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谍报70年》出版说明--军事--人民网
人民网

《苏联谍报70年》出版说明

2011年03月24日13:40    来源:人民网-军事频道     手机看新闻

《苏联谍报70年》封面
《苏联谍报70年》封面 
  以情报工作为研究对象,探索情报工作规律,研究改进情报工作途径的学科,在西方称为情报研究,在中国则称为军事情报学。名称不同,本质一致。

  长期以来,由于情报工作本身存在着较强的隐蔽性,各个国家对情报机构的活动秘而不宣,其情报档案也不公开,从而影响了情报工作受关注的程度,情报成了历史研究中被遗忘的一角。

  西方的情报研究,始于1949年美国学者谢尔曼?肯特《服务于美国世界政策的战略情报》一书的出版。肯特是耶鲁大学历史学教授,第二次时间大战期间担任美国战略情报局研究分析处欧洲—非洲科的科长,战后一度回到耶鲁重执教鞭,随后担任中央情报局国家评估办公室主任。在该书中,肯特把战略情报定位为为战略家制定和执行计划所必需的情报,是身居高位的文武官员保卫国家福祉必须掌握的知识。肯特开启了情报分析专业化的大门,他因而被称为“情报分析之父”。

  1962年,美国兰德公司的罗伯塔?沃尔斯泰特出版了《珍珠港:警告与决策》,深刻剖析1941年驻珍珠港美军遭到日军突然袭击的原因。从珍珠港事件起步,美国人一点一点地厘清了情报失误发生的原因,并有针对性地开出了改进情报工作的“处方”。

  20世纪70年代初,国际学术界在德国斯图加特召开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信号情报研讨会议。与会者一致认为,由于相关档案的公开,情报在“二战”中的作用必须重新审视,“二战”历史有必要重写。此后,情报研究在西方学术界呈现出方兴未艾之势,一批历史学家、政治学家、战略学家、国际关系学者加入了情报研究,有力地推动了情报研究的发展。在英语世界,情报研究已经成为社会科学研究的一个组成部分。

  与美国相比,中国的情报研究起步并不算晚。早在2500年前的春秋时代,中国兵圣孙子就写出了著名的《孙子兵法》,这是世界上最早的军事情报学著作。书中孙子所认识的战略情报要素的完备性、情报评估的重要性、情报谋略的微妙性、情报理论的科学性,即便与2500年后谢尔曼?肯特的著作相比也不逊色。1943年,军统特工郑介民的《军事情报学》出版,书中所勾勒的军事情报工作体系与今日西方的情报研究体系并无本质差别。

  今天,军事情报学科已经列入了我国研究生与学位教育的学科门类,我们已经培养了军事情报学专业的硕士生、博士生甚至博士后。但情报研究在我国远未成长为一门成熟的学科。理论研究的落后,制约了我国安全保密情报工作的发展。

  中国兵圣孙子说过:知彼知己,百战不殆。情报研究的根本目的是为了改进国家安全工作,维护国家安全和利益。要在复杂多变的国际斗争局势中、在尖锐激烈的国际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我们必须高起点、高标准、高质量地谋划保密工作,全面而又深入地了解世界主要大国情报机构进行策反、渗透、心战、窃密的基本手法,掌握其情报活动的基本特点,从而有的放矢,筑起反渗透、防泄密的防火墙,保障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顺利进行。这是每一个从事国家安全和保密工作的同志的神圣使命。

  基于以上认识,我们策划了这套《情报?保密书系》。书系以军事情报学的基本理论问题和世界主要大国的情报工作为研究对象,探索情报工作的客观规律,反映我国学者在情报研究领域取得的新进展。为了借鉴国外同行的研究成果,我们也翻译一部分西方名家的情报研究经典著作。我们希冀,该书系的出版,可以推动我国的情报研究事业。
(责任编辑:黄子娟)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