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姐嫁了个小女婿--军事--人民网
人民网

老大姐嫁了个小女婿

2011年10月19日10:58    来源:人民网-军事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前文提到,陈志英在大屯机场改飞雅克-18教练机时,爱上了一位比她小6岁的教员。他叫柯庭煜,浙江省兰溪人,1951年选为飞行员,进长春空军第二航校学习飞行,由于飞行成绩优异,1954年5月毕业后留校当飞行教员。陈志英改装飞行时,由空军二航校校部,搬到了大屯机场飞行学员队。陈志英当时是上尉副营职干部,调到航校后任理论训练处学员大队副大队长,无论在校部还是大屯机场,她都享受正营职干部待遇,住单间。她在大屯机场一亮相,就成了新闻人物,走到哪里,都是众多饱含企慕、敬仰、惊奇的目光追逐的对象。一些年纪偏大的光棍汉便开始搜集有关她的私人信息,很快他们就打听到了,她已28岁,未婚,而且还没谈对象,于是乎有人开始打她的主意。

  陈志英虽已是大龄女青年,5年禁爱期也早就超过了,但她并不急于谈恋爱结婚,其原因与她飞行事业心强有一定关系,但并非是唯一的原因,另一个重要原因是没有遇上让她心动的男人。在部队时,追求她的人少说有一个班,其中有领导干部,有同行飞行员,还有社会上一些追星族,包括记者和一些文艺工作者,但他们都吃了闭门羹,被她拒之于爱情的大门之外。

  古人云,千里姻缘一线牵,这传承了数千年的古语还真准,陈志英从北京千里迢迢来到北国长春之后,月下老人给她牵上了红线,她一眼就相中了柯庭煜,可谓一见钟情。

  大屯机场处在长春市的远郊处,四周是农村,在大屯机场工作的已婚干部家均在市区,每逢星期六,机场有班车送他们进城与家人团聚,未婚干部也可同车进城住校部招待所,他们可以到市内看电影、购物、逛公园、找对象。

  有一个星期六的晚上,陈志英也坐班车进城,她上车时见一小伙子旁有座位便坐了下去。小伙子见陈副大队长坐在自己身边,忙起身,想把靠车窗的位子让给她,被陈志英止住了:“你别客气,坐哪里都一样。”开车后,陈志英感到小伙子很有礼貌便主动与他聊天:“你是几大队的,很少见到你。”

  这小伙子就是柯庭煜,他在陈志英面前有些拘谨,她是上尉副大队长,自己才是一个少尉小教员,两人不在一个档次。因此一路上总是低着头,不敢正视她,更不敢主动与她攀谈,都是她问一句,他答一句,跟记者采访差不多。

  “你贵姓?”

  “免贵姓柯,木可柯。”

  “叫啥名字?”

  “庭煜,家庭的庭,煜就是一个火字旁,右边顶上一个日字,下面一个立字的那个煜。”

  陈志英文化程度不高,一时没听明白,便伸出手去,让他写在她手上。柯庭煜稍稍迟疑了一下后,便用右手指在她手掌上一笔一划地写那个煜字,写了三遍她才看明白,但她不知煜字作何解释,便又问他这个字怎么讲。

  柯庭煜是高中生也是高才生,对自己的名字自然有透彻的研究。男人都有个臭毛病,在姑娘面前总要显摆自已,陈志英的问题给他提供了炫耀才能的机会,他带有几分得意地说道:“‘谷中暗水响泷泷,岭上疏星明煜煜’。这是北宋大文豪苏轼的名句。煜煜就是明亮的意思。煜还有光耀的意思。父母给我起名庭煜,就是希望我光耀门庭。”

  听完他的解释,陈志英转过头去对他又多看了几眼,这一仔细端详,她的心跳骤然加快,这小伙子不仅肚子里有墨水,而且是一表人才,皮肤白净,眼不大但眼珠黑亮,炯炯有神。声音轻柔,带有磁性。不仅文采、长相引得她心动,还发现他的声音有一种亲切感,忙问道:“你也是南方人?”

  “浙江兰溪人。”

  陈志英一听更是心花怒放:“那我们算是半个老乡了!”

  一路上两人是越聊越投机,不知不觉校部到了。下车后陈志英问柯庭煜这次进城都有哪些安排,他说晚上看电影,星期天有个朋友请他参观长影。陈志英也喜欢看电影,更想去长春电影制片厂看看,她很想和这个小老乡一起去看电影,去参观长影,但话到嘴边没出口,毕竟刚刚认识,提这样的要求太唐突。她没与他去看电影,而是回到了女飞行学员身边。晚上她失眠了。

  陈志英回到大屯机场后,开始全面收集柯庭煜的信息。掌握了他的家庭出生,本人成份,文化程度,现实表现,人品性格,飞行技术等情况,每条信息都令她满意,唯独一条出生年月把她难住了。柯庭煜生于1935年2月。

  陈志英一开始便

  知道柯庭煜比自己小,长相与军衔摆在那里,一看便知,但她没想到他比自己小6岁。这可不是小小的差距。陈志英犹豫了,真要和他好,肯定要引来各种非议,但自那次同车进城之后,她再也放不下他了。在部队时领导给她介绍的、主动找上门的单身男人不少,但没有一个让她有那种感觉,然而柯庭煜却让她一见如故。她自己也说不清为啥一见他就怦然心动,难道真如俗语所说,同船过渡,三百年所修,是前世修来的缘份。经过一段时间的激烈思想斗争之后,她决定抛弃世俗观念,追求自己的幸福,她实在难以割舍对他的那份爱恋。不过她有自知之明,要想赢得他的爱难度很大,自己既不是美女,也不是二十来岁的年轻小姑娘。陈志英是一个典型的外柔内刚的女性,她外表温文尔雅,娴淑恬静,但内心却硬如磐石,坚毅刚强,她认准的事,纵有千难万险,她也要去办,不达目的决不罢休,在天上飞行是这样,在地面寻求爱情也是这样。陈志英精心制定了一套向柯庭煜发动感情进攻的战略。她经常以探讨飞行技术为名,将他约到她的单人宿舍,将空勤灶发的水果和糖块都给他留着;星期六和星期日主动与他一起看电影、跳舞(为了接近柯庭煜,陈志英在二航校学会了跳交际舞)、逛商店购物等等。她最喜欢的电影就是新上映的《柳堡的故事》,她虽不擅长唱歌,却喜欢上了电影插曲“九九艳阳天”。总之她利用一切机会接近他,关心他,使他感到女性的温暖,逐渐拉近两人的距离。

  柯庭煜思想单纯,开始只把陈志英当领导、大姐和老乡看待,压根儿没往感情方面想,可是在陈志英爱情烈火的炙烤下,他这块不开窍的顽石被烤热了。23岁的小伙了逐渐感受到了女性的体贴与温馨,感受到被异性爱慕的幸福与甜密。在频频地接触中他对她有了更深的了解,她不仅善解人意,温柔善良,而且飞行技术好,飞行事业心强,是个聪明灵巧的女飞行员。她不仅是位可亲可爱的大姐,还是志同道合的好战友,他的心已被她深深地吸引了。

  春华秋实,播种的爱情该收获了。陈志英以她女性的细密观察,柯庭煜的心已被她的温情捂热了,她撒下的感情之网该收了,她发动了感情攻略的最后一役。

  1958年夏天,航校放暑假,陈志英利用假期休假,决定回上海探亲,同时鼓动柯庭煜也休假回浙江探家,二人可结伴同行。很明显这是她放出的试探气球,如若他接受了邀请,就等于接受了她的爱,如若他婉言谢绝,说明二人不能同路,也就不可能走到一起,不过她相信她的直觉,他会同意。不出所料,柯庭煜非常高兴地接受了邀请。一路上二人有一种夫妻双双把家还的感觉,两人有说有笑,亲密无间,不少旅客向他们这对恩爱“夫妻”投来企慕的目光。欢愉夜短,悲苦夜长,同理,欢愉旅途短,悲苦旅途长。知心话还没说完,上海站到了。柯庭煜回兰溪要在上海换车,陈志英抓住这一机会,终于将手中的绣球抛给了柯庭煜,她邀请他去宝山县她二哥陈祺衷家休息一天,其目的是想让二哥二嫂见见他,柯庭煜没有拒绝,他自信她的家人一定会接纳他。就这样柯庭煜走进了陈志英的家。

  陈志英从小父母双亡,是靠大哥、二哥抚养成人。大哥是地下党员,反右时被打成右派,组织上让她与他划清界限。陈志英是个最听党组织话的忠诚党员,尽管非常思念大哥,但那次回上海她强忍手足深情,没去见大哥。

  陈志英大姐,当时我们都叫她陈副大队长,她从上海休假回来之后,我们发现她变化很大,脸更红了,笑更多了,对我们女学员也更亲近了。我们在大屯机场飞完本场训练课目之后,21名女飞行学员和教员由陈副大队长带领,转到哈尔滨附近的双城机场,飞转场训练课目。双城在哈尔滨的西南角,有火车。每当休息日,陈副大队长就带我们到哈尔滨玩,去得最多的地方是太阳岛,每次必去的商店是秋林公司。一进商店不用我们开口,陈副大队长就请我们吃冰淇淋、酒心巧克力。当时不清楚,陈副大队长探家回来后,和我们这些二十来岁的姑娘玩在一起,成天乐呵呵的,变得年轻漂亮了,看不出年龄上的差别。后来才明白,是熊熊燃烧的爱情火焰烧红了她的心,温度太高了,从她身上散发出的热量也温暖了我们。

  飞完转场课目后,我们又回到了长春大屯机场。准备毕业考试,考试结束后,我们回校部等待分配。陈副大队长没同我们一道回来,她仍留在大屯机场。有一天下午陈副大队长回来了,带来了很多糖。开始并不知道这是喜糖,因为以前她经常请我们吃糖。喜滋滋的陈副大队长见我们只顾抢酒心巧克力吃,也不问问吃的是啥糖,她沉不住气了,稍带羞涩地宣布:“姑娘们,告诉你们一个喜讯,我结婚了!”

  “啊!?…”我们全都含着糖傻愣愣地望着眼前笑眯眯的新娘,因为这事太意外了,真是又惊又喜,一个个目瞪口呆,不知说啥好。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是谁,突然上前拥住了陈大姐,嘴里不停地说着:“太好了!恭喜!恭喜!”在她的启发下,我们都拥向陈副大队长,大伙搂成一圈,又蹦又笑,纷纷向她表示祝贺。

  陈志英与柯庭煜的恋爱之旅并非一帆风顺,首先是柯庭煜自己反对,经过一段时间的交往后,他也爱上了陈志英,但他有爱她的心,却没有爱她的胆。他们的差距太大了,年龄差6岁,级别差3级,职务更没法比,她是副大队长,而他只是一个普通教员。如果他们相爱,肯定遭人误解,以为自己是慕虚荣,攀高枝,是以她当跳板,跳到北京去飞专机(去北京飞专机是许多飞行员的梦想),等等。俗话说人言可畏,吐沫星子淹死人。再说了航校不少女医生、女护士、女工作人员都曾向自己示爱,她们中间比陈志英年轻的、漂亮的姑娘大有人在,自己何苦惹火上身?柯庭煜曾一度想放弃,想渐渐疏远陈志英。但真爱是很难放弃的。陈志英正直善良,大度宽容的人品,真诚火热的爱情,让他魂牵梦萦,挥之不去。他在爱的十字路口徘徊了一些日子,最终他置世俗观念于不顾,毅然决然地选择了陈志英。其次,他俩的爱情遭到了柯庭煜母亲的强烈反对。柯庭煜在陈志英二哥家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一早便起程回兰溪,陈志英送他到火车站,陈志英本想和他一起回去,被柯庭煜劝住了。他了解母亲,老太太思想传统,她不会一下子就接受比他大6岁的陈志英,怕二人见面后尴尬。不出所料,柯庭煜将陈志英的条件摆完后,她母亲那张原本满是笑云的脸,一下子阴沉下来了:“煜儿,你是找媳妇还是找老姐?你怎么这么没出息,挑来选去,给娘找这么一个老闺女。”柯庭煜反复耐心地给老人介绍陈志英的长处,说她是女飞行员,还是飞行副大队长,人又忠厚正直,对他特别好等等。老人都听不进去,最后放出狠话:“你说的这些娘都不稀罕,你要是和她成亲,往后别进这个家的门。”柯庭煜一看无法说服老人,呆在家里也没意思,不到一个星期他就回到了上海。他怕扫陈志英的兴,没敢说实话,编了一套母亲如何喜欢她的瞎话糊弄陈志英。

  回到大屯机场后,二人公开了恋情。整个大屯机场炸了锅,舆论一片哗然,有祝福的,有叫好的;有惊诧的,有劝阻的;有嘲讽的,有责怪的;甚至有谩骂的。骂柯庭煜没出息,攀高枝吃软饭;骂陈志英不要脸,恋小白脸,养小女婿。有个领导还专门找柯庭煜谈话:“柯庭煜同志,你找陈志英副大队长不合适。你们之间的年龄差距太悬殊了。现在年轻这种差距还不会影响夫妻生活,可是随着年龄的增加,这种差距会越来越明显。当你五十来岁,精力正旺的时候,她已是快六十岁的老太婆了。那时你还爱她吗?不会嫌弃她吗?婚姻大事不能当儿戏,你既然要和她结婚,就要对她一辈子负责。千万不能因一时的心血来潮感情用事。你还是慎重地、冷静地考虑考虑吧!”

  有人说,热恋中的姑娘最傻,都是傻美妞;热恋中的小伙子最浑,都是一根筋。热恋中的柯庭煜正是如此,根本不把领导的谈话当回事,因为领导说的理由,在真爱面前都是苍白的,丝毫动摇不了他对她的感情。就这样他打消了自己的顾虑.不顾母亲的强烈反对,不顾领导的善意劝阻,更不顾其他人的风言风语。1958年11月22日,柯庭煜与陈志英在大屯机场的一间飞行教室里举行了婚礼。

  吃过陈副大队长的喜糖之后,自然要对她的喜事议论一番。大伙儿都为她高兴,这一点是一致的,但对两人的年龄差距看法却分歧很大。多数人认为无所谓,只要两人感情好就成。个别人认为他俩不般配,中国自古以来只有老夫少妻,很少听说过有老妻少夫的。民间虽有女大三,抱金砖的说法,那也只是大3岁,不像他俩差6岁。

  陈副大队长是我的大恩人,我自然要为她辩解。我本想说:“那是你不读书不看报,孤陋寡闻,大作家丁玲的丈夫陈明就比她小12岁。两人婚后恩恩爱爱,生死不离,丁玲打成右派了,他还与她共患难。”但仔细一想,刚整风反右,我如果举这个例子,还不得给我扣上一顶替丁玲翻案的帽子,于是我改口道:“你们听说过马克思与燕妮的爱情故事吗?马克思可是马克思主义的创始人,无产阶级的革命导师,他的妻子燕妮比他大4岁多。所以陈副大队长爱比她小6岁的柯教员也很正常,没必要大惊小怪。在我看来,人的心态与年龄不一定都成正比,有的人年轻,心却老了,有的人年龄虽大,心却年轻。陈副大队长的心和柯教员一样年轻,他俩很般配。”看我把伟大的马克思都给搬了出来,又发了一通宏论,再没人说三道四了。

  我们毕业后,陈志英大姐回到了北京西郊机场,任五大队副大队长,不久柯庭煜也调到了北京,编在三大队。从此夫妻二人过上比翼双飞的幸福生活。

  1959年10月他俩的第一个孩子在上海降生,是个男孩,取名柯卫东,小名小飞。陈志英所以要到上海生孩子,完全是从飞行事业出发。她生下孩子后,交给二嫂抚养,休完产假,便毅然离开襁褓中的儿子,回到部队继续飞行。两年后,二嫂因车祸罹难,小飞又由奶奶接到兰溪抚养。经过几次接触后,柯庭煜的母亲不仅接受了陈志英,还喜欢上了这个比儿子大6岁的儿媳妇。小飞6岁时才回到陈志英身边。1967年他们才要第二个孩子,是个女儿,取名柯卫红,小名小红。前面写过,1968年7月,陈志英死于空难,结束了她与柯庭煜十年的夫妻生活。

  陈志英牺牲时,小飞8岁,小红才10个月,幸亏她家的保姆为人忠厚,陈志英走后全靠她照顾两个孩子。但她年事已高,单独抚养两个孩子很吃力,而她又不忍心扔下两个没娘的孩子一走了之。于是她想了一个万全之策,准备将23岁的外甥女赵秀芝嫁给柯庭煜,接陈志英的班。开始两人都不大同意,赵秀芝一个大姑娘嫁给比她大10岁的半老头子,还要当后妈带两个孩子,她不愿意是可理解的,但她姨反复给她做工作,她说陈大姐在世的时候,把她当亲人看待,不仅她自己,她们一家人都受惠不少。她不幸走了,最放心不下的一定是小红,她才10个月。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们一定要让小飞妈放心的走,抚养好小飞和小红。姨是力不从心了,你年轻完全可以挑起这副担子。再说了老柯你也熟,是好人,忠厚善良,待人真诚,你过去后,不会受欺负。在姨的劝说下秀芝点了头,应允了这门亲事。柯庭煜的工作比赵秀芝的工作好做,姑娘常到他家走动,每次来了都帮着她姨干活,人勤快,干活麻力。他犹豫的唯一原因是志英走的时间不长,有愧疚感,但一想到两个孩子都是志英身上掉下的肉,为了孩子有人照顾,他终于同意了。

  1969年10月,柯庭煜与赵秀芝结婚了,小女婿变成了大女婿。婚后第三天,柯庭煜领着新娘赵秀芝来到八宝山,看望陈志英,在她的灵位前,新娘赵秀芝像宣誓似地说道:“陈大姐,听我姨说,您走后最放心不下的是小红。大姐,放心吧,我一定像您一样,把小飞、小红当自己的亲生孩子一样看待,抚养他们长大成人。大姐,安息吧!以后每年清明节,我都会带着孩子来看您。”

  秀芝的一番话,柯庭煜听后感动得热泪盈眶。赵秀芝没有食言,她含辛茹苦将两个孩子养大成人。后来她有了自己的亲生女儿,为了纪念陈大姐,特起名柯向英。如今,柯庭煜与赵秀芝都已退休,在昌平一干休所安度晩年。现在柯老唯一的心愿,就是希望领导和后人不要忘记陈志英,不要忘记她的革命精神。他强烈希望每年清明节有人去祭奠烈士的英灵。

  (选自人民日报出版社出版的《共和国首批女飞行员》)
(责任编辑:黄子娟)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