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离间战--军事--人民网
人民网

第十一章  离间战

2011年11月25日10:09    来源:人民网-军事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古人早就总结出离间计,是三十六计中的大计。后人则在前人经验之上把此计运用得炉火纯青,商场、情场、职场……但凡有几个对手出现,此计就使得像吃饭喝水一般平常,所谓兵不厌诈是也。

  在战场上,从古到今本来就是从战场上总结经验出来,所以,此计用在这块地方,那是不用任何言语,一切尽在人性考验之上。

  只是几颗子弹几个动作,就把那个真正的雇佣兵与土著兵离间开来,厉豹在中间,左右夹击。所谓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两队放火,中间得利,后面还有苗含偷袭,没几下,土著兵死的死,逃的逃,把那个雇佣兵骂了个狗血,现在还没拿到标的,竟然就要杀人灭口……

  雇佣兵也不介意,仗着本事了得,又有狙击枪,干掉那些不长眼的土著兵是顺便,重点还是那个狡猾的特种兵,竟然轻而易举就诱了他进套,让他们自己人打自己人。虽然雇佣兵在心里从来没承认过那些土著兵是自己人,他们不过是拿来当桥的东西,妄图瓜分他的赏金?笑话!但是现在还不是翻脸的时候,他忍受着土著兵愚蠢的举动,冲着他们喊了句土著语,“特种兵在中间!”

  土著兵一听,原来中计了!可是人已经乱了,顾不得前后,几个反应过来,瞄向厉豹隐身的草丛,端着枪就要扫过去。厉豹哪儿给他们机会,只见他一个跳跃起身,速跑起来后,将冲在最前面的土著兵踹倒,翻身就是致命一击。

  那些土著兵本来就已经军心散乱,被厉豹一反扑,准备工作还没做好,再次乱了阵脚,嘴上哇哇地乱叫。厉豹举枪就是一横扫,几秒钟的时间,十来个土著兵应声而倒。

  后面的土著兵心惧起来,不敢贸然前冲,想守在原地,却被苗含几个“飞仙刀”又咔嚓嚓干掉十几个。

  此时,那个雇佣兵才发现,原来对手不是一个特种兵,竟然是两个!可是,那个女的怎么现在也变成了特种兵?是不是被那些杂碎卖了假情报?

  雇佣兵的脑子打着疑问,心里却不打弯,厉豹的一记扫堂腿他轻松躲过,只是,枪却赢不过对手的反应,白白浪费子弹,正想着如何反扑,厉豹已经出现在眼前,他的隐身狙击失败了!

  “身手不错,哪国的?”厉豹举着狙击枪与对方对峙,目光如炬,给人一股无形的压力。

  “哼!”雇佣兵并没有被他的气势压倒,冷冷一哼,算是回应。可是当他看到厉豹身后的苗含,却忍不住捏出一把冷汗来。

  什么时候那些土著兵已经被对方清理完毕?雇佣兵迅速察看四周,果然,除了他之外,这里已经没有生者,于是心里又是一颤。

  “你本来可以逃跑,以你的身手,没必要像那些土著兵一样送死。”厉豹还是冷冷地注视着雇佣兵,这个人刚才在自己身后,如果胆子大一些,那么肯定会两败俱伤。

  “身手不错,他也是和你一样?……”雇佣兵指着苗含问。

  苗含没有答,只是低着头擦拭手中的刀刃。

  “不,他是这里的人。”厉豹回应。

  “哈,你们果然联合了!”雇佣兵站起身,他在捕捉最后的机会。

  突然,他原地一个翻滚,同时扫出一圈子弹,顺势滚到一棵树后,而厉豹与苗含也分别闪到两旁,对峙再次形成。

  厉豹环视了一下周围的草丛,与苗含打上手势,意思是自己掩护,苗含迂回过去反扑。苗含点点头,在厉豹射出第二发子弹的同时已经蹿到树上。雇佣兵发现了他,端枪就是一排扫射,厉豹则跟着蹿上另一棵大树,瞅准机会借助树干的弹力,飞身一跃,手中的枪对着雇佣兵就是一记扫射。

  命中!

  那个雇佣兵还没来得及转身,脑心已经开花。

  厉豹与苗含从树上跃下来,检查了一下,从他身上收走狙击枪,还有一些军用品。厉豹本想再检查一下那些土著兵,却发现天空出现信号弹,这表明下一拔敌人将至!厉豹与苗含互视一眼,转身进入土坡障碍的机关里。

  在丛林中,机关都是大自然的,而所谓障碍也不例外。进入土坡,是个地洞,如果苗含会说话,厉豹想问问这是什么动物挖的,因为后天人工开掘的痕迹很少。

  他们在洞里转了几个圈圈后,又一个机关出现,这里竟然是土著族的生活领地!

  苗含向厉豹指了一个草屋,然后转身消失不见,厉豹只能自己朝他所指的地方走去。

  这里的草屋都看不到门,唯一一间有个木板隔离,那便算是草屋的门了。厉豹上前敲了敲。很快,那个草屋门被打开,走出来的是带走孙淼的勾泽。

  “孙小姐,他回来了。”勾泽对着屋里说话,竟然是汉语!

  里面的孙淼闻声跑了出来,当看见厉豹后,她激动地冲上前来。厉豹却是往旁边一闪,孙淼则不好意思地说道:“之前都是跟着你出生入死,一下子看不到你,有点不习惯,不好意思。”孙淼随后又问,“战况如何,你有没有受伤?”

  “全部解决,只是刚才看到信号弹,预计第二拔人已经来到,就赶紧撤回来了。”

  “是的,我们前面的族人已经与他们交锋,死了十几个,现在我们的智者要见你们。”勾泽脸上露出淡淡的愁容。

  土著民族向来都以自然为生,不喜欢外面的民族,也不愿意被外来民族同化。可是近年来,越来越多不同的人进入他们的生活圈,给他们平静的生活造成了极大的干扰。智者预言,要恢复平静,就要借助外来英雄。可是这个英雄是谁,不同的长老有不同的理解,所以,内乱也在不断加剧。

  厉豹点了点头,跟随勾泽进入草屋。

  里面坐着一个老人,老人身边有一只白色的老狼。突然,那只老狼冲他一笑,厉豹想起来了,这就是那次跟他打过照面的白狼!

  “这……”厉豹有些不解。

  智者睁开明眸,炯炯有神的眼睛如火一般燃过厉豹的心灵,厉豹顿时感觉浑身有使不完的能量一般,舒坦无比。

  “英雄。”只有短短的两个字,而说完这句话后,智者闭上了眼睛,那只白狼也垂下脑袋,趴在在智者身旁,跟随着智者沉沉睡去。

  勾泽给智者打了个敬拜,领着厉豹与孙淼出来,转了两个草屋,来到一个同样隔了木板的草屋前停下,勾泽冲着里面说道:“勾泽带着智者确认的英雄拜见族长。”

  “进来。”里面传出一个稳重的老者的声音。

  厉豹正准备进去,孙淼则被阻到外面,勾泽解释说:“族长将与英雄商量共同抗敌事宜,过于血腥,请孙小姐移步别处休息。”

  厉豹对孙淼点点头,通过和苗含的合作,他对这个族落还是存有很大的信任。孙淼跟他们的族人在一起,肯定比跟着自己更加安全。孙淼自然明白不能给厉豹添麻烦,就跟着勾泽离开。

  厉豹进入族长的草屋,里面有族长、长老……竟然还有苗含?

  此时,苗含已经换了身装扮,还是那瘦细的身躯,但是与别人不同,他坐在族长的右手边,显示出不同一般的地位。

  “你是智者认定的英雄,又是天眼确认的英雄,希望你能真正地还我族重新的安宁,也愿英雄早日完成任务。”族长说完,众人都对他做了一个敬拜的动作,而苗含只是含笑地与他点头打招呼。

  苗含是此族的“天眼”,即族落的巫师,与智者身份相同职能有别,简单地说,一个主内一个主外,但都具有神职人员的威严。

  厉豹进族之前,与苗含共同抗敌,已经证明厉豹实力非凡,被两位神职人员同时认可,即使族长有疑,也必须尊为上宾。

  “我们前方族人已经探知将至的是一批敢死队,他们身穿野外军衣,看不出是哪个族落,但是他们惨无人道,其所到之处,但凡不为所用就全部杀死。”族长说着愁眉紧凑,目光看向厉豹,“他们好像在寻找某样东西或者某个人。”

  他们是黑市的雇佣兵?那他们此次任务的目标就是——信号编码函数表和自己。厉豹仍然保持沉默。

  族长左手边的一个老者,估计是长老级别的,他站起来说道:“外面有人对这个东西及那个他们要寻找的人开了十亿的赏金。”

  听到这话,众人一片骚动。

  十亿!对于任何一个有点金钱常识的人来说,那都是一个天文数字,估计就是因为这十亿,才导致他们内部分化。厉豹的手不自觉地握住身上的军刀,可是却迎来苗含安抚的目光,他的手又自然地放下。

  这时,长老中有个老人也站了起来,对为首的长老说道:“那些人对我们族的圣地开价二十亿!”

  又是一阵高亢的议论声……

  族长打断了众人的议论声,对厉豹解释道:“我们族历来守护的圣地,是世人向往的彩色宝库,其实我们也不知道圣地的具体位置在哪里,只知道在我们的禁地之中。如果世人贸然进入,我们也不能保证他们可以全身而退。”族长对天做了告罪的动作,继续说道,“因为禁地同时还供奉着我们的神明,所以,打扰我们神明的安宁,罪将落在我们族人身上。可是,以我们族的力量已经不能完全抵抗世人的野心,所以智者才问过神明请来英雄,请英雄带领我族恢复安宁!”

  这时,包括苗含在内的人,都对厉豹行了跪拜之礼。这阵势太严肃了,厉豹有些不知所措。

  “快起来!”厉豹大声喝道。

  “那你是答应了?”族长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按照现在的形势来看,已经不仅仅是单个组织对厉豹二人感兴趣了。天文数字的赏金必定引来无数的饿狼。所以现在看来,以一己之力要想顺利完成此次任务,无疑有点痴人说梦。而现在,有一股不容小窥的当地部族力量供他借用,何尝不是一件有益于任务的事?

  短短几秒,厉豹已经权衡了一番,抬头看到众人期盼的目光,便说道:“现在敌人已经来了,我们还是商量应战之策吧。”

  “我们已经商量过了,从现在开始,一切都听英雄指挥,阿塔是我们族负责对外安全的长老,需要如何调配,英雄可以直接吩咐于他,其他人也同样被英雄所用。”族长显得异常兴奋。

  “大家不要叫我英雄,叫我厉豹就行。从现在起,我们是一个团队,就要讲究合作,共同进退,彼此守护。”

  随后,厉豹吩咐阿塔做好防护和陷阱,自己则根据苗含的建议深入前方去刺探情况。

  云南丛林的早晨,冷冷的雾气弥漫四野,阴郁而深沉。

  为了更好地对付即将到来的敌人,厉豹决定亲身外出侦察。

  他在丛林里转了一天,竟然没有任何发现,也不见半个雇佣兵的影子,正当疑惑之际,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心里猛地一沉,便折身往土著部落奔去。

  厉豹进入土著部落的时候,发现周围都是密集的雇佣兵。他万万没想到短短一天时间,对方就将部落住地攻陷了。来不及反思自己的大意,他从部落后面的圣地进入。

  走了不远,他看见一片密集且没有人烟痕迹的丛林,因为灌木丛枝叶都很天然,没有任何破坏,野兽的痕迹也很少,简直就是丛林的天堂。可是让人奇怪的是,土著人为什么放着这片空地而不来居住呢?

  厉豹钻进眼前这片陌生的丛林,顺利从后方潜进土著部落,并摸到族长的木屋。里面有两个人在说话,不是日德美任何一种语言,却是厉豹最熟悉的中国话。

  “我们派出这么多狙击兵都没有把那个特种兵干掉,真是废物!”

  “那个特种兵跟狼似的,在这里比我们还熟……”

  “不要给我找什么借口,无能就是无能!还有,那个逃跑的土著男子还没有捉回来?”

  “那个家伙是土著人的天眼,对这片丛林非常熟悉,目前派出去的人没有任何消息。”

  “废物,简直是废物,那个家伙再怎么‘天眼’,也是个人,难不成是神?!何况,那家伙还带着个女人!”

  “是……”

  “加派人手,一定要把他们找出来,那可是跟这里一样值钱的人!”

  “是,我马上去办!”

  “滚回来!顺便加派人手去开挖那个宝藏。”

  “老大,这个宝藏是什么?我们都挖了几天了,连个鸡毛都没看见。”

  “谁知道啊,肯定没有挖对,叫他们扩大范围去挖。”

  “是!对了,老大,那些土著人真是嘴硬,饿得有几个都昏迷过去了,是不是……”

  “让人给他们弄点水果,只要一天不说,吊着他们的命就行。”

  “知道了。”

  随后,厉豹看到一个鼠眼尖鼻的男人从木屋出来后,转身进了那个智者的草屋,厉豹也跟了过去。

  “你们这些不识好歹的家伙,说出来对大家都好,非要当饿死鬼!而且,你们的‘天眼’都已经跟我们合作,就是为了让你们早日过上文明的生活,虽然你们不领情,但是我们老大有情有义。饭,你们怕下药,水果总该吃了吧?”

  男人扔下东西,从草屋出来,转身离开。

  厉豹分析了草屋的情况,随后猛地闪到门口,将两个看守打晕,进入里面。

  “英雄!”

  厉豹一进入智者的草屋,大家就呼喊起来。

  草屋里横七竖八地挤满了人,都被捆得十分结实。

  “怎么会变成这样?”厉豹问道。

  “你走不久,他们就攻进来了,我们的人根本无还手之力。”族长黯然道。

  没等厉豹说话,智者说了五个字,“天眼,天意,狼。”

  “什么意思?”厉豹追问道。

  “智者的话就是天机,只要与天机有缘的人,自然就会参破其中奥秘,你是智者选择的英雄,自然会明白怎么做。我们现在已经这样了,土著族的存亡就都掌握在英雄手里了。”智者不再说话,族长继续说道。

  “天眼在哪里?他是不是背叛了你们?”

  “开始是,现在好像不是,以后就不清楚了。”

  “跟我一起的那个女人真的被他带走了?”

  “当时那些雇佣军杀进来,场面十分混乱,阿塔本来想护着那个女孩,却被枪杀。后来女孩失踪,我们也不确定她是否与‘天眼’在一起。”

  “天眼一般会藏在什么地方,如果他没有背叛,如何找他?”

  “天眼与智者不同,他是一直在外面闯荡,通常我们需要找他的时候,都是发信……你赶紧走!”族长没说完话,外面一阵声音传来。

  “英雄你快离开!”智者又开口说话,“放心,天眼不会背叛我们,全族的希望就在你们两个人身上,神灵一定会保佑你们!”

  “如何找天眼?”厉豹问道。

  “放信猪,那只猪是他的宠物,就养在离这里十里外的陷阱里。”

  厉豹凝重地点点头,飞身蹿出草屋,离开土著部落。

  厉豹很快到了智者所说的那个地方,却没见什么小猪,于是爬到一棵树上,慢慢等待苗含的出现。

  一天一夜过去,厉豹没见苗含的身影,却等到了那个想来挖宝藏的J国军团。

  “妈的,那些美国人都是土匪,全他妈不可信!”一个身材魁梧的高个骂道。

  “哈努将军,请不要生气,这些所谓大国就是这种行径,虽然他们看不起我们,但在这片丛林里,他们半点便宜也占不到。”一个点头哈腰的人对哈努将军说道,“相反,我们比他们更熟悉这片丛林,现在他们跑了,正好方便我们施展拳脚。”

  “施展个球!”哈努一脸的不爽,“地图都没有了,里面的土匪挖了几天也没任何发现,我们来到这里又有什么用?”

  “将军,为什么他们拿到地图却不急着来这里挖宝呢?”

  “为什么?”哈努挠了挠头上的卷发,“那些美国佬肯定是想坐收渔翁之利。”

  “估计不会,将军,难道你忘了,美国人手里的地图是从我们这里抢过去的,根本就是不完整的东西,而另外三块,有两块分别在日本人和德国人那里,另外一块不得而知。如果要把这两块都顺利拿到手的话,估计美国人要吃不少苦头。”

  “哼,只怕他们现在已经联成一线,我们更加没有机会。”

  “所以,我们要跟里面的土匪合作,抢占先机!”

  “哦,你的意思是……”哈努脸上的怒气消了几分,“说来听听。”

  两人开始低声的谋划着,厉豹听不清楚,目光落在那个已经没有小野猪的陷阱里。

  “那是什么?一只提着小麻袋的猴子!玩杂耍吗?这里怎么会有猴子,怎么跑到那个陷阱里去的?难道……”厉豹心里想着。

  没有人注意到他们附近多了一只猴子,除了一直在关注那个陷阱的厉豹。如果那只猴子不是无意中闯入陷阱,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苗含!

  仿佛有灵性一般,那只猴子竟然也注意到厉豹这个猫藏在树上的“怪物”,它朝厉豹龇牙一叫,附近的J国人一听见声音,马上冲了过来,但只看到空空如也的陷阱。

  注意着那只猴子消失的方向,厉豹想着如何从这棵树上下去。

  几个士兵发现没有捡到什么好东西,骂骂咧咧地又坐回原来的地方。

  “哈努将军,好消息,占领土著族的袁飞同意与我们合作,现在请您过去商谈合作事宜。”一个士兵跑来报道,还递给哈努将军一封信函。

  “你打听到里面的土匪人数有多少?都是什么级别?” 哈努问道。

  “土著人都被他们给囚禁了,没办法打听太多消息,只是听那袁飞的副官吹捧,他们虽然不是军队,但所带的人都是雇佣兵,而且是亡命级别的。与那些守兵擦身而过时,我仔细观察过他们,好像都是军人出身,身手不错……”

  “这么说来,是你强,还是他们强?”

  “真要打起来,他们必输,但是我们也捡不了多少便宜。”

  “艾默克副官,你觉得如何?”

  “想来他们也是想借大树来乘凉,我们不如就顺水推舟,帮他们一把。”那个低头哈腰的人原来就是艾默克。

  “那好,你就下去安排人手,今晚我们过去吃他个‘鸿门宴’,我希望你们手脚干净,动作麻利,把事情办得漂漂亮亮。”

  “是,将军!”

  (选自金城出版社出版的《我是特种兵·刀锋》)
(责任编辑:黄子娟)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