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格鲁乌的军事谍报工作--军事--人民网
人民网

二、格鲁乌的军事谍报工作

2011年03月24日14:02    来源:人民网-军事频道     手机看新闻

  十月革命爆发时,布尔什维克并没有自己的军事力量,红军是在内战前夕匆忙改编而建立的。十月革命后,由于取消了所有司令部,各个司令部的工作完全停止,情报工作也失去了依存之所。尽管谍报活动没有中止,但没有机关协调这种活动。1918年5月,由莫斯科军区司令部作战部改组而成的军事委员会作战部,参与指挥各个方面军的战役,统一领导苏俄境内所有的谍报工作及部队的情报工作,国外的谍报侦察依然由总军需部负责。〔俄〕维克托?乌索夫:《苏联情报机关在中国》,解放军出版社,2007年版,第10-11页。

  1918年初,总参谋部第二军需部改为全俄总司令部作战部军事统计局。该局有7个处负责搜集有关国家的军事情报,3个处负责反间谍工作。各个机构间相互隔绝,互不协调,工作效率低下。1918年6月,全俄总司令部作战部军事统计局指出:“当前几个机关同时开展情报工作,相互之间大部分没有联系,完全独立地接受某一项工作计划。由于上述几个机关之间在情报工作方面没有明确的职权界限,更没有对整个情报工作实行统一领导,已经明显暴露出并令人感觉到下列消极现象……情报工作缺乏统一领导,整个情报工作杂乱无序、毫无系统性的特征显得异常引人注目。”〔俄〕维克托?乌索夫:《苏联情报机关在中国》,解放军出版社,2007年版,第11-12页。

  为了满足作战需要,1918年6月13日,红军成立东方战线登记部,负责东方战线的军事情报工作。东方战线下设5个军和伏尔加区舰队,这些部队都设有自己的情报机构,对同级参谋部负责,并接受上级情报机构指挥。随后,其他各条战线也按东方战线的形式,成立了自己的情报组织,隶属于同级参谋部的军事情报组织在军团以上部队建立起来。Viktor Suvorov,Soviet Military Intelligence(London:Grafton Books,1986),pp.20-21.

  军事情报组织通过谍报、部队侦察和航空侦察等手段获取情报,它的出现威胁到契卡对情报工作的垄断地位。1918年7月10日,契卡枪杀了东方战线参谋部的所有成员,军事情报机构的谍报资源全部由契卡接管,其情报搜集的重点转向为契卡服务,军事指挥机构对军事情报的需求得不到满足,这使红军走向了崩溃的边缘。Viktor Suvorov,Soviet Military Intelligence(London:Grafton Books,1986),pp.22-23.在红军领导人托洛茨基的建议下,1918年10月21日,列宁签署法令,成立“共和国野战参谋部登记部”(Registrational Directorate of the Field Staff of the Republic),负责领导和协调各条战线的军事谍报活动,契卡人员西蒙?伊万诺维奇?阿拉诺夫担任部长。登记部由军事监察处和谍报处组成。1918年12月,军事监察处由契卡领导。1919年6月19日, 第一次通过了登记部条例。根据该条例,登记部是中央秘密谍报侦察机关,由共和国军事委员会直接领导。登记部设陆军谍报处、海军谍报处和战时检查处三个机构。

  1920年,苏波战争爆发,由于极度缺乏情报,红军惨遭败绩。这迫使苏俄领导人更加关注谍报工作。1920年9月,俄共(布)中央政治局通过决议,认为谍报工作的组织是军事机关中最薄弱的环节,“这一点在波兰战局期间暴露得特别清楚。我们盲目地向华沙进军,遭到了灾难性的挫败。考虑到已经形成的这种国际形势,我们身处其中,必须将我们情报工作的问题提到应有高度。只有严肃的、摆正位置的情报工作,才能使我们摆脱盲目的意外行动”〔俄〕维克托?乌索夫:《苏联情报机关在中国》,解放军出版社,2007年版,第5页。。为了改善红军的情报工作,登记部被改组为红军总参谋部的第二部,地位有了明显提升。在1925-1926年的改组中,登记部被改组为红军总参谋部第四部,定名为总参谋部情报部,即“格鲁乌”(ГРУ)。它虽然是总参谋部的下属机构,但可以直接向国防委员会报告工作,其分析报告甚至可以绕过总参谋部,直接提交给国防委员会和政治局。Lennart Samuelson,Soviet Defence Industry Playing:Tukhachevskii and Military-Industrial Mobilisation,1926-1937(Stockholm:Stockholm Institute of East European Economies,1996),p.73.

  从成立伊始,军事情报机构就致力于成为苏联搜集陆海军情报的中央机构。1919年6月21日颁发的红军总参谋部指令要求登记部提高谍报侦察能力。

  当时的国内国际条件对开展谍报工作十分有利。当时滞留在苏俄的战俘有数百万之众,这其中不乏狂热的共产党人,他们自愿加入红军,为苏俄服务。这些人在加入总参情报部后,无须进行培训,即可派遣回国从事谍报活动。战后欧洲的贫穷和混乱使共产主义在欧洲各国极易传播开来,许多对资本主义失去希望和理想的人都把目光转向苏联,为苏联服务成为他们改变命运的唯一途径。一本早期的格鲁乌招募手册曾这样写道:“如果你需要一名能为谍报活动提供设施的特工,比如说一名无线电情报员、安全房屋和传送点的主人,那就去物色一名身材颀长而漂亮,但在战争中失去了一条腿或一只胳膊的男人吧。”Viktor Suvorov,Soviet Military Intelligence(London:Grafton Books,1986),p.29.此外,十月革命后流向世界各国的白俄也为总参情报部的派遣提供了有利条件。

  法国是格鲁乌的第一个重要目标。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法国成了欧洲大陆的强国,在国际事务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它的军队员额位居世界首位,装备最精良,军事工业尤其是航空业、化学工业以及大炮的制造技术处于世界领先地位。另外,巴黎还是反苏维埃政权的俄国流亡者的汇集地,所以苏联认为法国是反苏的阴谋活动中心及反苏战争的策划中心。

  格鲁乌在法国活动的主要目标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法国的各种政治力量、军队的状况、军队的驻防地点以及军队的动员计划;二是法国军事工业的新技术和新发明,这对苏联发展自己的军事工业,改进红军的军事装备水平极为有用。30年代以后,法国在欧洲的优势逐渐消失,纳粹德国逐渐崛起。德国的扩军备战使苏联面临日益严重的威胁。与此同时,德国的化学工业、钢铁工业、电子工业、航空工业迅速发展,其水平超过法国而居于世界前列,成为苏联获取科技和工业情报的首要目标。当德国和日本等战争策源地形成之后,格鲁乌的谍报工作又转向获取德国和日本的战略情报,为最高统帅部充当战略哨兵。佐尔格谍报网、拉多谍报网和“红色乐队”谍报网纷纷建立起来,这些谍报网在预告德国发动侵略战争的时间方面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格鲁乌在美国的谍报活动也取得了突破。它在美国有一个名为“阿姆多尔戈”(American Trading Organization, Amtorg)的贸易组织,通过从苏联政府获得进出口许可证获利。在此后的十年间,阿姆多尔戈成了格鲁乌在美国最重要的掩护机构,有一百多名格鲁乌军官以它为掩护在美国从事谍报活动。依托这一组织,苏联特工在美国大肆活动,搜集工业、科技、外交、军事等方面的情报资料。
(责任编辑:黄子娟)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