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超级杀人猎手--军事--人民网
人民网

9.超级杀人猎手

2011年07月29日14:02    来源:人民网-军事频道     手机看新闻

  邱强带着侦察人员回到八路军总部。由于提前获得了日军益子挺进队袭击八路军总部的情报,警卫团和特务团在离王家峪30多公里处埋伏,打了芳子率领的一个中队一个伏击,使得芳子精心部署的在深夜两翼偷袭计划落空。通过深入在王家峪一带侦察,邱强意外地发现王家峪地势险要,而且背靠太行山区,是日军益子挺进队和日军别动队潜伏和落脚之地,很容易再次调动日军大部队袭击八路军总部。为此,邱强秘密制定了一套行动方案,很快向总部报告,又联合警卫团和特务团,组成了以保卫八路军总部为核心的秘密部队,排除了一些可疑的人员。

  秘密部队在内,直接保卫首长,由保卫部牵头,通过不同渠道掌握和提供多方安全情报。警卫团既贴身警卫,又加强总部机关后外围警卫。特务团里里外外扮演多种角色,既化装侦察弄情报,又担负警卫打歼灭战。

  邱强和汤达奇密切配合,不时地把总部首长安置在秘密地点,又和一些后勤人员分开,经常形成空城计。然而,尽管邱强设计得如此周密,还是走漏了风声,总部的电台被日军侦听队紧跟不放。只要刚刚开机,日军就能很快接收到电台信号的大概方位,每次八路军总部开机发报后,不到30分钟总有日军飞机赶到,不是侦察,就是轰炸。彭德怀怒道:“你们难道就不想想办法吗?就这样任鬼子飞机来回轰炸!”

  邱强自然心急如焚。他下令,让侦听科长李玉文尽快想出办法,对付日军的侦听队。李玉文在反复侦听日军侦听电台后,逐步摸索出一些规律。比如,在接收发报上改变时间,选在凌晨两点至早上四点发报,同时,在相应时间里,用不同的地点发出假电报,以此来迷惑敌人。

  将近半个多月,日军飞机轰炸的地点都是假目标。总部下达彭德怀的作战命令,迅速传到129师以及120师、115师各战场,非常灵活地歼灭了日军3000多人。

  尽管八路军总部采取了一些严密的防范措施,使日军别动队无法侦察到八路军总部准确的位置,多次侦察和偷袭都落空。然而,特高课芳子自从上次两个中队都遭到伏击后,怀恨在心,像野猫似地四处寻找八路军目标进行报复。这时,芳子突然接到潜伏特工的情报,在侦察中发现了129师师部的位置。

  当时,另一路日军大川桃吉部,冒充八路军新六旅一部,试图袭击129师在会里村的师部。这支敌军化装较像,竟然在当地农会帮助下于渡过漳河,并在岸边的宋家庄和八路军部队同村吃饭,接着,他们就骑自行车奔袭会里。应该说,日军的情报还是比较准确的,动作也很迅捷。不过,当时日军判断八路军总部所在的麻田是129师师部。这个错误的信息使大川出现了一段时间的犹豫,因为他的任务是突袭129师师部,怕自己贸然攻击会里打错目标。结果,刘伯承恰好在此时组织129师师部撤离。刘伯承和129师政治部主任蔡树藩是晚上9点离开会里的,大川是11点赶到!接着,日军总部根据129师电台信号,通知大川挺进队,继续向王堡追击129师师部,刺杀刘伯承。

  如果129师被这支日军缠上,刘伯承的处境将十分危险,因为他的身边带有大量的后勤机关和非战斗人员。正在这时,第五军分区司令皮定钧发来的一份电报,通知了刘伯承敌军的动向:

  小曲发现穿皮鞋、灰衣服的敌探百余,有向王堡、会里前进模样。

  这份情报,实际上是小曲民兵当天就发出的,但因为情报转手,耽误了时间,第二天才送到刘伯承手中。不过,这足够让刘伯承躲开这个敌手的第二次打击。129师师部果断地下达了第二次转移,日军大川桃吉部扑了空。

  应该说,益子挺进队真正给八路军造成的巨大损失,是它首先发现了撤到郭家峪的八路军总部,并将这一情报报告给在潞芳指挥作战的第一军参谋长花谷正。这直接导致了日军调整部署对八路军总部采取全线围击。

  当时,八路军总部面临和129师师部同样的困境,但在应对上出现了一些纰漏。这主要是,前一阶段八路军总部在集中精力应付日军对冀中的大扫荡,对自身安全考虑不足;前几次八路军总部遭到突袭,最终无恙的原因是,129师主力在周边活动,以重大代价保卫了总部。这一次129师师部同时遭到攻击,自顾不暇。此外,机关和非战斗人员对突围拖累甚大。彭德怀下令总部撤退,全军要到第二天晚上才能起身,而且行动迟缓。在益子挺进队的准确情报帮助下,日军在十字岭截住了撤退中的彭德怀纵队,进行猛烈围攻并以第29独立飞行队反复轰炸,本来以为可以寻隙觅缝的八路军,没想到却钻进了日军的伏击圈。尽管总部经过激战,最终突出重围,但八路军因此遭受极大损失,左权就是在此战中被日军杀害的。

  / 谍杀彭德怀受了伤,左权惨遭日军杀害,震惊了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并电告朱德和彭德怀,要百倍提高警惕,在运动中消灭日军。

  此战后,八路军就以此为教训,对后勤和非战斗人员进行了大规模的精简。日军对此作战行动津津乐道,与2000人的八路军血战一天,就看出日军特种部队为何没有多少建树了。日军还是习惯像蛮牛一样的打法,并不懂得特种部队该怎么打仗。

  但是,潜伏在八路军中的特务却一直深藏不露,关键时刻才发出重要情报。日军特高课长村井鸟石多次受到冈村宁次司令的批评,为何刺杀八路军彭德怀屡战屡败?而且,芳子率领的益子挺进队两次都应该刺杀了彭德怀和129师长刘伯承,但都没有成功。这让芳子百思不解,并对潜伏在八路军里的日军间谍十分不满。

  这天深夜,村井鸟石一宿没有合眼,他排查了山西几乎所有的地域,晋中、晋北,马堡、十字岭,最后村井鸟石还是圈定郭家峪。在此地点,村井画上了三道黑色的圈圈,写上了一行密码:131、141,天快亮时,村井鸟石叫来了芳子,进行了一次只有他们俩人知道的谈活。

  “我考虑再三,时局对我们越来越不利,冈村司令在枣庄、衡阳等地连连失利。”村井鸟石边说着,边拿出了一叠电报递给芳子,“现在,八路越来越疯狂,从开始的偷袭,到百团的进攻,使我们损失惨重。冈村司令命令要让彭德怀和其他首脑人物统统消失掉,所以,必须让代号‘蝴蝶’不间断地24小时提供情报,不要再隐蔽下去了,八路总部还有我们另一张王牌呢!”

  芳子看了电报,又看到了村井鸟石写下的一行密码,芳子知道131和141是特高课在日本龟岛独立培训的超级杀人猎手,具有高强多变的杀人手段,特别是刀法极准,武术过人。这两个特级杀手已经在村井鸟石手下冷藏了半年,一直没有行动。

  芳子便说:“村井课长,益子挺进队无能,两次接近了八路129师师部,可惜都晚了一步,否则,就没有了刘伯承;还有我们中队的人,在十字岭都看见彭德怀了,在刺杀时彭德怀都受伤了,却被警卫团的神枪手打中,特别是那个叫李大喜的,枪法太准,连续打中挺进队5个队员,子弹都是打中脑门。”

  “就是那个打中阿部规秀将军的那个八路?”村井鸟石反问,眼里充满了杀气。

  “就是那个土八路。”芳子咬牙切齿地说,“我手下的每一个队员都有李大喜的照片和资料。我必须杀了他!”

  “杀了李大喜,杀了八路那些领头的!”村井鸟石长叹着,然后,从抽屉里掏出写好的军令,递给芳子说,“让131和141开始行动!让乔木林带队,他对郭家峪一带很熟。”

  芳子疑惑地问:“很多人都以为乔木林被我们处死了,课长,你先将乔木林转移了,再启用他,很高明!”

  村井鸟石得意地:“一切都为了皇军的利益。杀了一个小汉奸没什么,我听龟山小队长说,乔木林忠心耽耿,那张图不是乔木林干的,所以我要用他,也可以挖出我们身边的间谍,让乔木林全力配合好131和141的行动!传131和141到我这里来。记住,走秘密通道。”

  芳子点头,转身在另一间房子里,用红色的按钮点了三下,随后,从地下升起一个电梯,两名身穿黑衣,头缠黑带的男人全副武装出现在芳子面前。芳子看了他们一眼,什么话没说,只是朝他俩挥了挥手,朝村井鸟石的房间走去。

  两名男人进屋后深深弯下腰鞠躬,然后,笔挺地站在村井鸟石对面一言不发。

  “刺杀彭德怀!”村井鸟石话一出口,131手一抖,彭德怀的照片抛向空中的同时,飞刀出手刺穿了照片;141也在同一时间挥打空手道,使那张穿透匕首的照片粉碎。

  “很好!”村井鸟石朝芳子说道,“详细计划由你部署。一定要七天之内消灭八路最高指挥员,我要亲自见到彭德怀的头。你们明白!”

  两名黑衣男人依旧没有说话,只是同时,朝村井鸟石身边迈进了一步。那含义,只有黑衣男人和村井鸟石明白。

  天色迷雾,东方天空虽有些泛白,但阴霾笼罩,显得暗淡无光。

  在日军特高课一间特殊的房间里,墙壁和门窗全是隔音的,里面配备各式的武器和器械,专供131和141训练和实战。

  131个头高大,满脸下巴都是黑胡子,身上、胳膊上全是黑毛,看上去像个野人。131在军中没有名字,也不与其他日军接触,性格孤僻,从不多说话,平时就爱玩飞刀,是飞刀的顶级行家。在20米之内,131的飞刀准确无比,说扎左眼,决不扎右眼。用飞刀飞刺心脏是他的强项。他打手枪是凭声音打,几乎百发百中。

  141与131相反,此人小个,腿短粗壮,是举重冠军,一只手能举起200多斤。141超人之处,能打空手道,常常隔墙而打,就能击毙于人。打双枪也是拿手戏,并且同时能击毙两人,枪法准确能在50米之内,打两个不同方位的鸡蛋。

  对于131和141的秘密安排,村井鸟石通过机要秘密发给冈村宁次司令的请示电报,只短短一行字:代号匕首出鞘。

  在机要室的三岛很快把这一信息悄悄地告诉了马野。

  早些时候,马野听到过零星消息,村井鸟石从东京秘密调进两名神奇杀手。这封密电一定是村井鸟石的新计划,刺杀八路军总部首长的另一招。马野预感到真正危险的到来。

  对于情报人员来说,哪怕一个字,一句话,或者一个眼神都是情报的泄密和来源。马野一大早到了特高课办公室,原打算要参加一个会,听到这个消息后,马野机智地同办公室的人请了个假,说夫人身体不舒适赶回去。马野换上了风衣,匆匆出门坐上三轮车,对车夫小声说:“去东城金星药店。走小河边,快点!”

  三轮车沿着一处静静的小河边,快速地朝东边跑去。小河边两侧都是柳树,通向东边是一条山路小道,平时很少有人来这里。加上早晨雾霭茫茫,显得有些沉闷。正当三轮车拐弯进入东山时,坐在车篷里的马野透过一帘,看到了三个奇怪的男人急促地上了一辆车,其中一个人很像被特高课当叛徒击毙的乔木林。这让马野吃惊万分,仿佛一个恶梦。难道那个汉奸乔木林又活了过来?

  乔木林与两个黑衣人神秘地在一起,去向不明,这让具有谍报经验的马野怀疑乔木林假死,并执行一项更加机密的任务。

  马野想到了日本派来的神秘杀手,种种迹象表明,这很可能是冈村宁次刺杀八路军总部首长的“C号计划”的密谋行动。

  马野走出小河边,一时焦急,他不知先到哪里,想赶回富石医院找妻子原山慧子,想让她发出电报,但一想,龟山小队长早在外围设下了线人;马野想起了地下交通站长冯金星说过的话,关键时候可以到柳荫桥,这是冯金星设计的脱身和传递情报的一招,他会定时到此处寻找。马野坐在三轮车上望着四周,没有发现有人跟踪,而三轮车师傅奔跑得很快。没容马野改变地点,不一会儿,便把马野拉到了金星药店的门前。

  当马野刚要迈步朝药店大门走去时,他的余光扫到左侧一棵大树背后的一个便衣挥扇的人,他立即意识到药店已被人盯住了。于是,停住了脚步,在瞬间迈向了相反的方向,朝柳荫桥去。

  马野没走几步,转身又朝金星药店大步走去,他的眼神很平静,但透过特殊训练的直觉目光,感觉到药店周围前后只有两个线人,马野同时做好了击毙龟山线人的战斗准备,一定要把情报传递给交通员。

  马野刚进药店,里面还有一位老人在买药,店员桂刚穿一身灰布长袍,长得瘦高,留着小平头在忙乎着,见了马野进来眼睛一亮,便喊了两嗓子暗号:“来了!来了!先生稍候!”

  马野没有答话,目光在扫着门后的人影,继续看药店的药材。

  不一会儿,从另一个小侧门走出一个女人,手里提着筐看了一眼马野,这个女人就是联络员张玉香。马野有经验,迅速朝柜台左方靠近了一步,接近张玉香只有一米远。此时,那个老人刚转身离开,马野小声对张玉香说:“特高课从日本调来两名职业杀手,已经出发了。”

  张玉香点了下头,要离开,马野又说了句“乔木林没有死……”

  马野还没有说完,见一个线人迈进了店内,于是,马野对店员桂刚机智地说:“有没有三七粉?”

  桂刚回应道:“这三七粉要从云南进货,现在交通不便,等些日子吧。”

  马野无奈地转身离开,一辆三轮过来,他迅速上了车而去。龟山眼线很狡猾,当即商量分开跟踪,另一个在打电话,又盯上了张玉香。

  骑三轮车的人侧过头来,马野才恍然看到是地下交通站长冯金星,激动得要开口说话,冯金星使了个眼色,三轮进入一个小巷里,冯金星小声说:“上级急令,让你查找一个代号‘蝴蝶’的特务,此人已经潜伏在八路军总部的内部。”

  马野小声回答:“很难!在特高课有专人接头收报。我想办法。村井又派来了两名杀手,肯定是冲着彭德怀去的……”

  马野还没说完,前方出现人,这时,冯金星打断说:“玉香都说了,我会想办法送出去。我不能送你太远,前面拐弯处下车吧!”

  冯金星很有经验,在判断上总是想得更复杂更果断些,他把三轮车往拐弯处的一个路口停下,马野闪电般地跳下了车,朝相反的小路大步流星地走去。

  此时,跟踪的日军线人还没有露头,冯金星便弃车在一个小茶馆前,钻进了旁边的厕所里,然后翻墙从后面溜走了……

  转眼间,下起了小雨,而且下得有些心烦意乱。冯金星和马野在危险的关键时刻接头,几个方面的情报愈加紧迫,他必须在第一时间,让张玉香在郊外秘密点把情报发出去。如果发报被日军特高课侦听包围,冯金星做好了第二套方案,同时让交通员桂刚上山,走夜路把信送到八路军总部。

  果然,日特线人紧跟张玉香,转眼间,又招来了三个穿便服的特务,张玉香越来越感到情况的严重性,她只想甩掉尾巴,尽快把情报发出去。

  张玉香清楚,备受怀疑的马野此时亲自到金星药店送信,可见情报的紧迫性,分分秒秒关系到八路军总部首长的安全。张玉香毕竟从小在太行山里长大,爬山涉水,穿林钻洞是她的本领。几个日军线人眼睁睁地看见张玉香从眼前消失了,他们快速地分两组,从山坡两侧朝山里包抄而去。

  此时的张玉香沿着山壁的一条隐蔽小路,淌着一泓水流,从石岩下穿过洞口,进到了一处密点。张玉香知道也许只有十几分钟,但她必须在这短短的时间内把情报发出去,就是被敌人发现逮捕也无所谓。在此点发报,天线信号、频率电文,她十分熟练,连敲击01、01、01,随后用最简明码发出了一句话:日军两名职业杀手已上路!

  张玉香刚敲完简码的最后一个字,离她不到300米的地方,已经有日军特务在寻找,张玉香迅速收起电台,把电台用绳索沉入了十多米深的一条石缝深洞里,并且把绳索一起抛了下去,在石缝间又投放了一块石头。随后,张玉香拿起筐朝相反的方向走去,采摘了一些太行山里的药材。

  山洞两侧的日军特高课,在线人的带领下,包围了张玉香。此时,张玉香加快脚步朝密洞相反的峡谷边走去,她只想离密洞远些,即使自己被抓住,也不能让日军搜出那台发报机。

  “站住!站住!”一个长着秃顶的汉奸董启明挥着枪,说着一口胶东味的汉奸话,“他娘的,我们早就盯上你了,丫头片子,跟我们走吧!”

  张玉香一看,是汉奸董启明,上回马野把任务交给原山慧子要发报时,董启明像条狗似地跟随龟山,千方百计要抓住原山慧子和张玉香的证据,结果原山慧子脱了危险。上级指示,要除掉他,冯金星和张玉香还没有来得及干掉汉奸董启明,现在,又面对面遭到了董启明的跟踪。

  张玉香毕竟是经过地下交通员特别训练的,遇到任何情况都表现得很理智,也没有任何惊慌之举,平静地回应道:“你们这是怎么啦?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个小胡子日军特高课手持枪,対张玉香说,“把发报机交出来!”

  “你们说什么?”张玉香边往前走,边说,“我在这里采药。你们看,这是三葫,还有白兰根,是给病人用的……”

  汉奸董启明嚷嚷道:“别再编了!跟我们走吧!龟山小队长有办法让你说真话。”

  张玉香心想尽快离开此地,她似乎主动地说:“走就走!”

  “等等!”秃头汉奸董启明翻着白眼,对身边人说,“搜!都搜查一遍,也要找到电台!”

  几个日军在张玉香离开的山洞外寻找不止一遍,没有发现什么,但依旧在找,像在地上寻找什么重要东西,一个个都弯着腰在找。突然,一个日军兴奋地叫起来:“在这!”便随手提起来一看,是条花格子围巾。

  “那是我刚才掉的,快给我吧!”张玉香似乎从容地说,心里却在盘算着怎么离开。

  “给你,没那么容易!”董启明无耻地调戏道,“怎么会是你的呢?你把衣服脱了我看看……”

  “流氓!”张玉香借此话边跑边喊,“耍流氓了!耍流氓了……”

  张玉香一口气跑出半里地,随后,汉奸董启明挥着三个日军特高课的人也一起追去。“站住!再跑,老子开枪了!”

  张玉香喘着气渐渐停下了脚步,她知道应该离开了那台发报机的危险区。

  张玉香被抓进了特高课,消息很快通过马野和妻子原山慧子给了地下交通站长冯金星,他最担心的是山里密点的那部微型电台。于是,他派山里的一名秘密交通员趁夜色,迅速地将山洞里隐藏的电台取出后转移了。

  冯金星还有一个担心,那就是马野夫妇的安全。如果他们暴露,将意味着八路军在日军的内部情报断了,对八路军十分不利。

  冯金星想到这些,并没有关闭药店,而是当即做出两个行动安排,派内线人史锡建做好保护马野的准备,探听张玉香被关押的地点和信息;冯金星连夜上山,向上级地下党组织报告发生的情况。

  八路军在晋的地下党委书记姚成义,是从延安过来的地下工作者,由他部署在山西一带的各个地下交通站,都能通过各种形式深入到日军腹地获得情报,并迅速地传递给八路军总部。姚成义个头不高,留着小平头,长得一张方型脸,说一口标准的普通话。他对冯金星提供的情报很重视,决定派出在晋中的地下人员,跟随冯金星配合。

  姚成义说:“每时每刻,我们八路军总部首长的安全都面临危险。冈村发动的大规模进攻,到冈村制定的‘C号刺杀计划’,八路军总部首长都在刀尖上指挥作战呀!还面临日军杀手的追杀,太危险了。我们要尽快查出在八路军内部的特务,同时,要搞清日军特高课派出的两名职业杀手的行踪,想办法干掉他们!”

  “我会派出一线的地下人员来办这件事!”冯金星思索了一会说,“营救张玉香,我请求上级派出小分队配合,地点选择离特高课两公里路外的西边,那里便于撤离上山。”

  “我会在那一带部署一个中队,把全部人都用上。”姚成义停顿了下,又特别强调说,“你一定要保护好马野夫妇的安全,你明白吗?”

  “明白!”冯金星坚定地说。

  姚成义带着感情说:“今天,我跟你交个底!邱强要求很严,关于马野,我想,你现在应该知道他的底细。马野家的三代人都是中国浙江绍兴马村人。他爷爷是个中医世家,早年东渡到了日本,他父亲跟随学医很有成就。马野骨子里是中国人的血统,与原山慧子结婚后,日军大举进攻中国,每年招兵开往中国,开始从18岁到28岁,后来从14岁到54岁的日本男人统统招入日军中。因为原山慧子的父亲是跟随马野父亲一起学医,对日军入侵中国非常抵触,不愿意参军到中国来,被日军用刺刀捅死。”

  “原来是这样!”冯金星叹道,“马野是咱中国人!日军也太残忍了!”

  姚成义接着说:“日军杀死了原山慧子的父亲还不算完,逼迫马野和原山慧子一起到中国到打仗。我们的地下工作人员通过多种渠道,联系上了马野,将其发展成了我们的人。这两年,马野夫妇为八路军提供几十条情报,最重要的益子挺进队,也是马野透露的!”

  冯金星听后很感动,连声说:“姚书记,我明白了!我一定会保护好马野全家的!”

  (摘选自金城出版社出版的《谍杀》)
(责任编辑:军事实习生)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