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鸿门宴--军事--人民网
人民网

第十二章  鸿门宴

2011年11月25日10:10    来源:人民网-军事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是夜,哈努带着精壮的手下进了土著部落大营,厉豹也蹿下树来,朝着那只猴子离开的方向寻去。

  追了一会儿,找不到猴子,厉豹只能再次折回土著部落,潜进智者的草屋。

  “族长……”厉豹摸黑喊了一句。

  “特种兵,你来了。”草屋里只有一个人。

  “你是什么人?”厉豹有些惊奇。

  “我是他们雇佣的人,专门在这里等你。对了,我叫罗青。”

  “那些土著人呢?”

  “想知道吗?”罗青把武器扔在一边,摆了个比武的架势,“打赢我,我就告诉你。”

  “在这里?”厉豹更加惊奇了。

  “是的,而且你也不希望他们知道你来过吧?”罗青的意思是尽量在不破坏这间草屋的情况下,来一场比试。

  “有意思!我叫厉豹。”

  通常情况下,厉豹不屑于告诉任何对手自己的名字,但这一次,他觉得眼前这个汉子光明磊落,而且武德极高,也只有真正潜心武学、心正气和的人,才会在钻研武学的同时讲究修身养性。最关键的是,他主动扔掉了武器。

  厉豹首先出招,两个人斗在一起,下半身却很少动。厉豹身法灵活,看准罗青的下盘进攻,而罗青步法稳健,凭借自己的身高臂长、铁手坚硬,与厉豹缠斗着。

  厉豹出生在武术世家,从小练的是查拳和十二路弹腿。

  瞬间,厉豹抬腿就用脚尖踢向罗青的膝盖骨,罗青马上矮身右手挡在自己的膝盖前,只听见啪的一声,两人手脚对个正着,各自后退两步。

  罗青见厉豹有退后之势,马上进步挥掌推了过去,却没想到厉豹是故意漏出破绽,目的就是引罗青双脚交错前进。厉豹闻名遐迩的大手一前一后,锁住对方的上肢,同时直向他的胸膛击过来,而罗青则以连击拳向厉豹的胸膛袭过来,厉豹赶紧向右前侧闪身移步,同时左手握拳收回腰部,右手刀型向左拨挡对方来拳,并顺势用重拳直击过对方左腋下。

  一阵闷哼后,罗青左腋受重伤,但却没有任何输场的气息,继续以更猛的拳势向厉豹左肋扫来,厉豹后脚推前脚,向前进一步,左右手再次形成截拳手里的快狠准格斗,身体略向左转,迅速向罗青进身并以右虎步挡对方来拳,另一记重拳则直插入对方跨下。罗青急抽身回挡,厉豹也迅速回转,反擒对方的背侧,又是一串重拳落在罗青的右腋之下,罗青痛得半跪在地上。

  “你果然厉害,我死心了。”罗青有气无力地说道。

  “客气。”

  “我输了,你有什么想问的就说吧。”罗青半坐在地上,眼里已没有了杀气。

  “天眼在哪里?”

  “呵呵,我以为你会问那些土著人,没想到你问他。可是,你断定我知道他的去处?”

  “是,我的直觉。”

  “土著人所说的天眼是谁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有一个叫苗含的,你是不是问他?!”

  “就是他!你知道他在哪里?”

  “他的身手也不错,但带着一个女孩,就无法施展了。”

  “那个女孩是不是一个留着短发的中国人?”厉豹赶紧问道。

  “对!”

  “他们现在在哪里?”

  “苗含中了枪,后来又与我交手,估计要静养半个月,自然不会轻易暴露自己。那个女孩是不是你的人啊,无论如何,我都祝你好运!”

  “这里的族人藏到哪里去了?”厉豹突然想起正题。

  “我也不知道。”

  “那你守在这里就是为了与我对决?”厉豹不解地问道。

  “我收了他们的钱,自然要替他们办事。现在我已经输了,你可以挟持我出去,因为他们的人就在外面。”

  “什么?外面!”厉豹站起身来。就在那一瞬间,罗青感受到一股强烈的杀气。厉豹这个特种兵太强了,到底他的极限在什么程度,他的弱点又在什么地方?罗青百思不得其解。

  “你跟他们合谋,还是他们连你也算计?”厉豹厉声问道。

  “他们也是在确认我是不是故意放水而已。”罗青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那现在怎么办?”厉豹捡起地上的武器,“挟持你他们就会妥协?”

  “不知道。”

  “厉豹,你出来送死吧!”这时,外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喊话,“再不出来,我们就炸了草屋。”

  “那也要看你们有没有这个胆量!”厉豹和罗青走出草屋,却一下子被眼前怪异的雇佣兵惊了一下。

  这是一群穿着怪异服装的雇佣兵,外表像铁皮,又像机器外壳,人都显得很臃肿,厉豹想不出那是什么材质做的防护套?

  “你们在演戏吗?”厉豹很快镇定下来。

  “没想到这些土匪还不一般,竟然拥有这种像金丝玉铬的护甲。如果不知道这种像武器一样的装备有啥弱点,那么就会吃亏,枪用不上,拳脚也只会施之于人还之于已。”罗青淡淡地说道。

  “你见识过?”厉豹觉得眼前的罗青见识不少,听他的语气,知道怎么破解。

  “只听我兄弟提过,他差点送了小命。”罗青说话很悠然,仿佛这一切都与他无关。

  对面的人听了罗青的话,有些不耐烦了,罗青不是他们请来的雇佣兵吗,杀不了人就算了,竟然还站在一边说风凉话。

  “罗青,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一个男子怒道。

  “没啥意思,只是我比武输了,他没杀我,仅此而已。”

  “呸!”男子提高声音分贝,继续挑衅罗青,“你就是放水,搞不好跟他是一伙的,把我们老大给骗了,现在还想反水。”

  “话是你们说的,我可没说。”

  “罗青,你如果站过来,我们还是兄弟,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我输了,明白了吗?”

  “好,那就没什么好客气的了。”男子转向同伴,“兄弟们,现在是这小子背叛老大,他是我们的敌人,都给我上。”说着,男子首先抬起手中的枪。

  厉豹赶紧把手里的军刀瞬间甩了出去,男子一个闷哼,倒在地上。

  没有人看清厉豹怎么做到的,除了罗青。就在众人傻愣的时候,厉豹一纵身跃到他们中间,厉豹已经琢磨透了这套护甲的弱点,只见他一个弯腰,一刀击中护甲的正中红心,那些人立刻发出哇哇的鬼叫,随着笨重的护甲倒地。厉豹又抡起地上的一支枪狂扫一阵,然后几个飞身,跃出人堆。

  “没空陪你们这些虾兵蟹将玩。”

  砰砰砰!众人不敢轻易去追,只是傻站在原地朝着黑夜放枪,那擦弹的火光映红了整个土著部落。

  于是,刚从鸿门宴回来的老大,就看到眼前如此怪异的场面。

  “罗青,这是怎么回事?”土匪头子没问自己的手下,却问坐在一边的罗青。

  “就这样。”罗青摆了摆手,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谁来解释?”土匪头心情降到冰点,大嚷道,“那个特种兵呢,没有来吗?怎么死这么多人,都装死吗?”

  “报,报告老大。”一个被吓着的小兵被众人推着出来解释,“那个特种兵跑了,杀了这些人,我们兄弟……”

  “什么?!”土匪头子已经拔出枪,罗青赶紧拦住他的手。

  “他说的是真的,那个特种兵打赢了我,被他们围困,还杀出重围跑了。”

  “啊!”土匪头子不禁惊讶起来,“为什么这些‘铜墙铁壁’没用?明明真枪实弹都打不死的!”

  “人家没用枪弹,只用把刀就破了你的铜墙铁壁……”

  “朱九,你搞的好东西,害我损失这么惨重,是不是想让我喂你子弹!”

  被叫做朱九的男人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也感应到罗青鄙视的目光。

  “现在怎么办?”土匪头子转身对罗青说,“罗青,你就非得这么正大光明与他斗,面子全丢光了,就不能用点阴招?”

  “哈哈。”罗青站起身,准备离开这个乌烟瘴气的地方,“不会。”

  “你要走了?”土匪头子显然舍不得这个身手一敌十的人才。

  “嗯,我跟你的交易已经结束,所以我得走。”

  “什么结束啊,你妹妹可不是这样交代你的。”

  “那她怎么说的?”提到已经死去的妹妹,罗青双眼冷煞,众人皆感一阵寒风吹过。

  “她要你照顾我。而且,那个特种兵虽然打赢了你,但也没本事打死你,你要留下来保护我。”

  “我不走,但是也不会再参与你那些肮脏的勾当,好自为之吧。”

  “好,只要你不走就好。”

  从土匪窝里“逃”出来的厉豹,没想到会半路碰上吃完鸿门宴的J国军司令哈努及他的手下。

  哈努的手下可不是普通的雇佣兵,十八个身手敏捷地壮汉朝着厉豹攻了过来。

  厉豹抄起背上的军刀,同时另一只手握了一把匕首,开始左右对攻。

  突然,厉豹感觉腹部一阵灼痛感,而后痛感迅速爬满全身每一根神经。原来,哈努趁他不备从背后偷偷开了一枪,

  看到厉豹受了枪伤,仿佛黑夜里流动的不是空气,而是血腥味,也深深地刺激着那帮雇佣兵的味觉神经,动作更加疯狂。

  突然间,厉豹眼前的一个雇佣兵僵在原地。

  “这是怎么回事?”厉豹有些纳闷地抬头看着。

  这时,苗含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苗含没想到再见厉豹会是在这种情况下,见厉豹如此狼狈地周旋于那些J国雇佣兵之间,被人暗算了一枪,竟然还在死撑着,于是喊了一声:“你还不走,等死吗?”

  “你……会说话?!”厉豹大吃一惊。

  “闪开!”说着,苗含的飞镖及时抛出,击中左边雇佣兵的手臂,对方枪脱手,另一只飞镖则直插对方心脏。

  见此情景,厉豹也一个跃身,军刀朝右边的那个雇佣兵就是全力一劈,对方半条胳膊就没了,倒在地上“嗷嗷”直叫。

  虽然厉豹身上的伤势越来越重,可他还想继续拼下去。

  “快走,到大树林去碰头!”苗含大吼道。

  苗含给厉豹断了追兵,厉豹只得接受他的好意,护着腹部朝林子深处飞快跑去。

  看见厉豹渐渐走远,苗含从身上掏出土著人自制的土雷,双雷一砸,人朝圈外一跃,以为可以安全脱身,却漏算了那个一直置身事外又统观全局的哈努将军。他抬手就是一枪,击中了苗含。苗含身子震了震,强撑着逃入丛林。

  哈努看见苗含捂着左边肩膀,便知道这一枪没有致命,同时朝着手下发号施令,“快追,别让他跑了。”

  苗含自然不会轻敌,可一时又被他们缠上,只能借着对这片林子的熟悉,不断地迂回。

  此时,哈努手下的人被苗含转悠得不知去了哪里,而哈努却紧紧跟在苗含后面,并且突然从腰间抽出一个软鞭。他手上的鞭不是普通绳子做的,而是软金属合成,弹力很强,攻击力更强。只见他的鞭所划过的树干都有留下十公分深的痕迹,如果是人被击中,只怕非皮开肉绽不可。

  如果苗含不是凭着对这片林子的熟悉,只怕现在已经身受重伤,他忍不住在心里骂厉豹,原来遇上他,从来就没好事。

  哈努见苗含节节败退,心中不免添了几分快感,挥动的鞭更重。只是哈努挥鞭太急,忘了这里是丛林,苗含在他不及防范之下,将他引进丛林深处,那里人迹罕少,树木藤条长得很茂密,别说使用什么现代武器,仅是在这里游走,也需要很大的野外穿行经验。

  哈努以为自己宝刀不老,一只手锁住苗含的喉咙,阴狠地说道:“这次看你往哪跑!”同时用鞭头狠击苗含的肩部。

  苗含受制,却没有慌张,他反扣哈努的右臂,借着后背之力将把哈努往后一推,哈努以为是他想摆脱自己的扼喉,反而更是加重手劲,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靠在一棵爬满蔓藤的大树身上,那是一棵爬满食虫藤的大树。

  哈努自然不懂这个东西的可怕,当他知道的时候,自己的皮肤已经迅速因为某种黏液的渗入,变得发红发痒并迅速扩散。

  食虫藤,只是一种以小昆虫为生的植物,它本身不会主动攻击动物,只有在感受到自身受到生长威胁的时候,才会大量释放出黏液,黏液会像人的口水那样吐出来,射到威胁物身上,会让生物感到麻辣,甚至精神麻痹。如果说这种黏液像麻醉剂也没有什么不对,通常停靠在这类食虫植物身上的昆虫都在一瞬麻醉,同时慢慢被黏液浸透腐蚀,并靠消化酶、细菌或两者的作用将小虫分解,然后吸收其养分。

  当哈努感知这种植物可怕时候,他的衣服已经被渗透进那种食虫植物的黏液,后背一片麻辣之后,渐渐失去感觉。那股慢慢渗透的痛感让他忍不住努力地想挣扎,原来的主动变被动,紧随其来的雇佣兵也被身后的植物吓了一跳,不敢贸然上前。

  “还不放手吗?”已经被哈努掐得有点呼吸不畅的苗含冷冷地说道,“再让这些植物腐蚀下去,你不会死也会掉半块肉。”

  “就你这种狡猾的小人,死也要拉上你,”哈努果然是一个视死如归的军人,虽然身上的不适感很重,但他只要再加把力就可以掐死苗含,“你们快给他来上两刀!”

  后面的雇佣兵听到了哈努的命令,但是也怕误伤他。而且,这里丛林茂密,基本是没有路,苗含把哈努带入那里,简直就像植物的陷阱一样,要是他们挤进去,不被那些植物腐蚀是不可能的。

  其实,这些植物对大型生物根本没有大的伤害,腐蚀是不可能的,苗含只是利用他们对这些植物的不熟悉,再加上他的添油加醋,几个雇佣兵才顾忌起来。

  “你们不怕死就进来,哈哈!”

  “开枪!”哈努又说道。

  “开枪?开吧!不过这种植物是硫酸质的,遇到火星更可怕。你没觉得你的肉在慢慢地酸化吗?如果遇上火星就会燃烧,这种常识你应该懂,将军!”

  “你这小人!”哈努扼喉的动作早在发现这种食虫植物的时候,松懈下来,可是,要说野外有可以引起燃烧的植物,他也是只是耳闻,却不相信真实存在,但现在不信也不行了。

  “有本事单打独斗,这样算什么?”哈努想用激将法。

  “那也得我跟你一样,像头牛,才算公平。”苗含示意一下自己肩上的枪伤。

  “好。”哈努终于服软了,“你说出对付这种植物的办法,我就放过你。”

  “将军,你说话是一言九鼎吗?”

  “我又不是你这种小人。”对于置疑自己诚信的苗含,哈努马上火冒三丈,“我一直都是说话算话的人。”

  “好!那我就告诉你,只要用姜泡澡三个时辰就可以解毒。”

  当然,这些话自然也是苗含信口开河说出来的,就是为了拖延时间。哈努信以为真,他猛地从植物身上离开,那些黏液就停止了放射。

  “为什么你没有事?”哈努不解地问道。

  “这可能是我经常碰到的缘故,麻木之后有了抵抗力吧。”

  “小人!”哈努知道苗含可能是在胡说,却又不知怎么反驳,只得恨恨地骂道,“你这小人,土著人的败类。土著部落现在落入别人之手,以后要是整个部落从这片丛林消失,你就是罪人。”

  “将军,是不是还想尝一下其他食人植物的厉害?”

  “下次一定让你跪着求我!”

  “好啊,我拭目以待。”与这些J国军人周旋时间太长,身上又有伤,苗含也不恋战,“后会有期!”

  看着苗含的背影,哈努也无可奈何,看来他真的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

  (选自金城出版社出版的《我是特种兵·刀锋》)
(责任编辑:黄子娟)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