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刺杀神枪手李大喜--军事--人民网
人民网

3.刺杀神枪手李大喜

2011年07月29日13:57    来源:人民网-军事频道     手机看新闻

  八路军与日军的战斗在山西各地区同时打响,独立团突然接到总部的命令,为了牵制冈村宁次增兵晋中地区,以减轻129师的作战压力,连夜在晋中外围阻击了日军三千多部队。此时,神枪手李大喜因为击毙了日军指挥官阿部规秀,受到了聂荣臻的嘉奖,名声大振。警卫团长汤达奇看上了李大喜,通过各种关系硬是把李大喜从独立团给要了过来。独立团长也不是顺毛驴,在没办法的情况下,借此向上面要了两挺机枪,才算放了李大喜。但独立团还是觉得太亏,毕竟李大喜是击毙日军阿部规秀中将的英雄。汤达奇很得意,把李大喜安排在警卫团的手枪班,担任狙击手。

  这天吃过晚饭,通信员将带着李大喜到小头岭报到。小头岭离铜家岭有七八公里的路,是保卫铜家岭八路军总部的第二道防线,大多由能战善武的警卫战士组成。

  天色暗淡后,李大喜被汤达奇叫到了后山。汤达奇把李大喜的主要工作当面进行了密谈,其中有一项任务说得含蓄:“大喜,你先到小头岭熟悉下那里的地形,两周之内回到一连一排。”

  李大喜当然知道一连一排的意思,不仅将任命他当排长,这个排还是保卫八路军总部首长的钢铁排。“我一定按团长的要求,尽快熟悉小头岭。”李大喜自信地回答。

  汤达奇看着单纯又勇敢的李大喜特别强调说:“你来警卫团和独立团不一样,你懂吗?独立团只管打仗,甚至打硬仗,这里主要是保卫首长和总部所有人员的安全。”

  “我明白!”

  汤达奇打断道:“明白,明白什么?我告诉你,警卫战士不仅会打枪,而且善于观察敌情,识别谁是好人谁是坏人……”

  “识别坏人?”李大喜追问,“怎么识别?”

  汤达奇看了看周围,小声交待道:“记住,当警卫团的兵首先要有脑子,我们周围,包括穿八路服装的人都要警惕。还有些人是内奸和特务,我们随时都要提高观察力,枪法才打得更准。”

  李大喜立正说:“团长,我明白了!”

  “今夜,我让通信员带你到小头岭报到。”汤达奇说,“要注意行走的路线,多留神!”

  入夜,李大喜和通信员上了路。李大喜是个心细的人,汤达奇对他说的话,他都记得牢牢的。通信员是大个子,枪打得很准,脑子也灵,他挎着盒子枪走在前面。李大喜右小腿上插着匕首,腰间插着一把21响的八戈枪,身上还背着军被背包。夜风呼呼,使人感到一阵阵凉意。周围静得出奇,没有一点声响。

  3刺杀神枪手李大喜 \〖HT〗他们并不知道,一个刺杀李大喜的阴谋就隐藏在这寒冷的黑夜里,随时都有一场血腥的战斗发生……

  特高课芳子在村井鸟石的授意下,带领特高课便衣特工队,在当天黎明前,就潜伏在小头岭以北两公里处的小庙,芳子从“蝴蝶”那里得到准确情报,在此等候李大喜路过,刺杀日军的眼中钉,为死去的阿部规秀报仇。

  “注意隐蔽!”芳子穿着一身紧腰蓝色长裤,上身佩戴防弹衣,斜挎着一把日式最新短枪,并且都带上了防音装置。周围的三个快手特工,除了配有狙击枪外,都有短枪和匕首、飞刀。芳子在特高课不仅情报工作是一流的,她曾在上层混过,不择手段获取过许多机密情报;她还善于暗中搞刺杀,在北平和保定一带,她就带领便衣特工队暗杀了包括国民党在内的18名将领。地下黑道都知道特高课有个芳子特工,代号变换无穷,什么“美鱼”、“金钱豹”、“黑蝙蝠”等都是她。

  阿部规秀被八路军击毙,芳子在接到情报后,第一时间与“蝴蝶”进行联系,准确地获得了李大喜的情报。刺杀李大喜正是特高课长村井鸟石的当务之急,更是向冈村宁次司令汇报的成果。对于这次刺杀李大喜的计划和实施,芳子全盘秘密操纵,就连马野都不让介入。

  芳子快速神秘,但间谍与反间谍总是时刻相伴随的。就在芳子率领便衣特工队深入小头岭的时候,八路军总部保卫部李玉文在一般不轻易开机的紧急状态下,凭着职业敏感,在紧急开机的几分钟内就收到潜伏在特高课里“长空”的急电。当邱强拿到几个字的密报“日刺杀李大喜”时,拍着脑门连连说道:“坏了!坏了!”

  他急匆匆往办公室外跑,正碰到老侦查员陈西祥,问道:“李大喜现在什么地方?”

  “他授奖后被汤团长要走了。”陈西祥瞪着眼睛反问,“怎么啦?有问题?”

  “通信员,快,跟我去警卫团!”邱强没顾得上回答陈西祥,骑上马朝铜家岭外围的警卫团奔驰而去。

  在飞驰的马背上,邱强的脑海里闪现着两天前李大喜受嘉奖的场面。聂荣臻曾拍着李大喜的肩膀赞扬他,击毙阿部规秀大大地鼓舞了抗日的热情,为此,还奖励他一把手枪。现在,日军特务要秘密刺杀李大喜,如果刺杀得手,那将对八路军官兵产生多么消极的影响。邱强愈想愈感到事态的严重性,快马加鞭冲向警卫团的前沿。正好迎面遇到汤达奇。

  “李大喜呢?”邱强跳下马喘气急问,脸色十分难看。

  “刚刚走。”汤达奇说,“这会儿正在去小头岭的路上。”

  “赶快通知小头岭的部队保护李大喜,日军特工要刺杀他!”邱强咬着牙说。

  汤达奇十分利索地大声对身后喊道:“二排长,你派两个班从西南两侧包围小头岭,要快!”

  二排长挥着手枪:“明白!一班、二班上马!”

  汤达奇骑上马,对邱强说:“我从东边的小道追过去!”

  “我也跟着你!”邱强挥动马鞭说。一道道的马蹄尘埃迎风而扬,黑夜中,汤达奇和邱强凭着经验朝小头岭方向飞驰……

  “发现目标!”前哨埋伏的日军特工小声报告,“只有两个人。”

  芳子拔枪,下达命令:“第一组抄前堵住他们的后路;第二组开始行动,不许用枪,以免惊动周围的八路。”

  几个穿着蓝色便服,佩戴短枪和匕首的日军特工点头后,像一阵风似的散开,隐蔽在夜色的土坡沟岔之中。这时,磨田小二透过夜视望远镜看到了另一个景象,他简直不敢相信,芳子也出现在小头岭,而且正在进行一项秘密的刺杀行动。这种日军之间的行动,磨田小二竟然一点都不知道,如果芳子刺杀行动顺利还好,不顺的话,势必导致别动队侦察行动的暴露。磨田小二脑子一片混乱,想上前又怕影响了芳子的刺杀计划。那一刻,磨田小二朝自己的队伍挥了挥手,做了个暂缓的手势。

  此时,天越来越黑,漫山的椴木丛中升起一阵阵的雾霭,不断向小头岭的原野扩散而来。李大喜背着背包,走起路来比通信员还快还轻。当李大喜走近椴木丛林边时,警惕地看了看周围的地形,一面接近山脉,一面是纵横交汇的土坡沟壑。李大喜想起汤团长提醒他要观察行走路线,其实是为了安全能攻能撤着想。

  “离部队还有多远?”李大喜边走,边小声问。

  通信员看到了椴木林,果断地说:“不远了,还有两公里路,穿过这片林子,绕到后山就到了。”

  “注意警惕!”李大喜提醒道,“枪弹上膛。这地方有点阴!”

  “没事!我经常走这里送信……”

  通信员话音未落,忽然从左侧窜出两个黑影,手持匕首朝李大喜刺来。

  “闪开!”李大喜躲闪瞬间大声提醒通信员。这时,通信员下意识地扣动了手枪,黑夜寂静中只听见“啪、啪”两声枪的脆响,震惊了椴木林区,惊醒了小头岭周围的部队,也把这枪响信号传递给了前来保卫的两个班战士,更报告给了汤达奇和邱强……

  李大喜毕竟是老兵,有过武术训练,眼快枪准,而且一路上警惕性很高,当两名特工闪电般地刺向他时,他就势往下一蹲,随即就是一个后翻滚,瞬间滚出七八米,同时,他抓起一把土,朝日军特工的脸上撒去。两个特工迷了眼,凭感觉朝李大喜连续投去飞刀。李大喜飞快就地躲在一棵大椴树后,就在他的胸前树根部插进了两把飞刀。芳子见状,极为不满,听到枪声知道此事已败露,她更清楚在七八公里之内的八路军警卫部队,如果不火速撤离小头岭,必将遭到八路军的阻击和追杀。芳子想到这,挥着那支特制短枪不顾一切地朝李大喜射击。李大喜清楚自己的使命,在被敌人埋伏的情况下,不能硬打。在芳子向他射击时,他飞快撤离那棵椴树,躲入山坡峡谷里。可是,通信员却遭日军特工的攻击。被雨点般的子弹包围。李大喜从另一个角度不时地朝日军特工打冷枪,连连击中敌人。

  这场面让在一旁静观的磨田小二看到,气得直骂:“一群饭桶!特高课的饭桶!”

  “队长,正南方向发现有八路增援!”别动队员上前报告。

  另一个队员从背面跑来,急切报告:“小头岭北面有八路出动!”

  出现这种情况,早在磨田小二的预料之中,他的侦察计划完全让特高课芳子给搅了局。

  “打吧!”一个别动队员请战,“不打,我们就被包围了!”

  磨田小二不说话,举起带有夜视镜的特别冲锋枪,瞄准了在反击中的八路军通信员就是两枪,通信员中弹倒下。

  “撤!”磨田小二举起手示意,“迅速离开这里,快!”

  磨田小二的别动队果然迅速,所有人员分成两队,脚步轻如猫步一般,不出任何动静转眼间消失在夜色之中……

  几乎就在同时,二排长率领两个班己赶到小头岭北面进入了战斗状态。汤达奇和邱强从正南方向直接占领小头岭制高点,命令警卫战士迎接保护李大喜。芳子见此景,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十分清楚,不能为了刺杀一个李大喜而丢掉便衣特工人员的性命。芳子抬头看了看地形,果断地挥着枪命令道:“撤!”当即带着便衣特工钻进了树林中,然后从一座后山穿行而逃。

  枪战过后,黑夜中乌云翻滚,渐渐下起了小雨,使小头岭的山与土坡之林成了凄婉的景象。当保卫部长邱强抱住李大喜时,那种心情十分复杂,李大喜逃脱了日军特高课的刺杀非常幸运,可是,护送他的警卫团通信员却中弹牺牲了。邱强悲痛不已。汤达奇上前静静地合上通信员的眼睛。汤达奇打过无数的仗,见过无数死去的战友,从来没有像这次悲伤。通信员跟在他身边三年多了,几乎成了他的“小跟屁虫”,日夜不分离。没想到,通信员死得如此不明不白,心脏连中两枪。许久,汤达奇才从通信员的遗体前站起来,两眼带着一股怒气走到邱强面前,嚷道:“看到了吧!看到了吧!他是我团最优秀的战士!他是怎么死的?是日军特工打死的!”

  “汤团长,你冷静点!”邱强想解释。

  “冷静?说得轻巧!”汤达奇反问道,“是什么人进入小头岭行凶的,是日军便衣特工!”

  “我知道,肯定是日本特高课芳子他们干的……”邱强降低语音说着,又被汤达奇打断。

  “特高课芳子?近日,在铜家岭发生的凶杀孩子的案件破了吗?潜伏特务抓到了吗?李大喜刚刚来到我团,又是谁透露的风声?而且连李大喜的行动路线都那么清楚,你们保卫部难道是吃干饭的?”

  邱强心里本来就烦透了,让汤达奇当着战士的面训斥,忍不住也咆哮起来,不顾一切地挥着手:“别说了!别再说了!都是我的错!我们队伍中有内奸,有潜伏日特,不挖出这狗日的东西,我邱强誓不罢休!”

  静静地,所有的人不再吭声,足足有两分钟,那场面仿佛凝固一般。突然,汤达奇上前抱住了邱强,似乎有些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喃喃地说了几个字,就说不下去了:“通……通信员没了……”

  邱强含泪拍着汤达奇的肩膀,说:“我们会为他报仇的!”然后,看汤达奇情绪稍缓,小声说,“日军特务不会甘心失败的!”

  “狗特务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反扑。你看,他会隐藏在什么地方呢?”汤达奇思索着问道。

  邱强提醒道:“你要密切注意警卫团的人,包括首长的警卫员……”

  “首长警卫员?”汤达奇眨着眼疑惑道,“那可是百里挑一选的,祖宗八代都是靠得住的!”

  “潜伏特务有两个情报来源,一是指挥机关,二是警卫部队,当然也不排除后勤机关,但必然都和前两个有联系,否则不会轻易得到如此重要的情报。你要对身边的干部和战士多关注,包括你的副团长张保和……”

  “张保和?”汤达奇反问道,“张保和可是经过长征的干部,家在太行山区,家里的人都被日本鬼子杀了。怀疑他,别瞎扯了!”

  “据保育院李英说,小香妹请假找她叔叔,到现在还未见小香妹的人影,保育院刘婷被杀,还牵扯到她呢!”邱强缓了一口气,接着说,“今晚刺杀李大喜事件,明早我们再调查后分析,先埋葬了通信员再说吧!”

  汤达奇点点头,依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说:“小香妹找她叔叔也不止一次了,她常给张保和送点东西。我让人把张保和叫回来。”

  “应该问清楚。”邱强把汤达奇拉到一边小声说,“听说05号首长警卫员张大铁也和小香妹关系不错?”

  “这事我还不清楚。”汤达奇说,“现在05号首长去了129师,过两天回来。”

  这时,警卫团二排长带着人抬走了通信员,在小头岭一棵大树下挖了一个深坑,厚葬了这位战士。李大喜在坟前磕了三个头,随后又走到汤达奇的身边,说:“团长,通信员走了,从今后,我李大喜就是你的通信员,我跟定了你!”

  “跟我,跟我干什么?”汤达奇问。

  “跟你,为通信员报仇!”

  清晨,从小头岭密林里扩散出淡淡的雾气,似乎能闻到昨夜遗留下的弹药味。

  天不亮,保卫部长邱强就带着侦查人员,对在小头岭刺杀李大喜的伏击点进行了查验,收捡了所有的弹壳,测量了敌特工的脚印以及遗留的物件,特别对被李大喜击毙的日本便衣特工,从穿着到佩戴各个方面都进行了查研。

  “邱部长,从现场调查分析,应该是七个人,其中,有一个女人,从脚印判断,她在这一带,是个指挥员。”陈西祥边合上本子,边说,“他们分两组埋伏刺杀的,而且他们怕惊动在小头岭的部队,是通信员首先开的枪。这和李大喜报告的情况吻合。”

  邱强在日军特工的现场查看着,半晌没有说话。然后,站在一个小土坡上回顾了四周,思索着说:“他们从哪里又逃了呢?难道就是为了刺杀李大喜一个人吗?这里可是有两条路直通铜家岭呀!那是八路军总部,太危险了!”

  陈西祥没有接话,他心里更清楚邱强的压力。自从八路军百团大战打响后,打得日军只要听说“八路”两字,就害怕。冈村宁次派日军万人围剿八路军总部,彭德怀是走走打打,甚至住宿在农户的家里,找个土庙就当指挥部。然而,作为保卫八路军首长安全的邱强,却要不断地派人侦察地形,不断地协调警卫团做好一个个的保护工作,甚至把一个团的兵力分布在几十公里之内。兵力分散,令邱强担心不已。现在,看着昨夜被偷袭的小头岭痕迹,真为八路军首长捏一把汗。

  陈西祥内向而沉稳,说话也少,但每当他说点什么,邱强都很在意。陈西祥沿着小头岭东西侧巡查后,说:“我觉得,这里面还有一个阴谋……”

  “阴谋?”邱强追问道,“老陈,你说说看!”

  陈西祥指着小头岭的方位分析说:“这是一支日军特高课顶级的刺杀队伍,埋伏在小头岭,离铜家岭只有七八公里,只需20分钟就能进入我们的一级防区,为什么非要刺杀一个战士呢?”

  邱强思索地:“假如,日军就是为死去的阿部规秀报仇呢?也在情理之中。”

  “应该有这种可能,但我总觉得这支特工小组,无意之中在潜入小头岭后遭遇到了李大喜,他们没有用枪械,是通信员的枪声打乱了他们的行动计划。”陈西祥指着南侧的土坡崖壁,说,“那里有他们留下的脚印,很乱……”

  邱强巡查后像是自言自道:“我也有这种感觉。奇怪,从周围的现场来看,刺杀李大喜用不着这么多人呀?像是两伙部队……”

  这时,侦查科长赵悦民在日军别动队长磨田小二开枪的地方仔细地观察,在石缝里捡起两个长长的子弹壳。子弹壳又长又尖,赵悦民从来没有见过。

  “邱部长,你看,新弹壳,还挺怪的!”赵悦民递过子弹壳说。

  赵悦民这么一说,使邱强警惕起来,他看着子弹壳,又闻了闻,然后交给了陈西祥,说:“这种子弹,只有特种枪使用。我以前见过,这种枪是带瞄准镜的,是暗杀专用狙击枪。很先进!”

  陈西祥很老练,看了两个子弹壳后,“我敢肯定,昨夜日军在此汇合是两支队伍,也就是执行两种命令。我同意邱部长的说法,这两个子弹是先进的武器,也正是开枪射击打死通信员的那两枪,的确很准呀!”

  陈西祥正说着,赵悦民在距离十多米的小山坡前发现了明显的脚印。赵悦民边拍照,边招呼道:“这里留下的脚印和那边的不一样。你们看,这鞋印花纹多密,而且很深,是特种鞋,和平时小日本穿的都不一样。”

  邱强蹲在地上琢磨着遗留下的脚印,在小本子上记着,标明方位和日军逃走的方位,写下了几个重要的地名,“小头岭、王家峪、铜家岭”,最后拧上钢笔帽,带着一丝惊讶,敲着本子对大家说:“这里的发现太重要了!你们都看见了,这是两支日军暗杀部队,一支是日军特高课便衣特工队由芳子带领;另一支就是我们新发现的日军新式装备,新式组成的暗杀部队,是谁指挥?是谁操作?我们一无所知。刚才老陈的判断和担心是对的!”

  “还有一个最大危险,这两支队伍的行动都和潜伏在我们身边的特务有关,他们要刺杀的目标,一定是我们最高首长。”陈西祥思考道,“我想,让‘长空’迅速弄到这支神奇部队的情况,否则,我们就会很被动,甚至出大事……”

  赵悦民接着说:“现在情况非常紧张,八路军总部已经没有什么秘密可保了,日军在阿部规秀死后,会疯狂地采取暗杀手段。我赞成老陈的意见。邱部长,我们必须采取内外线同时行动,抓住内贼是当务之急。”

  邱强对于部下的侦查反应一直很欣赏,赵悦民和陈西祥思考的问题也正是他急于想解决的问题,邱强收好笔记本,当即说:“情况基本清楚,你们的意见很对。我觉得在内部有两个人必须加倍警惕。保育院出来的黄婴,她常到后山溜达,那里有棵老槐树,洞下是内鬼发报的地方,现在内鬼已经逃离此地,要特别注意!第二个人就是小香妹。要查清小香妹外出的详细情况,要调查张大铁,核实张保和,工作一定要细致。”

  “听警卫团的人反映,小香妹常到司令部。”赵悦民说,“司令部的人说,小香妹外出前见过张大铁……”

  “我来调查。”邱强说,“司令部两次泄密,已经有些紧张了。”

  邱强十分清楚在八路军内部分工不同,所担负的任务不同,而且有一条纪律,不该打听的不要打听。司令部首长警卫班的张大铁是05号首长的贴身警卫员,张大铁是湖北咸宁人,和05号首长是同乡,他短粗型,又跟随首长多年,都三十出头了,别说找对象,就是连女人的手都没碰过。然而,到了铜家岭后,由于05首长的孩子在保育院托管,他常去接孩子或送点东西,也就很自然接触到了小香妹。他对自己的身份一直保密着,但始终手枪不离身,还挎着一支新型短枪,投足行走之间透露出一种敏捷和勇敢,这更让小香妹对他有了几分好奇和新鲜。每当张大铁要接孩子时,小香妹总要跟随他一段送送,张大铁快到司令部时也要劝她回去。久而久之,张大铁也就和小香妹熟悉了,并且对小香妹产生了好感。当然,小香妹也以她的热情、纯朴、美貌渐渐地和张大铁建立了一种私人感情……

  “赵科长,你要和李玉文配合,做好监听敌台的工作,人员范围不要扩大,同时要关注与作战和保密的重点人物。”邱强小声交待着,“警卫工作,我和汤团长说。”

  赵悦民想了想,带着一丝犹豫的口吻说:“我要办的事,郑小瑞她经常跟着我,我也不好拒绝……”

  赵悦民说的郑小瑞,虽说是女干事,赵悦民经常照顾,但在侦查中有许多涉及的机密和人,只有小范围的人才能知道,而郑小瑞跟随赵悦民太紧,什么事都爱打听。这让赵悦民为难。

  “你们负责的工作直接对我!不要交叉!”邱强说。

    (摘选自金城出版社出版的《谍杀》)
(责任编辑:黄子娟)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