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陷  阱--军事--人民网
人民网

第九章  陷  阱

2011年11月25日10:08    来源:人民网-军事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一路上都是高高的草叶,边缘还长满了尖刺。在急速的运动中,厉豹被这些带刺草叶狠狠地“做”了记号。可是,他顾不得这么多,追兵即将到来,为了逃离险境,为了孙淼的性命,他没有别的选择,即使再疼,也只能拼命往前跑。

  孙淼显然已经吃过那种带刺植物的教训,所以,再经历这些,也已经没有了脾气,她知道在前面开路的厉豹肯定比她还要受罪。

  “这片森林何时才是尽头?!”孙淼无奈地感叹着。

  眼看两人就要钻进灌木丛,厉豹示意孙淼向前跑,他自己却停了下来,然后找来几根树枝,用自己的军刀把树枝削尖,迅速搭建好一个陷阱,而后快速向孙淼的方向追去。

  这种简易的陷阱只能让对手防不胜防,产生拖缓的效果,如果对方是个轻敌的人,那么让他吃点苦头是应该的。假如时间不太紧,厉豹还是乐意停下来检验一下这种陷阱的实战效果,否则给士兵上教育课的时候,还是不够数据。

  前面的孙淼并没有跑多远,显然一个娇小的女孩子面对高她一头的满是刺的植物确实有些力不从心。孙淼拼命钻了,还是被磕碰到,脸上伤痕累累,可是跟命相比,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

  很快,前面狙击他的阿拉布和木森及两个手下追来了。

  阿拉布拔出刚才被厉豹杀死的队友脖子上插着的匕首一看,正好是上次交锋时被对方抢去的武器,现在竟然成了杀害自己同伴的凶器,真不知该笑还是该哭。

  他把匕首放进嘴里,一点点舔着那刀上的血,“看来我们这次真是棋逢对手,老朋友又撞上了!”

  看到阿拉布如此的表情,木森一惊:“怎么,这个就是之前你侥幸从他手里逃出来的那个特种兵?!”

  “嗯,这刀劲,这血味,绝对没错!”阿拉布把牙咬得咯咯直响。

  说完,他们沿着厉豹踩过的痕迹,毫不迟疑地追了上去。

  四人之中,阿拉布的速度最快,就在即将追上厉豹之时,森木大声叫住他:“停!阿拉布。”

  “干什么?!”阿拉布没好气地问。他误以为木森因为他的话怕了,心里很是不悦。

  “小心!”木森冲上前,一把拉住他。

  木森瞄了一遍四周的环境,俯身捡起一块石头,扔了出去。石头砸到陷阱之上,紧接着就听嗖嗖两声,树枝做成的暗器立马从一边飞射过来。阿拉布惊出一身冷汗,他明明知道对手是什么样的人,竟然还是轻视了,也许是心理原因吧。不过,他并没有对木森做出任何感激的举动,也没有对自己轻敌做出实质的检讨,只是一下子冲到了陷阱前。

  “这种手法,好熟悉,果然是他,厉豹!”

  “嗯,看来你说的那个特种兵很不简单,有相当的实战经验,别再轻敌。”木森提醒阿拉布,同时也是提醒在场的同伴。

  “哼哼,知道了,你以为五亿这么容易到手?追!”

  四人仔细勘察了一遍环境,没做多余的停留,又向前追去。

  注意到对方已经集中向这边冲来,厉豹在心里一边设想着下一步如何脱险,一边带着孙淼全速向前飞奔,身后方枪声响起,远远地就能听见对方的低声交流。

  此时,孙淼也跑得有些吃力,脚步已经缓慢,厉豹不得放缓脚力以便孙淼跟上,只是对手反而加快了步伐。在这种紧急的情况下,厉豹头脑一动,突然有了想法。

  厉豹让孙淼蹲下身子,藏在一棵铁树下的灌丛里,然后他侧于树身,上了狙击枪弹。但是,以他多年的丛林作战以验,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开枪。

  厉豹纹丝不动地潜伏着,待到急促的脚步声靠近,他才循声小心翼翼地露出眼睛,侦查已来到的敌人。

  厉豹心里想着,原来是他们!看来他们已经跟土著人达成某个默契,虽然自己是代表正义的一方,可是对土著人来说,自己这外来的闯入者就是天敌。土著人现在帮着这些比狼更恶的人来赶杀自己,也只是以为他们更可靠而已。看来要先制服那些虚伪的狼才行!厉豹在心里做了估算及狙杀排名,四个人,对于他来说很容易。

  靠近厉豹最近的是木森的同伴,高块头、棕发,手里拿着枪来撩拨周围的植物,战力指数三颗星;偏左一点的是木森,日本佬,眼睛很精锐,提着刀,身上跨着枪,战力指数四颗星;右边是阿拉布,非常眼熟,不是因为前面有过交锋,而是更久以前就相遇过,他的实力更强,能在自己手里还活着的敌人,都是五颗星;他边上的一个金发男子,眼如炬,高鼻梁,欧洲人,实力不详。

  粗略计算过对手的实力,厉豹手中的狙击枪开始对准第一个试枪的目标开了枪,同时自己也差点挨了那欧洲人一枪,还好选择的地方比较隐蔽。对方的枪打在了树干上,冒出的燃木味很浓,让人血气大涨。厉豹蹲身同时做了个反身动作,枪弹也朝那个欧洲人射出。

  短短一分钟,身边两个同伴受狙,阿拉布与森木赶紧缩进灌木丛里,大家的目标其实基本都是暴露的,这就看谁更强更快。

  2:1,阿拉布与木森做了一个交流眼神,两人同时夹攻。

  他们缓慢地向铁树两旁移动,厉豹则把手上的狙击枪换成了军刀,嘴角冷冷地一翘,眼神与正伏在灌木丛中的孙淼对上,他给她一个安抚的示意,好像在说他这个“豹子”还不会把两只“狼”放在眼里。

  相对于厉豹的镇定,阿拉布与木森就分外紧张,阿拉布脸上的汗一点点往外流,这是个很危险的信号,上次他本能地装死逃过一劫,可这次呢?木森看到了阿拉布脸上的冷汗,他觉得自己必须立即出手!

  可惜,他出手的同时,厉豹闪电般反击过来,刀如精灵般感受着主人的指示,朝木森出手的地方就是一横。木森也随即看到了对方如豹的目光,仿若死神看着陷阱中的猎物,他害怕了。

  阿拉布注意到两人的交战,先是一惊,随即冲上前来夹击,欲攻其不备。可惜,厉豹不是猫,是豹,他身体向上一曲,扼着木森的手腕拉到自己跟前一挡,阿拉布的“蝎子摆尾”咬到了同伴的身上,木森立刻发出呜咽的呻吟,阿拉布顾不及木森,准备再次出招,厉豹却没有再给他机会。厉豹将木森的身躯狠狠地弹向阿拉布,同时军刀直取阿拉布的面门,他脸上的冷笑还挂在嘴边,如阿修罗再世一般,好像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下。

  “厉豹?”阿拉布虽是疑问,实是肯定。人之将死,一切都是浮云而已,可笑的是,刚才他还做着五亿富翁的梦。

  “你是谁?”厉豹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也没有否认。

  “呵呵,你自然不认识我,可是我却屡次险些在你手下丧命,看来这次是……”阿拉布说不下去,他为自己现在变得软弱而震惊。

  “很好,能在我手里活命的,我都视为同级对手,你不弱。”

  听了厉豹的话,阿拉布苦笑着,如果对方知道自己是装乌龟缩头才留了命,是不是也把自己视为同级对手?

  在战场上,能被对方认同,也是无上光荣的事,尤其是在这么强大的特种兵面前,只是……他不允许自己如此懦弱地死去,他奋力站了起来,挥拳冲厉豹扑去,满身的鲜血如同鬼魅般甩到身后。

  厉豹不紧不慢,军刀就如放出的猎豹,往阿拉布脖子一咬,一切就结束了。

  厉豹把孙淼从灌木丛拉了出来,却突然发现,有一个影子早就盯上他们,而且已经很久了!

  厉豹把孙淼护到身后,恍惚中目光呆滞的孙淼还没反应过来,厉豹却已蹲下身护着腰间,直到孙淼看到从厉豹腰间流出的血,才发现一根半尺长的银针不知什么时候插在了厉豹的身上。孙淼醒悟地抬头一看,一个身形偏瘦的男人正站在不远处!

  “啊!”孙淼吓了一跳,她本能地蹲下了身子,缩在厉豹身后。

  厉豹知道这是个强敌,因为能够袭击自己而没有发出任何声响的对手,绝对不简单。厉豹瞬间做了伤口处理,只要不拔针,血就不会再流,他必须保留能量直到安全为止。

  厉豹咬紧牙关,突然将自己旁边的一块石子投了出去,男人以为是暗器,赶紧躲闪。趁此机会,厉豹让孙淼在前面跑着,自己紧跟其后,身后那个男人也跟了上来,如鬼魅般如影随形。

  也不知是因为树叶的遮挡,还是对方没有赶尽杀绝的意思,对方的银针没有再发出来,只是人紧紧追赶不放而已。

  厉豹的体力在一点点地消失,时间也越来越少,而危机却越来越近。

  跑了很久,厉豹和孙淼竟然来到了悬崖边上,下面是急流,水也很深,跳下去是一个逃生的机会,可身边还有一个女人,他不敢轻松冒险。

  “前面没路了,怎么办?”孙淼急急地问道。

  厉豹没有回答,只是在想办法。后面紧追的男人也停了下来,但是没有止步,而是小心地靠近。

  这时,男人身后又出现两条人影,他们拿着狩猎的武器,厉豹好像明白了,他身上中的针,不是眼前这个男人发的,而是后面两个土著人中一个发出的。

  “你们想干什么?”孙淼首先用对方能听懂的土著语问话。

  “你们闯进了我们的禁地,必须死!”后面一个土著说道。

  “我们并不是有意冲撞你们的禁地,只是有人追杀我们,为了保命我们才不得……”孙淼不敢过于张狂,因为眼下的厉豹已经受伤,加上刚才剧烈的跑动,想必他的伤更加严重,现在他能不能应对眼前三个野蛮人?确实是个很大的未知数。

  确实如孙淼所担心那样,刚才的跑动已经使他身上的银针一点点推进身体里,阵阵刺痛从腰间传来,他知道自己不可以恋战,于是轻声对孙淼说道:“你会游泳吗?”

  “啊,会一点。”

  “那就好。”厉豹点了点头。

  随后,他一把拉起孙淼,纵身一跃,跳下山崖,跌落在水中……

  (选自金城出版社出版的《我是特种兵·刀锋》)
(责任编辑:黄子娟)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