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七仙女”长征

2010年04月29日15:36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在红二十五军长征中,活跃着七名女护士,被称为长征中的“七仙女”。她们编为一个班,班长曾纪兰,副班长田希兰,护士张桂香、曹宗凯、戴觉敏、周少兰、余国清。

  “七仙女”,来自湖北、河南、安徽三省,是从大别山走出来的女杰。其中,女护士戴觉敏的身世,可以称得上是优秀的代表。

  戴觉敏,1916年出生于湖北省黄安(今红安)县七里坪上戴家村的一个“书香门第”家庭,从小就受到红色风暴的洗礼。

  她的父亲戴雪舫,是位教书先生,由于受五四运动新文化思想的影响,积极从事新文化运动,与董必武交谊甚深。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中共麻城县委书记、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列宁高等小学校长等职。1932年,不幸中弹牺牲。

  哥哥戴克敏,1924年考入武昌第一师范学校,在董必武的影响下,于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在武昌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后参加领导了著名的黄麻农民起义。起义失败后,与吴光浩率领72名起一武装,转移到木兰山开展游击战争,任工农革命军第七军党代表。

  戴克敏是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和红军的创始人之一。从1928年后,历任红十一军第三十一师政治委员、红四军警卫团团长、红二十五军第七十五师政治委员、红四军警卫团团长、红二十五军第七十五师政治委员等职,率部参加了第一、第二、第三次反“围剿”作战。他曾跟徐向前共同起草过《军事问题决议案》,对指导红军建设和作战起到重要作用。徐向前生前念念不忘这位红军战友,说他在红军中威信很高,“可以说是大家的表率”!令人痛心的是,他不是牺牲在敌人的屠刀下,而是被张国焘加以“改组派”的罪名,于1932年夏秘密处死在新集,年仅26岁。

  戴觉敏在父兄的影响下,12岁就参加了儿童团,随后又跟父亲就读于麻城小学、新集列宁高等小学,成为鄂豫皖根据地的一代巾帼少年。她曾作为儿童团的代表,参加过鄂豫皖根据地的儿童团代表大会,当选为少共儿童团常务委员。这是她迈上革命道路的第一步!

  1932年春,戴觉敏在新集列宁高等小学读书时,红军总医院来招收护士,她高兴得手舞足蹈,来不及征询父亲的意见,就跟她的堂妹戴醒群一起,报名参加了护士班。她在红军总医院驻地箭场河,经过半年护理业务训练,成为红军中的一名白衣战士。

  她在父亲和哥哥先后牺牲后,忍受着难以承受的悲哀和痛苦,决心继承父兄的遗志,擦干眼泪,鼓起勇气,继续踏着父兄的血迹,一步步走向坎坷的征途……

  在坚持鄂豫皖根据地斗争期间,戴觉敏随红二十五军总医院,先后与伤病员一起转移到天台山、老君山的密林里,继续进行医疗护理工作。在战争年代,虽说是后方医院,但事实上没有一个固定的地点,而是遇到敌人搜山“清剿”时,医院必须随时“挪窝” (转移出去)。有时敌情紧张时,戴觉敏她们还要背着扶着伤病员实行转移,与敌人“捉迷藏”。她们有时在深山密林的石崖山洞居住,有时砍树枝、割茅草、搭窝棚,让伤病员将息休养,而自己只能背靠大树露宿旷野。后来,根据地在敌军分割包围下,几乎成了无人区域,粮食医药奇缺,生活极为困苦。因此,男护士冒着生命危险,下山弄一些稻谷来,女护士连夜用石板挫出米粒,煮成稀粥,给伤病员吃。而她们自己则把稻谷皮壳炒焦碾成面,每人舔上几口充饥。这东西也不敢多吃,吃多了腹胀疼痛,甚至危急生命。在严冬时节,她们连野菜野果也找不到时,就只能扒树皮、挖葛藤根,与伤病员相依为命。她们的战斗口号是:“一切为了伤病员!”剩下一把米、一把盐、一把野菜,也都留给伤病员。没有药品,她们就用盐水、烟叶、南瓜瓤子为伤病员治伤。年仅十六七岁的戴觉敏,在那极其艰难困苦的年代里,把她那纯朴而又赤诚的少女爱心,完全奉献给了红军饬病员。

  1934年11月16日,“七仙女”随红二十五军由河南罗山县何家冲出发,开始长征。

  第二天傍晚,在红二十五军西越平汉铁路的紧急时刻,政治部一位干部气喘吁吁地跑来,向“七仙女”班宣布命令,说:“现在,前有堵敌,后有追兵,情况十分危急。你们女同志都要留下来,赶快返回根据地去,继续坚持斗争。这是政治部领导的命令,必须坚决服从!”

  这位干部宣读完命令后,又给“七仙女”每人发了八块银元当作路费,摧她们赶快上路,“否则就危险了!”说完,他掉头急匆匆地走了。

  这一道突如其来的命令,把“七仙女”吓得直发楞,惶惶然不知所措……

  突然,“哇”地一声,年龄最小的余国清忍不住地大声哭起来。众姐妹也都像丢了魂儿一般,呜呜哇哇地抱头痛哭。戴觉敏边哭边说:“我们跑出来打游击,刚走了两天,又命令我们回去……呜呜呜呜!”

  “人不伤心不落泪,若是伤心双泪流。可是,我们光哭也不是个事,还是去找戴季英说说,争取参加打远游击。”外号“三寸金莲”的张桂香,忽然在一旁提醒大家。

  张桂香时年二十三四岁,1933年冬,她由地方转到鄂东北游击总司令部,在光山东区一带打游击。就在这时,她跟游击总司令戴季英结为夫妻。

  戴季英时任红二十五军政治部主任,张桂英也不忍心与丈夫分离,可她又抹不下脸面,不好意思单独去找戴季英,于是便拉着戴觉敏说:“觉敏,走!跟我一块去找戴季英,你跟他是一个村的,他好像也是你们戴家门中的长辈,还能不给一点面子?不管咋说,都不能把你这个侄女留下!”

  一向以“刀子嘴”出名的周少兰,当下就气呼呼地说:“我们跟着部队打远游击,也是革命的大事,不是个人私事。要找,我们全班一块去找,跟戴主任说明情况,他还能不叫我们打远游击!”

  可是,班长曾纪兰却不肯领这个头。她只知道服从命令听指挥,无可奈何地把发给她的八块银元装在衣兜里,准备“向后转”,返回根据地。然而,众姐妹还是将她阻拦住了,吵吵嚷嚷地说:“我们决不向后转!坚决不回去!”

  “对!我们活是红军的人,死是红军的鬼,红军走到哪里,我们就跟到哪里!……”

  恰在这时,一阵马蹄声由远而近,副军长徐海东从后面追赶过来。她们好像遇到什么救星似的,都不约而同地围了上去,拦住徐海东诉说了一番。七嘴八舌,一致意见:就是要跟随部队参加“打远游击”!

  当时,红二十五军的战略转移还不叫“长征”,而叫“打远游击”!

  徐海东看见“七仙女”泪流满面,眼睛红肿,态度又十分坚决,忍不住挥了一下马鞭:“红军战士流血不流泪!你们都给我把泪擦干,收拾好行李,跟上队伍走!”

  “七仙女”顿时破涕而笑,叽叽喳喳地活跃起来……

  徐海东看到她们笑得那么开心,又严肃地说:“你们先不要笑!这次打远游击,远到什么地方还说不定。一路上到处都是敌人,每天都要行军打仗,你们一个也不能掉队!谁要掉队,不管敌人抓住抓不住,都是很危险的事!”

  “首长!请放心!我们绝不掉队!”“七仙女”异口同声,一致回答。

  当晚,“七仙女”班在西越平汉铁路时,在“赶快跟上!赶快跟上!不要掉队!”的口号的不停鼓动下,几乎都是一路小跑,累得气喘吁吁,根本不敢停留半步。

  但是,就在这紧要关头,“七仙女”中,偏偏年龄最大的“三寸金莲”张桂香和年龄最小、体质最弱的余国清,都掉了队,被掩护部队收容下来,好不容易地越过平汉铁路。这时,戴觉敏也是跌跌撞撞地跟在部队后面,差点儿被铁轨枕木绊倒在地,幸亏有个男同志及时拉了她一把,搀扶着她越过铁路,赶上了队伍。

  红二十五军越过平汉铁路后,又进行了两天两夜的急行军,进入桐柏山区。一路上,“七仙女”班却掉队了。她们零零散散地跟在部队后面。她们的腿脚大都肿胀起来,脚也磨出了泡,一瘸一拐地艰难而行。尤其是张桂香的“三寸金莲”也给扭了,不得不骑着戴季英的乘马赶路。小护士余国清还叫男同志背过几里路哩!

  这时,敌人发现红二十五军进入桐柏山区后,立即调集20多个团的兵力,从四面八方包围而来,情势极为险恶。

  就在这时,戴季英又决定将“七仙女”班就地留下,叫她们返回大别山,或就地找个穷苦人家,给人当女儿做媳妇,总而言之,既不能让她们拖累部队,也得给她们以生存的出路。然而,戴季英这个“偏心眼儿”,这回却把他的“三寸金莲”收留在军部,骑着他的乘马跟随部队行动。

  这样一来,反倒被其他极为女兵抓住了把柄。她们当着军政委吴焕先的面,告戴季英的状:

  “戴主任就是偏心眼儿!他只知道心疼他的三寸金莲,把我们都给撇下了,不要了!”

  “我们都是大脚片子,哪个走不过他的三寸金莲?可就是不如人家张桂香吃香,跟上领导沾了大光,……呜呜!”

  “我们可怜巴巴的,没本事找上个骑马的领导……好给人做个老婆!”个头挺高的傻大姐儿曹宗凯,猛不防冒出这么一句冷话。

  吴焕先听了连忙制止地说:“你们几个姑娘,说着说着就走火了,嘴上也不安个保险机!”

  曹宗凯也意识到自己说露了嘴,顿时羞得满脸通红。她偷偷看了一眼军政委,忙又背过身去,捂着脸唧唧咯咯地笑。

  戴觉敏跟吴焕先的关系非同一般。当初,在秘密串联闹革命时,吴焕先就是她们戴家的常客。那会儿,她就把吴焕先叫“七相公”或“七哥”。她哥哥戴克敏不仅是吴焕先的入党介绍人,而且他们两人的妻子都是曹学凯的胞妹和堂妹,亲故关系更深一层。

  这时,戴觉敏就以这种特殊关系,深情地喊了声“七哥”,“你跟戴主任说说,莫要把我们留下!我们大老远跑了出来,又要打发回去,都不认识回去的路。我们保证跟上队伍,决不掉队……”

  吴焕先似乎也很为难。他沉思片刻,认真地说:“部队要向更远的地方转移,戴季英怕你们一路吃不消,受不了,所以才决定实行精简。你们都不愿意留下,那就跟着部队走吧!这一路上的困难更多,你们可不许掉队哟!”

  就着样,“七仙女”才又跟上红二十五军长征了。值得庆幸的是,吴焕先还给她们配备了一匹马,一路上帮着驮点行李,谁要是累了病了,还可以轮流骑上一程。这样,也减轻了她们在长途行军作战中的困难。她们跟随红二十五军,经大别山、桐柏山、伏牛山,很快进入陕西商洛山区。

  她们入陕后的第三天,军长程子华、副军长徐海东,都在庾家河战斗中中身负重伤,躺在担架上随军转战。这时,“七仙女”的担子更重了。她们按照钱信忠的要求,精心护理军长、副军长,特别是周少兰固定在徐海东身边,成为徐海东的特别护理员。

  周少兰时年18岁,个头不高,身材苗条,素有“小巧玲珑”之称,长脸尖下颏,一双活灵活现的眼睛,仿佛也会传神说话。

  徐海东弹痕遍体,这次已是第九次负伤。子弹从他的左边脸颊穿人,又从左耳朵底下穿出,由于流血过多,伤势比以往几次都重。他躺在担架上昏迷了四天四夜,完全不省人事。等到清醒过来时,整个头部都肿得老大,嘴巴也张不开,似乎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过了两天,面部才开始消肿,吱吱唔唔地蠕动着嘴唇:

  “几点钟了?部队出发了……没有?”

  周少兰见他从死亡线上苏醒过来,高兴地直流眼泪。可她又不敢惊动他。钱信忠院长再三叮咛说,头脑外伤患者必须保持休息,绝对安静,防止伤口感染化脓。她不由地抹了一下眼泪,连忙制止地说:“悄悄的,不敢讲话!”

  可是,徐海东还是嘟了一句:“我好像……睡了个……好觉……”

  在护理徐海东的日子里,周少兰不分昼夜地守护着,两只眼睛也熬得通红,将近一个多月,徐海东都不能张嘴吃饭,每天全靠流食补养。他的左耳听觉已经失灵,平时说话也可着个大嗓门,好像跟人吵架一样,只怕对方听不着似的。周少兰因此也受了不少窝囊气。两人之间,时常还发生几句口角:一个要履行职责护理,一个偏又不服护理,动不动就发一通脾气,训斥几句。然而,周少兰也不吃这一套,严格按照头脑外伤的护理原则,强迫徐海东老实遵守。不少红军老战士都说,他们两人也是不吵不闹不成交啊!

  1935年大年初一(即阳历2月4日),红军在蓝田县葛牌镇欢度春节,徐海东十分高兴地笑着说:“少兰,听说你的采茶歌唱得好,给我唱一个吧!”周少兰不由地把嘴一撅,赌气地说:“我不会唱歌,唱不了!”徐海东晓得她在跟他生气,便不由咳了声说:“好呀,你不唱我唱!”说罢,便唱起了京剧《辕门斩子》中杨六郎的一段老生唱段……

  “别唱了!”周少兰马上制止地说,“你这嗓门子叫钱院长听着,我又该受批评了!”

  “唱戏这事,你就管不住了。谁不晓得我的外号叫徐老虎,厉害得很!”

  “你个徐老虎能把我吃了?你在战场上是老虎,在医院就是伤号,就得服从看护员!我可不管你什么老虎不老虎的……”

  “哈哈,新年大喜的日子,你让我高兴一会不行吗?”

  “不叫唱就是不叫唱!你的伤口刚刚愈合,挣破了出血咋办?”

  大年初二(即阳历2月5日),徐海东忽然听说部队在文公岭抗击敌人的进攻,情况十分危急,根本就不顾医护人员的阻拦,急忙喊来四名警卫员,将他抬上阵地,协助军政委吴焕先指挥战斗。这一仗,终将陕军第一二六旅两个团全部打垮,歼敌两个多营。

  战斗结束后,徐海东的伤口因为受了雨血风寒,面部忽然又肿胀起来。因此,周少兰又得熬受一番苦累……护理这个“徐老虎”真难呀!

  两个月以后,红二十五军第二次进驻葛牌镇时,徐海东和周少兰两人却神不知鬼不觉地爱上了,也恋上了……

  是年9月,红二十五军长征到达陕北后,徐海东就和周少兰 (后改名周东屏)正式结为终身伴侣!

  这时,军经理部老经理吴维儒,为了照顾“七仙女”,将打土豪没收到的一些红红绿绿的绸缎衣物,好心分给了她们,让她们穿用或日后留作嫁衣。可是,“七仙女”在那极为艰难困苦的战斗岁月里,已经养成艰苦奋斗的习惯,几乎没有什么奢望。她们不但不领这个“情”,反而说:“这些花里胡梢的东西,都是财主娘们穿的用的,我们又不是财主娘们,要它何用?”她们都把经理部分给的几件绸缎衣物送给了贫苦农家大嫂,或换得几件粗布衣服,留给自己平时穿用。

  那时,“七仙女”班最为迫切的必需品,除了鞋子还是鞋子,可是她们每人除了几块包脚布以外,却没有一双合脚而又舒适的鞋子。经理部曾给她们配发过几次鞋子,但都是又肥又大,既不合脚又不舒适。无奈之下,就只好在鞋帮上钻两个小洞,用带子拴在脚上行军。鞋大脚小,走起路来很不得劲,脚腕上都勒出一道道伤痕。

  但是,她们对战友没有鞋穿,却看在眼里,急在心上。有一件事,至今回想起来仍然十分感人。主力团有个外号叫“铁脚大王”的轻机枪手,在文公岭战斗中头部负伤,被送到军医院进行治疗。“七仙女”班在护理这位伤员时,班长曾纪兰烧了两小锅热水,接连帮他洗了两三遍泥脚,……哎哟,这是一双什么样的大脚板哟,从脚脖子以下全变成了泥褐色,真乃名副其实的“铁脚大王”!又长又宽的脚掌上,隆起一块块又厚又硬的死茧,脚趾缝里也翻出了血红的皮肉。顿时,众姐妹的心都被深深地触动了。

  原来,这“铁脚大王”自从长征以来,就没有穿过一双鞋袜,都是光着脚丫子行军打仗。因为他的双脚大得出奇,根本就没有他能够穿的鞋子。这事,即刻引起班长曾纪兰的关注。她马上动手量了量“铁脚大王”的脚样,并从老乡家买了两张褙子,亲自剪了鞋底鞋帮,决定为其做双特号大鞋。正、副班长和张桂香、曹宗凯四人,每人各纳一只鞋帮或锥一只鞋底,她们整整熬了一夜,天亮时突击完成了。第二天,班长曾纪兰又在葛牌镇找到个鞋匠,帮助锥上这双特大号鞋。那鞋匠事后还说:“我当了一辈子鞋匠,没见过这样的神兵天将!瞅这双鞋,就像两只小船……”

  “铁脚大王”捧着“七仙女”给他做的新鞋,激动得说不出一句话,只管抹眼泪。可他只把鞋子穿在脚上踩了两天,归队时又收起来,背在身上舍不得穿。行军中,仍光着两只脚丫。别人问他为啥不穿,他咧嘴一笑:“嘿嘿,到了打冲锋时再穿。”

  一个月后,在华阳镇附近伏击尾追之敌陕军警二旅的战斗中,“铁脚大王”这才穿上新鞋,双手端着轻机枪,向敌人猛烈射击。这一仗,因为他独当一面击毙击伤几十个敌人,受到军首长的表彰,还在他胸前佩戴了一条红绫子。可他又把这条红绫子送给“七仙女”班留作纪念。

  不幸的是,“七仙女”班班长曾纪兰,当时牺牲在宁陕县境。

  1935年7月,红二十五军由长安县沣峪口西征北上时,“七仙女”班的六名女护士,除了完成本职工作之外,都争先恐后上街,高唱《八月桂花遍地开》、《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积极宣传党和红军的路线、方针和政策,扩大党和红军的政治影响。

  她们在北过渭河时,随军的两名摄影师,还在河滩上架起照相机,拍摄下了六名女护士跟随伤病员一起乘船渡河的极为珍贵的历史画面!

  北过渭河的图片画面,犹如一幅黑白相间的木刻版画,山塬梯田、滩头河流、独木小船,依稀可见。乘坐在木船上的小小人影,却很难辨个清楚明白。这幅历史图片,至今仍陈列在中国革命军事博物馆内。

  然而,在北过渭河以后,女护士曹宗凯却躺在担架上含冤死去……

  她们长征到达陕北后,“七仙女”班只剩下五个姐妹。建国后幸存者四人,她们是戴觉敏、周东屏、张桂香、余国清(后改名余光)。如今健在的唯有戴觉敏这位将军的夫人。但她们的光辉形象,至今深深地铭记在人们的心中!

  (本章节选自《中国工农红军长征实景记录》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

(责编:王赟(实习))
相关专题
· 军事书籍连载
新闻检索:    
   热图推荐
盘点各国的机警军犬盘点各国的机警军犬
让人大跌眼镜的另类圣诞老人让人大跌眼镜的另类圣诞老人
毛泽东诞辰117周年图片特辑毛泽东诞辰117周年图片特辑
蒋经国一生追求不到的女人蒋经国一生追求不到的女人
   精彩新闻
·[时评]改革顶层设计触及重重积弊 事业单位工资如何改革
·[时政]李先念之女李小林现身武汉:愿为家乡发展做些事情
·[时政]浙江官方否认李小萌所称"省长占座"涉及该省高官
·[国际]印最大卫星发射时爆炸 第一级火箭故障或是主因
·[国际]美三航母"会师"挑衅朝鲜|美卖军火重划势力范围
·[军事]朝鲜发射卫星|南海,中国的海|图说中国特种兵
·[社会]湘校车冲进溪流学生14死 “钱云会案”现场组图
·[社会]红色女特工潜伏台湾 县委书记献花熊抱美女主持
·[台湾]台政坛辣妹文化 形形色色恶搞秀 "吃屎"怪餐厅
·[港澳]港船挂国旗鸣长笛向护航海军致敬 梅艳芳七周年祭
   博客精选
·韩国持续军演,金正日为啥很开心 美韩到底想干什么
·张召忠:军人该不该享有特权 曝光毛新宇少将罕见照
·金正日笑对军演谁失望 中国热议迁都因害怕美航母?
·我们应该怎样纪念毛泽东 蒋介石曝宋美龄终生不育?

羊年真的会惨吗?羊年真的会惨吗?
我们的福利受法律保护我们的福利受法律保护
   小编推荐·特别策划
·【特别策划】世界最强航母“搅浑”西太海水 追踪航母
·【抗战特别策划】战争,在他们身上的另一种残酷
·【特别策划】美军秘研无人机可穿透解放军防空系统
·【一周档案】美日联合军演内容被曝光 目标直指钓鱼岛
·【特别策划】美国防部发布2010年度中国军力报告
韩国主战坦克山地“怒吼”韩国主战坦克山地“怒吼”
3800米高原的“钢铁英雄”3800米高原的“钢铁英雄”
·【专题】济南空军某训练基地飞行教员李军
·【专题】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5周年
·【典型】沈空"红旗汽车连"铁马征程60年
·【国防】解放军武警驰援甘肃舟曲泥石流灾害
·【国防】解放军、武警抗洪救灾
·【典型】5719工厂打造文化软实力纪实
[一语惊坛]收入差距尚且"讳言",分配不公如何"开刀"?
[论坛]美派三航母迎接胡总出访?·六国要联合对抗中国?
[访谈]党国英谈农村城镇化·外交部李松谈伊朗问题
[辩论]  花千亿投资迪斯尼,值吗?·你认同买不如租吗?
[博客]温总理:见一叶而知天下 女副市长咋被骗色骗财?
[博客]毛泽东为何成中国文化符号 男人居住北京11条理由
   无线·手机媒体
“G族看两会 不是浮云”“G族看两会 不是浮云”
“手机民意直寄总理”“手机民意直寄总理”
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