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像娘们似的揣个败家心思打仗

2010年11月25日15:35  来源:人民网-军事频道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老油醋那可是跟湛江来、磨盘、佛爷一起在东北打过游击的,感情比旁人都深。这一刻,湛江来心里像是倒了五味瓶,转身就大步流星地往卫生院赶去了。

  刚进村,就看到人头攒动,把村西口的柴火垛围个严严实实,村里的警卫连正分散朝鲜百姓,这在青天白日里头,要是被敌人的飞机发现那就是一场惨剧。

  湛江来隔老远就听到了磨盘的破口大骂,显然书里乖遭了殃,还没等他凑近,就看朝鲜百姓的头上飞出俩身影,湛江来定睛一看,原来是戴着红胳膊箍的警卫连战士。

  场中央,磨盘一手拎着书里乖,飞起一脚又把一个警卫连战士踹了出去,他瞪着红眼珠子骂道:“今儿个爷必须捏死他!谁他妈要是管这事,等我做完了要杀要剐随便!”

  书里乖呢,在他手心里攥着是彻底瘪茄子了,哭丧着脸一声不吭,旁边几个警卫连战士看情形不对,就拉开了枪栓,眼看着就要对上火了。

  湛江来推开旁人,喝道:“磨盘!老子没叫你死你敢死!”接着指向警卫连道:“都把枪放下!我是他们连长,有什么事我处理!”

  警卫连里挤出个拿短枪的,一脸油光水滑,他上下打量一番湛江来,一挥手道:“都给我绑了!”

  湛江来的脾气可比磨盘更劣,一瞅这粉头粉脑的小崽子要绑他们,驴劲立马就倔出来了。他掏出枪喝道:“谁敢!”

  这下可把事闹大了,本来磨盘要捏死书里乖就没人敢拦,这一刻湛江来又掺和进来,那些湛连的老兵油子可就不干了,41式、黄油哆嗦枪、三八盖子一起拉响了。

  书里乖一看这架势,“哎呀”一声就哭了,他脖子被磨盘攥着呢,嗓子可没哑,他哭道:“我说连长我的爷啊!多大点事啊!你就让磨盘削我一顿能咋个!难不成他真要捏死我撒!”

  磨盘一瞅也懵了,脑子清醒了一大半,当初他是豁出去了,可是湛江来那是他在这个世界上真服气的人,要是真弄出人命,那还叫个人了?他立马松开了书里乖,苦着脸说:“连长!这没你的事我自己扛!”

  没等湛江来回话,警卫连的连长,也就是那个粉头粉脑的小子可就怒了:“你们是土匪还是革命战士!啊?纪律是铁打的!没人例外!都给我绑了!”

  可是枪口都对着呢,说绑就绑谁敢动弹啊?这时老宋从人堆里挤出来了,他挥开搀扶他的枪嘎子,上气不接下气地蹲在地上。

  “俺的祖宗们啊,求求你们让俺多活几天行不行?把枪都给俺放下!”

  湛江来一看老宋疼得直弯腰,本来刚才挺高兴的,这下倒闯了祸了。他倒洒脱得很,把枪收回腰里就举起手,磨盘一看也立马抬起手,还转了一圈。

  警卫连连长二话不说,上去就卸了他们的装备,将两人连带书里乖捆了押回办事处。

  老宋望着三人的背影,气就不打一处来,偏偏这个时候石法义带人捧着棉被跑过来。他哪知道发生什么事了,一脸惊讶地瞅着远去的湛江来,问道:“这!这是怎么了?”

  老宋早就知道他是谁了,捂着伤口倍感窝囊!气道:“咋了?掉脑袋了!”说完就径直奔向了卫生院。

  等他到了卫生院才知道,老油醋只不过是口里噎了块小石子,当初送来时就清理了口腔,可能是塞在牙床后没看见,这些时日忙着接受伤员,所以才一时大意险些让他憋死过去。

  老宋等人是足足陪了三个钟头,老油醋才转危为安,待到他们出去时,正看见团长的吉普车横着杀来,瞧那风尘仆仆的样子,该是火冒三丈了。

  三三八团团长老朱甫入后勤办事处,就将胯枪和皮带劈在了桌案上,他踱来踱去,指着对面的湛江来就吼开了:“瞅瞅你!现在都是什么时候了!你当自己还是东北时候的活阎王?十来年了,脾气一丁点都没改!倔得跟头驴似的!怎么?警卫同志是你阶级敌人了?你要主持批斗了?组织纪律都抛在九霄云外了?没你这么护犊子的!”

  接着挥挥手,将屋里的人撵了出去,等人散尽后,自己倒了杯水咕咚咕咚喝了下去,随后叹道:“我说老湛,我求求你给个脸行不行?现在都什么时候了?第二战役马上就要打响了,你跟我来这套犯得着么!现在闹大了,我不来白参谋长就得来,他要是过来你就是没跑了,咱也不说旁的!你说吧,要多少人?”

  湛江来乐了,说道:“我就等你这句话呢!你别当我是后娘养的,瞧见没有,再不给我补充兵源,甭说你老部下不干了,就是我也要缴械了。”

  老朱苦笑道:“你这油脑袋谁也掰不过,跟我来这套借力打力,闹这事就是给我看呢,咱是老战友了,半斤对八两谁都明白,不过说实在的,只有一个排能调给你。”

  湛江来摇摇头,说:“一个排不够,你把刚才那个警卫连调给我。”

  老朱一听,这家伙还记起仇了,便一摆手说道:“不行,一个排都便宜你了,除此之外还有两个条件。”

  湛江来微微皱眉,哑然道:“咋?旱地里拔葱,要掉我膀子?”

  老朱笑了,点点头说:“第二次战役是场逆转之战,我得借你的人,军侦察科的张魁印瞄上你家的宋剑平了,他点了名,包括老宋在内,马传东、周梁这三个人必须调给他。”

  马传东就是磨盘,而周梁则是扯火闪。

  湛江来一听就急了!这三个人全是他的宝贝疙瘩,那可是千里挑一的老兵,他哪舍得啊。

  “真那么重要?”他不甘地追问。

  老朱点点头,随后毫不客气地说道:“这是一点,另一点就是你要在这里安生一个月,纪律就是纪律,你这么闹,老白那里就不好交代,兄弟我是仁至义尽了,你老实在这里趴着好了。”

  “王八蛋!”

  湛江来心里这么骂着,忽然感觉到原先将计就计的圈套轻易地就被老朱破解了,给了他一批生兵蛋子让他在这里养着,然后调走他手里的大小王,这不是彻底被玩了么!

  “我说老朱,事后你得把他们还给我。”

  老朱拿起桌上的胯枪和皮带,向外招呼一声便哼着小曲走了。

  湛江来看他上了车扬长而去,心里这个堵啊!他一拍桌子,门外的枪嘎子就进来了,他把一壶水全灌进肚子里,扯开破锣嗓子吼道:“湛连!夜间演习!”

  当时在这个村里,所谓的夜间演习就是防空防化防渗透,折腾是避免不了了,可湛江来这一肚子气,不撒在他们身上又能撒在哪呢?他虽然也是受罚之身,但实则上已经是全村驻军保卫力量的最高指挥员,原先驻扎在这里的警卫连连夜就被一一二师调走了。

  到了第二天清早,湛连从村南口集结归来,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霜气,眼皮子都耷拉下来只能瞧见脚面,老宋拍着手笑道:“这才像革命队伍嘛,千锤百炼!无往不胜!好,好哇!”

  那些老兵真是窝囊死了,将凌厉的眼神全瞄向了书里乖。

  他知道自己不是人,轻轻拍了一下嘴巴就要去他的“刑场”。原来当初闹事的三个家伙,磨盘是帮村里砍过冬的柴火,湛江来喂喂少得可怜的家禽,书里乖呢,则被派到了村里的伙头厨房,天天解决部队的吃饭问题。

  老宋看他悻悻地走,就招呼他回来,然后从兜里掏出一张文书,干咳后说道:“俺们连啊!入朝以来经历了严峻考验,终于得到了广大师团的认可,上级呢,鉴于俺们在战役中表现突出,充分发挥了俺党俺军优良的作战传统,认真而顽强地战斗在最前线,特记集体三等功一次!”

  说完自己劈里啪啦地鼓掌,湛连的家伙们你看看我,我望望你,也只好隔着棉手闷子拍动着手掌。

  老宋挥挥手,然后叉着腰继续说道:“现在呀,大战当前,俺们的战士想家了!这是情有可原的!上级呢,考虑到革命战士焦虑的情绪,特别为此派来了家乡的慰问团!”

  这话说完,所有人的眼睛都亮了,哄子蛋举手道:“黄梅戏有的没?我那个喜欢啊!”

  “二人转!报告组织我们要二人转!”

  “梆子!河北梆子!”

  这下你一句我一句就开锅了,几个朝鲜百姓从屋里出来,披着棉袄打着哈欠直摇头。

  老宋让大家压低声音,说:“这个组织上安排的事,俺也不太清楚,不过今天午后,所有人到垛子场集合,俺们啊,要照相!”

  湛连的一听就懵了,有的长这么大也没照过,三三两两的就嘀咕开了。老宋又说:“给你们一上午时间足够啦!把家伙什儿都放下,把脖子都洗干净喽,胡子拉擦的也刮了,衣服埋汰的拿宣传科的粉笔戳戳,到时别给俺丢脸!”

  佛爷摸着光头,举手说:“秃子不影响革命吧?”

  大家一听就全乐趴下了,老宋捂着伤口点点头,说:“要得,只要觉悟高,有毛没毛都要得。”

  湛连的老兵们在这一刻兴趣盎然,非是佛爷的最后一句话,而是有的人这辈子都没照过相,心里都喜滋滋的。

  等大家散去各忙各的,老宋才寻上湛江来,后者正蹲在地上喂鸡。

  “你让他们出去跑了一宿,自己躲在这喂牲口也说不过去呀。”

  “屁!”湛江来拍掉手中的烂草籽,嚷嚷道,“到朝鲜来干什么了?该抓的抓不到!现在倒好!跟熊似的在这里窝下来猫冬了!”

  老宋哎呀哎呀地敲着他肩膀,说:“不急于那一时!俺问你,昨晚老朱跟你说啥了?”

  湛江来想起来就气不打一处来!

  “机密!”

  “啥玩意机密呀?俺还是不是湛连的指导员?你跟老朱到底扯什么了?”

  “机密!”

  湛江来抓了把草籽,撒向地面嘀咕道:“我看你也是个‘二’!”

  “你怎么骂人呢!”老宋捂着伤口急得直蹦高,看他雷打不动就摇着手指头说,“好!俺算看明白了,跟着你没有不‘二’的!”

  说完转身走人了,湛江来见老宋走了,心里也不舒服,抬脚踢飞一只老母鸡,气哼哼地盯着北方,怒道:“老子就等你这个排!等到了谁也拦不住!”

  别看湛江来心有怒气,其他人可活蹦乱跳的,在这年月拍张照是多不容易的一件事啊。说来也巧,中午的时候,后方慰问团和师宣传科的摄相员就开到了。

  湛连所有人都精气十足地戳在村井口,看着青春貌美的大姑娘从车上一个个跳下来,指指点点地窃窃私语,不时勾肩搭背地乐成一片。

  那些大姑娘可没他们这样没出息,似乎见惯了这种场面,一个个小兰头甩来甩去,像是故意给他们看

  似的。

  这时她们都下车了,正准备抬另一辆车里的锅碗瓢盆加乐器,湛连的老兵油子就等这时候呢,呼喝着围拥而去,那股拼劲与拿下阵地没什么两样。

  蜂拥之下,那位留学苏联的朝鲜大学生可就吃不住劲了,也不知道被谁拱了一下,跟头猪似的奔着一位女兵的胸口就去了。

  这瞬间的事不消说,怪的是那位女兵“嗨哈”两声,就把崔智京踹了出去,等大家缓过神来,那文工团的女兵突然一愣,捂着小嘴指向地上的崔智京,叫着朝鲜话道:“哥?”

  湛连的家伙们愣了愣,那个时候自己的地方话还听不懂呢,更别提朝鲜话了,本来一个个以为崔智京惹了大祸,谁知道几秒钟过后,这一男一女竟然搂上了!

  随后的情景可想而知,漫天的“思密达”让湛连的老兵云里雾里的。

  扯火闪就蹬了一脚哄子蛋,喃喃道:“这外国人真就不一样呃,放在咱老家,就这个!”说完就把手掌比划成个菜刀,狠狠切了下去。

  哄子蛋也摇摇头,说:“确实,这叫什么事啊,光天化日的。”

  湛连正在嘀咕呢,崔智京松开女战士,乐道:“我妹妹!崔智慧!她是我妹妹崔智慧啊!”

  佛爷念了句阿弥陀佛,倒是先反应过来的,摘下狗皮帽子,上去就作了一个揖。那个时候几乎都留小毛寸,但佛爷的脑袋压根就不长毛!

  二十多个文工团女战士一看就全乐了,晌午的太阳一照,佛爷的脑袋跟镜面似的,不论男的女的全笑趴腰了。

  等一番折腾,把文工团的器械都运到洞里后,石法义带着旧班底杀过来了。

  他依然是一脸严肃,说:“到后勤办事处照相,每人一张,然后到垛口集合拍全连照。”

  枪嘎子一看他就直哆嗦,就用胳膊肘顶顶哄子蛋,哄子蛋就问:“连长呢?”

  石法义转过身冷冷地问:“怎么?我不是你们连长?”

  哄子蛋没敢吭声,这时石法义的部下铜炉说话了:“这也是指导员的意思,大家安顿好就去办事处吧。”

  这铜炉也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汉子,在协助三三五团阻击敌军的时候,被老谢捞上来捡了条命。虽然在湛连中这俩人还是个异数,但大家普遍还是认为铜老排长比较平易近人。别的也不好说什么,便跟着俩人前往后勤办事处。

  此刻在横村里,有生力量只有湛江来的小半个连,警卫连被一一二师调走后,朝鲜人民军的一个游击队也离开了村子,如今大多数人都是伤员与非战斗人员。

  湛江来来到后勤办事处后,就蹲在门口想这个事。如果联合国军发现了这里,只要开来几辆坦克,湛连这几个能拿枪的就算交代了,所幸这里的村民战斗素质比较好,并未给他添太多麻烦,不过他还是在湛连巡逻的时候,命令部下在村周围埋下了地雷。

  他又合计,如果敌人堆上来了,转移伤员将是最头疼的事,怎么也得分出去一个排,他抓心挠肺地想怎么才能抽调出兵源的时候,老宋立立整整的过来了;瞧他一身干净整齐的衣裤,左上衣兜里的还插着两支钢笔,透着一股知识分子的穷酸气,湛江来看在眼里差点没乐过气儿去。

  “俺知道你想啥呢,咋?照相是小事了?那可是影响军队士气的大事!你少跟俺在那贼眉贼眼地傻笑!俺不搭理你!”

  湛江来一把将他拽过来,咧着嘴笑道:“我刚才态度不好,您大人有大量,要不您捶我两下出出气儿?”

  “滚边去!你就是两面三刀的墙头草,俺犯不着跟你一般见识。”说着压低声音,左右瞧瞧没二人,便在他耳边说道,“俺刚从卫生院出来,光膀子露大腿的都瞅了瞅,没文身的。”

  湛江来以为他要说什么呢,听完就愣了,他压根就没想到老宋会这么上心。老宋打仗行,写诗行,文化工作行,但要说起情报工作,那不是愣头青顶砖头——找砸的事么。

  所以湛江来听完就后悔了,就凭老宋那股轴劲,非得把事搞砸了不可。他贴着老宋面颊悄声说:“这事您先别操心,咱得慢慢来,您不是说了么,战斗工作要排在第一位,这事您一走一过有个数不就行了。”

  “那不行!俺得对你负责!”

  “诶,我说你怎么一根筋呢!”

  “什么一根筋?这事可大可小,你整天像娘们似的揣个败家心思打仗,能打好吗!俺是你指导员,也是 你老大哥!这事必须得帮你解决了,不然俺睡不着!”

  湛江来真想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怎么当初就稀里糊涂地告诉他了呢!他刚想跟老宋掰扯几句,就看湛连的那几个家伙们嘻嘻哈哈地走过来了。

  还真别说,湛江来几乎认不出这些曾经朝夕相处的战友了,一个个油光水滑,一改往日邋遢的形象,简直是闪闪发光的新中国新青年了。

  老宋看在眼里可美坏了,拍手说:“对咯对咯!这才有股新气象嘛!大家排好队,等拍照的同志来了都笑呵呵的,俺们是光荣的革命斗士!把残酷留给敌人,将微笑留给新中国的未来!要热情,热情哈!”

  湛江来瞧大伙喜滋滋的,只好把话头咽了下去,这时哄子蛋嚷嚷道:“指导员!我们拍照是不是应该把老油醋抬出来呀?”

  老宋点点头,不禁有些感动,说:“应该的!应该的!佛爷你带俩人去卫生院,跟苏大夫说,就说俺让的,把他抬出来咱们一起照张相。”

  佛爷答应一声就欲去领人,忽然老宋想起了什么,看了一眼湛江来,又转头挥手道:“把苏大夫也叫来,就说俺让的!”

  湛连的家伙们开始嘀咕了,苏大夫是谁啊?有的就乐开了,还不住翘着大拇指。湛江来冷眼一看也不知道个所以然,就在背后捅了捅老宋,问:“谁啊?也不是咱们连的,你瞎咋唬什么呀?”

  老宋背个手,一派盎然的形象,说:“来了你就知道了,问那么多废话干什么!”

  湛江来讨了个没趣,喃声道:“这个连成你的了,你老大!我‘二’,行不!”

  等把老油醋要死要活地抬来,老宋背着手左走走,右看看,就是没瞧见苏大夫,他问佛爷:“人呢?苏大夫呢?”

  佛爷说:“苏大夫有手术,说谢谢你的好意了。”

  老宋叹了口气,就呼喝着大伙排好队准备照相,湛江来看了看表,又瞅瞅碧蓝的天空就纳闷了:“老宋,咱在这傻愣愣的戳半天了,照相的呢?”

  老宋这才醒悟过来,一拍大腿说:“是呀!照相的呢?”

  湛江来叫枪嘎子去问问,结果人家照相的说没空,要给朝鲜村民拍军民融洽,说是明天有空再看看。得知消息后,老宋,我们这位革命诗人,望着一排排打扮漂亮的人民志愿军子弟兵,只好无奈地宣布解散。

  湛江来蹲在地上乐得死去活来,实在忍不住了就狠咬皮带敲着驳壳枪,老宋叉着腰想说什么,可瞧他那个损样就作罢了,捂着伤口哀叹连连,大有丈夫惆怅、江山悲嘘唏的样子。

  湛江来知道演过了,一骨碌爬起来跟上老宋扶着他说:“这事您别往心里去,不就是照个相么,咱明天就把这事办了!”

  老宋无力地摆摆手说:“这都是命,俺上了你的船就应该觉悟了。”

  “别呀!咱们革命同志可不兴说这个,咱远的不说,就说飞虎山的时候,您一个班就顶下去几拨美械,现在不就一个照相的耽误您了么,我跟你说呀,你是指导员,可别影响士气。”

  “滚边去!少在俺坟前立牌坊,俺他妈就不长记性!怎么出国的时候就没申请调令呢!非得绑在你裤裆上当铃铛,命!这就是命!俺太仁慈了俺!”

  “指导员!老宋同志!你这么说就不怕影响士气了?还有,以后你少扒人家肩头裤裆地看,老子做事有数的,不行你胡来!”

  “哟?俺胡来?”老宋一巴掌推开湛江来,怒道,“要不是为你操心,俺愿意看大老爷们光膀子?俺跟你实话实说了吧,当初投诚的国军都洗心革面为新中国拼命,素质可比你高!谁他妈还留文身!只有你那小脑袋瓜才这么想!”

  湛江来听完就呆住了。

  老宋确实说得很有道理,九虎头出卖那么多民主人士,背了上百条人命,怎么会愚蠢到留下那种记号呢!他哑口无言地盯着老宋,随后脸上痉挛地挤作一团,他大骂自己太傻了!

  老宋有些于心不忍,干咳一声拉住他走了走,说:“什么事都要客观地想一想,你以前搞过谍报,应该比俺在行,但是平心而论,你未必把这事想通透了,俺以前读了一些医学上的书,上面说有的战士经历过血与火的战场头脑就会出现幻想,也许是你受过刺激才杜撰出一个九虎头,比如黑山阻击战,那一场战斗你负了伤,政委也牺牲了,这种情形很有可能造成你心理上的问题呀。”

  老宋看他没吱声,又说:“虽然有这些凭证,但毕竟是十年前的事,如今你看看,战场上都在拼命,就算有那个九虎头你能轻易复仇吗?都已经是革命同志了,该是抛开成见的时候了。”

  湛江来吁了口气,颓丧地点了点头,说:“如果是这样我也无能为力,我不是你这样的人,想不明白这些

  事。”

  老宋嘿嘿笑着,搂住湛江来说:“想通了就好了嘛!走!咱俩去看看老油醋。”

  湛江来任凭他搂着,脚下却步履蹒跚,他知道在这一刻起,又将是自己一个人奋战了,纵然没有人相信那些屈死的亡灵,他也会相信母亲就义的信念,他可以清清楚楚地告诉自己,今后的日子里,老宋将不会给他意外的惊喜,这并非老宋的诗意,而是在某种程度上,老宋或许有些天真了……

  傍晚的时候,横村村南三里外响起了密集的枪声,湛江来从鸡窝里提着41冲了出来,刚出鸡窝就看到了一排长磨盘,不出几秒钟,全连便悄无声息地聚集在他身边。

  湛连的前身组建于抗日战争时期,作战干练有素,人人各怀武艺,战斗力非同一般。这一刻看到村南几簇火光,佛爷便上前低声说:“是哄子蛋的伏击班,不到万不得已他们不会对火。”

  湛江来就怕这个,好在宣传工作做得好,村民并未慌张,只是在窗子后面默默地看着外面的情况,他低声道:“田大炮卫生院!书里乖后方迂回!佛爷侧翼机动!枪嘎子排头!剩下跟我走!”

  话音刚落,这个仅剩小半个连的精锐按命令散了开去,他们行如疾风,不片刻便包抄至村南,老宋抵着三八盖子,瞄来瞄去说:“没声了。”

  老宋这三个字的意思是没有坦克,没有运动装甲。

  湛江来自然相信他的耳朵,若不然也不会被张魁印要了去,想起这事他就堵得慌,所幸大路里嘻嘻哈哈地走过来一群人。

  他们确实看到了一群人,全部武装到牙齿的一群人,只是他们既不是联合国鬼子,也不是南朝鲜李承晚的败家部队,而是一支绝对工业化的志愿军精锐。

  当湛江来看到哄子蛋啃着大坨牛肉罐头的时候,他就知道不需要顾虑了。湛连的家伙们从各自的位置冲了下来,哄子蛋嘴里塞着大块牛肉还不忘挥手,他说:“乖乖哩!是补充!新来的!”

  这时一个顶着钢盔的汉子走上前,四下里瞄了瞄湛连的人,最后将目光锁定在湛江来身上,猛地打了一个立正!

  “一一三师警卫四连奉命报到归建!”

  湛江连看他们的装备就傻了,41式、M3、仿汤姆逊、SG43重机枪、DMP轻机枪、60迫击炮,甚至还有两门M20无坐力炮。他看在眼里没管那个给他行军礼的家伙,咯咯乐着翻着他们的腰间袋,不住嘀咕:“妈的!美制手榴弹,连刷锅桶都不用了!”

  “还有罐头!牛肉罐头!”

  湛江来看了看哄子蛋,脸上一沉,脚就踹过去了。

  “替书里乖腌咸菜去!吃饱了撑的!”

  哄子蛋有点委屈,他说:“刚才一伙鬼子侦察兵过来,是他们揍的,一个都没留下。”

  真他们有奶就是娘了,湛江来缓过味来,瞄了一眼老宋,随后绕到那位排长身前问:“哪个四连?给我手令!”

  “是!”

  那汉子从上衣兜掏出文书交给湛江来后,就如同雕像般戳在那里。湛江来翻开一看不由呆了呆,然后交给老宋。

  老宋也看这帮人非同一般,狐疑地一睹,不禁叫道:“特编四连?师警卫连?”

  湛江来想起与老朱的交易不免有些尴尬,他拉过老宋到小树林后边,低声说:“我他妈的也没想到老朱会调给我这些人呀!师里的警卫部队调给我?这不是存心拿我涮锅子么!”

  “你完了……”

  老宋叹了口气,接着说:“湛大脑袋,你说吧!你究竟答应老朱什么事了?”接着揪住湛江来的衣领狠声道,“你他妈的究竟答应他什么了!师里都把警卫连调给你了!你究竟想干什么!”

  湛江来有些痛苦,他艰难地吐出俩字:“机密……”

  老宋连揍他的心思也没有了,有些瘫软,也有些犹豫,他无力地指着湛江来说:“你个败家玩意,俺算仁至义尽了。”

  湛江来看看那些警卫连,在月色即出的时刻,他们身上有种诡异的暗色。他转过头望着老宋,说不出的心酸。

  也许是这些人等急了,那个排长朗声道:“一一三师四连请求授建!”

  湛江来挥了挥手,瞧着这批训练有素的部队开进横村,他突然骂了四个字:王八犊子!

  (选自由中国友谊出版公司出版的《朝鲜战场上那支没有番号的连队》)

(责编:黄子娟)
相关专题
· 军事书籍连载
新闻检索:    
   热图推荐
盘点各国的机警军犬盘点各国的机警军犬
让人大跌眼镜的另类圣诞老人让人大跌眼镜的另类圣诞老人
毛泽东诞辰117周年图片特辑毛泽东诞辰117周年图片特辑
蒋经国一生追求不到的女人蒋经国一生追求不到的女人
   精彩新闻
·[时评]改革顶层设计触及重重积弊 事业单位工资如何改革
·[时政]李先念之女李小林现身武汉:愿为家乡发展做些事情
·[时政]浙江官方否认李小萌所称"省长占座"涉及该省高官
·[国际]印最大卫星发射时爆炸 第一级火箭故障或是主因
·[国际]美三航母"会师"挑衅朝鲜|美卖军火重划势力范围
·[军事]朝鲜发射卫星|南海,中国的海|图说中国特种兵
·[社会]湘校车冲进溪流学生14死 “钱云会案”现场组图
·[社会]红色女特工潜伏台湾 县委书记献花熊抱美女主持
·[台湾]台政坛辣妹文化 形形色色恶搞秀 "吃屎"怪餐厅
·[港澳]港船挂国旗鸣长笛向护航海军致敬 梅艳芳七周年祭
   博客精选
·韩国持续军演,金正日为啥很开心 美韩到底想干什么
·张召忠:军人该不该享有特权 曝光毛新宇少将罕见照
·金正日笑对军演谁失望 中国热议迁都因害怕美航母?
·我们应该怎样纪念毛泽东 蒋介石曝宋美龄终生不育?

羊年真的会惨吗?羊年真的会惨吗?
我们的福利受法律保护我们的福利受法律保护
   小编推荐·特别策划
·【特别策划】世界最强航母“搅浑”西太海水 追踪航母
·【抗战特别策划】战争,在他们身上的另一种残酷
·【特别策划】美军秘研无人机可穿透解放军防空系统
·【一周档案】美日联合军演内容被曝光 目标直指钓鱼岛
·【特别策划】美国防部发布2010年度中国军力报告
韩国主战坦克山地“怒吼”韩国主战坦克山地“怒吼”
3800米高原的“钢铁英雄”3800米高原的“钢铁英雄”
·【专题】济南空军某训练基地飞行教员李军
·【专题】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5周年
·【典型】沈空"红旗汽车连"铁马征程60年
·【国防】解放军武警驰援甘肃舟曲泥石流灾害
·【国防】解放军、武警抗洪救灾
·【典型】5719工厂打造文化软实力纪实
[一语惊坛]收入差距尚且"讳言",分配不公如何"开刀"?
[论坛]美派三航母迎接胡总出访?·六国要联合对抗中国?
[访谈]党国英谈农村城镇化·外交部李松谈伊朗问题
[辩论]  花千亿投资迪斯尼,值吗?·你认同买不如租吗?
[博客]温总理:见一叶而知天下 女副市长咋被骗色骗财?
[博客]毛泽东为何成中国文化符号 男人居住北京11条理由
   无线·手机媒体
“G族看两会 不是浮云”“G族看两会 不是浮云”
“手机民意直寄总理”“手机民意直寄总理”
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