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没有番号,在这雪寂的全茅山

2010年12月10日16:21  来源:人民网-军事频道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1950年11月27日清晨,从25日开始的第二次战役,在短短的三天内彻底改变了世界对中国的看法,从雪片一样的西方报道可以看出,言过其实的麦克阿瑟在这万分凶险的时刻不仅没有“敢于站在前线”,还飞到离前线战场上千公里之外的东京召开战争讨论会,这位被称为一生都在演戏的五星上将在此刻的心情,似乎只有四个字可以形容,那就是“糟糕至极”。

  党中央发给三十八军一封电报,除了指示之外,便是电贺三十八军于德川歼灭南朝鲜军队一部。而紧接着,三十八军第一一三师开启了一个战争奇迹,就是短短14小时内翻山越岭,在擦着敌人鼻子尖的险途上急行军七十多公里,经由船街里、仓洞抢占战略要地三所里、龙源里。其他军内各部如一一四师做为前卫部队抢攻夏日岭,并与土耳其旅遭遇。

  而一一二师由于战线过长,兵员几乎都在路上的情况下,那位曾经在飞虎山阻敌的虎将范天恩,带着三三五团飞驰来援,并在一一二师师长的命令下,死死钉在了松骨峰。

  当然,这一切都是第二次战役中后期的军事行动,而人们永远不会知道,在战役前期运动筹备中那个由一百九十一位铁汉组成的秃子连,在没有明确记录番号的情况下,在这座曾经被称为德川城的废墟上,他们用仅有的意志和血肉阻挡了南逃的敌军,并为全军顺利穿插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1月27日凌晨5时,燃烧了整整两天三夜的大火逐渐在绵绵雨雪中熄灭,已成一片废墟瓦砾的德川城像一头千疮百孔的怪物坍塌在群山中。

  渺渺硝烟中,从德川以西通往夏日岭及南下船街里的公路上,三十八军一一二师的最后一支部队正涉过大同江,准备继续向西穿插。

  在德川城街道及公路两侧,到处都是呻吟的伤兵,朝鲜人民军游击队和后勤人员穿梭在城内寻找着生还的士兵,一批批南朝鲜战俘由一一二师留下的一个步兵营看管,在这个阴霾寒冷的清晨,战争遗留的萧瑟让人无比茫然。

  由于巷战过于惨烈,后勤收容人员感到异常的压抑与痛苦,有的志愿军战士牺牲在残墙断瓦之间,手里紧攥着敌兵的眼球,也许是临终前的意志力,也许是天气过于寒冷,怎么掰他的手指都掰不开,还有的战士头部中弹血肉模糊,只能从系在脖子上的围巾依稀看到他的中国名字。

  根据志愿军收容规定,每一具烈士遗体都要净身净面,并力所能及地找到他的名字,可是在德川城的废墟之间,湛连老兵的遗体却怎么也凑不齐,到处都是残肢断臂,囫囵的半截血肉仅能从帆布鞋看出是志愿军的。

  到了清晨6时,天还是阴沉沉的,不知道是硝烟未尽,还是烟尘作故,小眼张的脸上有种凝重,在朝鲜中部山区的涡旋气流肆虐下,他的脸泛着酱紫色。此刻,他呼出浓重的呵气,在满地的死尸中寻找一种铁器。

  这时一支执行穿插任务的连队开过,小眼张衣衫褴褛,像个乞丐一样走了过去。

  “有枪管吗?”他问。

  “有没有小口径的?”

  “我要小口径的!对!小口径的!”

  “枪管!就要枪管!”

  没有人搭理他,一一二师余部正跋涉于大同江,在急匆匆的人流中,小眼张感到几许尴尬,他咬着下唇有些哽咽,转回头在废墟中继续摸索,在成片成片的尸体中,他似乎扒开了什么。

  “小张?”

  那不是东西,是人。

  老谢在废墟中直起身,望着部队向西南急速挺进,不由问道:“这是去南京哈?”

  “老傻子!这是朝鲜!”

  “我们赢了?”

  “没!”小眼张从他身上搜出药布,说,“炸懵了吧?连夫子庙在哪都不知道了?这不是南京!是朝鲜!”

  “哦……连长呢?”

  小眼张扯着纱布,说:“没了!”

  “怎么能没了呢?进了德川就没见他了呀?又泡人家文工团的大闺女去了?”老谢抹了抹满头的鲜血,说,

  “不易啊,不易!爷们总干这事。”

  “你临老了抽风呢是不?人家苏大夫是卫生院的!”

  “哦……”老谢思索了片刻,感到脑袋嗡嗡作响,他是被炸断的墙壁埋在了下面,这也是他最后的记忆,他抬头望着大路上的部队,不由喃喃道:“你瞅瞅这些娃,走得多带样。”

  小眼张回头看了看一一二师,不屑一顾地说道:“屁!我们连都打秃了!这帮王八犊子捡现成的,有能耐让他们打打试试!”

  “连长到底哪去了?”老谢盯着急行军,眼神中有些空洞,他又接着问:“连长真没了?”

  小眼张啪嗒啪嗒的就掉下眼泪了,他说:“连长肺部积血,想要活命就得在胸口凿个洞,咱得把他肺子里的血抽出来。”

  “可是他妈的找不到导管!”

  老谢一嘴巴就拍在他脸上,说:“找爷呀,我有。”

  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枪管说:“插上去!抽血!”

  两人跌跌撞撞地跑到湛江来身前,后者炸得满身狼藉躺在泥湿的雪地上,鲜血和肺液不住涌了出来,嘴里也不知道在嘟囔什么。守着他的佛爷歇斯底里地对路过的士兵狂叫:“卫生员!卫生员呢啊?都他妈一个部队的!咋就没人管!”

  “你吵吵什么!”石法义喝道,“部队有任务要穿插!千万别搅了大局!”

  “什么鸟局?我就知道湛大脑袋要死了!怎么?我这是找卫生员还是找活爹呀!姓石的!你别他妈跟我装爷们,连长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刀豁了你!”

  石法义直起身将头上的狗皮帽子摔在地上,冲着擦身而过的部队,指桑骂槐地嚷嚷道:“你把老子活剐了吧!老子压根就没想活!如果连长这条命丢在德川!老子也不干了!”

  佛爷愣了愣,等他吼完,见急匆匆的人群中挤来一个卫生员,大眼瞪小眼地问道:“哪个连长?出什么事 了?”

  小眼张帮老谢压住湛江来,一听之下抬起头哭道:“我们是三三八团前卫连的,兄弟你看看咱们连长,他肺子充血要断气了!”

  “俺们连都打秃了,连长要是没了咱都成了野鬼,兄弟你是菩萨,行行好把俺们连长抢回来吧?”

  那个小卫生员看了看伤口,随后俯下身去吸湛江来嘴里的淤血,他吸了几口黑血吐在地上后,扒开湛江来的眼帘说:“瞳孔反应比较正常,是不是被炮弹炸到了?他内出血比较严重。”

  老谢的额头一直在冒血,他不停地擦抹流进眼睛里的血水,嘟囔着:“说别的也没用,你俩把他压住了,我把他胸口透开。”

  佛爷瘸着脚不住摸着秃脑袋,看老谢握着枪管要戳湛江来的胸膛,就急道:“真管用假管用?你个老瘪犊子别把连长戳死了!”

  “要不你来!死小子就不能积点口德?亏你还是吃素的佛爷呢!”

  “行!你插!”佛爷不忍再看,泪水涌出不由喃喃道,“牛犊子上炕头一回,我他妈走到今天也没看到湛大脑袋遭这么大罪呀……”

  石法义上前抱住他说:“别急!脑袋命大,我亲眼看到他被崩到地上,就那个分量不死也得扒层皮,他命大你相信我。”

  佛爷听完呜呜地哭开了,他捏住石法义的棉袄,像抓着救命稻草般流着鼻涕一字一字说道:“湛大头活得不容易……弟兄们死就死了,打仗哪有不死人的?可他记性太好,这么多年就算他做梦都能把弟兄们的名字再念一遍,我就怕他自己不想活了。”

  “你明不明白?我是怕他自己不想活了呀!”

  “你相信我。”石法义紧搂他的肩头,也有些鼻子发酸,他哽咽道,“都这个节骨眼了你冷静冷静,你是我们连最沉稳的老战士,千万别在这里犯糊涂呀。”

  这时那个年轻的卫生员摇摇头,说:“在胸膛上开洞肯定不是个办法,这里没有血浆供应,我看还是把静脉挑开,先把血放了再说。”

  小眼张一愣,愕然道:“那不是更危险?连长不是牲口!这血放是放了,止不住咋整?”

  老谢却点了点头,说:“这娃说得不赖,开胸脯子是没办法中的办法。”接着他问:“小兄弟你说怎么办?”

  卫生员说:“生堆火,找绳子,我要一把锋口锐利的刺刀。”

  佛爷哭得大鼻涕一把一把的,嚷嚷道:“你他妈是不是卫生员呀!这还用生火?整个德川都是火堆!”

  卫生员扭头瞪了他一眼说:“要新生的火,这废墟的火有毒!”

  石法义又按住佛爷,交代一声便去寻找可以生火的木头。卫生员也没作声,他抬头看了一眼老谢,说他头上有弹片,先把自己的伤料理好再处理湛江来的事。老谢这才想起自己也受了伤,一旁的小眼张翻开老谢的狗皮帽子,果然看到一小截弹片,他掏出白酒洒在老谢头上,然后揪出弹片啧啧称奇:“我说小兄弟不赖呀,这都能合计出来,你是哪个部队的?”

  “三四零团的。”

  “一一四师?”

  他皱着双眉有些痛苦,持续不断的穿插使得这个小卫生员紧跟在部队后面一路收治遗留下来的伤员,过度的疲劳让他有些恍惚,血肉横飞的战友和垂垂而危的眼神已经令他感到麻木了。

  “嗯……我们团还在往西穿插,大部分伤员都留在路上了……”

  老谢问:“打下德川了还往西插?再插就插进大海里去了。”

  卫生员铁青着脸,说:“这是朝鲜中部,离大海还远着呢。”

  “你这娃挺有意思,叫啥?”

  “王德。”他刚说完,佛爷就咧着嘴嘟囔道:“我说姓王的,再不动手人就翘辫子了,他们要开膛破肚,你又怎么说?”

  王德又瞪了他一眼,将湛江来的棉裤扯开,又顺来小眼张手里的白酒倒在大腿内侧,淡淡道:“简单,挑了静脉放血。”

  小眼张瞅了瞅老谢,还是感到不安,他低声说:“我咋感觉不对呢?静脉和动脉有啥区别啊?这要是挑开了,血肯定止不住啊。”

  这时石法义点了堆火,从腰间抽出一把刺刀交给王德,说:“连长的命就交给你了。”

  佛爷转过头不敢往下看,可就在这一扭头的瞬间他竟然看到了九死一生的枪嘎子,这小子让蛮牛背着,凑到一起后他看了看连长,眼泪就掉下来了。

  “他……”

  佛爷摆摆手,说:“别问!也别说丧气话!脑袋死不了!”

  枪嘎子咬着嘴唇四下打量,包括他在内,他们连总共也就七个人在这里戳着。他抹着泪水问:“人呢?咱们连的人都哪去了?”

  佛爷的腮帮子一鼓一鼓的,他瞅着大路上的部队问:“在这里的都是一一二师的,当初顶在塔楼的就剩你俩了?”

  “还有书里乖。”

  佛爷一听有些安慰,他说:“就合计这个湖北佬死不了,他人呢?”

  枪嘎子抽噎着说:“领赏去了……”

  枪嘎子的这句话虽然说得低沉,但在场的人还是听得真真切切,在湛连几乎覆灭的情况下,这小子竟然还有心情去领赏?

  所有人都沉默不语,枪嘎子急忙说道:“不是你们想的那样,他救了我和蛮牛两条命呢,而且还俘虏了一百多个鬼子!”

  “你蒙谁呢?就他还能俘虏一百来号鬼子?肯定是哪个走霉运的伤兵落在他手里了!”

  枪嘎子没作声,蛮牛从怀里掏出个冻土豆,一边啃一边眼圈泛红,佛爷瞅他那熊样就气不打一处来,他哼哼道:“还真他妈有心情吃呢!就着小冷风别噎死!”

  蛮牛嚼着满嘴的土豆呜呜地哭了,他一口一口往下咽,呛着冷风说:“别他娘的损我,我的弟兄顶在塔楼个个都是爷们,你们当初谁去支援了?谁他娘的问他们一声死活了?一个班的弟兄啊!我现在不是给自己吃!我是他娘的替他们嚼一口,饿个瘪肚子就那么躺在这里了,我给他们嚼暖和一点让他们上路!怎么?我碍着你了?”

  “去你妈的!你一个班算个屁!老子一个排都搭进去了!谁给他们嚼一口了?”

  佛爷从打小日本鬼子到现在,一直就是个不爱放屁嗑的人物,他这么一嚷嚷,所有人都惊呆了,那个

  曾经沉默寡言不苟言笑的佛爷能骂出这种话,显然是因为湛连的牺牲太过残酷而流露出的真实感情。可谁又能责怪他呢。

  那位叫王德的小卫生员战士,在切开湛江来大腿静脉后,让大家把自己的头发刮下来,然后烧成灰,在 股股鲜血放到一定量的时候,他先简单地缝合了伤口,然后将头发灰糊在了那个精准的小切口上,在老谢和小眼张目瞪口呆下,他扯着衣襟将伤口熟练地包扎起来。

  后来他对大家说,头发灰比其他东西止血效果都好,不论怎样,得知这个秘诀的家伙们都将自己的头发刮了下来,佛爷本来就没有毛,就拎着剔骨刀站在大路上,连唬带吓地剃下那些急着穿插的士兵的头发。

  可是对于湛江来来说,就算静脉的血暂时止住了,可还是需要专业的护理才能转危为安。在王德的提议下,大家抬着湛江来向德川城以北一个叫做全茅山的地方转移,据说来自横村的一支特遣卫生队就驻扎在那里。

  临走的时候,佛爷在德川兜了一圈,可是那些熟悉的战友,却再也不见了。

  他们从北来,又要由南向北而去,一路上看到友军指指点点的委屈不已,佛爷拎着剔骨刀几次都要翻脸,可部队的嘲笑声依旧作弄着他们紧绷的心弦,大家索性揪下军装上的棉花塞进耳朵里,铁青着脸翻山越岭,在漫漫雪雾中走到了那座名为全茅山的地方。

  这座山海拔不高,但对于球场通往德川的战略意义却十分突出,而野战医院敢于设置在这里,也说明了第二次战役前期的纵深目的,这里俨然成为了三十八军后勤保障的中枢之一。

  石法义一进山,就看到了满沟的野战帐篷,在四面环山的掩护下,熙熙攘攘的人群就如大树下的蚂蚁,让人毫不察觉。

  在过往收治医患的人群中,他依稀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便推开拥挤的人群上前搭住那人的肩膀,说:“苏大夫?我们是湛连的!苏大夫!”

  苏大夫转过身盯着石法义,不禁叫道:“你们怎么在这里?”

  “先别管那么多了,湛大头快不行了!你找个地方先把他安置下来!”

  “湛江来?你们不是往西穿插了么?”

  石法义拽着她往前跑,说:“我们连在德川就打秃了,没有几个弟兄活着回来,湛大脑袋也受了重伤,现在部队往西面插,我还得和团部联系。”

  苏大夫脸上毫无血色,她跌跌撞撞地随石法义来到湛江来身前,看他血肉模糊的身子,不由捂着面颊掉下泪来,等她好不容易压下内心的伤痛后,和大家一起抬着湛江来进入一座抢救帐篷,在王德的帮助下,足足花了七个钟头才做完了手术。

  时近午夜,石法义在山区游击队的暂住地等消息还没回来,佛爷等人在一个空置的山洞里围着篝火沉默不语,枪嘎子的腿上包裹着厚厚的纱布,在抢救湛江来的同时,医护人员在枪嘎子的腿上揪出了二十多枚零碎的弹片,也许是他运气太好,这些弹片没有伤筋动骨,只是血浆供给紧张,像他这种“小伤”用上血浆几乎是非常奢侈的一件事。

  枪嘎子的脸苍白得怕人,他一直喘息,一直在流眼泪,他嘴里不住念叨磨盘和湛江来,有时糊涂了,还叫着老油醋的名字,佛爷怕这孩子想不开,就走过去把他搂在自己怀里。

  “嘎子,想家不?”

  “嗯呐……我想我姐,我想磨盘哥……”

  “你不是有姐姐的照片么?能让我看看不?”

  枪嘎子从上衣兜里掏出照片说:“其实不是我姐姐的,咱家穷,哪能照这个,是书里乖在鬼子工事里找到的,我说这画里的人像我姐,他就让我揣兜里留个念想。”

  佛爷点点头,说:“像咱就留着,你是个好娃子,以后路还长,你看我不还在呢吗,咱们死不了。”

  枪嘎子抽着大鼻涕,紧了紧棉袄问:“佛爷,你说人死后到底是啥样?咱们这些死在外乡的鬼真能回家么?”

  “能……”

  “可是我听大夫说,我们连在他们那里没记录,我们死了是不是就成外乡鬼了?”

  “你胡说!我们连怎么就没记录了?记录是啥玩意啊?”

  枪嘎子在佛爷怀里拱了拱,说:“咱们不是在飞虎山就撤番号了么,都说咱们是三三八团的,可是谁知道?”

  “我就怕自己哪天死了,成了外乡鬼……”

  佛爷无言以对,唯有紧紧搂着枪嘎子说了些连自己都没经历过的美好事物。在枪嘎子终于睡沉后,佛爷起身向山洞外走去,在入山的路口,他看到几个志愿军战士守在一个公告板旁,就问这是干什么用的。

  一个志愿军战士说,这是打散的士兵留言的地方,都是找自己部队的。

  佛爷不认识几个字,看了半天也看不出个所以然,就问那个志愿军战士:“兄弟你帮我个忙,我们是三十八军一一三师三三八团的侦察连,让那些走散的弟兄到这儿能找到我们,你帮我写好贴在上面中不?”

  那个小兵微微一愣,问:“三三八团侦察连?你没说梦话吧?整个三三八团都往西穿插了呀。”

  “不可能!我就是三三八团的!我们是尖刀侦察连!德川就是我们打下的!”

  小兵咯咯乐了,他从水壶里倒了些开水递给佛爷,说:“行,你别着急,我帮你写就是了,不过整个三十八军都打到西边去了,什么侦察连还真没听说过。”

  佛爷一听就怒了!他把茶缸丢在地上,恼怒道:“我没撒谎!我们真是三三八团的侦察连!”

  小兵和另外几个志愿军战士面面相觑,见他神神叨叨地一瘸一拐往回走,都相互摇了摇头。

  佛爷,在这个寒冷的冬夜,茫然地穿过一簇簇帐篷,最后走到一个没人的林子里号啕大哭,他攥着红肿的拳头在雪地里疯狂挥舞着,一股股锥心的委屈和痛苦撕扯着这位久经沙场的老兵。

  1950年11月28日,志愿军东西两线战场正是如火如荼的时候,执行急速穿插的三十八军在第二天钉在了三所里、龙源里及重要战略高地松骨峰,这意味着前期进入北朝鲜的联合国军主力部队被装进了一个大口袋中。

  在此后,敌人疯狂的反扑和突围与我军誓死阻击成为世界战争历史上一个罕有的战例,而这不得不提到一个非常奇异的现象,那就是在小小的北朝鲜,十几个国家参与的国际性战争,在没有相互宣战的情况下激烈地纠缠在一起,这在任何人类战争史上都是绝无仅有的。

  几天后,也就是12月初,随着东线战场最后一批美国海军陆战队的撤退,所有证据都显示,此时此刻,朝鲜战争的主动权已经完全掌握在了中国人民志愿军手中。

  这一天清晨,全茅山笼罩在晨雾中,空气清新得惹人心醉,在志愿军后勤人员和朝鲜游击队的帮助下,他们在这道山沟的一侧凿通了一个山洞,他们把帐篷等临时器具回收起来转移到洞里,这样一来避免了白天被敌机发现的空隙。

  在一个偏陋的山洞,苏大夫守在湛江来的草铺前,蘸着热水仔细为他擦拭着脸庞。已经一个多星期了,湛江来如死人一般躺在那里,依靠仅有的开水和温热的土豆汤挣扎在生死线上,持续不断的高烧让他嘴唇干裂,唯一不变的就是他那紧握的拳头。没有人能掰开它,同时大家也知道,那是湛江来与死神搏斗的证明,如果不是这双拳头,也不会让大家感到生命的感动。

  苏大夫仔细擦拭着他塌陷青黑的眼窝,不由想起这个曾在横村不近人情的铁驴子,作为一个女人来说,想想就是很怪,怎么就偏偏看上这样一个令人讨厌的家伙呢。

  她不由探手放在湛江来的胸前,贴在他耳边说:“还记得在横村的时候吗?那是文工团演出谢幕的时候,我说你要回来,我会告诉你我的名字,你可要记住这个承诺……”

  湛江来嘴里嘟囔着什么,苏大夫微笑着点了点他的鼻子,说:“对……你要活下来……”可接下来,湛江来在昏迷中说的四个字就让她纳闷了,他说:“我的日记……”

  “我的日记?”

  苏大夫有些沮丧,她轻轻捶着湛江来的胸膛,喃喃道:“铁驴子,就不能说说我吗?”她的娇腆纵然令人 动容,可是在这醉人的瞬间,洞外的叫喊却让她打了个寒战。

  等大家走到洞外,看到了一幕震人心魄的铁血景象,一个浑身鲜血的汉子领着一队人从林中踏步而来,他们衣衫褴褛,手中的钢枪在极寒的气温下泛着白霜,每个人眼中都或多或少带着疲惫的警惕,也许他们还不能确定自己是不是来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而这些人当中,为首的正是三排长杨源立,在他身后的崔智京看到自己人的时候,便一头栽倒在地。

  几个志愿军战士上前将队中负伤的战友扶进山洞,在忙碌的人群中,杨源立挥开搀扶,在冰冷的山谷中突然吼道:“湛江来!你他妈给我滚出来!”

  他的脸上铁青,手中的刺刀攥得咯咯直响,吓得众人不敢上前,这时佛爷从山洞里钻了出来,他先是望了望四周,接着抽出剔骨刀淡淡道:“他滚不出来了。”

  “这事不是你扛的,我敬你是个爷们,可湛江来把我们老少爷们都搭进去了!我杨源立生来就没看过老天爷的眼色,你要是挑梁子,我也不会客气!”

  佛爷仰天大笑,淡淡道:“姓杨的,别跟我玩套嗑,佛爷我不吃这一套!我也实话告诉你,连长就在里面昏迷不醒,你要弄个明白就等他醒了再说,要是他妈的干脆找事。你今天就得躺着说话!”

  杨源立微微一怔,疑道:“什么?他还没起来?”

  佛爷本想一刀整死杨源立,但随后出来的枪嘎子等人死活抱住了他。杨源立也没在乎这些,他在苏大夫注视下来到湛江来的草铺前,紧皱的眉头渐渐松缓,盯着湛江来死灰一样的脸喃喃道:“你究竟是谁……你根本不会是湛江来……”

  佛爷踢开枪嘎子,横着剔骨刀吼道:“你们听他胡说些什么?他这个祸害还能留着吗!”

  苏大夫上前说道:“杨排长你伤得不轻,我们先给你包扎一下,什么事等湛连长醒了再说不好吗?”

  杨源立将脸埋进双手中,跪在那里抽噎道:“他不是湛江来……他怎么能是湛江来呢……”

  后来大家才知道,原来湛江来在爆破敌人工事后,杨源立和崔智京撇下石法义带着仅有的几名战士冲了上去,南朝鲜士兵疯狂的逃窜让他们穷追了几公里,当时他们都杀红眼了,等反应过来才发现自己已经踩进了鬼子堆里。

  他们三三两两地往回撤,回到那个被炸塌的工事的时候,湛连的家伙们已不知道去向,后来问了留守的部队,杨源立就带着这几个人慌忙地渡过大同江,紧追一一三师而去,可是翻山越岭好不容易找到师后勤部队,却没有湛连的消息,并且他们根本不知道有个尖刀连!

  当时杨源立是真的暴怒了,他把剩下重伤的留给后勤部队,然后带着一队打散了的士兵回到德川城,这才知道德川以北有个医疗点,那就是全茅山。

  他路上窝着一股火,心想人家大部队都要打到汉城去了,可他们却要往回走,这跟逃兵有什么区别?废墟旁没有湛江来的尸体,这说明他还活着,既然活着,石法义也在,为什么不随主力穿插呢?

  他一路咒骂着湛江来,带着仅存的三排战士来到全茅山,也正是如此才有了刚才的一幕。

  但此时此刻,有个人却不认同杨源立的说法,这个人就是苏大夫。等卫生员给杨源立消毒包扎后,这个年轻的姑娘在心里反复琢磨着一句话,那就是:他怎么能是湛江来呢……

  就在当天晚上,一声尖叫从湛江来所在的偏洞传来,被惊动的警卫排战士和随后赶来的佛爷等人与苏大夫一同呆在了那里,原来的草铺空空如也,湛江来竟然不见了!

  如果这种事发生在和平年代甚至是绝对安全的大后方,他们大可静下心来揣摩或者等待这个人的归来,可这是前线!这是几乎贴在联合国军队刚刚撤走的准阵地!就这么一个昏迷的志愿军连长,他会去哪里呢?是敌人的渗透还是另有隐情?当晚负责警卫工作的干事详细询问了情况后,便命令警卫排散开在山里搜寻,佛爷等人自然不能袖手旁观。

  当时在茫茫的山林中寻找一个人几乎是不可能的,黑夜如墨,加上敌我难明,每个搜寻的战士心里都战战兢兢的。就在大家筋疲力尽想要放弃的时候,佛爷和崔智京在一道小沟里发现了湛江来。

  在月色下,湛江来冻得瑟瑟发抖,前后不停地耸动着身子,青黑塌陷的眼睛空洞地盯着面前的大树,他不时用手触摸树干,嘴里不停地喃喃着:“老哥对不起你们……老哥来了……老哥对不起你们……老哥来了……”

  “大头!”

  佛爷脱下棉袄披在湛江来身上,紧紧搂着他不禁老泪纵横,那一刻,所有熟悉湛连的人,都在这个深寒的山林中流下了眼泪。

  湛江来回头望着那些站在沟上的战士,在月光俯照下,他们模糊而闪动的身形,似乎如缕缕幽魂在向他招手,在这个凄迷而诡异的夜晚,湛江来不断地重复着那两句话,回到山洞后,苏大夫不得不给他扎了一针,重新令他昏睡过去。

  警卫排战士排除了各种可能的危险,庆幸这是一场虚惊之后,便各自流着白毛汗散回自己的岗位,等苏大夫好说歹说劝走湛连的老兵后,佛爷又跑了回来,他说他死活也不想再离开湛江来半步了。

  苏大夫何尝不是如此呢?她抱着双膝望着湛江来,对佛爷说:“我每次看他的脸,就想一个这么俊气的家伙怎么能经历过那么多生死离别呢?后来我为他做手术,擦干净身子的时候,我看见那些新伤旧伤,突然明白了什么。”

  “是啥?”

  “是力量。”

  佛爷没懂,苏大夫甜甜一笑,说:“他那么躺着,所有生命体征都要消失的时候,我还是能感到他的力量,也许这就是一个军人的力量吧,后来我想,在横村的时候也是如此,就算他凶巴巴地对我,我还是能感到那种力量带给我的信任。”

  佛爷还是没懂。

  苏大夫看他手足无措的样子,又说:“你也能感到他那种力量,对吗?”

  佛爷想了想,摇摇头说:“这个王八羔子平时像个闷蛋,发狠的时候又像活阎王,你说的力量是这个不?”

  苏大夫难掩笑意,她说:“差不多吧。”接着她又说,“你们一定吃了不少苦,我没在东北生活过,都说东北的冬天很冷很冷,直到我来到朝鲜,才知道这种寒冷的意思。”

  她见佛爷还是傻愣愣的,就说:“一个人,如果经历了人生中最寒冷的冬天,才会明白春天的来之不易,在东北抗日的时候,你们一定是为了这个春天坚持下来的,也是为这个春天来到这里,我很敬佩你们,你们是真正的英雄。”

  佛爷有些明白了,他搓着手傻笑道:“你说的意思我懂,啥春天不春天的,那是逼得没办法!在东北抗日的时候,小鬼子太狠了,柳条刺刀一上,连他妈怀孩子的娘们都挑,爷们不上咋整?我跟你说啊姑娘,跟小鬼子拼刺刀有学问呐,大长枪似的三八盖子照直刺来,你转个身立马给他脑袋卸喽,还有……”

  苏大夫在他咧咧的时候就捂住耳朵了,她看湛江来眼皮翻动,就竖着白嫩的手指头放在嘴前,佛爷正飞着唾沫说得过瘾呢,一看她那样心里有些不情愿,他不由喃喃着:“怂丫头,也就在你眼里他有那么点俊气吧……”

  (选自由中国友谊出版公司出版的《朝鲜战场上那支没有番号的连队》)

(责编:黄子娟)
相关专题
· 军事书籍连载
新闻检索:    
   热图推荐
盘点各国的机警军犬盘点各国的机警军犬
让人大跌眼镜的另类圣诞老人让人大跌眼镜的另类圣诞老人
毛泽东诞辰117周年图片特辑毛泽东诞辰117周年图片特辑
蒋经国一生追求不到的女人蒋经国一生追求不到的女人
   精彩新闻
·[时评]改革顶层设计触及重重积弊 事业单位工资如何改革
·[时政]李先念之女李小林现身武汉:愿为家乡发展做些事情
·[时政]浙江官方否认李小萌所称"省长占座"涉及该省高官
·[国际]印最大卫星发射时爆炸 第一级火箭故障或是主因
·[国际]美三航母"会师"挑衅朝鲜|美卖军火重划势力范围
·[军事]朝鲜发射卫星|南海,中国的海|图说中国特种兵
·[社会]湘校车冲进溪流学生14死 “钱云会案”现场组图
·[社会]红色女特工潜伏台湾 县委书记献花熊抱美女主持
·[台湾]台政坛辣妹文化 形形色色恶搞秀 "吃屎"怪餐厅
·[港澳]港船挂国旗鸣长笛向护航海军致敬 梅艳芳七周年祭
   博客精选
·韩国持续军演,金正日为啥很开心 美韩到底想干什么
·张召忠:军人该不该享有特权 曝光毛新宇少将罕见照
·金正日笑对军演谁失望 中国热议迁都因害怕美航母?
·我们应该怎样纪念毛泽东 蒋介石曝宋美龄终生不育?

羊年真的会惨吗?羊年真的会惨吗?
我们的福利受法律保护我们的福利受法律保护
   小编推荐·特别策划
·【特别策划】世界最强航母“搅浑”西太海水 追踪航母
·【抗战特别策划】战争,在他们身上的另一种残酷
·【特别策划】美军秘研无人机可穿透解放军防空系统
·【一周档案】美日联合军演内容被曝光 目标直指钓鱼岛
·【特别策划】美国防部发布2010年度中国军力报告
韩国主战坦克山地“怒吼”韩国主战坦克山地“怒吼”
3800米高原的“钢铁英雄”3800米高原的“钢铁英雄”
·【专题】济南空军某训练基地飞行教员李军
·【专题】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5周年
·【典型】沈空"红旗汽车连"铁马征程60年
·【国防】解放军武警驰援甘肃舟曲泥石流灾害
·【国防】解放军、武警抗洪救灾
·【典型】5719工厂打造文化软实力纪实
[一语惊坛]收入差距尚且"讳言",分配不公如何"开刀"?
[论坛]美派三航母迎接胡总出访?·六国要联合对抗中国?
[访谈]党国英谈农村城镇化·外交部李松谈伊朗问题
[辩论]  花千亿投资迪斯尼,值吗?·你认同买不如租吗?
[博客]温总理:见一叶而知天下 女副市长咋被骗色骗财?
[博客]毛泽东为何成中国文化符号 男人居住北京11条理由
   无线·手机媒体
“G族看两会 不是浮云”“G族看两会 不是浮云”
“手机民意直寄总理”“手机民意直寄总理”
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