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夜袭胜浪站

2010年04月28日15:06  来源:人民网-军事频道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从南北河往南二百多里地即到了老金沟,北满省委书记金策同志即在那面,也就是说,北满省委的所在地在老金沟。老金沟,很早以前出金子,因而出名,但是这时,那里已经没有什么金子了,是长得很稠密的幼林,从这儿再往东去,是小兴安岭和汤旺河的大青林,往西去,经过柳毛沟,经过阔叶林、荒山而出北安。我到了老金沟,金策同志不在,往南河去了。我当时找着了一些省委及部队的一些负责同志,传达了毛泽东同志的《论持久战》和指挥部的决定。那面的部队改编成为六支队。张光迪任支队长,于天放任支队政委。要他们进出北安和深入到拜泉、明水、林甸一带展开活动,和那一带的地方党和群众组织密切地配合,进行游击战争,青纱帐倒的时候仍回到小兴安岭。我在那儿见着了北满有名的号称东方斯大林的“侯大林”侯启刚同志。他以熟悉马列主义书籍而出名,也是我们队伍里的一个秀才。他大谈其如何把辩证法运用到东北山林队(土匪),如何使山林队变为反日游击队(抗联),如何进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等等,为此,他写了两本谁也看不懂的书,捧为自己的杰作,在同志们面前到处宣扬他的理论。同志们都听不懂他,也不愿意听他。一部分同志讥笑他,送给他“侯大林”的“美名”,称他的著作为“侯大林的圣经”。他的思想包袱简直使他疯疯癫癫,得了精神病似的。他又害着严重的风湿病。当时省委一方面要他在后方养病,一方面认为他犯了右倾机会主义路线。当我到达老金沟时,遇着他,我给了他一本联共党史和毛泽东同志的《论持久战》。他白天黑夜地看,晚上在篝火旁用篝火的火光照着读。读完了以后,他告诉我说:“这两本书很好,我完全确认我的著作和意见是对的。”我只得苦笑,请他再读几遍,这样,就同他离开了。往后,就再也没有见着他了。直到现在,脑袋里还留有关于他的深刻和痛苦的印象。侯启刚同志在党内和部队确是多年了,也为革命事业做了很多工作,受尽艰难辛苦,他的思想始终站在机械的唯物论和公式的辩证法里面,不能与当时的实际结合,孤调独唱,没有合者,颠倒在自己的“杰作”里。侯启刚同志1941年终于离开了部队,跑到山东解放区,后来就死在那儿。

  离开了老金沟,我继续往南走,到了伊吉密河上游沟里。越往南走,时间已经到了4月中旬,兴安岭的冰雪也已经化尽了,河流已经流水,森林里树叶快发芽了,天气已经不太冷,晚上睡觉可以不需要篝火了,日子确实好过多了。但是,穿走在荆棘榛柴和稠密如头发一般的幼林中,在这春秋季节里,草虱(草扒子)很多。这种东西落在人身上,最喜欢钻向阴湿的毛发里吸血,把肚子吸得像黄豆粒儿那么大,必须用火烫它的后身或者用手指弹它的后身,使它伸入皮肤的嘴缩出来,才可以把它弄走,否则,它的嘴留在你皮肤里,那就永远会痛痒的。这时已经是快春暖花开,下了山岗,走到沿河或者沟洼的草地,有很多地方是“秃头甸子”、“漂筏甸子”、“红眼蛤塘”,在这里面走都是难走的。秃头是草根上丛生出来的草丛,经过多少年就成为秃头。秃头密布在甸子上,经过这秃头甸子,脚必须踩在秃头上,但是,秃头是软的,你踩它,它有时摇摇脑袋,如果你不小心,一失足就会陷在烂泥里,一直陷到腿根。所以,经过秃头甸子必须小心谨慎,尤其是晚上,简直难走。漂筏甸子是水池,里面长着很多长草,年复一年,许多草在水上成为漂筏。这地点可以走过去,但水深有时可以没到膝部,有时没到腰部,必须走得快,停留过久,就可能陷进草筏,直至陷到草筏下面水里或者污泥里面不能自拔,遭到没顶的惨祸。红眼蛤塘和漂筏甸子差不多,不过,它不是漂筏而水里丛生着草,水是红锈色,有毒,伤脚,走了以后使脚浮肿。像这样的“秃头甸子”、“漂筏甸子”、“红眼蛤塘”以及“榛柴塘”、“倒木圈”、“臭松林”等等,在小兴安岭里到处都有,都是很难通过的地点。还不如冬天行进反而比较方便一些。

  到了伊吉密,我见到了原来抗联第十一军的部队,见到了李景荫和朴其松,还有十一军的两员虎将——高、隋两位大队长。李景荫是反正出来的富锦的警察大队长,原来作战很猛,曾经代理过十一军的军长。朴其松是部队里长大的一个青年朝鲜同志。我在那儿,同样地传达了毛主席的《论持久战》和指挥部的一些决定,把他们编为九支队的一部分,要他们背依着小兴安岭的密林,进出于海伦,绥棱,青纱帐起,越过哈北路(哈尔滨—北安)深入到望奎、明水等县活动,秋后,回到小兴安岭山里。我在部队里做了几天政治工作,几乎同每个战士谈了话。部队为了利用这春末夏初,突过日本武装移民开拓地区,深入到平原去;必须解决队伍的粮食给养问题,同时,为了护送我到南河就是说呼兰河南部的山地,需要越过绥佳线。因此,决定夜袭绥佳线上的胜浪站。

  队伍在李景荫、朴其松同志领导下,经过两天的行军,到达了胜浪站附近,离胜浪站还有十几里地,翻过一座山就到达胜浪站了。战土们听说要打仗,每个都是兴高采烈的,战斗精神很旺盛。的确,部队自去冬以来,由于条件太困难,尽量避免与敌人作战,只是为了解决一些粮食问题,不得不深入到山边去。现在已经春暖花开了,战士们都急于深入到“大界” (山外平原有群众的地带)。队伍需要群众,好像鱼需要水一样,战士们都知道进攻胜浪站为的是取得“大界”的给养。大家都兴致勃勃,表示了决心。关于胜浪站,队伍事先已经进行了侦察。胜浪站的街道在呼兰河的南边,在这街上只有三四十个日本军和二十几个伪满的警察。在绥佳线上,这是敌人力量较弱的一个站。站离着森林也不远,袭击以后,如果敌人有追兵赶到,部队可以立即钻林子。困难的只是,从北岸去需要经过一架大桥,然后,跨过铁道,突过敌人的兵营,才能进到街上。

  说到绥佳铁路线,这还是在1937年,敌人就进行勘测和修建的。因为绥佳线沿线在那时候是我们抗联在小兴安岭的后方,绥佳线的修筑对我们在松花江下游背依小兴安岭的抗日根据地和部队的活动,都是严重的威胁。我们抗联三路军曾经调集了一些部队,组织成山林游击队,在南义和神树一带,不断地给敌人以有力的打击。曾经使敌人受到惨重的损失。当时,以宋喜宾团长为首的山林游击队是神出鬼没,百发百中地打击敌人。宋喜宾团长领导下的抗联山林游击队是威名赫赫的,鬼子都是闻风丧胆的。绥佳线沿线南义山头上,鬼子战死者的墓碑到处皆是。但是,侵略者还是集中大批力量修建了绥佳线。它的目的:一方面是为了掠夺松花江下游的粮食、煤炭和其他财富,把绥佳线的支线修到小兴安岭的伊春,掠夺小兴安岭的红松和珍贵的木材;另一方面,是为了进攻我们抗联三路军。日本侵略者为此集中大批军力,抓了大批的中国俘虏和劳工,强行修建,这样才修建成的。

  部队在正午以后不久到达了胜浪站的附近,大家在山坡上休息了一番。把仅有的粮食都做了晚饭,饱餐了一顿。在粮食上说来,确是背水一战,因为只有拿下胜浪站才可以取得粮食,不这样也没有办法。开了党的会议,和同志们说明了情况。特别说明:夜袭胜浪站主要为了取得粮食,取得粮食以后就迅速离开胜浪站,不要损伤任何一个同志。党员们向党保证:一定团结全体队员,很好地完成这一任务。李景荫和朴其松向队员作了动员。每个战士都在山顶上草丛中把胜浪站和街上的情况看得清清楚楚。队伍只是九支队的一部分,并不大,只有五六十人,因为粮食都吃了,也就更轻装了。夜色已经来到,胜浪站已经在朦胧中,列车过去以后,显得很寂静。队伍蜿蜒曲折地下了山坡。山坡下面就是一条不很好的汽车路。我们上了汽车路,弥天的大雾,已经是昏黑了,看不出去了。呼兰河上水流的声音滔滔不绝。我们行进在汽车路上。在山上看看是很近,走走却是很远。走了约十多里地,我们接近了呼兰河上的公路桥。朴其松带了几个战士,首先侦察了桥上的情况。山雾弥漫,桥上没有守卫。部队就蹑手蹑足地过了呼兰河桥。过了桥不远,是个日本军的营房,三四十个日本军在里面住着。营房门口,有些鬼子醉汉在那里哇喇、哇喇。我们没有去惊动他们,大雾帮助了我们的隐蔽。呼兰河的流水声,同样地,掩盖了我们的脚步声。我们顺着河沿的排木上直奔到街的西头。

  进到街里,我们首选进入了一个配给店和一个朝鲜妓院,因为这两家灯光还是亮的。进了配给店,这很好,我们没收了敌伪的粮食和一部分日用品。进入了朝鲜妓院,战士们莫名其妙起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点,一个个屋子都有女人和嫖客。战士们简直弄糊涂了。又不好立即离开,怕走漏消息。我们的朝鲜游击队员看是很多朝鲜妇女,就向他们解释我们队伍的目的。向她们宣传人民受灾受难和抗日救国的道理。好几个朝鲜妓女开始时恐怖、疑惑,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后来,当他们听到朝鲜游击队员的讲话以后,羞愧直流泪。她们说,她们是被日本老鸨欺骗和诱买来的,她们是天天在皮鞭下过着生活,她们感到自己出卖皮肉痛苦而羞愧万分,也污辱了自己的朝鲜祖国。她们赞颂我们游击队为崇高的救国英雄。她们说:“我们的耻辱、祖国的耻辱,是要由你们的胜利才能洗掉。”一部分妓女在那里讨论,献出她们一些钱给我们。但是,队员们再三拒绝了。她们甚至说:“你们不收,是不是因为我们的钱是脏的?”我们的队员告诉她们:“是的,你们是被污辱的,但是,你们的心是善良的、纯洁的,你们是爱国的。我们的祖国在受着侮辱,会有一天,受侮辱被压迫的人们得到解放,祖国得到独立。光荣仍旧是我们伟大民族的。我们不能接收你们的钱,这是我们队伍的纪律。”另一部分妓女,就来秘密地告诉我们,嫖客中间有一个是闻名的日本特务头子,也就是妓院的老鸨。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我们逮捕了这个双手沾满了抗日烈土鲜血的日本特务头子。有几个妓女详细地告诉我们街上敌人的情况、道路的情况。战士们立即把这些情况报告了部队的负责同志。李景荫和朴其松同志立刻组织队员去进攻敌伪武装警察部队的营房。一枪不响就缴了这些警察的武装,并且得到了大批弹药和给养。

  部队前去进攻警察的时候,我在配给店,和高凤翔 (朝鲜同志,大队长)装满了我们往南河所需要的口粮,穿过一个泥泞的草甸子,然后上山钻人森林。到了森林里,听到了枪响,我们两人一口气在黑夜中翻了几座山,这样,才在青林里软绵绵的松针上狠狠地睡了一大觉。天亮了,用刺刀打开罐头,吃饱了,继续往前走。而九支队呢,缴完了伪警察署以后,沿着呼兰河上的堤岸直奔大桥,他们由于已经解决了粮食问题,负载也很重,所以也就不再去进攻日本军营了。日军已经知道了,但他们不敢出来,只是在营房里乱打枪,营房外面的醉汉当然也没有了。

  浓雾中伸手不见五指,呼兰河水潺潺地流逝,九支队他们轻轻地过了来时,通过那架大桥。他们原来计划回来不走那大桥,打算解除了警察的武装以后,直上南山,经呼兰河上游再回至北山的根据地。但是,情况对他们有利,浓雾一直没有散,鬼子没有敢出来,为避免敌人对我们往南河去的注意,所以,他们直奔来时的路回去了。他们缴获了枪支、弹药、粮食和布匹,没有损伤一个人,满载而归。当他们回到山坡的时候,敌人的装甲车已经来了。敌人进行了追击。由于同志们的麻痹大意,同追击的敌人打了一仗,队伍吃了一点不大的亏。

     (本章节选自《东北抗日联军十四年苦斗简史》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

(责编:王赟(实习))
相关专题
· 军事书籍连载
新闻检索:    
   热图推荐
盘点各国的机警军犬盘点各国的机警军犬
让人大跌眼镜的另类圣诞老人让人大跌眼镜的另类圣诞老人
毛泽东诞辰117周年图片特辑毛泽东诞辰117周年图片特辑
蒋经国一生追求不到的女人蒋经国一生追求不到的女人
   精彩新闻
·[时评]改革顶层设计触及重重积弊 事业单位工资如何改革
·[时政]李先念之女李小林现身武汉:愿为家乡发展做些事情
·[时政]浙江官方否认李小萌所称"省长占座"涉及该省高官
·[国际]印最大卫星发射时爆炸 第一级火箭故障或是主因
·[国际]美三航母"会师"挑衅朝鲜|美卖军火重划势力范围
·[军事]朝鲜发射卫星|南海,中国的海|图说中国特种兵
·[社会]湘校车冲进溪流学生14死 “钱云会案”现场组图
·[社会]红色女特工潜伏台湾 县委书记献花熊抱美女主持
·[台湾]台政坛辣妹文化 形形色色恶搞秀 "吃屎"怪餐厅
·[港澳]港船挂国旗鸣长笛向护航海军致敬 梅艳芳七周年祭
   博客精选
·韩国持续军演,金正日为啥很开心 美韩到底想干什么
·张召忠:军人该不该享有特权 曝光毛新宇少将罕见照
·金正日笑对军演谁失望 中国热议迁都因害怕美航母?
·我们应该怎样纪念毛泽东 蒋介石曝宋美龄终生不育?

羊年真的会惨吗?羊年真的会惨吗?
我们的福利受法律保护我们的福利受法律保护
   小编推荐·特别策划
·【特别策划】世界最强航母“搅浑”西太海水 追踪航母
·【抗战特别策划】战争,在他们身上的另一种残酷
·【特别策划】美军秘研无人机可穿透解放军防空系统
·【一周档案】美日联合军演内容被曝光 目标直指钓鱼岛
·【特别策划】美国防部发布2010年度中国军力报告
韩国主战坦克山地“怒吼”韩国主战坦克山地“怒吼”
3800米高原的“钢铁英雄”3800米高原的“钢铁英雄”
·【专题】济南空军某训练基地飞行教员李军
·【专题】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5周年
·【典型】沈空"红旗汽车连"铁马征程60年
·【国防】解放军武警驰援甘肃舟曲泥石流灾害
·【国防】解放军、武警抗洪救灾
·【典型】5719工厂打造文化软实力纪实
[一语惊坛]收入差距尚且"讳言",分配不公如何"开刀"?
[论坛]美派三航母迎接胡总出访?·六国要联合对抗中国?
[访谈]党国英谈农村城镇化·外交部李松谈伊朗问题
[辩论]  花千亿投资迪斯尼,值吗?·你认同买不如租吗?
[博客]温总理:见一叶而知天下 女副市长咋被骗色骗财?
[博客]毛泽东为何成中国文化符号 男人居住北京11条理由
   无线·手机媒体
“G族看两会 不是浮云”“G族看两会 不是浮云”
“手机民意直寄总理”“手机民意直寄总理”
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