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特工忆往事》序--军事--人民网
人民网

《红色特工忆往事》序

● 黄静波

2011年09月07日13:56    来源:人民网-军事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任远同志是我 1937 年在绥德县委工作时认识的一位老同志,至今已有 75 年。我们在长期革命战斗中结下了极其深厚的革命友谊。

  他是 1937 年 11 月在白区秘密入党,我和安志文同志是入党介绍人。1938 年 1 月绥德特委决定,秘密派他随特委书记郭洪涛同志一起赴延安参加陕公、抗大学习,后又送他接受专门的特别工作,在业务学习时被选入陕甘宁边区保安处第一期保卫干部训练班,由陈云同志及李富春、孔原、徐特立、李克农、刘鼎、潘汉年、布鲁、谭政文等负责同志担任教员,让他们学习党在秘密环境下,从事隐蔽斗争的知识与经验。

  他毕业后调中央社会部,从事敌后城市情报派遣联络工作。早在大革命时期,党中央在上海成立了特别工作委员会,书记是周恩来,后由陈云同志接任,再后来到延安成立了中央社会部,负责领导党政军的保卫工作,包括秘密的情报工作。这是一项极端重要的革命工作,是保卫党组织、革命军队和根据地的重要部门,从事此项工作的干部都是经过党组织严格审查,历史清楚、政治可靠、能保守秘密,自愿为党牺牲一切的无名英雄。任远同志从 1939 年 2月调入中央社会部工作,在战区部部长杜理卿(许建国)的直接领导下,在华北敌后根据地、晋察冀边区工作。

  他们经常出入敌占区大中城市活动,环境极其复杂,工作十分艰苦,时刻面临生死考验。他们十分机警灵活,搜集日伪军事、政治、经济、党派等情报,及时报送领导机关,作为党制定政策和战略决策的参考。情报工作是我党一项十分重要的秘密工作,能够担任此工作的同志均是无上的光荣,备受领导重视,在这种战斗中每位同志都受到了很好的锻炼。各级党委都十分重视情报工作,在人力、物力、财力上,给予大力支持,并让他们参与领导决策,制定对敌斗争的策略。

  任远同志年轻肯干,工作努力,受到许建国同志的赏识,从1941 年起就担任晋东北二地委、平北地委情报站长,1942 年 10 月又被中央分局书记聂荣臻、社会部部长许建国联名介绍给冀东特委书记李运昌、副书记李楚离,并共同委任任远同志为东北情报联络站主任,配给两部电台,在平凡紧张的战斗中能坚持工作实属不易。1944 年,中央决定成立冀热辽区党委,派钟子云同志为区党委社会部长,任远同志被任命为十八地委社会部长兼管东北情报联络站的工作。

  1944 年 10 月上旬,冀热辽特委、行署、军分区在河北丰滦县的皈依寨召开扩大工作会议。10 月 17 日晨,当会议即将结束之际遭到日寇的包围袭击,我方由于干部多、战斗人员少,寡不敌众,损失惨重,当场英勇牺牲的就有 430 多人,被俘 150 余人,脱险的只有 120 多人。聂荣臻司令员说,这是我华北抗战以来最惨烈的一场战斗。就在这次战斗中,任远同志不幸负伤被俘。由于叛徒的告密,敌人很快就知道任远同志是冀东军区联络部部长,当即予以高度重视。敌人为了获取我在东北及华北、平津等地的重要情报,不惜一切代价,采取各种手段对他进行诱降。任远同志当即以特殊的斗争手段,与敌斗智斗勇,终于在组织营救下,巧妙地虎口脱险。

  任远同志在延安受过专门特工训练,而且已有几年的实战经验,在敌人的魔窟里,为了保卫国家、人民和党的利益,保护地下组织不受危害,他抱定宁可牺牲自己,也不当叛徒的决心,机智、勇敢、灵活地应对日本特务的阴谋,不仅很好地保护了党组织和自己的同志,还借机除掉为害较大的汉奸、叛徒。后来,在我地下党组织的精心营救下,任远同志终于虎口脱险,并坦诚地向党组织汇报自己的被俘经过和在日军监狱中的斗争过程。

  任远同志的坎坷经历,在"文革"期间受到了冲击,但他从来都以乐观、辩证的心态看问题,坚信党的领导。1974 年,中央三办专案组从沈阳日本关东军那里找到了他的完整档案,日、中两种文字,和任远同志当时向党组织汇报的内容完全一样,证明了他对党是忠诚的。

  "忠诚"不是空口无凭的口号,更不是自我标榜的漂亮话,忠诚与否要经过历史的严酷考验与证明,要由历史来鉴别判定。任远同志的人生足迹,革命战斗的历史,为他做出了鉴定:他对党、国家和人民是无限忠诚的。我为自己有这样的战友而自豪。

  此书,既是任远的回忆录,也是他的自传。历史是无数传记的荟萃,江河湖海汇于滴水,一滴水能折射江河湖海,一部传记也反映了时代递嬗、世情应变。任远的这部回忆录,就是这样一滴水,就是这样一部传记:不仅叙述了自己,也反映了一个时代的变化与进步,反映了中国共产党与人民共和国的苦难与辉煌、曲折与胜利。任远同志在革命征途中的表现是值得肯定的,从坎坷的道路中,他感悟到了人生哲理。他健康豁达的心态以及为人民奉献余热的精神,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我希望任远同志晚年幸福,也希望阅读到这本书的同志能有所收获,从中吸取有益的智慧。革命到老学到老,终身学习,大有裨益。我想,这正是任远同志写这部回忆录的真正动因吧。(作者曾任第七届全国政协常委、青海省省长、省委书记)


  (摘选自金城出版社出版的《红色特工忆往事》)
(责任编辑:黄子娟)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