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事不虚 小事不拘--军事--人民网
人民网

后记

大事不虚 小事不拘

--编剧董哲谈《建党伟业》剧本创作

2011年06月29日10:53         手机看新闻

  在纷杂的历史事件中寻找脉络

  在写作这个剧本之前,我先去罗列了大量历史事件的提纲。从1900年“庚子国变”到1927年大革命失败,中间大大小小的事件都拉了一个清单。后来产生几种意见,一种是表现1919年到1921年这个时间段,采取类似电影《开天辟地》的结构;还有一种是从1917年十月革命爆发到1921年;另外一种也是最早的思路,就是从1914年一战爆发,日本人占领青岛起到1921年。但这几种方案都有一个问题,就是担心逻辑上会不完整。因为影片不是纯粹为表现全国57名党员,13位代表如何建立起来的,这些不是重点表现的对象。艺术表达的目的,是为什么在中国会出现中国共产党?通过影片,让观众感受到这一点。这是共产党的诞生在思想上,组织上,革命过程中的事件,同时也是历史的诸多因素堆砌到一个点上的社会结构的化学变化。最终在和导演的讨论之后,确定剧本选择1911年到1921年这个时间段。以辛亥革命做起点,以中共建立做落点,这个结构从逻辑上完成了旧民主主义巅峰到新民主主义发端的过渡。1911年以前的部分就被舍弃掉了,尽管也有因果逻辑在,但它和建党的直接因素隔得相对较远。

  结构对我是最大的挑战

  剧本创作阶段,结构是对我最大的挑战,它困扰了我很长时间。到剧本进入讨论阶段,韩总提出要做三段式。三个段落中,第一段描述辛亥革命后国家混乱的状态,包括思想上的混乱。第二段是当时的仁人志士信奉的政治原则和理念以及他们作出的努力。这一时期什么样的政治流派、思想都有,出现了激烈的碰撞和交锋,还有中国命运的大讨论。有人还要坚持儒家思想,认为需要改良求进步。包括辜鸿铭、章太炎、王国维等,还是站在旧文化的阵线上。而鲁迅、胡适、李大钊等这些人站在新文化的阵地上,要搞新文化。大家其实都在求发展,只是方式不同。举个例子,辜鸿铭这个人是南洋出生的,会七八个国家的语言,从小接受西式教育,可以说学贯中西。但是他又反对男女平等和一夫一妻制,在跟别人争论时,他说过这么一句话,到底是一个茶壶配几个茶碗,还是几个茶壶配一个茶碗?可见他对新文化的很多东西还是相当排斥。这是第二段百家争鸣的阶段,第三段主要表现五四运动之后,共产党先驱们所作的努力。这个三段式的结构,也让影片的线索显得更加明晰。

  大事不虚,小事不拘

  这部电影有它的特殊性,要尊重历史,同时也还要留有一定的艺术创作空间。我尽量按照“大事不虚,小事不拘”进行剧本的写作。比如五四运动时的某一天,李大钊上街了,陈独秀没上街。但是李大钊上街演讲了没有,说了哪些话,他不一定是在这一天说的,不过我们仍然可以用,进行一定艺术创作。因为电影不是历史研究,我们只是去表现,通过叙述把这三个阶段表现出来就好了。

  当然在创作过程中也会有所取舍,不是摆在面前所有的菜都要夹到自己碗里。比如我开始想到的一场戏,是关于日本内阁的大讨论,因为我们对近代日本的认知不是特别明晰,所以想通过这场讨论对他们有个认知。但是最后仍然舍弃了,因为有些偏离主线。还有个趣闻,其实我们现在用的“共产党”这三个字是从日文里扒出来的。“共产党宣言”是日文的译法,如果引文直译的话,是“国际社会主义者宣言”,而且我们最早研究马克思主义的,都是留日的一些人,像李大钊、陈望道等人。

  全景展现五四运动

  五四运动这一段落非常精彩,全景式展现了五四运动起因、经过、结果,从语言、行为、动作描画等方面,基本还原了当时五四青年的状态,可以说是全片中最大的高潮点。从党史上讲,五四运动为中共成立作了组织准备。中共成立时有三分之二的人员是参加过五四运动的。另外,棉花坡战斗也很精彩。虽然战斗很小,只有旅级,但这场战斗的直接影响是,袁世凯宣布取消帝制,不久后黯然死去。这里面朱德的形象也跟以往影视剧中完全不一样。他英勇善战,所以在这一时期也创下不小的功绩。当然我们也没有义务去为历史人物重新定位,表现的是他那个时代做过和说过的事情,而不是重新塑造这个人物,没有这种狂妄的想法,不管他是传统意义上的好人还是坏人。我们要做的是尽可能寻找他们的内心逻辑。比如表现袁世凯称帝,签订二十一条,背景是什么,内心逻辑是什么?为什么能够称帝?因为他有资历,有权力。这都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是非评判由观众自己决定。

  从年轻人的视点出发

  主创团队好多人都很年轻,我的关注点和兴奋点和年长的人可能不一样,有年轻人的元素在里面。当时的年轻人和我们现在有什么不一样?其实差不多,他们也追星,只不过我们追的是刘德华,他们追的是思想先锋陈独秀、李大钊、胡适等,他们才是那时候年轻人的偶像。金一南教授曾经在书里说过,那是一个年纪轻轻做大事,年纪轻轻丢性命的时代。沈志清39岁当上国民革命军总司令,毛泽东38岁任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主席,周恩来29岁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这些都是现在的年轻人无法想象的。

  韩总虽然已经57岁,但是他自己身上有着不属于这个年龄段的激情和冲动。想事情也很单纯,希望集中全力把事情做好。他很关注年轻人的想法,会考虑年轻观众的接受程度和感受。还有就是不喜欢把事情做小,不会纠结于某个点,然后很明确地去做。比如在故事的处理上,他就要求不是去描述这个党如何躲着特务,怎么开会。因为一大会议本身很小,但它的重要性在于对后来历史的影响。需要关注的是,之前的整个积累和变革,还有它对后来的深远影响。

  我是个业余玩儿历史的票友

  我是业余玩儿历史的票友,很多东西都是表面化的了解,关注的角度比较多。所以在拍摄现场也会对服装、化装、道具等提一些建议。如果这些细节不重视的话,会影响影片的质量。比如以往表现过的宋希濂出来挂着上将军衔,但他一辈子都没做过上将。常识性错误会降低影片的品质。所以我们要尽量避免,因为年代戏必须讲究这些,一部电影就是由无数细节构成的。这部电影美术团队也非常强大和完备,很少能让人挑出毛病。有一次我看到外景中的一辆洋车,车上的铭牌是“北平”,但当时应该是“北京”,我就简单跟工作人员提了下,没想到第二天早上开拍时所有的铭牌都换了,后来了解到,其实这些镜头未必带的上,但是大家都是想把这部影片做精细。

    (选自金城出版社出版的《建党伟业》)
(责任编辑:黄子娟)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