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宝  刀--军事--人民网
人民网

第八章  宝  刀

2011年11月25日10:08    来源:人民网-军事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就在厉豹他们离开一段时间之后,那名曾请教智者的中年男子,带领着几个彪悍的土著人来到这里。中年男子一脸颓废地看着晕倒在地的几个人,悲哀地说道:“智者的预言已经实现,我们能够战胜这次劫难吗?”

  “以神主之明,献我生命,护我家园。”几个彪悍的土著人忽然异口同声地说道。

  而此时,南下寻找厉豹无功而返的阿拉布和森木正好回来路过这里。当他们看到这群土著人时,森木打开AK47的保险,打算让他们通通去见上帝。

  然而,阿拉布眼神一转,微笑着按下森木的枪口,他来到这群土著人身边,问道:“尊敬的族长,是什么让你如此烦忧,让你伟大的面容露出了沮丧?”

  被阿拉布称作族长的那个中年男子,诧异地看着阿拉布,回道:“哦,我的神明,眼前的壮士居然懂得世界上最美妙的语言。壮士来自哪里,要去哪里?”

  “我的族长,我来自不远的部落,我将要去寻找成为英雄的道路……”

  “有个魔鬼,打晕了我的子民,我正想寻找一个英雄,杀死这个恶魔。”

  阿拉布点了点头,对族长说道:“伟大的族长,我们愿帮你消灭这嗜血的魔鬼。”

  族长听到这句话,联想起智者所说的英雄,就算眼前的人不是,但既然自愿前往消灭魔鬼,也未尝不是件幸事。所以,他高兴地说道:“哦,我的神明,我亲爱的壮士,谢谢你的勇敢,谢谢你的智慧。你是我们部族最亲密的伙伴,我要带你认识我所有的子民。”说完,族长亲自引领着阿拉布和森木一同返回部落。

  此时,厉豹正带领着孙淼在森林快速地奔跑着。他知道敌人已经追到这里,他们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和敌人拉开最大的距离。

  夜晚,厉豹找了十分隐蔽的地方过夜。

  孙淼累得已经沉沉睡去,而厉豹则望着从树叶间隙里透出的点点星光,思考着接下来的事情。

  没有支援,没有武器……所有的一切只能靠自己和腰间的那把军刀——阎罗。

  记得首长将这把军刀交到自己手中时,郑重地说道:“此军刀,号阎罗,不入编号,不入武库。得此军刀者,皆我中华最优秀特种兵。此刀,通体乌黑,坚柔之物皆可一刀而断。号阎罗,意寓此刀出,阎罗现,一招致命,不留活口。厉豹,你是我国最隐秘的”刀锋“特种部队队长,希望你莫负此刀,莫负军人荣耀,早日归队,到时我必将亲自为你接风和庆功。”说完,首长端出两碗酒,豪情说道,“壮士远行,两杯薄酒,以为壮行之。”

  厉豹知道首长是从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曾靠一把军刀,端了越南一个团级指挥部。在一次行动中,首长不慎被越南的炮弹击中,越南人本以为他已经死亡,便把他随便抛在一个地方,谁知两天两夜后,他又从死人堆了爬了出来。从此,他在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战场上来无影去无踪,只要出动绝不空手而回,人送称号——索命鬼。

  首长平常从不饮酒,因为他只要饮酒就会思念那些在战场死去的战友。

  厉豹看着两碗满满的白酒,说道:“首长,你就不必喝了。”

  首长不乐意道:“怎可不饮此酒?厉豹,祝你旗开得胜,我先饮了。”说完,首长端着满碗的白酒一饮而尽。

  厉豹见首长如此干脆,也端起碗喝了个透底。

  随后,首长眼中带着慈爱地笑道:“饮此酒,最壮人心,最激人志。厉豹你此去,困难重重,凶险万分,但决不可失了中国军人的本分、中国人的尊严,虽死不可丢气节。”

  “厉豹明白,请首长放心,厉豹保证完成任务,绝不辜负祖国和人民的重托。”说着厉豹行了军礼,转身而出。

  以往这些,厉豹历历在目,他摸了摸冰凉的阎罗,虽然冰凉却又柔情无限。这时,一声声狼嚎从远方传来,为这凄冷的夜又增添了几分悲壮……

  孙淼也慢慢醒来,见厉豹还站在那里眼望星空,就柔柔地问道:“豹哥,你还不休息呀?”

  厉豹回头微笑着说道:“这就睡,你先休息吧。”

  “哦。”孙淼随便说了一句,又闭眼睡去。

  厉豹端详着孙淼的眉眼,在朦胧的月光下,他仿佛能看到她长长的睫毛、高高的鼻梁,还有小巧的嘴。

  厉豹将阎罗收回腰内,就在他转身的一刹那,一条白影倏地从身后穿过,如果不是这条白影飞过时带起的风,厉豹又以为自己眼花了。想到这里,厉豹突然醒悟,肯定是这个白影一直跟着自己,可到底是什么东西,厉豹不得而知。突然,他感到自己身后有什么东西已经动了杀机,等回头时,看到的却是一只两眼通红的白狼。

  那白狼目不转睛地盯着厉豹,厉豹也专心致志地等待着它发动攻击,右手向自己腰上的阎罗摸去。

  忽然,他看到那匹白狼笑了,而且笑过之后,倏地消失得无影无踪。等厉豹回过神时,他只听到远处的一声声狼嚎……

  恍惚中,厉豹仿佛产生了梦境之感。他摇了摇头,知道这绝非梦境,因为那白狼的笑容还在他眼前晃动。

  而此时,那匹白狼竟然回到了前面所说的智者身边。老人抚摸着白狼的脑袋,说道:“你去了是不是?我就知道你去了,这是你们种族的天性,争强好胜,既是优点也是缺点,不然你们种族不会如此地没落,几乎不易见到。”

  说着,他又闭目不语。

  那匹白狼就趴在他的脚下,像是守护着自己最钟爱的人一样。

  良久,老者睁开双眼,自言自语地说道:“英雄呐,为何是你?”

  凌晨四点左右,厉豹冷不丁醒了,他又叫醒孙淼。孙淼睡眼惺忪地埋怨道:“干吗,这么早把人家叫醒?”

  厉豹带一丝歉意地说道:“我们要赶路了。”

  “赶路?这大半夜的赶什么路?你不会是赶路赶迷糊了吧?”孙淼不以为意地说道,“要赶,你去赶。我要睡觉。”说完,她又躺了下来。

  厉豹无法,只能将她继续叫醒。孙淼气势汹汹地说道:“你到底想什么?连个觉都不让人睡,跟着你,我真是倒霉透顶了。”

  “我们要继续赶路,不然他们就会追上来的。”厉豹继续说道。

  “对啊,我们是在被追杀,而不是旅游。”孙淼自己嘟囔完,已经独自前行。

  厉豹笑了,但也不忘提醒一句:“你走错了,回来。”

  孙淼一看自己竟然走出了十几米,吓得赶紧跑到厉豹身边。厉豹在前,孙淼紧跟在后面,两个人继续赶路。

  大约走了三个小时,面前出现一条小小的溪流,两人顺便洗了洗脸,喝了几口溪水。

  正当两人准备稍作休息的时候,一个瘦小的土著人带着三个彪悍的土著人出现在他们面前。瘦小的土著人对着那三个彪悍的土著人说道:“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将我们打晕的人,他身旁的那个女子懂得我们的语言。”

  “就这个人吗?还不如我们强壮,就能把你们五个人打倒。我的神明,你们为何会是如此的草包。”那三个大汉对瘦小的汉子嘲笑着。

  那瘦小的汉子羞愧地下头,轻声道:“他实在是太厉害了,有着狼一般的速度,雄鹰一般的锐利,老虎一般的凶猛。”

  “闪开,我们要当部族杀死恶魔的英雄。”其中一个彪悍的土著人将瘦小的土著人推到一旁。

  三个彪悍的土著人眼神里透着杀气,他们感觉胜券在握,何况他们兄弟三人也是部落里唯一有勇士称号的人物。

  兄弟三人愤怒地对望一眼,接着便向厉豹走了过来。

  孙淼偷看一眼走来的彪汉,又看了看厉豹的体型,他们三人其中的任何一个都可以将厉豹装下。于是,她有点担心地问道:“厉豹,你行吗?”

  “你不是见识过我的本事吗,你说我行不行?”厉豹自信地说道。

  说完,厉豹突然动了起来,他绕过三个彪悍的汉子,向着瘦土著汉子攻去。

  瘦小的土著汉子看着如猛虎般的厉豹,吓得瞪着眼睛,嘴里说道:“是他们啊,不是我,你搞错了……为什么你要先打我啊……”厉豹听不懂他的话,也不管这些,他是为了防止瘦子跑回去偷偷报信,所以只能将他先行打晕,然后再去解决那三个彪汉。

  厉豹只是轻轻地一拳,瘦子就飞向溪边,晕了过去。

  三个彪汉见厉豹的一拳有如此威力,都收起轻视之心,为了英雄的称号,他们打算和厉豹展开一场生死之战……

  但他们根本不是厉豹的对手。

  只见,厉豹一拳打在冲在最前面的彪汉的腹部,他“哇”的一声吐出鲜血。右拳又打在身体右侧彪汉的左颈部,左脚踢在身体左侧汉子的胸部。

  动作几乎一气呵成,三个人瞬间倒地,等反应过来时,厉豹已经带着孙淼跑远了。

  十五分钟后,阿拉布和森木领着几名土著来到这里。阿拉布看着躺在地上翻滚的土著人,眉头紧锁。而森木则冷哼一声,笑道:“野人就是野人,给他们武器还不要,说不如拳头好使,结果搞得如此悲惨。”

  阿拉布低身蹲到土著人身边,仔细检查他们的伤势,他要在这些人身上找出厉豹的弱点。枪固然好使,但面对单身匹马且是在丛林的中国特种兵,枪就失去了优势。

  森木明显等得有些不耐烦了,他来到阿拉布身边,问道:“还追不追他们?别忘了,他们可是价值将近八亿美元的宝贝啊。小女孩五亿美元,那个中国特种兵三亿美元。”说到这里,森木忽然间想到什么,又继续问道,“阿拉布,昨晚老板让我们一定要杀了中国特种兵,这到底是为什么?而且,还是要完好无损地把他的头颅带回去,剩下的躯体却任凭我们处理,甚至是喂狗。他们让我们这样做有什么原因?莫非是让我们做个物证?”

  “物证?不需要吧,如果中国特种兵没死,我们无论如何都带不走那个女孩。”接着,蹲在地上的阿拉布站起身来,笑道,“其实这个事情非常简单,他们是想为荣誉而战。”

  “为荣誉而战?”森木开口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阿拉巴依然保持着他的微笑,说道:“一个自认为自己的国家是世界第一强国的军人,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对曾经的失败甘心。他们曾经败在中国特种兵手下,所以希望这次可以找回些荣耀。可败了就是败了,事实无法改变。”

  森木听了阿拉布的话,越来越糊涂。他索性不再想这些事情,问道:“那我们还追不追?”

  “追啊,为什么不追?”阿布拉说道。

  “嗯,那就赶紧动身。”说着,森木打开AK47的保险。

  阿拉布看了眼森木,笑道:“不需要这东西的,你如果能在一秒之内击落空中飞翔的小鸟,还能有机会打死这个特种兵,如果没有这个能力,我劝你还是算了,带着这个东西去追他,万一武器落到他手里,他绝对可以在一秒钟之内让你毙命。”

  “有这么神?”森木惊讶地问道。

  阿拉布点了点头,“你知道我曾经是做什么的吗?”

  “知道,贩卖毒品的。”森木答道。

  “知道我的队伍是怎么覆灭的吗?”阿拉布继续问道。

  “不知道。”森木回答得很干脆。

  阿拉布在森木面前竖起一根手指头,咬着牙说道:“被一个中国特种兵干掉的。”然后,他顿了顿,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当时,我带领队伍打算从越南通过中国的云南,把毒品卖到大陆去。你也知道,这东西在中国是严令禁止的,所以价钱特别高。可是,当我刚刚步入云南境内一个山林时,灾难就降临了。”说到这里,阿拉布的瞳孔有些放大。

  他点燃一枝烟,深深地吸了一口,继续说道:“一声,两声,三声……顺着枪响,我的队员们一个个地倒下。对手不断地变换位置,可你看不清他是如可变换的。我计算了一下他的枪法,他出枪的时间在1秒-1.1秒之间波动。”

  “有这么神奇?”森木明显不相信阿拉布的话。

  “绝对是真的,请你一定要相信。而且,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阻击我们的人还是一个新手,不然我不会活着出来。”说着,阿拉布扯开自己的领口,一个明显的枪伤伤疤让他的胸部看上去有点恐怖。

  看着森木震惊的目光,阿拉布笑着说道:“当时,只要他再检查一下尸体,肯定会发现我。当时他用完了30发子弹,让我这支30人的队伍全部倒地,之后他兴奋地从地上站了起来,他以为我们都死了,而我也趴在地上装死。随后,那名中国特种兵如猴子一般飞速离开。”

  听到这里,森木的额头流出了汗珠,他咽了口唾沫,问道:“我还以为世界上只有美国的特种兵厉害,却没有想到中国特种兵也这么可怕。”

  “高手从来不显示自己的实力,但是当他展示自己的时候,那肯定是为了战斗。千万不可小瞧中国军人,那样你随时都会下地狱。”

  “那我们怎么办?”森木有些迷茫起来,其实是害怕。

  “追啊,让外国猴子去做。或者让他们做,我们打冷枪。”阿拉布阴险地冷笑着,那阴森的脸庞让森木都有些惊讶。

  与此同时,智者对于阿拉布和森木却没有一点信任感。

  “你真的认为他们是英雄吗?”智者浑浊的眼睛盯着跪在地上的族长,问道。

  族长汗如雨下,有丝怯意地说:“可他们确实要帮我们除掉恶魔啊?”

  “你不要被他们骗了。”智者摇头叹道。

  “我伟大的智者,有你在这里,我怎么会让他们蒙骗?”族长说道。

  “那你就把他们从这里赶出去,我们可以自己杀死恶魔。”智者的口气十分严厉。

  “可是,智者,他们是真心地要为我们除掉恶魔啊!”

  智者长叹一声,忽然笑道:“既然你想这么做,那就好自为之吧。”说着,智者闭上眼睛,安详的神色像是睡着了一般。

  族长狐疑地看了一眼智者,小心翼翼地退了出去。

  厉豹带着孙淼快速地在丛林里穿梭。

  在一个土坡旁,厉豹忽然停了下来,他对孙淼做了个停止前进的手势,然后小心翼翼地蹲下,仔细看着地上有明显翻动痕迹的土地。

  厉豹拿出“阎罗”将那里的土地刮了一层,然后轻轻将匕首插了进去,没有多长时间,一枚越战期间的地雷就被他挖了出来,很明显这是一枚刚刚被安置不久的地雷。厉豹不禁疑惑起来,究竟是什么人做的?难道追兵已经跑在了他们前面?

  厉豹谨慎地将地雷的起爆器破坏掉,随便埋在了一个地方。现在这枚地雷就是压路机从上面压过去,它也绝不会爆炸了。

  “下面的路一定要小心,跟在我后面,千万不要乱走动。”厉豹严肃地对孙淼说。

  孙淼点了点头。

  厉豹小心翼翼地前进,半个小时的路程,他排除了近二十枚地雷。这二十枚地雷五花八门,可谓是横跨了一个世纪,圆形的,柄型的,方形的……总之各个时期、各个国家的地雷都一起出现。

  厉豹每走一步都小心万分,忽然一条细细的涂着草色的细线,横在他的面前,他小心试探了下细线前面的路,在确定没有陷阱之后,才让孙淼踏了过来。

  这根细线,在厉豹看来很有可能是根“心理线”。也就是说,这根细线只是一个伪陷阱,而真正的陷阱却在细线的前方,当你排除了这根细线之后,你的心理如果放松的话,很有可能一脚踏上真正的陷阱。

  抗日战争时期,当时的老百姓就在同一个位置埋了二十颗地雷,日本工兵在排除第十八颗地雷之后,认为下面绝不会再有地雷,结果,第十九颗地雷将他们炸得四分五裂。所以,日本的工兵在排雷的时候总是小心翼翼,因为他们的确被中国埋置的五花八门、虚虚实实的地雷炸怕了,但这也拉长了他们的排雷速度,大大阻碍了部队的行军。

  雷区顺利过去,刚走到前面,厉豹就拉着孙淼俯下身子,因为他看到了一个光着膀子、手拿AK坐在粗大树枝旁睡觉的人。

  厉豹慢慢靠近那个人,用手掌猛地击向他的脖颈,那人即刻倒下。

  与此同时,远处来了三个人,厉豹赶紧拉着孙淼躲了起来。

  三名武装分子来到树下,脸色顿时变得凝重。一名身材瘦小的中年人摸了摸这人的脉搏,又看了看他的颈脖,但见被厉豹轻轻拍下的地方,已经青紫一片,这名汉子在心里暗道:“是内功。”

  “内功?”两人疑惑地说道。

  “是。越南首都有名的‘中国功夫’的武馆师傅就会内功。内功打人之后,从表面上看不出来什么,但内脏却早已被破坏了。”

  “你是怎么知道的?黑海。”其中一个身体颇高的人问道。

  “我在中国武馆学习了一段时间,可被那位中国师傅给开除了。他说我心术不正,武功越高办的坏事就会越多。不过现在看来,那名中国师傅的话果然没有说错。”黑海有丝骄傲地说道。

  随后,黑海收起笑容对身材颇高的人说道:“林峰,你回去报告这里的情况,我跟石龙在这里再探查一番。”

  那名被称为林峰的人点了点头,就要离开这里。厉豹飞速地审视了下周围的情况,猛地从草丛中蹿出,闪在大树后。黑海听到树枝与杂草摇动的声音后,警觉地端起手中的狙击步枪,而林峰与石龙也察觉到了这里的异样,一起端起狙击步枪,打量着四周。

  厉豹飞速地上树,从上面扑向黑海,军刀如闪电般向黑海腹部刺去,黑海倒地。厉豹身形一转,军刀飞向林峰,林峰没明白怎么回事,只觉脖子一凉,下意识地伸手去摸,鲜血已经不断从指缝中涌了出来,他想呼喊,却怎么也发不出声……

  与此同时,厉豹已经拿了黑海的枪,射向石龙。

  三人不到两分钟时间,全部毙命。

  随后,厉豹从地上站起身来,拔出林峰身上的军刀,又从黑海身上翻出三十多发子弹,心满意足地背起来。

  看着孙淼惊恐地望着自己,厉豹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没事了,走吧。”

  孙淼不知所措地点了点头,她真的傻眼了,难道中国特种兵是神?

  看着孙淼的神态,厉豹在心里长长地叹了口气,让一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女孩见这么恐怖的场面,确实有点难为她了。就像自己刚刚踏入特种部队一样,那时也差点崩溃……

  战争就是这么恐怖,没有任何人会在意你的害怕,同情你的惊恐,但他们乐意见到你的害怕、你的惊恐,这样才能更容易地将你消灭。

  “怎么这里到处都是杀手?”孙淼平息了一下呼吸,说道。

  经过这么多天,她觉得每一刻都活在生死的边缘,而她只是一个学者,对于现在每一刻遭遇的东西,更多的接受力来自电影,可是,因为工作原因,她很少像普通女生那样享受这些正常的娱乐,但她无悔,因为她做的是一件对国家而言的无比高尚的事业。

  厉豹已经不是第一次接这种任务,对于眼前所经历的一切,在他看来都是小儿科,只是,他此刻担心孙淼心理承受不住,于是安慰道:“你放心,我一定尽自己最大的能力,保护你安全走出这片丛林,顺利回国。”

  不知为什么,听到厉豹这一句话,孙淼就无比地安心,她也攥起拳头,狠狠地点了点头,“现在几点,你有表吧,太阳真烈,刚才又吓出一身虚汗,更热了。”

  “现在是下午3点22分,也是这里最闷热的时间段,你渴吗?”说着,厉豹向四周看了看,准备寻找某种汁多的可以充当水的植物。

  “这地方哪儿有水?到处都是丛林。”说到水,孙淼顿时觉得喉咙有点干涩,人都说思酸解渴,她现在却是思水觉渴。

  厉豹很快发现了藤本植物,还是很粗皮厚实和绝对多汁的那种,他熟练地挥起军刀由底部回溯到茎的端处,砍出一道V型的深痕,然后又靠近地面处砍断根茎,并示意孙淼仰起头,张开嘴,树汁便从断口处缓慢进了孙淼的口中。孙淼一口气喝了个够。

  随后,厉豹又砍了一段大口喝起来,孙淼觉得不只是眼前这个人神秘强大,这大自然也是让人无穷的惊讶,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知道哪些植物可以拿来当水喝?

  孙淼看着厉豹喝得痛快,那胸脯一动一动的,浑身的肌肉颤抖起来,她心里顿时有了一股异样的感觉,眼睛竟然直直地盯着厉豹不动。厉豹接收到了她强烈的目光,突然也觉得脸有些发热。孙淼知道自己失态了,正想说点什么,厉豹起身抱着她就扑到一边,厉豹的第一直觉是敌人来了!

  然后,厉豹觉得手臂一阵火辣,他在四周快速搜索对方的信息,却没有注意到孙淼的异常。孙淼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臂,原来是被厉豹扑倒的时候,让身边的棘刺划到了,真痛,好在没出什么血。

  厉豹快速扶起孙淼,从对方散发出的气息选择一个较弱的突破口,手中军刀也嗖地扔了出去!对方悄然倒下,连发出一丝声响的机会都没有。

  厉豹拉着孙淼朝丛林深处跑去。

  (选自金城出版社出版的《我是特种兵·刀锋》)
(责任编辑:黄子娟)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