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刺杀彭德怀--军事--人民网
人民网

8.刺杀彭德怀

2011年07月29日14:01    来源:人民网-军事频道     手机看新闻

  八路军总部转移迅速,冈村宁次的阴谋失败。然而,总部在铜家岭的转移损失惨重。汤达奇一路上掩护总部首长转移上山,并用了一个营的兵力由参谋长武佐文在铜家岭阻击日军别动队,除了八名战士撤离战场外,其余全部阵亡。汤达奇气冲冲地对保卫部长邱强嚷道:“为什么我们到一个新地方,小鬼子不出两天就知道呢?隐藏在八路军中的内奸,你们保卫部怎么就找不出来呢?”

  “我们一直在盯着呢,没有证据,难以判断真假……”

  邱强还没说完,就被汤达奇打断:“什么叫没证据?你的人是干什么吃的?我可是连参谋长都牺牲了!”

  邱强听到这话,心情十分复杂。

  “我比你还着急!”邱强说,“彭总都骂我了,下令一定要尽快查出内奸,查出潜伏八路军总部的特务。前一段,我们保卫部怀疑过后勤的女青年黄婴,她的行为与那棵老槐树里的电台有关,因为没有证据,我们没有乱抓人。这次,在后勤人员转移中,黄婴竟与小日本同归于尽。”

  “我也听说了!多亏没有把黄婴当特务!”汤达奇感叹道,“这狗特务隐藏的太深了!”

  这时,侦查科长赵悦民匆匆赶来。

  他喘着气说:“铜家岭一带两个村的村民都遭到鬼子的大屠杀,两个县的武工队赶过去用了一天时间,才掩埋死去的村民。他们死得太惨了……”

  邱强和汤达奇听了心中悲愤。

  汤达奇说:“昨天,我让张保和副团长组织了一个暗查班,这些天,他们一真在工作……”

  “张保和?”邱强反问道,“小香妹的舅舅?”

  “对,就是小香妹的舅舅。”汤达奇补充道,“张保和以前搞过侦察,他有经验!”说着,汤达奇迅速离开了。

  侦查科长赵悦民立即关上门,小声对邱强说:“‘长空’送来情报,有一个代号‘蝴蝶’的日军特高课特务潜伏在总部,几次情报都是由这个代号‘蝴蝶’的家伙发出去的。”/ 谍杀

  “我们曾怀疑过这个代号的特务,在八路军后勤,还是在八路军的要害部门,现在还很难辨明。”邱强思考道,“可近一个星期,我们的侦听科一直在侦听,李玉文说一直没有动静呀!情报怎么送出去呢?”

  “我进城侦察,听冯金星说,在前年进到我们队伍中的青年学生,有可能有日军间谍花重金收买的特工。”赵悦民说,“冯站长曾抓捕一名学生李尉新,日军用了100万收买的。李尉新出卖了在北平八路军地下人员的名单,冯金星受北平站之命,秘密击毙了他。据说,还有多名类似李尉新的人就在我们身边……”

  赵悦民正说着,保卫部干事郑小瑞报告匆匆进来,递给邱强一张报告说:“邱部长,在王家峪附近有新情况,据特务团报告,那一带常听到奇特的电台声。”

  “电台声?”赵悦民反问,“那就奇怪了!那里暂时还没有我们的人。”

  “也可能有我们特务团正活动。”郑小瑞小声提醒一句。

  邱强朝郑小瑞说:“我知道了!有情况及时报告。对了,你查一查前年进到总部的那些青年学生,包括新华日报社记者在内的所有人,要详细资料。”

  “明白!”郑小瑞说一口河南普通话,给人的感觉总是那么有些不自然。

  邱强在查看着地图,不时地敲着桌子,说:“赵科长,你看,王家峪一带连接马枋、窰门,是一个敏感地域。有电台声,难道那里有小鬼子的特工和总部的内奸有联系?”

  赵悦民看了看地图,思索说:“上周,据我们的侦察人员联络,在王家峪有我们的特务团在行动,会不会那里又有了新的情况?”

  邱强心里更着急的是,总部刚刚有了新据点,如果王家峪一带有埋伏的敌人,那就对总部的安全存在隐患。于是,对赵悦民说:“备上好马,带上两个人,咱们化装到王家峪走一趟,摸摸情况?”

  赵悦民很沉着,他没有表态,低头抽着烟思考着,说:“要去可以,邱部长,你不必亲自去,那一带是敏感区,遇上鬼子怎么办?”

  “我知道你的意思!你用不着替我操心!”邱强果断地说,“我担心的是,总部首长的安全,如果我在王家峪遭遇小鬼子,证明我们是对的,可以及时传达给警卫团和总部。咱俩就去半天,这里交给李科长和老陈盯着……”

  蓦地,侦听科长李玉文手里拿着一张纸跑了进来:“部长,你看,这里有一组密电,是从正南方30公里的地方发出的,密电内容还很难破译。”

  邱强正要查地图,赵悦民说:“正是王家峪那一带。会不会是假电报呢?以此来迷惑我们?”

  8刺杀彭德怀 \〖〗〖HT〗“都什么时候了,还有这种假设?”邱强焦急地反驳道。

  赵悦民也不服气,立即回了一句:“日军特工常用这种骗术,在东发出假电报,在西发出真电报。也许是在掩护我们身边的特务!”

  邱强正听着,陈西祥边往屋里走,边说:“邱部长,05号首长警卫员张大铁又离开了大本营,去了小土庙……”

  “肯定又和小香妹约会去了吧?”邱强有些生气地说,“上次,我已经提醒过汤团长,这个关键时候,作为首长的警卫员,怎么能随便离开呢?上次,小香妹被张大铁单独派出,已经违反了纪律。还发现小香妹什么情况,老陈?”

  陈西祥说:“小香妹见过张保和后,还送过一封信,信送到晋中十里堡129师司令部。我们到129师调查过,小香妹的确来过129师送过信。关于信的内容,129师的人没有透露。”

  赵悦民接着说:“警卫员张大铁在和小香妹谈对象,我调查过,好像05号首长知道这件事,没有反对。”

  邱强转身对陈西祥说,“你暗地里盯着我们怀疑的两个目标。今天,我和赵悦民出去下。傍晚回来。有什么事和李玉文商量。”

  邱强习惯地穿着山西老百姓的服装,他和赵悦民带着两名有功夫的神枪手,其中一名就是李大喜。另一名战士小李还携带一部微型发报机。每匹马的两侧装有冲锋枪和四枚手榴弹,自己的腰间插着驳壳枪。赵悦民有经验,他总是走在最前面,他身后是李大喜;邱强在第三,压后的是小李,形成一个梯次的前进队伍。

  通往王家峪的道路,其实是太行山的西脉,山虽说不高,但崎岖坎坷,每条小道都长满了荆条和野草。邱强选骑的战马,对这一带的山路早已习惯,奔跑起来自如流畅,然而,两个小时后进入王家峪时,地形是起伏错落的黄土野谷,一里路之间,都相互牵连着七八条山谷,马只能在狭窄的缝间跑,并且能带起层层黄尘,很远容易暴露目标。

  跑在最前面的赵悦民自然放慢了脚步,沿着山谷外侧有序地朝王家峪村落靠近,马蹄的速度慢了,音响也小了。赵悦民翻过七道山谷后,他意识到了什么,下了马走上一处山岗,用望远镜四处巡视了一遍,发现一公里外有一片林有微弱的烟雾,便立即警觉起来。

  “怎么回事?”邱强上前小声问道,随手拔出了枪。

  赵悦民没有回答,又仔细观察了一番,发观那片树林的梢头有动静,顺手把望远镜递给了邱强,说:“你看,林子里肯定有人!”

  邱强用望远镜扫描似地看了一遍后,转身对赵悦民说:“有人,还不止几个。”

  “不像是村民。”赵悦民接着说,“按常理,这季节,村民不会在林中。”

  李大喜请示道:“科长,我可以过去看看,你们在后面。”

  邱强思考后,便特意对李大喜说:“要注意隐蔽!无论发现什么人,都不要接近,更不要暴露自己。如果遇上鬼子,朝相反方向跑,由我们来对付。”

  “明白!”李大喜说着从马背后袋取出冲锋枪,骑着一匹白马沿着林边峡谷悄悄地靠近,行动十分敏捷。赵悦民曾带着李大喜多次侦察,李大喜武功超高,不仅枪打得准,而且对日军作战有一套熟悉的对付办法。

  那片山林离王家峪村庄仅两里路,从作战环境来讲,这片山林像是村外的伏击区,更像一个包围区,能隐蔽一个连的部队。李大喜有着作战经验,他在接近林区前不足500米的地方就下了马,勒住马缰,隐蔽在一处黄土坡前,渐渐地靠近林区。李大喜朝马脖子拍了三下,训练有素的马立即卧倒,马头低沉着。李大喜操着枪朝林边迈着步子,忽然发现,林中两侧有两个穿着八路军服装的人持枪站岗,李大喜差一点迎了上去,猛然想起邱强的话,停住了脚步。然后,屏住呼吸朝站岗的八路军相反的方向侧移。当李大喜爬过一道山坡往林中看时,才发现那林中足足有百十来人。李大喜怕暴露自己,很快撤离了观察区。当他返回到一处山沟里,邱强已经迎了上来。

  “部长、科长,我都看清了,是八路军,东南两侧有站岗的。林里有一个连的人,好像在待命。”李大喜细心地报告。

  “八路军?”赵悦民反问道,“在这一带会是哪个部队?129师在晋中正在和冈崎联队在交战。是咱们特务团的人?”

  李大喜接着补充说:“我还听到有微弱的电台发报声。”

  “特务团也携带有电台。”赵悦民说。

  邱强一直在沉思着没说话,他时而拿起望远镜观察着,然后,邱强开始部署道:“只有两种可能。希望是特务团在此处设伏侦察;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日军益子挺进队,他们都是穿着八路军的服装,在此等候任务,也许发现了八路军总部现在的驻地,等待天黑攻击八路军总部。如果是后一种,那就会酿成大祸。”

  “那就更应该侦察清楚。”赵悦民对身边的小李说,“随时准备给李玉文科长发报。”

  “明白!”小李从马背后边取下电台,边背在自己的身上。

  “你们听着,我带大喜在林子东侧靠近。”邱强边用石子布置,边说,“赵科长,你带小李在南侧,记住,不到万一,决不能暴露自己,遇敌不要先开枪,迅速朝太行山抱犊峰转移,那里有一个山洞,我们天黑前在那里会合。”

  “分头开始行动!”邱强小声说着。

  忽然,发现有人朝黄土峡谷方向走来。

  “有说日语的!”李大喜小声靠近邱强提醒道。

  果然,一群穿八路军服装的人,用日语对话:“山野君,到了前面山里休息,等天黑出发!”

  回答:“今晚一定要刺杀彭德怀!”

  赵悦民听得清清的,吓得一身汗:“不好!是日军化装的挺进队。他们要先到达山里,在夜里刺杀彭德怀。”

  “情况危急,必须迅速发报给李玉文,报告总部。”邱强说。

  赵悦民边命令,边观察地形:“小李,开机!”

  小李刚要开机,被邱强制止道:“先别动!这里太危险,如果被鬼子发现,等于提前给鬼子准备。”

  “那就到前面的山包里,我们两侧掩护,必须快速发出。小李,用紧急暗语,连发三次!”赵悦民说,“出来时,已经和李科长暗对过。”

  “明白!用紧急暗语!”小李边说边撤离,占领有利地形,开机准备发报。

  小李对微型电台操作十分熟练,开机调到固定频道后,连续敲击电键,与侦听科长李玉文的频率沟通后,闪电般地连敲打三遍AB、AB、AB,对方同时也回发了三个AB、AB、AB。

  此时,小李开机仅三分钟,就被日军益子挺进队的侦听小组收听到,当他们正在搜寻方向方位时,小李的电台已经关闭,这让日军侦察人员感到疑惑。

  小李发完报后,赵悦民原地不动,他观察了一下日军挺进队是分批往山里移动,于是,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赵悦民迅速靠近邱强,请示道:“我有一个想法,你带小李从东面先撤离,把马藏起来。我带大喜在前面山峪野坡设伏,抓挺进队一个舌头,肯定会知道更多情报。”

  邱强想了想,说:“好是好!可易暴露目标,现在敌人有一个多连,我们人少无法抵抗。”

  “邱部长,你有重任在身,先撤吧!”赵悦民坚决地说,“我们八路军内部的内奸始终是个谜,而且隐藏很深,危险极大,我想抓到日军挺进队的人,会有线索的。现在是机会,这山沟野岭我熟悉。”

  “那我们就一起干!”邱强看了看地形,说,“我带小李在左侧山坡接应。如有不测,往山上撤,记住,走悬崖峡谷,鬼子不行。”

  赵悦民点着头,一股强烈的战斗欲望驱使着他:“大喜,走!”

  通往太行山的山脉,弯弯曲曲盘旋着一条深谷,旁边的巨石横躺在山河谷的周围,很容易隐藏和打伏击。赵悦民看准了一处既可以攻击,又可以撤退的地方,他和李大喜隐藏在一条必通的路口边,两侧都是石缝。

  “听我的,绝对不能出声!”赵悦民对李大喜交待,“鬼子一队人走过后,拿下最后那个,动作要快,往石缝里钻。”

  李大喜点点头,做好了一切准备。

  这是日军益子挺进队的山野中队,直接受特高课芳子的指挥,正从侧翼的太行山脉,靠近八路军总部驻地。山野中队穿着八路军服装,连裤腿扎的也和八路军一模一样。这时,天刚刚擦黑,西边的天际还遗留着一抹抹淡淡的晚霞,淡黑云中夹着丝丝猩红色的霞光。

  赵悦民设伏大约30分钟左右,天逐渐暗下来,山野中队正沿着山坡经过这条路往拐弯处走,拐过弯的人看不见后面的人。赵悦民和李大喜屏住呼吸,凭着石缝,那点视线观察着日军的通行和人数。在对面一个小树林里,邱强和小李也把冲锋枪都架好了,对准山野中队的日本兵。

  赵悦民透过石缝,看着最后的两个敌人是背行军锅的,最后一个日军压后,端着冲锋枪速度慢些。赵悦民从心里数着那个日军的脚步,但离背军锅的那个日军很近,恰巧背军锅的日军脚被绊了下,瞬间与前面的日军拉开了两个人的距离。

  “后面两个拿下!”赵悦民边小声对李大喜说,边抄后闪电般地扳倒了最后的日军。日军想喊,赵悦民把一块毛巾塞进日军的嘴里,顺势把日军扳倒在侧面的沟里,还不等他反抗,赵悦民用绳子绑了日军双手。

  可是,在这名日军倒地的瞬间铁锅却发出了声音,李大喜灵活地一只脚顶住了铁锅,正把铁锅放稳时,日军却惊魂般地要喊,无奈之际,李大喜只好一甩手,匕首刺进了日军的胸膛当时毙命。天已渐黑,在山里几乎看不清人影。李大喜没有处理那个日军的尸体,便提着脚尖飞快地跑到了赵悦民身边。

  “那个鬼子灭掉了!”李大喜说。

  “快上山!”赵悦民边说,边操起枪,“你背着这家伙!快!一旦他们发现有人失踪,就坏了!”

  这时,在对面的山坡小树林里,邱强和小李在做掩护和接应,开始朝赵悦民的方向靠近。

  李大喜背着俘虏一口气跑了半里地,穿林间小道,跨石台山路。“实在是走不动了!”李大喜放下俘虏,大口喘息着说,“让他自己走吧……我背不动了……”

  赵悦民一抬头,邱强和小李也赶了过来。赵悦民随即对李大喜说:“注意警戒!”

  赵悦民转过身来,才拔出日军嘴里的毛巾,审问:“你们是哪个部队?到这里干什么?”

  俘虏看了一眼穿着便服的几个人,心里已经判断出是八路,便带着颤抖的口音,用中国话小声说:“我们是八路军特工队……”

  邱强对李大喜说:“全身搜查。”

  果然,在他内侧的衣兜搜出皮夹,里面装有朱德、彭德怀、刘伯承、左权等人的照片,还有用日语写下文字介绍。

  “这是怎么回事?”赵悦民反问俘虏,“你的中国话还没学全,就冒充八路军?你们是日军益子挺进队的,是刺杀照片上的八路军首长。”

  “你……你们都知道了?”俘虏反问,“那还让我说什么?”

  “我问你,今晚有什么行动?有多少人?”赵悦民用枪顶着俘虏问。

  “打死我,也不能说!”俘虏很强硬。

  李大喜忍不往了,用匕首对准日军的手臂说:“我只问一句话,说,还是不说!”

  “不!”日军坚决回答。

  李大喜一匕首刺进日军的手,疼得日军直弯腰,发出了喊声。恰巧,日军益子挺进队发现了失踪的两个队员,返回在寻找。

  “注意隐蔽!”邱强小声说,“鬼子在找他们。”

  赵悦民用日语说:“你现在已经是俘虏了,说了,我放了你,说到做到。”

  日军还坚持着,但心里却在犹豫斗争,他十分清楚,不说肯定被击毙,他下意识地说:“我不知道!”

  李大喜又一刀捅破俘虏的手掌,这一回他疼得直哆嗦,连声说:“芳子下令让我们山野中队今晚11点钟,从西侧包围八路军总部;井口中队由芳子同一时间从正面攻打八路军总部,由12名刺杀手重点刺杀八路首脑大官。”

  邱强接着问:“代号‘蝴蝶’叫什么名字?在八路军总部哪个部门?”

  俘虏一脸严肃地说:“我真不知道你说的这些!我是益子挺进队的队员,我叫腾一,是三级队员。”

  “不好!鬼子分头上来了!”小李站着岗哨提醒道。

  邱强仔细观察了下地形,三面环山,而且,连接太行山多个山峰,从东峰攀登而下,是河南地界。

  于是,邱强对赵悦民说:“情况紧急!咱们只能分开朝东峰走,然后从麻木岭而下,咱们的马就在那里,情况就好了。”

  这时,日军不断地朝山上乱打枪。邱强说:“注意,不要开枪,这是鬼子在引诱咱们。”

  “我在这里!”俘虏猛地挣脱李大喜,跑到山洞边大喊起来,“山野队长,我在这……”

  还没等俘虏喊出第二声,邱强闪电似地一把匕首甩过去,深深地插进腾一的心脏,他当即摔下百米深的大峡谷。

  “冲上去救他!”山野中队长挥着指挥刀大喊。

  由于没有看好俘虏腾一,暴露了目标,忽然之间,日军益子挺进队分两侧包围山头。赵悦民看了看周边地貌,有一处天梯似的攀岩,上面是百米高的峰顶。“邱部长,我有个想法,从这条悬梯上去,我们可以占领两边唯一的地形,打一下这个狗日的假八路,替铜家岭牺牲的兄弟姐妹报仇!”

  “咱们四个恐怕弹药不够,况且,咱们还有更重要的事等着办!”邱强思考着,“我们集中弹药打其一点,然后迅速撤离,日军夜里不敢再追。”

  “大喜,你在前面探路,我压后,快上!”赵悦民边说,边指挥李大喜攀岩而上,邱强随后,小李背着电台在中间。赵悦民握着冲锋枪在掩护着。尽管日军有不断的枪声,但还没有发现赵悦民的具体位置。

  不一会儿,几个日军在峡谷边找到了被摔下来的俘虏的尸体,山野很气愤。他用夜光望远镜巡视了一遍,发现了正往岩峰攀登的小李,便指挥日军朝小李的方向开枪。一颗子弹打中了小李的右膀,险些掉下悬岩。“部长,快……快拿住电台,我不行了……”小李咬牙坚持着,把身上的电台奋力地递给了邱强。

  “小李,坚持住!”邱强边说,边把电台转移给了李大喜。正当邱强再拉小李时,日军连续朝小李射击,小李在倒向峡谷时,投出了身上的手榴弹。

  邱强见此状况,悲痛地大声呼喊着:“小李!小李……”那声音震撼,在夜幕的峡谷中回荡。

  日军听到了那喊声,有30多人全部集中在那座悬岩峰的下面,仰天放枪。

  “部长,鬼子靠近在正面峡道,我们一起用手榴弹炸死这些狗日的。”赵悦民说着,喊起了,“一、二、三,投!”

  顿时,他们每人往岩下投了三枚手榴弹,整整九枚手榴弹在日军中间炸开。山野在挥刀时,被炸开在石头上的弹片击中脑部,当场毙命。

  日军著名的益子挺进队山野中队长死了,让剩下的日军吓得魂飞魄散,他们知道,在太行山的大峡谷和峰顶上的八路作战,也只能送死。于是,抬着山野的尸体快速撤出了太行山峡谷。

  邱强的这次侦察,不仅打死了日军益子挺进队山野中队长,而且打乱了益子挺进队夜间刺杀彭德怀的计划。

  (摘选自金城出版社出版的《谍杀》)
(责任编辑:军事实习生)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