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毒  蛇--军事--人民网
人民网

第六章  毒  蛇

2011年11月25日10:07    来源:人民网-军事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进入茂密厚实的丛林后,孙淼看着参天大树和一望无边的深处,说道:“赶紧用上你们特种部队的北斗导航定位仪?”

  见厉豹没有搭理自己,孙淼又着急地说:“GPS也行啊。”

  此时,厉豹一边解开鞋带,一边说道:“没有,在这次任务中,这些东西是不允许使用的。”

  “你可真够寒酸。”孙淼讽刺道,“喂,你解鞋带干什么啊?这对我很不礼貌。”

  厉豹依旧没有理会孙淼,他解开鞋带,从鞋子里面拿出一个用塑料膜包好的东西。系好鞋带后,厉豹小心翼翼地揭开塑料薄膜,里面露出折叠好的崭新纸张。

  孙淼看着厉豹如此仔细地打开纸张,一脸疑惑地问道:“喂,我说,你这里包的是什么啊?莫非还有什么锦囊妙计,可以让我们在没有任何高科技,只有一把破匕首的情况下,安全逃离不成?”

  “嗯。”厉豹点了点头,同时打开了折叠好的纸张。

  孙淼凑过头看了一眼,差点没有背过气去,那居然只是一张地图。

  厉豹仔细地审视着地图,他要在这张地图上面,找出最合适的撤离路线。

  孙淼见厉豹看得如此专注,也懒得理他,只顾自地找了块石头坐下来,望着不见天日的原始丛林,听着令人心烦的鸟虫啼叫,孙淼想到了被害的父亲,不由得掉下眼泪。

  就在孙淼独自伤感的时候,厉豹的耳朵忽然动了动,接着他犹如猎豹般向孙淼这边扑了过去,随后,身体却如雄鹰扑兔般在半空中越过孙淼头顶,向她身后落去。

  等孙淼回过神来时,厉豹的右手已紧紧地抓着茶碗粗细的黑蛇,然后说道:“小心些,这是条毒蛇,在没有医护的条件下,毒液会在半个小时内让人致命。”

  孙淼一脸煞白地看着那条有茶碗粗细的黑蛇在厉豹手中无力地张着嘴巴,想要吸入些空气,可颈部被厉豹握着,空气根本无法进入体内。黑蛇的嘴巴不断地流出鲜血。

  不多时,黑蛇就低下了头颅,厉豹随手将黑蛇丢在地上,那黑蛇的颈部已经被他握的皱皱巴巴,蛇身颈部以下还在神经条件反射的作用下轻微地抽动着,口中不断流出的鲜血已经染红了地上的落叶。

  厉豹开始用军刀拨开地上的落叶,向下挖去。几分钟后,他将黑蛇及沾染血迹的落叶等,通通丢进刚刚挖好的土坑内。接着,他又从别处移来落叶,将这里的一切恢复完毕。

  厉豹将军刀收回,抬头看了眼脸色煞白的孙淼,说道:“赶紧离开这里,走东边。”

  “哦。”孙淼点了点头。

  这时,轻微的脚步声也随即传入厉豹的耳朵,他仔细地辨认了下,轻声说:“他们已经追来了,走路时一定要小心,注意不要发出声音。”

  “嗯,我会注意的。”孙淼认真地点头,慢慢地,她完全相信了厉豹。

  不知走了多长时间,只感觉丛林里的光线越来越来暗,孙淼跟在厉豹后面,不仅满头大汗,而且口干舌燥,肚子咕噜噜叫个不停。

  又走了一段路,整个丛林里的光线已经全部暗淡下来,厉豹这才停下脚步,他对孙淼说:“在这里休息一下。”

  孙淼见厉豹开口说话,顿时松了口气,一屁股坐在一片比较新鲜的落叶上,说道:“总算可以休息了,快累死我了。”刚说完,她那肚子又咕噜噜地叫了起来。

  孙淼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她偷眼窥了下厉豹,发现他只是若有所思地看着天空,并没有注意自己,羞涩之情也就少了许多。而她也懒得去看什么天空,头顶上除了树叶什么都没有,就索性闭上眼睛开始养神。

  这时,厉豹却如野猫一般飞速上树,爬到树干顶部时,他轻轻地拨开的树叶,然后一动不动,像是在等待着什么。突然,他出手了,那手快如闪电般地向黑暗伸去,等他缩手时,一只鸟已经在他手中不停地扑腾着。他猛地用力,骨骼破碎的声音从指尖传来,再一放手,那死亡的鸟便从空中落了下来。他又伸手摸了下鸟窝,里面果然有圆润温暖的鸟蛋。接着,他便将整个鸟窝端了下来。

  孙淼盯着地上肥嘟嘟的成年鸟,以及厉豹手中的鸟窝,生气地说道:“你怎么这么残忍?”

  她的话让厉豹一时愣住了,而后淡淡地问:“难道你不饿吗?”

  “饿,我当然饿。走了这么长的路,谁不饿啊?”

  “饿的话,咱们就吃这个。”

  孙淼看着地上死亡的肥鸟,想象着如果烤到流油时再吃的话,会是多么的美味,想着想着嘴里就流满了口水,“怎么吃?”

  “就这样吃。”

  “生吃?”孙淼瞪大了眼睛。

  厉豹点了点头。

  “你自己吃吧,我吃熟食。”

  厉豹一皱眉,“这个时候不能生火。”

  “我不管。”孙淼小嘴一噘背过身去,不理会厉豹。

  厉豹看着地上跟手中的食物,脑子飞快地计算着他到底与敌人拉开了多长的距离。

  计算后的结果是,敌人离此地还有一个多小时的路程,但,此时生火做饭很有可能引来敌人,将这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大大缩短。可孙淼确实需要进食,不然等会儿她肯定走不动了。

  思索片刻,厉豹拿出军刀,在地上挖了起来。

  孙淼见厉豹不理会自己,于是转过头来,见厉豹又在地上挖洞,条件反射性地以为厉豹又要把东西埋起来,便生气地道:“你难道真想把我饿死啊?”

  “不,我在给你做饭。”厉豹回道。

  “真的?”听到厉豹的回答,孙淼喜笑颜开,接着又试探性地问道,“不会是吃生的吧?”

  “熟食。”

  听到厉豹说吃熟食,孙淼立刻来到厉豹身边,高兴地说:“我来帮你吧。”

  “不用了,你好好休息,一会还要赶路。等食物做好了,我就叫你。”

  “一会还要赶路啊?”

  “生火之后,敌人肯定会追到这里,所以我们必须在最短的时间离开。”说到这里,厉豹的表情变得十分严肃。因为从行军角度及行军准则来看,此刻自己所做的都是在违反规定,但他不得不照顾孙淼,出行前首长也特意叮嘱:“凡事见机行事,一切以孙淼安全为准则。”如果不进食,孙淼是肯定走不出这片森林的。想到这里,厉豹又加快了挖掘速度。

  不一会,他就挖好了一个简易的火坑,随后在上面用新鲜且粗壮的树木搭好支架。他这把在孙淼眼中看来还不如水果刀锋利的军刀,在此刻总算证明了它的价值,手腕粗细的树木,用它砍去简直如庖丁解牛般利索。

  厉豹搭好一个密密麻麻的支架后,又在上面铺上厚重的新鲜落叶,接着开始生火,并麻利地给肥鸟拔毛去爪,开肠破肚。

  之后,他对孙淼说道:“来,你来烤。”

  “哦。”孙淼接过厉豹递来的用树枝穿起的肥鸟,放在火苗并不是很旺的柴火上烤了起来。

  而厉豹不断地给支架更换新鲜树枝,不断地把支架上面烤干的落叶换成新鲜树叶,他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减低火光与烟雾的浓度,不易让人发现。

  很快,肥鸟已经烤得流油了,厉豹说道:“好了,你赶紧吃吧。”

  孙淼早已馋得口水直流,听到厉豹的首肯那里还管什么,拿着肥鸟坐到刚才的地方,就立即啃了起来,此时也不怕被烫着了。

  厉豹则把火焰调得很低以后,将三个鸟蛋用湿润的泥土包裹起来,扔到里面。

  看着孙淼吃得不亦乐乎,厉豹的嘴角也露出了笑容。

  等孙淼吃完,厉豹将火堆里的鸟蛋拨弄出来,轻轻捏开鸟蛋外层已经被烤成坚硬外壳的泥土,一口气吃了两个,随后拿着留下的一颗鸟蛋,来到孙淼身边,“你还饿吗?”

  孙淼摇了摇头,“不饿啦。”忽然,她又像想起了什么,羞愧地说道,“对不起,我把整只鸟都吃了,也忘了给你半只,只能让你吃鸟蛋。”

  听了这话,厉豹笑道:“没事。对了,这里还有一个鸟蛋你留着吧?”

  “你赶紧吃吧,一个爷们只吃两个鸟蛋不符合常理。”说着,孙淼又低下头去,轻声道,“对不起!”

  然而,厉豹却飞速从地上弹起,抱着孙淼滚落到一旁。就在孙淼刚才待过的地方,硬生生地多出三把亮晶晶的匕首。

  看着突如其来的匕首,厉豹知道这是位高手,不然,自己不会在如此短的距离才发现他的存在。也有可能他隐藏在那里很久了,只是在放出匕首的一刹那才感觉出他的气息。

  如此,这将会是一场恶战……

  果然,厉豹看到从黑暗中走出了一位身材矮小长相精瘦的中年汉子。那中年汉子毫无对阵之态,笑嘻嘻地说道:“还是个军人呢,居然会乘人之危。”

  听到中年汉子的嘲笑,厉豹脸上一烫,放开怀中的孙淼,一个鲤鱼打挺站起身来。而孙淼从小到大还从未被陌生人如此抱过,那少女的心如小鹿般在胸膛呼呼乱撞,早已忘记了此时的危险。

  “你是什么人?”厉豹问道。

  中年汉子依然笑嘻嘻地看了一眼厉豹身后的孙淼,说道:“我是来带她走的。”

  “既然如此,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厉豹目不转睛地盯着中年汉子。

  “中国特种兵,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本事吗?”中年汉子眼睛里流出一丝杀机。

  “他真的是中国特种兵?”厉豹背后的孙淼,这个时候竟然还在怀疑厉豹的身份。

  “嘿嘿……我说小妹妹你真没有眼光,一个标准的中国特种兵站在你眼前,你居然还不相信?”

  “你怎么知道他就是中国特种兵?”孙淼继续追问道。

  “只有中国特种兵才有如此强悍的单兵作战能力,深入敌人营地如入无人之境,不然谁能把你救出来?”

  “你究竟是什么人?”厉豹厉声问道。

  “我是来取你狗命的。”说完,中年汉子突然发起攻击,聚满力量的右拳向厉豹直接击去。

  此时的厉豹根本不敢闪躲,如果闪躲,这中年汉子的一拳很有可能击打在孙淼身上,除了硬接他这一招,别无他法。厉豹在中年汉子的右拳离自己只有半米时,也猛地出拳,跟中年汉子的拳头对打在一起,两人同时“啊”了一声后,缩回手来。

  孙淼则退到了身后两米远的大树旁。

  厉豹见孙淼离开,便施展开手脚。那中年汉子身形矮小,怪招频出,动如狡兔。而厉豹则如雄鹰般掌控着场中动向,不断地寻找中年汉子的弱点,一击致命。中年汉子以为自己的迅捷远远高于身材魁梧的厉豹,不断地在厉豹身旁游走着寻找一击致命的机会。

  突然,中年汉子一脚踹向厉豹的面门,厉豹不得不用双臂来格挡。就在瞬间,中年汉子以为自己佯攻起效,踹到一半的腿脚硬生生落了下来,紧接着右拳如铁锥一般飞速地向厉豹心房打去。

  看到这一幕的孙淼忽然惊得说不出话来,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她虽然没有军事常识,但医学上的常识多少还是有点,中年汉子这生猛的一拳如果打中厉豹的心脏,即使厉豹不死,也会失去战斗力,最后只能是任人宰割。

  本认为已经成功在望的中年汉子,却看到厉豹挪开双臂,嘴角挂着胜利的笑容。

  中年汉子猛地一惊,随即悟到自己的套路早已被他看清。自己在佯攻,人家也在佯装防守,自己等待着佯攻后的致命一击,而厉豹则在等待他致命一击时所露出的破绽。

  果然,厉豹身体前倾,左臂格挡开中年汉子击来的右拳,而自己的右拳则如闪电般击打在中年汉子的心房。

  在被击中的瞬间,中年汉子并未感到痛彻神经的疼痛,只听到胸骨破碎的声音,紧接着身体里的力量像被抽空了一般,全身变得软绵绵的,而自己也突然向后飞起,重重地撞在身后的树干上。

  跌落在地上的中年汉子哇地吐出一口鲜血,看着眼前那如铁骨铮铮的中国汉子,他忽然露出了微笑,“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

  “中国S级通缉犯,唐涛。”厉豹回道。

  “不错,我是在中国公安部及整个东南亚都略有名气的毒品走私犯——唐涛。”中年汉子点了点头。

  躲在树后惊魂未定的孙淼在听到“唐涛”两个字时,突然感到无比震惊。唐涛用“略有名气”四个字来形容自己,那是谦虚了。曾经在云南边境流传着这么一句话——东南亚的唐涛,是黑道的骄傲。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回国之后,我便会上报给国家安全部门。”

  唐涛点了点头,“本以为,我将默默无闻地死去,再也没有人知道我的下落,你将我的情况汇报给国家也算是对我的人生画上一个句号。谢谢你。”

  “可你更不应该参与这次事件,这只会使你的罪恶更加深重。”

  “要是不参与,我连今天都活不到。”说着,唐涛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接着他又像是自言自语地说道,“不过,能死在中国特种兵手里也算是一种荣耀,死在外国那群杂碎手里,我唐涛死不瞑目。”说到这里,唐涛忽然直视着厉豹,“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亡其鸣也哀。我劝你不要去东面,也不要去北面,在那里他们已经布置好口袋阵,只等着你们往里钻。”

  厉豹听到这里,表情越来越严肃,连唐涛这个人都要受命于他们,可见对方的力量究竟有多大。

  “我从小是个孤儿,是孤儿院把我抚养成人。成年后,劳动局又亲自给我安排工作。可是,自己的这颗心呐,总是充满了无限的欲望,如果当时不走上这一步,或许我也会有老婆,有孩子,有一个美满的家庭。可如今,自己不仅不得善终,甚至死了都不能魂归故里,却要腐烂在这异国他乡的原始丛林……”唐涛回忆着自己的一生,伤感不已。

  不知不觉间,他的眼角已经流出泪水,接着他感到自己的心脏跳动得越来越微弱。

  “他死了?”一直躲在树后的孙淼小心翼翼地走了过来,轻声问道。

  “嗯。”厉豹看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唐涛,点了点头。

  “那怎么办?”

  厉豹没有回答,他走到唐涛身边,轻轻地合上唐涛瞪着的双眼,并说道:“对不起,无法带你回国。但在这里,你依然可以守望祖国,守望人民……”

  说着,厉豹将唐涛扶了起来。

  “怎么,难道你还想将他葬了不成?”孙淼不以为然地问道。

  厉豹点了点头。

  “他可是毒品头子呀,让他横尸荒野算了。”说着,孙淼鄙视地看了一眼唐涛。

  厉豹没有理会孙淼,而是快速地挖出一个坑,将唐涛埋下。

  当覆盖好泥土,铺上新鲜落叶后,厉豹忽然明白了自己为何要这么做的原因,原来他感觉唐涛也是爱国的,只是无意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看着埋葬唐涛的地方已经恢复原样,厉豹在心中默念道:但愿十八年后,你可以为祖国而战……

  (选自金城出版社出版的《我是特种兵·刀锋》)
(责任编辑:黄子娟)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