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前后夹击--军事--人民网
人民网

第十三章  前后夹击

2011年11月25日10:10    来源:人民网-军事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新的一天开始,依旧是一个浓雾锁山的清晨。

  厉豹不知道苗含所说的大树林到底在哪里,只好抚着伤一路狂跑,无意中又进入那条鳄鱼的地盘。

  因为已经精疲力竭,厉豹爬上一棵大树,寻了个舒适安全的位置,从衣领里割破个小口,里面有两粒抗生素,也是应急之用的药品,包扎了伤口后,就昏睡过去。

  当厉豹醒来的时候,一条大鳄鱼赫然正在他身下方,张开血盆大口等着他。

  厉豹不敢随意乱动,他不知道躲在水里的鳄鱼为什么会爬上岸,只是看它已经干涩的皮肤,说明不是刚爬上岸,而是有很长一段时间了。难道昨天晚上,他的到来打扰到这只鳄鱼了?

  正当厉豹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他不自然地抚上自己的伤口,一阵湿冷透过衣服渗入皮肤。昨天的枪伤没有及时包扎,想不到一晚下来,竟然流了不少血,只怕是这些血腥味招来了这只饥饿的鳄鱼。

  说也奇怪,按对野生动物的了解,鳄鱼一般是攻击对手的时候,才会离开自己势力范围,现在它竟然早早地爬上岸,还守在树下这么久?厉豹认真分析着。

  厉豹恶化的伤口,该如何让自己安全脱身?他不是猴子,没办法飞身攀枝而去,唯一的方法就是着陆而去。可是如何赶走这只鳄鱼?一刀刺破它的脑袋,可以安全离去。但鳄鱼的皮是世界上比较硬的外壳,它全身覆盖鳞片,这鳞片可不是装饰物,比骨头还硬,完全可以阻挡陆地上任何野兽的进攻,而鳄鱼的咬力却很惊人,完全可以把其他野兽咬得粉身碎骨。

  厉豹盯着下方的鳄鱼沉思不得其法,却没有发现同样的危机在树上也出现了,一条两公分半粗的树蟒就在厉豹身后那棵粗树枝向他靠近。蛇信发出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厉豹转过身来,这也是一条闻到食物血腥味而来的捕食者,还好不是成年大蟒蛇,否则,不用成为树下鳄鱼的食物,也会被这种丛林野食高手咬出几个洞洞,他身上可再没有抗蛇毒的血清胶囊。

  如果是普通人,遇到前有鳄后有蛇的情况,早就晕倒在树上,让那大蛇啃上几口后整个果腹其中,或者直掉从树上掉下来成为鳄鱼的腹中美食。只是,很显然,厉豹不是,至少与普通人有不一样的思维方式,看到身后的蛇,他竟然心中一乐,“小样,知道哥们有难,前来相救,日后投胎转世,定为人身!”

  蟒蛇粗壮的身体结实地缠在树枝上,仰着尖头目露凶光,细细地打量锁定的食物,思考着如何一击就中,然后成功吞入腹中……

  因为树蟒的出现,树下的鳄鱼突然动了一下。厉豹看见鳄鱼那干树皮似的外壳顶上的双眼所发出来的凶残目光。鳄鱼不会爬树,所以,厉豹只要不下去就会安全。当然,如果能让眼前这个威胁他的树蟒成为鳄鱼的食物,也许是他逃脱前后夹攻的唯一机会。

  所以,厉豹在不惊动树蟒的同时,细微地移动身体,可是,蛇是靠蛇信感知外界生物的动向,即使看不出厉豹在移动,但身体里的热能及血腥味让树蟒顿时直起三寸蛇身,蛇信吐得更快更长。此时,蟒蛇的脑袋已经和厉豹的身体在同一个高度,它将脑袋向厉豹这边探过来,又微微向后收缩,摆好一副进攻的架势。

  就在蟒蛇张开巨口、露出尖牙朝厉豹俯冲过来的那一刻,厉豹挥刀一斩,恰好正中蟒蛇三寸位置,蛇头与蛇身顿时一分为二。那个蛇头飞出去画出的血线,就从鳄鱼的头顶向水塘掠去。

  这新鲜的血腥味深深地刺激了苦等半天的鳄鱼,厉豹本以为这颗蛇头可以吸引鳄鱼离开,没料到鳄鱼只是起身动了动前肢,却没有朝水塘爬去,而是抬起半个脑袋,张着大嘴去接从蟒蛇身上流出来的血液!

  厉豹沿着树枝朝蛇身摸去,他要借此引开鳄鱼。身体的大幅度动作,让已经麻木的伤口又刺痛起来,但是这些已经无法顾及,他一把抓住蛇身。

  蛇本是靠身上长着的鳞片爬行,且鳞片又大又结实。这些鳞片能够在地面或者可以在攀爬的树枝上推动身体前进,在鳞片收缩的时候,整个蛇身都是光滑无比,还裹着一层黏液般的膜,人的手摸上去,会觉得滑腻无比。

  厉豹抽出身上的军刀,分开蛇肉,重力一叉,固定好蛇身位置。然后,他用刀尖挑缠在树枝上没有松开的蛇尾。接下来,厉豹就是要用这半条蛇的肉身,完成它的“宝贵使命”。

  厉豹想用力将蛇肉扔到远处来引开这只鳄鱼的注意力,但从自己所处的树身位置来看,这种可行性就已经被那些枝叶挡了百分之五十。如果想找个地势安全又低的位置,在丛林里是绝不可能的。这里是亚热带气候,适合各种植物疯狂生长,其实植物跟动物一样,给点阳光,再多点水分,它们会比野兽更加疯狂地繁殖后代。

  最终,厉豹迅速做出决断。

  他挑选了另一个方向的大约碗口粗的树干,挥刀就把顶端的树叶杂枝一分为二,然后再截断到四十多公分长的光树干。

  厉豹把那条蛇尾放了下去,就挂在血盆大口的鳄鱼嘴顶上,如果要咬到它,就必须要跳起来二十公分,这个距离对鳄鱼来说是个极大的挑战,但美食当前,没有什么险不可冒的。鳄鱼绷紧身子弓起背,猛地向上一跳,厉豹也同时把自己临时处理好的树干横举在胸前,身子随那鳄鱼一跃的同时,从树上往下一跳,那根树干准确无误地卡在鳄鱼的上下唇之间。

  鳄鱼没想到厉豹竟然敢在自己的嘴里做手脚,顿时恼羞成怒,脑袋一甩,大尾巴就朝厉豹扫去。厉豹自然早有防备,身体本能地在一瞬间做出反应。他借着鳄鱼的那股扫力,同时翻滚到两米之外的草丛里,然后迅速地爬起朝丛林外面跑去。

  不知跑了多久,厉豹估计鳄鱼肯定不会追来,自己已经绝对安全,于是身子一倒,靠在路边的大树下,晕了过去。

  “厉豹,你看,我帮你把谁给捉来了?”

  是苗含!那个害自己莫名其妙陷进前所未有绝境的家伙!厉豹恨不能给他几刀,以泄心中不满,可是,他一睁眼,却看到了惊讶的一幕。

  “铁锋!”

  只见,铁锋捆着苗含出现在他的面前。

  厉豹有些激动,他没想到铁锋还活着,于是上前就是一个熊抱,“我就知道你不会这么容易死的,你现在来是看我狼狈不堪的笑话吧?”

  “哈哈。”铁锋一笑,很热情地与厉豹相拥,“我本来以为死定了,但却被当地一个土著女孩相救,才有机会再次到见你。”

  “哦,那个姑娘呢,救你一命,是不是以身相许了?”厉豹调侃道。

  “这怎么可能,你以为拍电视剧呢。”而后,铁锋的神色黯然起来,“而且,她,死了。”

  “怎么可能?一个姑娘你都保护不了?”

  “那就得问这个家伙了!”铁锋指着苗含,上前就是两脚,苗含哇地一叫,厉豹才想起孙淼的事。

  “又是你这家伙,孙淼呢?!你把她怎么样了?”厉豹怒喝道。

  “怎么,孙淼不见了?”铁锋问道。

  厉豹顾不得和铁锋多加解释,揪住苗含,问道:“说!孙淼呢?”

  “不,不知道……”苗含闪避着厉豹的目光,吱吱唔唔地回答。

  “什么叫不知道?”

  “等等,厉豹,你是说孙淼被这家伙带走了?”铁锋插话道。

  “是。”厉豹头也没抬地答道,

  “啊!那就死定了!”

  “为什么?”

  “这家伙是云南边境的人贩子和贩毒者,毒品跟女人甚至小孩都是他的货!”铁锋红着眼,继续说道,“那个救我的女孩就是让他给卖了,听说因为不听话,让主家男人打死了。”

  “什么!”厉豹听到铁锋这话,顿时震惊不已,随后愤怒地揪打着苗含,“你个混蛋,你到底是谁?赶紧说!”

  “我年近四十,却无妻无儿,唯云南老家有一个老母亲。死我不怕,但只有一个请求,请你代为探视老母一番,她老人家的生养之恩我只好来世再报。”许久,苗含才说出这几句话。

  “苗含,我本不想要你的命。”厉豹突然想起不久前两人配合无间的作战,现在却恍若隔世般的遥远,“你太令我失望了,苗含。本来,看在我们之前的合作上,我视你为好汉,也许可以成为兄弟般的朋友,可是你的人面兽心死不足惜,竟然还想在我面前扮孝!”

  “铁锋,你误会了,救你的那个女孩根本没有死,真实情况是她勾引并把我打晕,还让我变成太监……试问,我怎么杀她?”此时,苗含已经哭得像个泪人,“她本来就是我未过门的媳妇,却去找男人,没想到落入坏人之手,后因不肯接客,被人打死的……”

  厉豹与铁锋对视一眼,“真相是这样的吗?”

  看着完全没有雄风的苗含,厉豹有些同情起来,“铁锋,与上级联系,增派人员搜查云南边境。”

  没等铁锋回答,两人见到了一个特别的人。

  “孙淼!”厉豹与铁锋异口同声喊了出来。

  “见到本姑娘很感觉很陌生么?”孙淼甩了甩头发,“我一直在这附近等你回来,没想到,真让我碰上了。”

  “那这家伙说的都是真的?”厉豹指了指苗含。

  “我不知道。他说那些军队占领了土著人的地盘,他要回家娶媳妇,就带我离开这里,我说要等你,他就强制我,然后我就反抗,然后顺手把他……”虽然孙淼没说最后一句,厉豹与铁锋却相视而明。

  “你们放过我,我知道哪里埋着土著人的宝藏,我告诉你们。”

  “你知道在哪里?如果是真的,我可以考虑放你一命。”

  “是真的,就在这棵树后面。”

  随后,苗含按动了树旁一个机关,无数金条显现在眼前。

  厉豹和铁锋对那些代表着财富的金条看都不看,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而孙淼却做出了反常的动作。

  “你们放下武器,这些宝藏都是我的,哈哈,我终于找到它了!”孙淼举枪对准厉豹和苗含,然后对铁锋说,“都别装了,铁锋,干掉他们两个人,世上就再也没人知道我们的秘密,再把‘编码函数表’卖给美国人,我们就可以周游世界去了。”

  “你们,你们是一伙的?”

  厉豹真的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却见到铁锋突然朝着已经疯狂的孙淼就是两枪。

  “不要!”身上的剧痛让厉豹顿时从梦里醒来,发现自己已经是一身的冷汗。

  此时,他看到自己躺在一个周围都是木制家具的土著人的屋子里。

  “你醒了?”有人端着一碗东西走进屋子,“我看你晕倒在林子里,如果不把你带回来,肯定会被野兽吃掉。你已经昏迷了两天。对了,这是我住的地方,很安全,外面的人找不到。”

  “哦,谢谢你!”厉豹看到救自己的是一个土著姑娘,不禁也想起梦里那个救铁锋的土著姑娘,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暗示?

  “你一个人在这里吗?怎么称呼你?”厉豹问道。

  “原来,这里住着我们一家人,可是后来都被一些外界来的狂徒打死,现在只剩下我一个。”土著姑娘把碗递给厉豹,“这是治伤的草药汁,你喝吧,我叫卓玛。”

  “那你为什么不逃出去?一个人在这里不是很危险吗?”厉豹接过药,眼也不眨就喝了下去,一阵苦感之后,顿时觉得心口不再那么发闷,中国的草药永远都比西药有用得多。

  “这草药是你捡来熬的?”厉豹又问。

  “嗯,我家人世代都懂点医术,我跟他们学的,这是第一次用在外人身上。”说着,卓玛指着厉豹身上的枪伤,“你身上的伤还要喝四五天才能愈合。”

  “哦,还要这么久,只是我没这么多时间。”时间拉得越长,孙淼就越危险,他不相信孙淼可以制服一个像苗含这样的男人。

  “至少也要喝三天,你这样的伤。”卓玛重复着。

  “好吧。你为什么一个人在这里,我是说你们家人为什么独居在这里,我记得附近好像就是你们的部落吧?”

  “哦,那是我们的族人。”卓玛看厉豹喝了药,扶他躺下,然后自己坐在一边。当提到族人,她仿佛有说不明的悲伤涌上心头,“家人一直不准我与他们接近,因为我们世代都在这里守护一样东西,而且不能与他们有任何接触。小的时候想交些朋友,想找人说话,想认识外面的世界,都被家人狠狠地打骂一顿,后来慢慢长大了,就知道自己身上的责任,也就习惯一个人生活了。”

  土著人有索居于世的习惯并不奇怪,厉豹却隐约感觉眼前这个姑娘会与自己日后有某种说不清的关系,就像那个梦一样。厉豹从来都是少眠少梦的人,虽然作为一个军人,没有信命这种说法,但是,人类的直觉却是真的跟梦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不过,说来也奇怪,虽然我们从来不与他们直接联系,但是他们每个月都送东西过来,可是,最近一个多月……”卓玛说着心里已经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是的,他们现在占领了你族人的地盘,把他们囚禁了起来。”厉豹不想瞒卓玛。

  “他们把我的族人都囚禁了?”卓玛惊奇地问道。

  “是。听说这帮人都是为了你们族里的宝藏来的。”

  “什么,宝藏?”卓玛有些吃惊,但脸上浮现的苍白转瞬就恢复正常。

  “嗯,具体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只是我一个朋友被你们族人带走,生死未卜,她对我来说比生命还重要。”

  “哦,你吉人天相,你的朋友自然也不会有事。”卓玛说着,双手虔诚地做了一个膜拜于天的手势,“我的族人也一定吉人天相,逢凶化吉。”

  “但愿如此。”厉豹对于求天拜地的信仰还是保持中立,靠神不如靠已。

  “刚才你说我的族人都被捉起来了,那怎么带走你的朋友?”

  “具体我也不知道,只是听族长说,是天眼把她带走了,本来已经找到,却又被坏人打散,我还中了枪,又遇上鳄鱼。”

  “什么,你遇到了鳄鱼?你去了我们族人的禁地!”卓玛大声喊了出来。

  “我也是误闯进去的,没想到是你们的禁地。”想到第一次与苗含相遇,也是因为进入他们的圣地,才会有后来如此多的节外生枝,厉豹不禁一阵苦笑,“这片林子里,你们的圣地和禁地也真多。”

  “圣地,那是什么地方?”卓玛一副没有听说过的样子。

  “你没听说过?就在你们族人居住地盘的后方,好像是你们先祖葬在那里。”

  “那是不可能的,我们先祖埋的地方是我……”卓玛突然捂住嘴,“这是我们家人的秘密,不能告诉你,但你所说的圣地,绝不是在我们族地的后面。”

  “没关系,那也可能是为了保证你们族里的圣地不被外人打扰,才散播出去的假消息。”

  “嗯,肯定是这样。不过,现在问题不在这里。”卓玛想到自己全族的人都落到坏人手里,这才是她现在最担心的,“你可以救出他们来吗?我的族人肯定不会伤害你的朋友!”

  “我也想救出他们来,但是一个人还是力所难及。”

  “带走你朋友的是什么人?”

  “天眼。”

  “天眼是什么东西,人名吗?”

  “是你们族人对他的尊称,他俗名叫苗含。”

  “啊,苗含?”听到这个名字,卓玛站了起来,激动地说,“他是我哥!”

  “你哥?”厉豹挣扎着起身,“你可以找到他吗?”

  “嗯,因为我哥受父亲遗嘱,离开这里去办事。”卓玛高兴地说着,“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他了,没想到现在是族人的天眼了。”

  “他没有主动联系过你吗?”

  “因为我们家是族里的‘隐落’,只有几个有声望的人知道。我哥出去都三年多了,从来没有联系我。既然这样,那等你伤好后,我跟你一起出去。”

  (选自金城出版社出版的《我是特种兵·刀锋》)
(责任编辑:黄子娟)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