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毒蛇行动”--军事--人民网
人民网

2.“毒蛇行动”

2011年07月29日13:55    来源:人民网-军事频道     手机看新闻

  马野走出村井鸟石的四合院办公区,脑海里一直回闪着村井鸟石交待芳子的那句话:“最迟明天傍晚,要干掉那个罪大恶极的凶手李大喜!”马野本想到自己办公室安排下老同学探听冈村司令对阿部死讯的反应,可仔细琢磨平衡了一下,还是刺杀李大喜的事重要。马野十分清楚芳子在特高课的地位,她年轻美貌,穿上军装后让所有的军人都为之倾倒。她所布控的间谍网已经深入到八路军不同的战区及不同的人物身边并截获了种种情报,因此,在特高课内,芳子一直占据制高点。马野曾多次想法接近芳子,试图共享其情报来源,但芳子对马野不信任,也不容他干预自己布局的那一盘盘的棋局,为此,俩人都一直在暗中较劲。

  马野脑子记事、记数是天才,听而则记,过目不忘。他出了村井的办公室想回趟家,正遇上穿着便服的龟山小队长。龟山是双重身份的日军特别人员,任别动队小队长,又是特高课外线情报员。

  “马野君,这么急,要去哪呀?”龟山带着礼貌,说话时总带有一种试探的意味。

  “噢,回趟家,早晨走得匆忙,忘了带钥匙了。”马野说着便大步朝城区东向走。

  龟山特别鬼,他对谁都不信任,特别是上个月,龟山独自带着伪军小队包抄一个八路军地下交通站时巧遇马野,结果,地下交通站的人提前跑了,让龟山很没有面子,遭到芳子的痛骂不说,更是被马野上报村井鸟石,这让龟山怀恨在心。龟山曾多次派自己手下的人,特别是他供养的几个伪军小汉奸,背地监视着马野妻子在医院的一举一动。有一回半夜,马野的妻子原山慧子在医院值班,趁着雨夜救治了一位受枪伤的便衣男人。当时,龟山手下的线人是山东汉奸董启明,跟踪那个便衣男人时,突然遭到了木棍重击。龟山派人秘密盘查了原山慧子。这件事也让马野告到了村井鸟石那里。

  马野行走十分敏捷,他利用间谍职业习惯两眼平视的余光,可以看到两个四十五度角外的人影。马野清楚原山慧子昨晚值班,早晨刚下班在家。马野快步靠近自己家门,手里早已准备好钥匙开门而进,这时,汉奸董启明像一条狗似的闪了一下躲在东墙角。

  “这个很重要,在10分钟之内发出去。”马野小声交待着,然后提高音调,“上班忘了带钥匙了。我走了!”

  原山慧子接过马野的纸条,看到马野出门后,立即关上门,下到地下室打开天线,启动电台……

  日军总司令部的一块灵牌上,写着阿部规秀的名字,还有一张阿部规秀穿日本军装的黑白照片。周围摆放着白菊花、长条的挽联以及日式贡品。灵牌两侧站着日军少将级以上的军官16人,他们低头致哀后,冈村宁次隆重地做着日本祭祀仪式,然后默默地低头唱着一首十分煽情的日本民歌。冈村宁次突然拔出一把日军最高级别战刀,猛地把左侧的一把中式红木椅砍断,令在场的日本将军们一下子抬起了头。

  “各位将军,我不想再发生阿部规秀将军殉职的事件,绝不允许!”冈村宁次叹了一口气,瞪着眼睛强硬地说道,“近期,八路军到处乱窜,炸掉各地的军事炮楼108个,炸毁了我军在山西阳明堡的飞机场,昨天,他们又打死了我军高级指挥官阿部规秀,这绝不容忍!我命令,第一旅团长率领两万精兵包围山西各路;第三旅团长带领一万人直接插入晋中以南地区,围剿在铜家岭一带的八路军总部。”

  日军将领们立正宣誓,高喊日语战言。

  冈村宁次最后挥刀立言:“我要亲自拿彭德怀的头,祭奠阿部规秀!”

  此言一出,在场所有的日本将军“唰”地一声,挥出自己的指挥战刀:“祭奠阿部规秀!祭奠阿部规秀!祭奠阿部规秀!”杀气腾腾。

  仪式结束,像洪峰过后,一切都在溪流的小石缝间平淡无味。然而,冈村宁次的心境并没有平静,他在自己的作战室中徘徊了数十圈后,突然冲着身边的高参大喊道:“让村井和磨田立即到这里来!”

  冈村宁次站在一张清剿八路军的作战地图前沉思,许久才长长舒了一口气。

  “报告,特高课长村井鸟石到!”

  “报告,特别行动队长磨田小二到!”

  冈村宁次站在地图前背对着他们,像僵尸般一动不动,那一刻空气凝固,令立正笔直的村井鸟石和磨田小二不敢喘大气。猛地,冈村宁次把那张地图撕了下来甩到他们的身边,嚷道:“你们看看,我说过多少次,八路军不消灭,我们在华北,特别是晋中,是站不住脚的!八路军竟然打死了我们最优秀的阿部将军,这是我们大和民族的耻辱!耻辱!”

  “我们失职!”村井鸟石和磨田小二低头齐声说。

  冈村宁次猛地拍着桌子,大骂道:“失职!你们简直就是废物!村井,你在八路军总部的潜伏人员是不是摆设,我要的八路军总部01号到05号的准确位置、他们行动的地方,都给我提供准确的情报。你懂吗?”

  村井鸟石赶紧上前一步,低头说:“卑职有过!彭德怀太狡猾了,他像个泥鳅,善于打游击战。这个月他就换了三个地方。我们安插的‘蝴蝶’已发回情报。”

  “我现在就要八路军总部五人的位置,磨田训练的魔鬼别动队等了三个月了,下个月,不,下周,必须执行‘C号作战计划’,刺杀八路军总部这五个人!”冈村宁次说着拍了拍磨田小二,“尖刀中队必须枪枪打中他们的脑袋;刀刀刺中他们的心脏,明白?”

  磨田小二道:“报告冈村司令长官,我还秘密布置了一个小队,到关键时刻和八路军长官同归于尽,为天皇效忠!”

  冈村宁次听着点点头,随后走到一个巨大的沙盘模型战图旁边,比划着说:“占领整个中国,耗费我们太多财力和兵力,八路军是游击队,只有按‘C号作战计划’执行,由磨田你亲自出马,用出其不意的方式,消灭八路军指挥员。八路军也就完蛋了。我们整个大和民族将在亚洲占据每一寸土地,我们的事业就成功了。”

  “是!今晚,我就部署对八路军总部的侦察行动!”磨田小二说,“前几天,我派小组在铜家岭一带侦察过,我怀疑八路军01号肯定在那一带。”

  冈村宁次转过头来,盯着村井鸟石反问道:“铜家岭,你的情报哪去了?为什么没见‘毒蛇’出动?不要再隐藏了,现在完全可以让‘毒蛇’行动,限时发回八路军总部指挥所的准确位置!”

  村井鸟石立正回答:“是!我立即发报,让‘毒蛇’行动,一定提供别动队准确位置!”

  冈村宁次心里十分明白,八路军作战只是游击队,打得日军东蹿西跳,只有动用非正常手段,刺杀掉八路军的最高指挥官,才能够消灭掉八路军这支队伍。冈村宁次在沙盘前,用木棍敲着山西地区内的一个小小的标志“铜家岭”,说:“这个地方,就是这个地方!你们别看它小,可八路军选择这个地方,从军事上说,正前方是悬崖,紧接着是土坡和小沟,是个防御工程,而它的后面是太行山,可以从左右两条线潜逃。所以,由你们俩密切配合,第一,情报要绝对准确,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差错。第二,别动队要弄清铜家岭的地形,那里每一个土坡峡谷,每一个村庄地头,都要侦察清楚。组织双保险刺杀,就叫‘C号作战绝杀’!”冈村敲了敲铜家岭的模图,说:“我让全世界都知道这个地方!更让中国人更知道,这里是八路军最后的坟墓!开始行动!”

  磨田小二是冈村宁次选中的特别行动队长,他不仅曾是日军闪电突击队长,有着暗杀、突击、武功、射击等多项高技能,而且他有着魔鬼般的兽性,他训练的别动队队员互相残杀,胜者淘汰败者。在别动队里,磨田小二带头训练,曾与三名队员格斗,结果把两名队员都打成了重伤,一个被打死。在执行“C号作战绝杀”任务的最后血练阶段,第一绝杀小组要从32人中产生28人,必须通过分组格斗、枪击、刺杀消灭四个人,从而来达到绝杀小组绝对的能力。当天傍晚,一所兵营里,四周用铁丝网围成了一个大笼子,好像一个全密封的网球场。正前方两侧的高塔哨所上有端着机枪的日军,用枪口对准笼子里要决斗生死的绝杀小组,以防有人承受不了死的压力,冲撞铁丝网而逃。在相隔500米的两个山包上,两盏聚光探照灯在笼子周围闪动着。

  磨田小二早已换了身别动队特有装备,军装多口袋,可以携带多项子弹和兵器,身上暗藏着两把匕首,同时紧靠胸膛位置装有一枚小型烈性炸药,可以和对手同归于尽;更绝的是一旦失手被擒,每个人右衣领角里藏有巨毒药片,必须自杀。磨田小二培训这支别动队算是费尽了心机,包括日军、被俘的中国军人和老百姓都被当靶子训练,有近两百中国百姓死于别动队员之手。

  最后的训练异常惨烈。第一组八人互相刺杀打得难解难分,其中有两名别动队员手臂被刺伤,流着鲜血继续格斗。

  一个别动队员在刺杀中,右耳朵被刀劈掉了,血流一地,他摇着头丝毫没有畏惧,而是闪电般地朝对手发起攻击,先用拳打倒对手,但是对手朝他巧射匕首,插进了他右胸前,只见他拔出后又投向了对手,在闪动中匕首刺中了对手的右大腿,血溅四周,空气凝固。对手在地上翻滚的同时,雨点般地朝他掷去铁球,其中一枚砸在他的左臂上,发出“嘣”地一声响,他顽强地站起来,两眼甩着血滴朝对手猛扑过去,双手重重地捏住了对手的喉咙。双方在扭打中发出阵阵惨叫,终于,他制伏对手,又重重给了他一刺刀,对手闭上了眼睛。

  仅仅20分钟的格斗刺杀,产生了28名格杀超强的别动第一小分队。有些受伤的队员,军医发给每人一瓶消毒盐水,他们迅速打开瓶盖,毫不犹豫地倒在鲜血糊状的伤口,咬着牙叫都不叫一声。他们只有一个信念,刺杀八路军总部最高指挥官;他们的脑海里明确地记住了朱德、彭德怀、左权等五人的形象;在训练场上张贴的也是八路军总部指挥官的人头照片。无论是从个头和形体,别动队员们闭着眼睛都能判断出谁是谁,在刺杀训练中,他们从来没有失手过。这一点,连冈村宁次都给予肯定,称之为“魔鬼训练的典范”,冈村宁次需要的是“C号作战计划”的真正成果。这时,磨田小二正准备下达绝杀训练的命令,龟山小队长提着战刀匆匆赶来,在磨田小二耳边小声嘀咕了一会儿,只见磨田小二脸色骤变,眼睛都斜了,说:“你要派人悄悄跟踪马野,如果他有通敌行为可以先斩后奏!”又急忙补充道,“记住,不要打草惊蛇!你独自行动,也不要让村井知道!”

  龟田很快消失在军营后的那片白杨林中,带着一帮人直接奔向原山慧子的住所……

  磨田小二迫切地需要准确的情报,在村井鸟石情报迟迟不落实的情况下,亲自带领第一行动小分队,通过现代化摩托部队把他们送到了指定地点。夜色已晚,周围已经笼罩在黑暗之中。他看了看夜光表和指南针,夜里10点20分,行驶的方向恰是正南方。然后熟练地看了看地形,对小队长下达命令:“分两组前进,攀上悬崖后,在小头岭汇合!”

  “明白!”两队即闪而开。

  磨田小二又强调道:“记住,绝不能开枪!一切按死令进行!”

  别动队员装备精良,头戴迷彩钢盔,脸上戴着长条宽边夜视眼镜,在黑夜里,别动队员穿梭攀登轻如飞。两组队员甩出绳索,在不同的悬崖飞跃攀登而上。不到五分钟,就神出鬼没地出现在小头岭,悄悄地埋伏在一条土坡的沟岔里。

  “联络‘蝴蝶’,随时准备战斗!”磨田小二对身边的密电员小声说,“要快!30秒内完成!”

  密电员迅速打开随身携带的微型电台,戴上耳机,转动着电钮,搜寻着“蝴蝶”的电台信号。对方发出了方位数字和暗号,磨田下令突击。突然,警戒在一侧的别动队员报告:“磨田队长,有情况!”

  “准备战斗!”磨田拔出手枪下令道,“两队散开!”

  眨眼功夫所有人员隐蔽在丛林中。磨田小二透过夜视望远镜看到了一个景象,简直让他不敢相信。原来,特高课的一个行动小队,在芳子的带领下,正悄悄地进入八路军独立团的一营防区,进行谍杀行动……

  (摘选自金城出版社出版的《谍杀》) 
(责任编辑:黄子娟)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