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越生死线的黄毛丫头--军事--人民网
人民网

飞越生死线的黄毛丫头

2011年10月19日10:56    来源:人民网-军事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广东,人杰地灵,是杰出人物倍出的省份,也是盛产女飞行员的地方。解放前就出过张瑞芬、欧阳英、朱慕飞、李霞卿等女飞行员。花城广州,更是蓝天之花盛开的城市,解放后仅首批14名女飞行员中就有3名是广州姑娘,她们是伍竹迪、秦桂芳、王坚,号称花城蓝天3枝花。这3枝花还不是一般的花,而是3朵奇葩,都是女飞行员中的佼佼者。

  我到西郊机场时,王坚大姐已调到南苑机场,我们俩人虽不在一个单位,但也直接接触过,那是60年代初,我到南苑“一高专”协助他们培养过领航学员,与王坚大姐相处过半个多月,以后也见过几次面,相互也算了解。2010年10月,写书之前,又专门前往广州,采访了她的老伴龙有光(王坚已于1998年病故)。他提供了大量有关王坚大姐飞行方面的文字资料和照片,我对王坚大姐有了更深的认识。

  王坚人如其名,性格坚强,作风硬朗,言行中处处透着男子汉的气质,生气时,还会从嘴里蹦出几句粗话。

  王坚虽于1954年便调离了专机部队,但在她的飞行生涯中也执行过一些专机任务,其中有一次令她永生难忘,那就是她载着8位将军飞越生死线。

  女同志飞专机,刚开始往往得不到首长的信任,王坚就遇到过这种尴尬局面。有一次,王坚机组执行参战部队飞行员转场的任务,师长见她是个姑娘,便皱起了眉头,迟迟不上飞机。王坚知道他不信任自己,心里就有气,也不说话,只用两眼冷视着他,心想:“你敢不坐,贻误了战机看谁挨板子。”不走也不行,那位师长就半开玩笑地对王坚道:“你这个黄毛丫头行吗?可别把我们摔了。”

  王坚没好气地答道:“放心吧,我还年轻,可不想陪你们去见马克思。”师长无奈只好带着一群男歼击机飞行员上了王坚驾驶的飞机。一路上王坚飞得很好,飞机很平稳,落地也很轻。当飞机滑到停机坪关车后,乘机的老飞们都夸王坚飞得好,那位师长更是佩服地冲她竖起了大拇指,夸赞道:“真不简单,还是女同志飞的好,动作柔和,飞行平稳。开始我有不正确的想法,请你千万别介意。女机长同志,你真棒,谢谢你!”

  1959年,王坚接受入闽参战的空运任务,有一次执行从北京送一位福建前线副总指挥到前线机场的专机任务。一升空,天空就多云,王坚在云中连续飞行了几个小时,快到机场了,气象条件更差,云高只有300米,而周围的山高都在600米以上。机上的首长既着急赶回前线,但又对王坚的飞行技术不放心,几次到驾驶舱询问情况,最后干脆不走了,一直站在她身后。

  在一般情况下,这种天气条件地面是不让飞机降落的,但这次不同,首长必须赶回前线。王坚虽然没有在这种复杂气象条件执行过专机任务,但她相信自己有能力安全落地。征得地面指挥员同意后,她凭着飞复杂气象时练就的过硬本事,沉着地按仪表指示穿云下降,从3900米一直降到300来米,刚穿出云层,飞机便对正跑道平稳落地。这时,一直静悄悄地站在她身后看她驾驶的首长,拍着她的肩头夸道:“小王,你飞得真不错,以后有机会还坐你的飞机!”

  从此之后,王坚的驾驶技术,得到了各级领导的信任,对她的使用更大胆。

  同年夏天,时任空军“一高专”直属中队中队长的王坚,率机组执行了送八位将军由西安去南京开会的专机任务。早上8点钟,她驾驶里-2型客机从西安起飞。起飞不久便进入云中。她操纵飞机爬升到3000米后,改平飞。云中飞行对运输机飞行员来说是常有的事,虽然看不到地标地物,但完全可以按无线电罗盘和磁罗盘指示的度数飞行,尤其是无线电罗盘直接接收目标机场导航台的信号,按无线电罗盘指示器指示的零度飞就行。她在云中飞了近4个小时,根据计算,再过20分钟就要到达南京大校场机场了,这时王坚打开了供飞行员使用的3M超短波电台,与地面塔台取得联系,她报告了自己的大体位置和到场时间,同时询问机场的气象条件。地面指挥员告诉她,机场云量10个,云高150米。王坚根据气象条件要求以900米高度通过导航台,按复杂气象穿云着陆。但指挥员却回答说,现在有三架飞机要落地,让她不要通过导航台按仪表大航线穿云降落,而是直接下降至五边落地。王坚一听急了,她一直在云中按仪表飞行,根本看不到地面,不知道自己的确切位置。再者云高只有150米,而靠近机场东北方向有紫金山,山高447米,她又不知道其他两架飞机的位置,怎么能盲目下降高度呢?她再次要求以900米高度通过导航台,按复杂气象穿云降落。指挥员听后非常生气地高声说:“你无组织无纪律,直接穿到云下。”王坚火了,并骂道“放你妈的狗屁,我长时间在云中飞行,不按穿云图穿云下降,你想叫我撞山吗?我后舱有八位将军,我要保证绝对安全。”

  当然她说这番话的时候并没按发射按钮,地面指挥员听不到。王坚再一次要求按机场穿云图穿云下降,但是,无论她怎么呼叫,指挥员再也不理她了。王坚一看时钟,预达时间已超过8分钟了,无线电罗盘仍指示零。难道机场还在前面,不可能呀!王坚感觉不对头。她瞧了瞧无线电罗盘控制盒上的刻度指示表,发现领航员将频率调到了上海虹桥机场导航台,这两个导航台的周率很接近,只差9KC(千周,一小格)。她迅急摇动调谐手柄,调到南京机场导航台的频率上。并立即调转机头,罗盘指示上的指针转了180度后又指到了零的位置。飞了几分钟后,她开始下降高度,突然无线电罗盘的指针飞转起来,同时通讯中断。怎么回事?王坚来不及思考,立即又把飞机拉起,脑子里想的是447米的紫金山。此时,仪表板上左面汽油箱的油量表指示红灯亮了,油箱快没油了,只能飞十多分钟了。原来王坚在 西安起飞时,是按4个小时航程和规定的备份油量加的油。王坚机组已飞了近6个小时。

  王坚心里有数,她已面临弹尽粮绝的处境。十多条生命和一架飞机的安全全掌握在她的手里,一着不慎,后果不堪设想。她果断地把发动机的油门往后收,以最小的速度保持平飞,尽量节省油料,争取较长的留空时间。同时一定要穿出云层,在能见地面的情况下,顶多是场外迫降。但一定要避开紫金山。于是她根据磁罗盘的指示度数,往西南方向飞,并开始下降高度。她两手紧握驾驶盘,两眼死死地盯着前方,万一遇到山赶快拉起来。500米,450米,350米……飞机慢慢往下降,她的心也跟着往下沉,头皮开始发麻,因为随时都有撞山的危险。

  飞机下降到150米时,天空猛然豁亮了,农田村庄突然出现在飞机的前下方,王坚终于飞出了云层。机组成员都长长地舒了口气,可是这口气还没吐完,右油箱油量表的红灯也亮了,这意味着两个油箱的油都快烧光了,双发即将停车。在这万分危急的关键时刻,她临危不乱,通过观看地貌地标,很快判明了飞机的具体位置,万幸,机场就在不远的前方,她不再呼叫,也不管机场刮的东风还是西风,即以最小的速度飞进机场,也顾不上轻落地了,一进跑道便将飞机落了下去。滑行一段距离后,发动机开始放炮。没滑到跑道头,两台发动机都停车了,两个螺旋浆也停止了转动,好悬!如果在空中多呆一分钟,他们很可能回不来了。

  当她们在空中紧张时,地面指挥员和塔台上的所有工作人员比她们还紧张。自与王坚机组失去联系后,机场所有雷达都打开了,但均没发现飞机,当时估计飞机失事了,并已通知附近人民公社帮助寻找飞机残骸。那个指挥员知道闯了大祸,吓得话都不会说了。万万没想到,在地面一片恐慌中,飞机飞回来了。当时南空高厚良副司令员表扬了王坚:“这么复杂的情况,你能安全地飞回来,真是奇迹。你的处理是正确的,机场指挥员是瞎指挥。”事后查明,造成无线电罗盘故障和联终中断的原因,是南京机场东北方向有个强磁场,飞机飞行高度低时,会严重干扰飞机上的无线电设备。

  王坚在南京率机组飞越了生死线,战胜了死神,同时创造了三项之最,即创造了里-2型飞机平飞速度最小(150-155公里/小时)、留空时间最长(不间断飞行了6个多小时)、剩余油量最少(零立升)的纪录。

  (选自人民日报出版社出版的《共和国首批女飞行员》)
(责任编辑:黄子娟)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