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疗  伤--军事--人民网
人民网

第十章  疗  伤

2011年11月25日10:09    来源:人民网-军事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两人一直顺流而下,很幸运,没有其他意外发生。

  不一会,两人顺利地爬上岸。此时,太阳已经偏西,阴冷开始吞蚀余阳的温暖,因为受伤及体力问题,厉豹决定先休整一下。他扫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而后选择了一个干燥且有草坪的地方挖了个坑,生起一堆火。

  “衣服都湿了,你最好是脱下来烤一下。我先去找点吃的回来,你千万不要随便乱跑。”厉豹叮嘱着。

  毕竟男女有别,厉豹借故离开也是让孙淼能快速处理身上的湿衣,如果这时感冒生病,那将会对整个行动增加双倍的负担。

  厉豹打了两只野兔回来的时候,孙淼身上的衣服也干了。她微笑着接过厉豹手上的兔子,“让我来吧,你身上有伤。”

  “你也会弄?”厉豹有些意外。

  “这有什么稀奇的?难道我就是天生怪胎,不食五谷油盐?”孙淼不理会厉豹的惊诧,提着兔子就往水边走去。

  厉豹也顾不得这么多,因为他还要处理自己的伤口。

  靠近火堆,他拉开衣服,用军力在火上烤了烤,然后深吸一口气,挑开针眼肉,感觉到针头后一下子拔了出来,然后倒上点枪药,着火一点,只见冒出一股轻烟。他又找来几片干燥的树叶揉碎,覆在伤口上。

  整个过程看似简单,可厉豹额头还是流了不少冷汗。他坐在地上缓缓劲。处理兔子的孙淼回来了,看到有些虚脱的特种兵,孙淼有些惊讶和关心地问道:“还好吧?”

  “还好。”说着,厉豹接过孙淼手上的兔子,在火上烤起来。

  “我们这么明目张胆地取火,难道你不怕追兵发现?”对于在这之前连烤只鸟都小心翼翼的人,现在竟然又是烤衣服又是烤兔子的,孙淼表示不得其解。

  “哦,我刚才观察了一下地形,我们这是崖谷,周围都是参天大树,只要不弄出太大的烟,基本上算是安全。”夜晚很快降临,真正的野狼即将出来觅食,火堆也是必要的野外生存手段,但为了不增加孙淼的心理负担,厉豹没有直接说出来。

  兔子肉烤好后,两人安静地吃完,随即困意爬上来,孙淼心满意足地入睡了,而厉豹则在心里盘算着明天的路该怎么走。

  晚上果然有狼来过,但是没敢近身,因为厉豹比狼还狠的目光让它们都灰溜溜地换地方找食物去了。所以,保持高度警惕的厉豹只是浅浅地睡了一晚。

  第二天,心情愉悦的孙淼跑到河边洗了个脸,却在水中的倒影里看到了两个人。除了昨天跟着他们的那个神秘男人,同时出现的还有另一个胖子。胖子先说话了,显然还是土著人,“我们没有敌意,只是寻求合作。”

  “我们现在自顾不暇,只怕会给你们带来更多的危险。”孙淼翻译着厉豹的话。

  “可是你很强大,而我们的麻烦可能跟你们一样。”

  “你们的族人似乎已经把我们列入侵略者的行列。”

  “他是我们族的‘天眼’,跟‘智者’是并存的,只是他不能说话,他叫苗含。请相信我们,你们也需要我们的帮助,我叫勾泽。”胖子在努力说服厉豹与他们合作。

  厉豹自然明白丛林里的土著人有着自己的信仰与生存规则,如果不是万不得已,他们一般不会与外族人合作。就目前而言,如果自己身上没有任务,厉豹也许会同意,但现在的情况显然不是。

  勾泽看着苗含,在经过眼神的交流后,他似乎接受到指令一般,点了一下头,继续说:“如果没有我们的帮助,你们是离不开这里的,因为现在同时有九拨人向这里靠近。当然,他们也会给我们的家园带来灾难,所以我们合作最好。而且,你们现在进入我们的禁区,没有领路人,根本无法走出这片丛林。”

  “那些人如果也进来的话,不是一样无法出去吗,对你们而言不正好是关门打狗?”孙淼直接回话。

  昨天还阴魂般的苗含听了一笑,令孙淼心里的恐惧淡了很多,气氛变得柔和起来。

  “是可以关门打狗,但我们还需要打狗的英雄,而这个英雄就是他!”勾泽指着厉豹,眼神十分坚定。

  “这片丛林里想杀我们的人估计不止九拨,只怕解决了这些,还会有九拨人过来,而且他们可能只是冲我们来的,我们离开后,他们也就走了。”厉豹的意思很明显,不想合作。

  可是,对方摇了摇头,“来不及了,他们已经开始弑杀我们的族人,智者预言灾难开始,你们走了将会有更大的灾难。所以,你们必须与我们合作。”勾泽的话已经添加了强制的味道,“我们族人中有奸细,把你们引到这里,也是他们的目的,所以,我们必须合作把这些事搞定。”

  厉豹还没来得及思索合作的事,土著人所说的九拨中的第一拨人已经进来了,而且人数众多,应该是某个国家或某个势力的雇佣兵。

  “你们必须保障我同伴的安全,才能谈合作。”厉豹显然已经没得选择。

  “那是当然。”

  “如何合作?”

  “跟我来。”说完,勾泽带头向前走去。

  由于他们的移动,对方发现得更快,厉豹还听到了“汪汪”的叫声,没想到对方竟然带了猎狗进来,也许是知道厉豹受伤了,所以带狗便于寻找踪迹。

  四人奔到一个土坡前停了下来,勾泽转身对厉豹两人说:“他们有狗,必须断了他们,我们才能进去,否则暴露目标,只会引来更多灾难。”

  “这个我来搞定,你们带着她到安全的地方。”厉豹指着孙淼说道。

  孙淼有些迟疑,她也不完全信任这些土著人,如果这是个陷阱怎么办?她盯着厉豹投出不放心的目光。厉豹随即与苗含对视了一下,两次对视,可以感受到彼此的阴冷,可好像没有敌意与危险。厉豹赌自己的直觉是正确的,示意孙淼跟他们走。

  勾泽带着孙淼启动土坡的机关,原来是个障眼的土坡,两人进入后,机关恢复,苗含竟然没有进去,他从身上拔出非常漂亮的一把刀,弯度圆满,光泽灵气,看来主人很喜欢它。

  眼神也是人类言语间最直接的交流方式。见到如此情景,厉豹再次与他对视,只是短短数秒接触,分工已经达成。

  两人迅速向右方移动,狗叫声更近,厉豹觉得时机成熟后,随即跃上身边的一棵大树,躲了起来。他在上面拿着狙击枪,苗含则闪在一边,他的刀要要来舔狗血了!

  不一会,雇佣兵的狗追了过来。

  厉豹居高临下看得清楚,那竟然是藏獒,他赶紧端正狙击枪,瞄准藏獒勾动扳机,可怜的名犬连叫声都没发出就长久入眠了。雇佣兵听到枪声,举枪朝厉豹的方向射来,而此时,厉豹早已经下树,雇佣兵空射了一阵,没发现什么,正觉奇怪之际,苗含已经靠近他们开始挥刀舔血。

  不远处的厉豹看到这个不会说话的瘦男人一系列挥洒自如的动作,不禁暗暗叫好,如果他是自己的对手,绝对是八颗星以上。

  无方向的枪声、打击声、倒地声,又看不到对手藏身之处,对雇佣兵来说无疑是心理战的拉据,一旦感知和理智崩溃,就会本能地做出自保的事情,所以,他们只好止步向前,原来的杀气也降了几分。

  雇佣兵的素质不同于普通蛮兵,虽然做出了非职业的反应,但仍然在搜寻厉豹的踪迹,只是,他们没想到有个变数存在,早被苗含的声东击西迷惑,搜寻始终一无所获。

  厉豹再次狙击了另外两条藏獒,枪声响过两秒后,听到一个雇佣兵指着脚下的死狗叽歪歪说了些什么,仔细一听,那个雇佣兵竟然说的是土著语,他惊讶地看向隐在某处的苗含,接受到来自对方同样疑惑的目光,看来这个族落真的有内奸。

  难道他们不是雇佣兵?

  成功把对方的五条藏獒狙杀掉后,狗死狐悲,那些雇佣兵没有了主意,军心涣散。

  这一记心理战的胜利,再对付那些被误认为是雇佣兵又不像雇佣兵的敢死队的难度就小得多,子弹还有二十五发,不远处的苗含已经砍了几个人,看来用刀比用枪更让人血气沸腾。

  必须速度地解决这一拨人,厉豹向苗含打了个进攻的手势,也不知为什么,他与苗含虽然没有语言上的任何交流,却能与对方达成兄弟般的默契。厉豹突然想起了铁锋,不知他是生是死。想到自己的兄弟铁锋是因为这些狼心狗肺的垃圾而生死未卜,厉豹身上的杀气指数迅速暴涨。

  他再次爬上那棵大树,快速地扫了一眼周围的丛林,穿着野外迷彩服的敌人确实很隐秘,但在高处还是可以一目了然。厉豹发现那些人嘀咕几句后突然分散开来,厉豹冷冷一笑,对苗含做了个相对指令,没想到对方竟然点了点头,这个苗含不愧为勾泽所说的“天眼”,果然不是一般人。

  苗含慢慢靠近其中的两个敌兵,刀一挥,转手一砍,两人应声倒下。

  敌兵用枪排开前路的障碍植物,还在继续搜找厉豹的藏身之处,显然没有想到厉豹是两个人,而苗含杀掉两人后,让对手误以为厉豹在苗含那个方向,分散的人力再次向一个方向扑过去,没想到,真正的厉豹蹿过一棵树干,俯冲而下,双手拧上一个敌兵的脑袋。

  同伴听到异常,马上赶了过来,厉豹已经缩回浓密的树叶里。

  匆匆赶过来的同伴发现死去的队友,心理的恐惧更加强烈,虽然估计厉豹是个特种兵,但这样神出鬼没、杀了他们的队友又隐藏得如此之深,他们脸上的惊慌失措再也无法掩饰。

  目测到对方大概的兵力,厉豹朝远处的苗含打了个数字手势:三十人左右!苗含明白与否厉豹不得而知,但见苗含起身一跃,刀随身出,嗖的一声,又一个敌手消失,竟然还冲着厉豹打了个手势:二十九个!

  这家伙真有意思,如果有机会一定要与他较量一次。厉豹心里想着。

  随后,厉豹向苗含竖起大拇指,还做了个小心的动作,同时,自己也拔出军刀,“今天还没让它弑过血,我不能输给那个苗含的土刀。”

  厉豹小心地隐蔽在一个地方,等待机会下手。

  接下来的人却不是那么好对付,因为真正的雇佣兵来了。

  没等多久,变数再次来临,厉豹刚想移动身体时,感觉一阵杀气突然从身后透过来,他身体本能的反应,迅速地跳到另一边,但也感觉到了狙击枪穿过的杀气。

  “什么时候敌兵蹿到自己的身后,而自己对此毫无察觉?”厉豹心里纳闷。

  发现到自己的粗心险些送命后,厉豹后背就是一股冷汗。

  厉豹的身影开始在树丛间飞蹿,犹如一只玩着闪避游戏的顽猴,又像一条绿色灵活的灵蛇,着落在另一棵更茂密的树上。

  可是,他知道自己很有可能还在对手的猎杀范围内,那股冷血的杀气一直紧盯在背上,他必须快速地甩开这股杀气,否则就必须与之正面交锋,但对手好像还在玩放纵的把戏,厉豹跳到另一棵树上,他也紧跟着蹿到另一个地方。

  对方没有轻易与他正面交锋,想来定是顾忌他的实力,不打无把握之仗,看来自己遇到了硬茬儿。厉豹扫了一眼下面,才发现自己已经与那批敌兵拉开了距离,也看不到苗含的位置,他有些担心了。

  于是,厉豹迅速蹿下树干,朝那些敌兵身后穿过去。

  那个藏得很深的杀手没想到此刻厉豹还敢去杀自己的人,也蹿下树干,朝着厉豹身后追去。

  砰砰两声,厉豹早就预知对方是狙击手,身体向前侧扑时,扼住敌人的脖子一拉,立即感受到中弹的冲击力。那个隐形杀手竟然不顾及自己人就开枪了,他绝对不是土著人,而是真正的雇佣兵!

  是的,雇佣兵开火了,但厉豹却吸引了敌兵向他围过来,他自己却如鬼魅般的闪到一边,雇佣兵的子弹一下子打到自己人身上,而让敌兵误以为是自己人叛变了。所以,雇佣兵也同样受到了自己人的攻击。

  厉豹心里一笑,离间战果然好使!

  (选自金城出版社出版的《我是特种兵·刀锋》)
(责任编辑:黄子娟)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