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归来,青山依旧葱翠

2010年04月28日15:11  来源:人民网-军事频道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我和九支队政委郭铁坚同志,带领着九支队的一部分,过铁道东去。我们携带了充足的粮食,因为我们估计指挥部大概快断粮了。朝阳山上敌人的一条一条的溜子纵横在山坡林间,估计这山上的敌人是不少的。我们人数较少,又带着一些“老幼残弱病”,还有粮食和棉衣,决定无论如何要迅速离开朝阳山。我们会见了老王头等。当时的情况使我们无法把朝阳山的伤员带着到铁道东去。我们只是给了他们一些粮食,要他们无论如何像往年一样隐蔽起来。我们告诉他们,以后等敌情较松的时候,我们一定派人来接他们。含着眼泪离开了老王头他们。

  队伍打算在黎明之前离开朝阳山的森林,过金沟河,到朝阳山西的大平岗的草原上去。我们是从密林里走到大平岗上去,即是说,从暗处走到明处。根据经验,无论从暗处走到明处,或者从明处走到暗处,都容易遭到敌人的伏击,所以我们决定无论如何要在黎明之前,出林子过金沟河到大平岗。黎明前的浓雾,伸手不见五指,马队行走在金沟河的秃头甸子里,行进很困难,耽误了行程。过了金沟河,太阳已经出来,浓雾很快消失,金沟河西岸埋伏的敌军向我们突然袭击,使我们措手不及。幸而我和郭铁坚同志组织队伍占领了附近的小山头,掩护部队退走。我们且战且退,虽然,队伍有些同志负伤,但还没有重伤的,都平安地撤走了。在这一次撤退中,我可爱的白马又帮助了我,它在弹雨中迅速地把我撤退下来。它非常服从我,听我的指使。几天的战斗生活中,它已经成为我最好的朋友。它很爱我,我也很爱它。

  我们队伍就这样迅速地撤走了。我们驰骋在大平岗的草原上,急速地向东北走去。大平岗上的草,经霜以后都干枯了。敌人是步兵,只能看着我们,没法儿追击,但他们点起荒火。西风吹刮着荒火,数百里的草原上,烟雾弥漫,荒火的火焰,像大海里的海浪一样,向东涌来。火焰夹着雷鸣般的燃烧声,像火海在咆哮。我们为了躲避敌人的火攻。也在我们自己的周围燃烧起荒火,来迎接涌来的火焰。这样敌人放的荒火就越过了我们烧向东去。这真是我们生平从未见过的雄伟的壮观。烟火弥漫,敌人反而失去了我们,找不着我们了。我们追随着东进的火焰,在烟火的隐蔽下,在黑色的乎岗上,经过一昼夜的行军,很容易地越过了北黑铁路,到了铁道东。

  我们是在土鲁木河以北毛蓝顶子以西越过的北黑铁道。毛蓝顶子是南北河支流土鲁木河以北,小兴安的分水岭以西往黑河去的主要的一片青山,曾经有伐木工人在那里砍过木头。敌人在那面统治比较严紧,而且这一带都是荒无人烟,所以,我们的部队很少去那里。我们过了铁道,遇到一个炭窑窝棚,那里有十多个工人,在烧炭和打羊草 (饲料)。本来这一带是没有人烟的,因为离国境线孙吴国防工事地带很近,敌人不许可这一带有中国人。这些工人是为给北黑铁路的日本武装移民开拓团烧炭、打羊草的,所以,他们能够在那儿。我们从工人那里得知了一个消息:不久以前,敌人在土鲁木河的一个小沟里发现了我们一个地窝棚。敌人约摸有一连多人,包围了这地窝棚。地窝棚里我们的伤病员苦战决斗,打死了好几十个的伪军。敌人俘虏了我们一个姓王的连长和一个战士。他们都是负了重伤被俘的。据说敌人把他们送到黑河,百般拷问和利诱,但他们坚强不屈,最后喊着: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中国共产党万岁!而慷慨就义了。

  我们路经土鲁木河的这个小沟,到地窝棚去看了一下。原来这地点有我们部队的几个伤病员和几个看护一共七八个人住着,他们修了一个地窖,住在这地窖窝棚里。他们把这地窖修在地形非常好的地点,并且筑有枪眼的防御工事。地窖窝棚顶上是树林子。他们在密林中也种了一些土豆和菜,因为在这一带种粮食是成熟不了的。后来他们被进山的敌人发觉了。从战斗迹地看来,显然是大批敌人包围了这地窖窝棚,我们英勇的伤病员在地窖里防守,给了敌人很大的杀伤。看来敌人打了很多炮,把地窖窝棚烧掉了。我们牺牲的伤病员和看护同志大概都是烧死在地窖里的。我们也看不清牺牲都是谁。我们心里很难受,在这地窖窝棚的废墟上,大家脱下帽来,开了个追悼会,追念我们在土鲁木河上宁死不屈的伤病员和看护同志,追念我们慷慨就义的王连长,他是养伤在这窝棚里的。这些无名的英勇的牺牲者,他们有的是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党员,全都是中华民族优秀的儿女和民族英雄。

  从土鲁木河向南北河行进中,我们的马匹已经消瘦下来。因为它们不习惯于山林的生活和行动,原来它们在山外吃惯草料,进山以后没有草料吃,只有枯叶可吃。它们又不像鄂伦春人的马,生长和习惯于山里,不但在夏天,即是秋天吃枯叶也能很好地生活下去,到了冬天还能扒开雪在雪下找青草吃,因而一年四季膘都是很肥。这些鄂伦春人的马,无论是秃头甸子、漂筏甸子、密松林、榛柴塘,都能走过去,但是我们这些马就不行了,简直寸步难行。最可惜的是我的那匹白马,到了南北河就完全病倒了。事实上我们不能牵着它走。最后,我们不得不把它杀了,把马肉吃了,以帮助解决队伍的给养问题。为了它,简直使我痛苦流泪。它三次在患难中给我帮助,使我脱险。我现在进得山来,不得不为了队伍的行进杀了它,该是多么使人难受啊!在我生活中,永远留着这匹白马的记忆。

  到了土鲁木河,我们很快地找着了指挥部的同志。他们正遭受着严重饥饿的苦难。他们已经五十多天绝粮了,他们已经很消瘦了,很多都饿倒在篝火帐篷里,有的简直昏昏的,软弱无力。比较有些抵抗力的还是女同志,她们还很乐观,到各地去采集榛子、山果、大耳朵毛为大家充饥。他们深信我们很快会来到,而我们恰恰也带着粮食来到了。我们先是用小米煮一点很稀的粥给饥饿的同志吃,使他们肠胃恢复功能,过了几天,才逐渐给吃干粥,一直到他们恢复了健康。

  原来指挥部在朝阳山被敌人袭击后,他们就过了铁道东,回到了南北河。他们起初打算往西南去和九支队接关系,但是,天天大雨,南北河涨水,河两岸的滩地都是很深的水,没有船只,无法渡河。那时候他们已经快断粮了,已经缩减粮食的定量,喝稀粥了。他们总以为河水会很快消落下去,但那年的气候不同往年,不断的大雨,南北河的水老是不消落。这样过去了一个多月,粮食是完全没有了。只能全靠采野菜、拾蘑菇,有时打了野兽、抓几条鱼度日。但是人多,光靠这些是不能解决问题的。五月端午以后的野菜,本来是不能再吃了,但是不能吃也得吃,用水煮了,把毒汁煮掉了再吃。例如燕子尾,嫩的时候是很好吃的,长大以后,必须把它的汁煮掉才勉强可吃。灰菜,必须煮掉汁才能吃,否则吃了就会脑袋痛。河水消下去了。人们已经饿得不能行动了。集中一些可吃的食物,派出了几个同志去找部队取得粮食以外,大部分同志只能在那儿等着。他们深信,在山外活动的支队会给他们送来粮食。已经下霜了,部队中朝鲜同志的经验,树叶和草都枯干了,不能再吃了。朝鲜人民自从帝国主义侵占朝鲜以后,经常忍饥挨饿,他们对于采集野菜是最有经验的。后来主要可吃的野菜就是大耳朵毛了,这是一种草经霜以后叶枯了,茎还可以吃,指挥部同志还收集了榛子吃。南面老母鸡河一带,榛柴塘是满山满岗的。刚好这年榛子丰产,这对他们解决了很大的问题。就这样他们度过了五十多天断粮的饥饿,直到我们回到指挥部才结束了这场苦难。

  我们见到了指挥部的同志,张寿(上竹下钱)同志等召集军党委会议,汇报了三支队和九支队的活动情况、六支队和十二支队的出发以及三支队远征嫩江西岸的情况。这样,郭铁坚同志就带了九支队的一部分回到九支队去了。张寿(上竹下钱)同志因周保中同志之约,到小兴安岭的东部黑龙江沿岸开会去了。我带着少数人留在指挥部,一方面将一些人安置到深远的后方去,到小兴安岭分水岭上的密松林中去,一方面派出交通员和北满省委联络,同九支队六支队联络,和南河的十二支队后方联络。那时候已经进入了冬季,天已经下了大雪,秃头甸子、漂筏甸子已经冰封。使我最感到难受的是:我们两位最老和最好的交通员,其中一位我还记得他姓杨,他们往南河去,穿过南北河上游的榛柴塘荆棘丛的时候,天气很怪,忽然下起大雨来,大雨后紧随着冰冻,把这些榛柴塘和荆棘丛变成了水晶似的冰林,他们两人陷在这冰林中,走不出来了。他们没有到达南河,估计他们在冰林中冻饿死了。南河的后方也派了人同指挥部联络,但是我们敬爱的陈隆同志,他是我们部队多年做政治工作和后方工作的同志,走到半路冻饿死了。

  我在这儿要补充说一下,郭铁坚同志他是依兰县师范毕业生,是共产党员。他是戴着深度厚近视镜的学生,在党指示下,参加抗联九军一师,当1938年松花江抗日形势处于严重关头,他率领了一师全部及九军经松花江北出兴安岭转战于黑龙江平原,后任九支队政委,1941年冬他率领部队跨越嫩江,在嫩江西岸,遭敌袭击,而光荣牺牲。我把我们指挥部的队伍和后方人员深藏在小兴安岭的分水岭上的密林中。分水岭上的大雪天天在下着,埋没了我们一切的脚踪。我们知道了敌人将要大举“讨伐”的消息,停止了我们一切外出的活动。敌人调动了大批的日本“皇军”,抓了大批的老百姓和马爬犁,带着给养分作若干纵队,在南北河土鲁木河各地纵横梳篦山林,为的是报我们突击克山县城的仇。一个多月中,老百姓和老百姓的马匹,冻死不少,日军也冻死不少,但是,敌人根本没有能找着我们,失望而返。

  在十二月下旬,我接得通知,要我和一些同志到小兴安岭东部黑龙江沿岸去参加会议。我于是带了十几个人,牵了两三匹马,向着我春天到指挥部来的方向回去。在雪深没膝,雪花满枝的小兴安岭的密林里,晓行夜宿,走了一些日子。有一天晚上,为了通过敌人的碉堡群,我们在黑夜中行军。我不幸踩入了暖泉,那儿上面是雪,下面是温暖的水,我的右脚一直湿至膝盖,棉胶皮鞋的乌拉草和棉裤腿都湿透了。照理应该弄一点火烤干了再走,这样才不致把脚和腿冻掉。但是正在敌人的碉堡群处,碉堡里的敌人还发出枪声,我怎么能弄火烤呢?我走着,坚持地走着,裤腿和棉胶皮鞋冻得像铁制的长统靴一样,寸步难行。我骑着马走,又怕胶皮鞋里的乌拉草冻了,腿和脚都冻坏了。这样在北满的严寒中是会把我的腿和脚都冻掉的。我于是骑一阵马就下来走,走一阵又骑一阵马。我这样咬着牙齿,克服困难,走了十几里地,这才弄火烤干了自己的棉鞋、乌拉草和棉裤腿,脱离了这个难关。

  黑龙江岸正刮着从地球的寒极连拿河上刮来的酷寒的北风,冻雪在飞舞,那时正是摄氏零下五十四度。

  (本章节选自《东北抗日联军十四年苦斗简史》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

(责编:王赟(实习))
相关专题
· 军事书籍连载
新闻检索:    
   热图推荐
盘点各国的机警军犬盘点各国的机警军犬
让人大跌眼镜的另类圣诞老人让人大跌眼镜的另类圣诞老人
毛泽东诞辰117周年图片特辑毛泽东诞辰117周年图片特辑
蒋经国一生追求不到的女人蒋经国一生追求不到的女人
   精彩新闻
·[时评]改革顶层设计触及重重积弊 事业单位工资如何改革
·[时政]李先念之女李小林现身武汉:愿为家乡发展做些事情
·[时政]浙江官方否认李小萌所称"省长占座"涉及该省高官
·[国际]印最大卫星发射时爆炸 第一级火箭故障或是主因
·[国际]美三航母"会师"挑衅朝鲜|美卖军火重划势力范围
·[军事]朝鲜发射卫星|南海,中国的海|图说中国特种兵
·[社会]湘校车冲进溪流学生14死 “钱云会案”现场组图
·[社会]红色女特工潜伏台湾 县委书记献花熊抱美女主持
·[台湾]台政坛辣妹文化 形形色色恶搞秀 "吃屎"怪餐厅
·[港澳]港船挂国旗鸣长笛向护航海军致敬 梅艳芳七周年祭
   博客精选
·韩国持续军演,金正日为啥很开心 美韩到底想干什么
·张召忠:军人该不该享有特权 曝光毛新宇少将罕见照
·金正日笑对军演谁失望 中国热议迁都因害怕美航母?
·我们应该怎样纪念毛泽东 蒋介石曝宋美龄终生不育?

羊年真的会惨吗?羊年真的会惨吗?
我们的福利受法律保护我们的福利受法律保护
   小编推荐·特别策划
·【特别策划】世界最强航母“搅浑”西太海水 追踪航母
·【抗战特别策划】战争,在他们身上的另一种残酷
·【特别策划】美军秘研无人机可穿透解放军防空系统
·【一周档案】美日联合军演内容被曝光 目标直指钓鱼岛
·【特别策划】美国防部发布2010年度中国军力报告
韩国主战坦克山地“怒吼”韩国主战坦克山地“怒吼”
3800米高原的“钢铁英雄”3800米高原的“钢铁英雄”
·【专题】济南空军某训练基地飞行教员李军
·【专题】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5周年
·【典型】沈空"红旗汽车连"铁马征程60年
·【国防】解放军武警驰援甘肃舟曲泥石流灾害
·【国防】解放军、武警抗洪救灾
·【典型】5719工厂打造文化软实力纪实
[一语惊坛]收入差距尚且"讳言",分配不公如何"开刀"?
[论坛]美派三航母迎接胡总出访?·六国要联合对抗中国?
[访谈]党国英谈农村城镇化·外交部李松谈伊朗问题
[辩论]  花千亿投资迪斯尼,值吗?·你认同买不如租吗?
[博客]温总理:见一叶而知天下 女副市长咋被骗色骗财?
[博客]毛泽东为何成中国文化符号 男人居住北京11条理由
   无线·手机媒体
“G族看两会 不是浮云”“G族看两会 不是浮云”
“手机民意直寄总理”“手机民意直寄总理”
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