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追  兵--军事--人民网
人民网

第七章  追  兵

2011年11月25日10:07    来源:人民网-军事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厉豹相信了唐涛的话,带着孙淼一路南下,果然这一路非常顺利,几乎没有遇到敌人的追踪与阻击。偶尔遇到具有攻击力的动物,也都成了厉豹和孙淼的腹中餐。

  在密林中走了三天三夜,按照厉豹的计算,他们还有一天半的路程,就可以走出这片丛林。只是一切也并非如厉豹所想……

  就在厉豹埋葬唐涛的地方,在两名外国人的指挥下,五名典型越南人体型的汉子,挖开了唐涛简陋的墓穴。

  一个带着墨镜的外国人到跟前看了看,随后凑到一位年长的外国人身边,说道:“他就是唐涛。”

  年长的外国人点了点头,眉头忽然紧锁起来,“狡猾的中国军人,你肯定又使用了中国常用的声东击西战术,故意露出破绽,让我们追踪到你们,好使我们误以为你们走的是东线,实际上你们走的是南线。”

  “让人员快速向南搜索前进。哦,对了,北线人员原地不动。”年长的外国人挥了挥手说道。

  “可我们得到的情报是他们在向东运动。”墨镜男说道。

  “笨蛋,声东击西是中国惯用的伎俩……你怎么会被他们欺骗呢?”年长的外国人骂道。

  “OK,我这就叫他们先在南线搜索。”墨镜男表面上很听话,可在转身的刹那,却在嘴里嘟囔道,“白痴的老头子,东线跟北线不是你部署的吗?现在又要改变计划,还把原因怪在我身上,你是天下最大的大白痴,比非洲难民还白痴。”

  随后,墨镜男走进一辆带有雷达的军用车内,在一台电脑里面输入密码,对所有的信号机发送指令——负责东线跟西线追踪和围剿的人员,全部向南线快速地搜索前进,北线人员原地不动,等待命令。

  命令发送完毕,墨镜男从车上的抽屉里拿出一根雪茄,点燃之后,他自言自语地说道:“哼,中国特种兵,我倒要看看是你厉害,还是我这特战队队员更胜一筹。”说着,他气定神闲地吐出一烟雾。这时,那位年长的外国人在车外提醒道:“在森林抽烟一定要注意,引起火灾的罪过可不小。”

  墨镜男不屑地看了一眼年长的外国人,又嘟囔了几句,还是把雪茄按灭了。

  由于敌人的夹击,厉豹预想的道路已经无法行通,他只好带着孙淼走入丛林的更深处。

  这一路相处的点点滴滴,使得孙淼对厉豹是中国特种兵的身份确信无疑。

  厉豹和孙淼顺着小河一直南下,孙淼跟在厉豹的身后,问道:“特种兵大哥,还有多长时间才能走出这片丛林?”

  厉豹停下脚步,仔细地计算了下,说道:“可能比前面那片丛林用的时间更多。”

  “啊?”孙淼计算了一下,刚走出的那片丛林大约用了三天三夜的时间,“那咱们走快些吧,赶紧离开这个地方。等回国了,我带你去家里玩。”

  “谢谢!不过不要叫我特种兵大哥了,叫我厉豹就行。”

  “行,豹哥。”孙淼说着笑了起来。

  厉豹不再理她,而是在想着其他的事情。

  这几天,他一直感觉危险离自己越来越近,说不定在前面敌人已经布下天罗地网,只等着自己一头撞入,不禁心乱起来,但他也相信自己的能力,因为在森林里,他就像一只更加凶残、一口就能咬断敌人颈脖的狼王。

  到底是什么样的敌人在和自己作对呢?如果仅仅是一群亡命徒还好说,但根据唐涛所透露的消息,一切又让厉豹更加迷惑,可线索太过稀少,一时根本理不出个头绪。

  忽然,厉豹感觉到了声响,赶紧闪身抱住在一边哼唱小曲的孙淼,一个侧步,他们二人就全部消失在草丛中。

  随后,厉豹对着孙淼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这些天的相处,孙淼也懂得了一些东西,她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目不转睛地盯着厉豹所注目的地方。

  果然,没有多久,他们刚才休息的地方出现了两名中年汉子,走在前面的那个说道:“阿拉布,你不是说这里有歌声吗?可是什么人也没有啊?”

  被称作阿拉布的汉子,看上去年纪略小一点,皮肤则有些白皙。

  阿拉布“咦”了一声,说道:“不对,这里肯定有歌声。森木,相信我。我是部落里最有名的猎手,所有的猎物都逃不过我的眼睛,所有的声音也逃不过我的耳朵。”

  被阿拉布称为森木的人,也就是走在前面的汉子,他回头怪异地看了一眼阿拉布,说道:“我说,兄弟,咱们大家都是道上混的,大口吃肉,大口喝酒,这才像个爷们。你说你一个坏蛋,还装成文化人,说句话还拽文浓墨,真把自己当成神人啦?要说啊,咱既然干这一行,就要像个样子,像你这样,人家还以为是出来旅游的呢?”

  “你错了,森木。只有这样,我才能更好地欺骗敌人。”阿拉布反驳道。

  “哎。”森木忽然摇头叹道,“这个年头啊,什么都变了……”

  就在森木叹息之时,阿拉布跑到森木前头,在厉豹刚才吃狼肉处理过的地方看了看,眉头紧锁起来。森木来到阿拉布身边,问道:“怎么了,我们最好的猎手?”

  “这里有狼的味道。”阿拉布严肃地说道。

  “是吗?我们最好的猎手,我看还要给你再加上一句,所有的气味都逃不过你的鼻子,包括千里之外的大便……哈哈……”森木哈哈大笑不停。

  阿拉布并不理会森木的玩笑,他拿出一把锋利的猎刀,在那块土上插了几下。果然,猎刀从里面带出一截骨头,阿拉布凑近嗅了嗅,嘴角露出了笑容。

  而森木见阿拉布还真从里面发现了东西,忙问道:“怎么样,阿拉布,有什么情况?”

  阿拉布说道:“他们刚走不远,骨头还带有些许温度。”

  阿拉布思考着厉豹所走的路线,东面,西面,南面,只有这三个方位。他闭上眼睛,仔细地感受着周围的环境,一幅幅画面在他脑中呈现:一男一女,男的是中国特种兵,女的是价值五亿美金的宝贝。他们在这里生火烤狼肉吃,吃饱之后,特种兵把狼处理掉。之后呢?之后,他们将去往何方?

  阿拉布的鼻子微微地嗅了嗅,猛地睁开眼睛,说道:“南面。”

  “你怎么知道?”森木问道,“难道又是神明的指引?”

  “嗯。”阿拉布高兴地点了点头。

  就在阿拉布打算动身的时候,一条白影从他们身后突然闪过,阿拉布回头望了一眼,什么也没有发现,他自喻没有什么东西能在身旁悄然而过,所以也只当是阳光过于耀眼,自己眼花而已。

  然而,草丛中的厉豹也看到了那条白影,只是那白影太快,厉豹也当成是光线照射的错觉了……

  阿拉布自称有神明指引,而在另一个边的部落里,却有一个真正的智者。

  “伟大的智者,你看到了什么?”一个头上带着怪异圆环,皮肤黑黝的中年男人恭敬地问道。

  被称为智者的人,是一个头发雪白的老人,他抚摸着一只如同狼狗般大小的白色动物,说道:“火,鲜血,眼泪,英雄。”

  听完智者的话语,那中年男人大惊,忙问道:“我伟大的智者,请问,如何才能避免这场灾祸。”

  听到这句话,那个被称为智者的人,猛然睁开双眼,说道:“去寻找英雄。”

  “英雄,英雄在那里?智者?”中年男子问。

  智者闭目不谈。

  良久,中年男子只得摇头退出。

  等他退出后,那老人抚摸着躁动的雪白色动物,说道:“你为何愤怒,为何激动……”接着老人抬起头颅,悲凉地说道,“英雄啊,你可能助我族群免遭战火的洗礼?……”

  老人的话谁也不知道是何意思,也许会有一场灭顶之灾,但他口里说的英雄会是谁呢?森木和阿拉布肯定不是,难道是厉豹?

  此时,厉豹正盯着走向远处的阿拉布和森木。

  等对方走远,厉豹准备带着孙淼掉头向东,然后再向南,以此迷惑对方。

  然而,就在他打算动身的一刹那,一只利箭忽然射来,厉豹右手挥出军刀,军刀准确无误地档在箭头上,利箭被磕得飞向远方。紧接着,一个划空的尖锐之声又从背后传来。厉豹脸色突变,他如临大敌般猛地跳起,翻身向后,挡住孙淼。

  就在厉豹落地的刹那,一条削得尖尖的竹子凭空射来,厉豹想躲也来不及了,他赶紧用军刀对准竹尖,只听啪啪的声音响起,竹子从竹尖开始被分成两瓣,这两瓣竹子从厉豹身旁穿空而过,斜斜地插在了地上,不断地晃动着。

  厉豹握紧军刀,审视着四方,他看到离自己右侧二十米远的一颗大树后面,露出一个显然与森林不相符的红蓝色。

  厉豹用脚从地上挑起那只利箭,捏在右手的拇指与食指间,狠狠地甩出,那只利箭快速地穿过杂草和树叶,向树后飞去,一下子将那块红蓝相间的东西死死地钉在树干上。厉豹举目望去,原来是一块布料。

  这时,东边又响起了破空之声,孙淼“啊”的一声尖叫,厉豹一把抱住孙淼向右侧倒去,闪身的地方,一直长矛死死地插进土里。

  厉豹站起身,猛地把长矛拔了出来,握在手里。

  此时,一张网从厉豹的头顶撒了下来,厉豹随觉不好,右手的军刀上扬,把网划开两个口子,他的身体正好从那个地方露出。厉豹把手里的长矛向着树上的一个人投了过去,只听“啊”的一声,那人从树干上掉了下来,腿肚子明显地被带下了一块肉,鲜血在空中撒落开来。

  厉豹随后腾空而出,这群人也纷纷跳下大树,挡住厉豹。

  厉豹久久地盯着面前的五个人,很明显是土著人的打扮。孙淼看到是土著人,联想起电影中看过的食人族,吓得赶紧躲在厉豹身后,紧紧地攥着厉豹的胳膊。

  “你们是什么人?”厉豹沉声问道。

  那些土著人明显一愣,忽然叽里咕噜地说了些什么,厉豹听不懂。

  忽然,厉豹身后的孙淼开口说道:“他在问我们是什么人。”

  “嗯?”厉豹感到有些诧异,“你怎么知道?”

  “我是高级密码编程设计师,必须懂得语言系统,由于通用语言在密码编程方面越来越容易被人破解,所以也就失去了设计密码的价值,只有土著人的语言还有设计价值。所以,我学过三十六个国家的各种语言。”虽然说了不少话,孙淼的声音还是带有些许颤抖。

  “那你告诉他们,我们没有恶意,只是从这里路过。”厉豹对孙淼说道。

  “嗯。”孙淼点头,接着便叽里呱啦地说了一通。

  那些土著人见这个白净的小姑娘居然也会他们的语言,明显感到有些惊讶,接着也叽里呱啦地说了一大堆。

  等他们说完,厉豹问道:“他们说了些什么?”

  孙淼有点失望地摇摇头:“他们不同意,凡是从这里路过的人,都是他们的敌人。他们还说,我通晓他们的语言,可以放我通过,可你不行,你不能从这里南下,只能北上,或者绕路而行。”

  厉豹冷哼一声,说道:“告诉他们,这条路今天我是过定了。”

  孙淼又过去叽里咕噜一通。

  “他们不同意,如果你要硬闯的话,那就是他们的敌人,他们会不死不休地缠着你。”

  “不死不休?”厉豹说道,“好一个不死不休,居然在我面前说这四个字。”

  “要不咱们改道吧?”孙淼小心翼翼地问道。

  “不行!只有这里是最佳路线。”

  说话间,厉豹的身形已经开始移动,他如同猎豹般加速向土著人冲去,那些土著人被厉豹这骇人的速度惊得不知所措,等他们反应过来时,厉豹已经到达身边,将他们打晕在地。

  随后,厉豹带着孙淼继续前进。

  (选自金城出版社出版的《我是特种兵·刀锋》)
(责任编辑:黄子娟)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