儿颠沛流离地逃难,后来来到了位于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的日本难民收养所。一路上备受煎熬的母亲早已经没有了奶水,收养所里也没有10个月大的池田澄江能吃的东西,她很快就被饿得奄奄一息,母亲只好背着她在牡丹江的大街小巷求救,一对李姓的夫妻收下了小池田,后来又介绍给了一对没有孩子的徐姓夫妇收养。

  在池田澄江的记忆中,养母是个心地善良的传统女性。虽然童年生活异常艰难,但养母却给予了她超乎寻常的母爱。[详细]
 
 
日本战争遗孤感恩中国
  “日本应当正视侵华战争历史,不仅应当向中国赔礼道歉,而且还要感谢中国人民养育日本战争遗孤的宽大胸怀。日本对中国发动了侵略战争,犯下了滔天罪行,但中国人民以善良的胸怀收养了日本战争遗孤,中国人民给了他们第二次生命,抚养长大后又把他们送回到日本,这是多么伟大的胸怀!这些战争遗孤是中国人民心地善良的象征。”“中国归国者日中友好之会”理事长池田澄江日前在接受新华社专访时对中国人民的养育之恩充满了感激之情。

  池田说,日中两国只有以史为鉴,面向未来,才能真正实现世代友好。两国只有和平、友好相处,才能避免造成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战争悲剧重演。[详细]
   
“日本应当正视历史”
  66岁的池田澄江1944年10月14日生于黑龙江省虎林县虎林镇,父亲在侵华日军中担任会计,母亲作为家属去的中国。日本战败后,父亲被苏联红军抓到西伯利亚,母亲带着1个哥哥、3个姐姐和10个月的她四处逃难。最终,一对中国夫妇收养了她。她在牡丹江度过了幼年和青年时代,于1981年返回日本定居,不遗余力地致力于中日友好事业,并得到温家宝总理颁发的“中日友好贡献奖”。[详细]

 
 
日本遗孤的中国妈妈:即将消逝的群体 永远铭记的爱
  84岁的李淑兰老人,刚刚看完日本遗孤题材电影《舞蹈系》,眼里泛着泪光。影片中,那个可爱、胆怯的日本小女孩,让她想起了自己的日本女儿。
  在“八·一五”抗战胜利纪念日来临之际,再现中国妈妈领养日本遗孤故事的电影《舞蹈系》,在东北师范大学举行看片会。作为这部电影的原型,家住哈尔滨的李淑兰被特邀观看了电影。
  电影中,中国妈妈呵护日本女儿的一幕幕,让她久久不能平静。“‘来顺’到我身边时也是那么大,大大的眼睛,有些受惊的样子。” [详细]
 
制作:人民网军事频道 李杨洋 于晓磊(实习)  联系电话:010-65368439   进入人民网军事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