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前面(自序)--军事--人民网
人民网

写在前面(自序)

● 任远

2011年09月07日13:58    来源:人民网-军事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这本书是我的亲身经历。我真名马嘉善,现名任远,1919 年生于陕北绥德城内贫民家,14 岁时考入陕西省立绥德师范学校。1937 年 7 月 7 日,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我产生了强烈的抗日怒火,组织同学收听广播、出版抗战壁报,发起绥德市民组织抗日救国,在母校陕西省立绥德师范学校同学中发起建立抗日民族先锋队,不到一个月我就发展了 80 多位同学加入,大家推举为我区队长。

  我的抗战热情十分高昂,立志投笔从戎,为国效力。在榆林六中任教的张明远同志是秘密党员,1937 年 11 月间,他组织人员在绥德南关一家旅店内召开了陕北民先队总部会议,我被邀请参加会议并被秘密发展为地下工作者。陕甘宁边区派驻绥德的警备司令部司令员陈奇涵、政委郭洪涛经常到我们学校演讲,号召全民抗战一致对外。

  不久,掩护在警备区民运科的绥德县委书记黄静波与我接上关系,并由他同安志文(我在绥德师范学校 26 级的同学)秘密发展我入党,与我同时入党的,还有常月亭、张孟晋,我们三人中,指定我为小组召集人,在黄静波县委书记秘密领导下开展白区工作。黄静波同志是我敬重的老党员、老领导,也是我革命的引路人。他是全国政协常委、青海省原省委书记、省长,对我非常了解,在坎坷不断的人生征途中,他给了我很大帮助,我们结下了深厚友情并成为了知心挚友。

  他的一生为党贡献,1938 年担任陕西省的绥德县、米脂县、清涧县三个县的县委书记的重职。他长时间坚决执行党的路线,由于工作成绩出色,受到了毛主席的赞扬。"文革"前,他已出任陕西省副省长,在中央党校学习后,分配到辽宁省抚顺市矿务局西露天煤矿任副矿长,向工人学习,锻炼提高思想。"文革"浩劫中,他与我一样遭到无情残酷的批斗。"文革"平反后,经中央决定,派他任广东省副省长兼秘书长、省委常委,后来中央又调其担任青海省委书记、省长职务。

  1987 年,我离休后受中央统战部指派,陪同国际友人赴藏访问时,由拉萨一路直抵青海省西宁市,受到省委统战部同志的热情接待,听到青海省党政干部群众对黄静波同志的一致赞扬。黄静波同志为人正派,敢做敢为,不畏权威,主持公正,伸张正义,大公无私,光明磊落,公正处事,不看权威脸色。由于他坚持原则,处理冤案深入人心,被群众称为"黄青天"。这样一位深受当地干部、群众美誉的红军时代的老同志,在省人民代表大会上,省内各代表团用电报、电话、信件等形式,向中央请求让黄静波继续留任工作,他当时在会上流着热泪感谢大家。

  我的历史他很清楚:经血战、被俘的考验、长达数十年的长期审查,终于在"文革"后期得到彻底查清。我十分热爱党的保卫工作,尤其在延安保卫干部训练班学习后,感到党的隐蔽战线十分重要。公安部的领导曾称赞,我们延安特训班第一期的 36 名学员都是公安部的"元老",聂荣臻元帅称情报人员顶得上十万精兵。我作为其中一员,感到十分自豪。

  1952 年,铁道部机关党委审查我的被俘历史时 , 曾认为我有叛党行为,做出开除我党籍的决定。时任公安部常务副部长、党组副书记杨奇清听说后当即正面告诉我:"如怀疑你历史有问题能让你护送毛主席、周总理访苏,还会让你负责保卫中央首长的专列?他们不了解,待他们审查一结束,你就回公安部工作,我们相信你、信任你。"

  因我 4 个月被俘历史,中共晋察冀中央局已经在 1946 年 7 月做出了明确结论:相信本人交待,恢复组织关系,而且工作上重用,让我从 1946 年 8 月起担任张家口市公安局二科副科长,主管全市侦查工作,1947 年 1 月又委任我为冀热察区党委社会部情报科科长,1948 年 6 月东北局社会部又任命我为冀热察行署公安局副局长,让我放心大干。

  1955 年 5 月,铁道部撤销开除我党籍的决定,重新恢复工作后,公安部立即通过中组部调我回公安部工作,但当时二机部部长宋任穷同志又亲自点名要我到二机部工作,工作性质十分重要,系国防尖端工程,因我有保卫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专列的保密安全经验,历史已查清楚,因此决定调我到二机部。我服从安排,但表示,我还是比较热爱老本行,待二机部的工作告一段落后,还要求归队。我的历史问题已彻底查清,我不是叛徒,我领导下的情报工作人员无一人受到敌人迫害,而且还为组织提供了重要的情报,我的地下尖兵都起到了应有的作用。

  我怀着对公安工作的向往,自 1984 年离休后,又协助国家安全部工作了十多年。因此,我愿以"无名的老特工"自称,我认为党的保卫工作是无上光荣的。值此建党 90 周年之际,我向党向人们写出我的回忆录,作为献给热爱的党、光荣的党、伟大的党的一份贺礼!

  我今已 92 岁,生命有限,但身体尚未衰老,仍决心乐观向前、继续奋斗、量力而行,无私奉献余热。我的感悟是,功过是非,可由历史评定,自己要不断学习,改造自己,充实自己,力求生而无忧,死而无憾,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摘选自金城出版社出版的《红色特工忆往事》)
(责任编辑:黄子娟)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