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远征自述--军事--人民网
人民网

冯远征自述

2011年06月29日10:49         手机看新闻

  重新定义陈独秀,给陈独秀一个客观的评价

  定我演陈独秀的时候,我以为可能也就两三场戏,出来说几句反对毛泽东的话,对革命不利的话。后来一拿到剧本,我惊呆了,没想到戏这么多,而且它颠覆我们印象中那个右倾机会主义的陈独秀,这个剧本重新定义了陈独秀。这次中共中央党史办直接把关剧本,对过去给陈独秀的定位也作出改变,对他有了一个相对客观的评价,充分肯定了他作为党的奠基人所起到的作用。我们要重新看待陈独秀的历史,我在拍《建党伟业》时是重新认识他、靠近他、演绎他。

  我当时跟黄导说我哪像陈独秀啊,黄导说你看你脑门像,头发也很像。我说眼睛没他那么大,嘴唇没那么厚。导演说这些都可以通过化装补。我看中的是你的儒雅,陈独秀身上要有知识分子的感觉,我觉得你能演好。我的压力主要表现在怎么演绎这个人物,因为剧本里跟我们以前对这个人物的认知是不同的,之前他是非常有争议的一个人,这次提供了一个正面的描述,要打碎观众对陈独秀的所有印象,对陈独秀的全新定位还要让观众信服,这对我来说是个很大的挑战。

  我看过我的父辈对革命的忠诚,因为年龄的关系也经历过一些事情,所以我对革命激情是有切身感受的,我要塑造陈独秀激情的一面,这是革命斗志,唯有这样才能成为党的奠基人。

  他是一个立场鲜明,非常有远见的人。一大召开前,他就说不能让共产国际介入,中国命运一定要掌握在自己手中,这在戏里写得很清楚。他很清醒,这一点是难能可贵的。

  演讲戏集中,每次皆不同

  陈独秀在戏里有好几场演讲的戏,这也都是他的重场戏,每一次演讲我都经过精心设计,反复推敲。在北大面对学生的那一场,我故意要声嘶力竭,要几乎喘不过气,就是要这种一气呵成的感觉。我不想处理成话剧演员的演讲,那样会做作,没有激情。对待学生,就是要用比学生还有激情的激情去感染他们。在火车头上对工人演讲的戏,我是在给他们讲道理,告诉他们未来是掌握在他们手中的,虽然也很有激情,但跟学校的很不一样,因为对象不同。五四运动时第二场在北大图书馆的演讲,这就不是嚷嚷了,而是号召,是掏心窝子,跟广场上不一样。张嘉译饰演的李大钊给人沉稳的感觉,我是觉得陈独秀更多的应该是外向,激情的。对于陈独秀这个角色,黄导倾注了很多心血,重新认识陈独秀,对观众来说是新鲜的,更要是可信的。

  吃火锅那场戏是我提议的,因为那时要说很多革命的话,如果还是在图书馆这样严肃的场合说出来,会让人觉得不舒服,是在喊口号。我就说能不能改成吃饭,黄导马上表示同意,往火锅上倒酒出现火焰的那里是黄导提议的,我也很喜欢。火一出来,第一,是对革命的预示;第二,符合情境;第三,也符合陈独秀的个性,要彻底改变这个世界。因为这是一个生活化的场景,所以说出革命的话也不显得做作。跟这个有相似之处的,还有陈独秀出狱后披个毯子烤白薯的戏,在火炉边把词往革命了说,说得铿锵有力,也不会显得那么高大全。我和张嘉译在演戏上都不是很做作的演员,这次能把很多戏处理得生活化也是我们很满意的地方。

  话剧演员台词功底深

  陈独秀撒传单被捕的一场戏正准备补拍,当时没拍是因为党史办很严,要找到相对合适的环境才能拍。之前也有人建议用出报纸的方式介绍一下即可,但黄导不同意,他认为这非常重要,并坚持一定要用画面呈现。本来准备在北京搭景拍,但可能赶不上了,估计最终还可能要去上海找合适的环境拍。

  黄导用了我演陈独秀之后,七八个剧组都找我去演陈独秀,我都拒绝了,我觉得演绎一个就够了,这是我演艺生涯当中不一样的角色。我对这部戏期待很高。

  不管是《建党伟业》还是《建国大业》,我认为这个创意好的地方在于,让诸多明星通过一两场戏去塑造角色,大家都不敢有闪失,反而会更加投入,把握这一两场戏的机会,这样能给影片添色。而且,这也不是为演员而写戏,是写完戏才找的演员。

  我曾跟黄导开玩笑说,我知道你为什么让我演陈独秀了,他说为什么,我说,台词太多了,你知道我是演话剧的,换个台词稍微差点的演员,恐怕拿不下来。黄导就开始笑,说我这个想法有意思。

    (选自金城出版社出版的《建党伟业》)
(责任编辑:黄子娟)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