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求学走上报国路--军事--人民网
人民网

一、求学走上报国路

2011年09月07日13:59    来源:人民网-军事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年轻是做梦的季节,每个人都用梦的眼睛追寻希望,如今的年轻人更是执着地编织未来。常听有些老战友念叨,自己的孙子孙女好像和当年的自己完全生活在两个世界。代沟嘛,理解万岁,其实我们也年轻过,而且我们这些"老家伙"当年的激情一点也不比他们差。我们的青春之歌不仅在课堂上唱响,更多的鸣奏是在战场上回荡。那是何等壮丽的交响乐章!

  我现名任远,原名马嘉善,后改为马耀武。好家伙,做什么工作的,这么多名字?莫非是侦探?呵,猜对了一半,我年轻那会儿做过学生、上过战场,但最主要的是从事隐蔽战线的工作,就和你们看的《潜伏》、《暗算》电视剧一样。生活是鲜活的剧本,我们这些经历者的事可比"余则成、翠萍"真实有意思多了。事实比银屏更震撼人心。我是"九零后",今年 92 岁,是如假包换的"老特务"。都说人生经历是一本书,有的书平淡无奇像简历词典,而我这本书里充满了激情、紧张、曲折、斗智,远比侦探小说精彩生动。

  不信?就请你翻开书,走进我那真实的"潜伏"岁月吧。

  陕北民谣: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按你们如今年轻人的解释米脂女孩长得美,绥德男孩长得帅。1919 年 10 月,我这个"汉"就出生在陕北黄土高原绥德城内。我可不像现在你们那么娇贵,父亲外出当兵,一去九年,音讯全无,家中十分困难,三代人蜗居在一间漏雨的土窑洞度日。现在提倡学前教育从娃娃抓起,我打小就开 始操持家务,每日挑水卖水,到富裕人家掏炉灰,捡兰碳。穷人孩子早当家,那时候哪有啥幼儿园学前班,全是偶尔偷闲在黄土地上疯跑,跟着老羊倌扯几嗓子原生态的信天游就很流行了。

  说来惭愧,我是个大龄生。由于家贫,到该读书时我连旁听资格都没有,只能趴在学堂窗户边偷听先生们授业。直到九岁时,家中才咬牙同意我读私塾,我知道家里不易,很快就努力跳级成功,与同龄人站到了同一条起跑线上。15 岁时我考上了陕西省立绥德师范学校。

  别看学校不在省城,可成为这里的学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照样是当地的重点。我们也要参加像你们现在举行的中高考。当时被国民党于 1928 年破坏的陕西省第四师范要恢复重建,改为陕西省立绥德师范,并决定于 1934 年秋开始招生,仍为官费,我正好上了小学五年,成绩较好。校长知我家贫,学习刻苦,遂动员我提前投考绥师,并为我办好了投考手续,将我原名马嘉善改为马耀武,已经小学毕业(六年级制)。为鼓励我积极投考,他还以教育局长的身份给我自制了假的毕业证。未曾想,唯一的"作弊"竟"弄假成真"。当时我没有任何把握,就在考前一个来月狠命地背书,可这人生的第一搏居然就成了。

  知识改变命运在任何时代都不假。当我意外地在排名榜上看到自己的名字,激动地跳了起来。这下子,我就不用愁上不起学了。

  我先考的是简易师范班,四年毕业,即可升高级师范,再续读两年即可投考北平的师范大学。亦可以找工作,当小学教员。全家都为之欢喜,也不再为我的学费发愁了。我一下子就成为官费生了,而且学校每月还发津贴。算是跳出农门了,不光我和家人高兴,乡里乡亲也来为我贺喜,我一下子变成了有出息的穷学生。那时候穷乡僻壤出个高中生是件了不得的大事呢。

  上师范后,由于吃住均在学校,能集中时间集中精力用来学习。我立志升学,经过几个学期的努力,已成为学校的佼佼者,还被选为甲级班主席。虽每天仍要回家挑水卖水养家,但总觉着身上有使不完的劲。每周放假,我仍留校自己补习功课,每次考试,我都能以优异成绩通过。我的班主任和国文老师对我非常欣赏,到了 1937 年暑假,还差一年毕业时,他们十分有把握地动员我不要再学最后一年了,劝我提前投考北平师大,八十四师师长高桂滋愿出资赞助。我婉拒了他们的好意,我知道在我心里早有股涌动的热流。就在此时,"七七"事变,抗战爆发,我这个准大学生毅然选择投笔从戎,把青春燃烧在激情战斗的岁月。

  其实在 1933 年,即我 14 岁时,就懵懵懂懂地接触了些党的宣传,逐渐了解了要过好日子就得革命的道理。这样,经同校亲友张振声秘密介绍加入了少共团,而且我的母校陕西省立绥德师范学校是一所有光荣革命历史的学校。早在大革命时代,陕西省的第一个党支部就建立在我的母校,校长李子洲是李大钊发展入党的陕西省共产党的创始人。陕北红军的领导人刘志丹,就是李子洲发展入党后介绍去黄埔军校学习回来,建立陕北红军的。当时绥德师范许多学生参加了革命,后来成了党的优秀干部,担负了党和国家的重要职务,如曾担任全国政协副主席刘澜涛同志、体改委主任安子文同志、兰州军区司令员张达志同志、装甲兵司令员贺晋年同志等。他们既是我的学长,也是我参加革命的前辈。当时学校的校长、教员大多数是秘密的中国共产党党员,但多与组织失去了联系,就以教书为掩 护,播撒红种子。环境改变人,我就是在这样一所有革命传统的学校求学,并走上革命道路的。

  当中央红军于 1935 年 10 月到达瓦窑堡时,我便为找红军做准备了。一放寒假,我就背着父母和学校,秘密跟随苏区同学到王家沟的区委那里,要求参加红军,当时为了开展白区工作,组织派我仍返绥师上学,秘密从事抗日救亡工作。为此,我与同学们组织宣传队,下乡宣传抗日救亡,要求停止内战,一致抗日。"七七"事变后,我们创办起了抗敌壁报,贴在大街上,在校内发动同学成立民族解放先锋队绥师区队部,我被推选为区队长,后又参加了民先陕北总部。1937 年 11 月,我光荣的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在 1938年 1 月来到了革命圣地延安,从此开始在中国革命这所大学里学习成长。


  (摘选自金城出版社出版的《红色特工忆往事》)
(责任编辑:黄子娟)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