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蚁  林--军事--人民网
人民网

第十四章  蚁  林

2011年11月25日10:11    来源:人民网-军事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两天之后,厉豹觉得已经基本恢复了,就叫卓玛备些伤药,两人一起走出林子。

  两人走了一会,卓玛突然拉住厉豹,“我们进了蚁林。”

  这时,厉豹才注意到地上、树枝上、树叶上都可以找到蚂蚁的影子。不过,对于长期在野外作战的厉豹来说,蚂蚁窝不算什么,只要不去招惹它们,自然就相安无事。

  可是,卓玛却说,“这个蚁林其实就是一个天然巨大的蚂蚁穴,这些蚂蚁会攻击进入它们地盘的动物,哪怕是再凶残的野兽进到这里,都会只剩下一堆白骨。蚁林虽然可怕,但只要我们身上擦了蚂蚁最怕的橡树味,然后用橡树皮煮水泡一下衣服及身体,然后用这些煮水开路,速度一定要快,也许可以毫发无伤地穿过这里。”

  “平常给你们送东西的族人,他们都这样穿过蚁林吗?这里没有其他路了吗?”厉豹虽然心里并不害怕,但还是想多了解一下这里面的事情。

  “好像是,他们一般留下东西就走,很少与我说话,我也是听父亲教哥哥如何走出林子的时候,得知的一些事情。这个蚁穴走过一段树林就会有很多一模一样的岔口,但是每个岔口只要都选择往右第二条走,就是正确的!可是我们现在没有锅,怎么办?”

  “这个我来想办法。”说完,厉豹在周围转了起来。

  “如果苗含当初要走出这片蚁林,又没有锅,要煮出水来泡衣服身体,是完全不可能的。但是,他不仅安全走了出去,还没损容,那么肯定是找到了可以取代水浸味的方法,那到底是什么呢?”厉豹在心里琢磨着。

  突然,厉豹想到了一个办法。他用棕榈树的大叶子做成一个简单的漏斗,再用军刀从一棵老橡树上沿树身360度斜绕一圈,不一会就看到橡胶汁从树皮伤口处缓缓流下来。没有大皿器装橡胶汁,厉豹就先处理好自己。他一只手托着叶子做的皿器,另一只手开始沾着橡胶汁往身上涂,尤其是鞋子边缘,那是最直接遭受蚂蚁攻击的地方,然后是身上会与各种树枝丫叶发生接触的地方。

  自己身上弄得差不多后,厉豹又给卓玛弄好,然后进入蚁林。

  眼看着蚂蚁越来越少,路子越走越顺,卓玛开始为父亲夸大这蚁林的厉害而喋喋不休,却突然听到一阵莫名的声响传来……

  厉豹瞬间反应过来,他抱着卓玛跃进路边的灌木丛里,同时在卓玛耳边小声说:“敌袭!小心!”

  话音刚落,就见两枚拖曳着橘黄色尾焰的飞弹穿过浓雾,分别划过厉豹与卓玛的头顶,碰到大树上,顿时化为一团火焰。

  厉豹小心地抬起头扫了一眼四周,对方似乎早有埋伏,一群雇佣兵已经出现。只见为首的是一个体大身壮的男人,他胸前挂着一支美版AK,身着丛林迷彩服,蹬着一双美制高腰军靴,右大腿根处还别着一把手枪,头戴宽沿丛林帽,还叼着根烟。

  其他雇佣兵虽然同穿着丛林迷彩服,但是,手里却都是国版AK-24,是中国与美国军事达成友好交流而仿美国AK91制造的。

  此时,厉豹身上仅有一把军刀,还加上一个女人,他如何应对面前一队的“程咬金”?

  “他们要杀我们吗?”清醒过来的卓玛轻声问道。

  “现在还不清楚,只是,他们守在这里,似乎是等什么人。”厉豹分析着。

  “尧子书,交出地图,放你们一命!”对方突然传来喊声。

  话音刚落,厉豹与卓玛四周就遭到那队雇佣兵的流弹扫射,擦出的火星让人感觉触电一般。这是最明显的警告,再不出去,接下来的枪弹就会更加猛烈。

  “他们是坏人吗?”卓玛又问。

  “是,他们现在就是在找你们族里那份宝藏地图。”

  “根本没有那东西,他们被骗了,那我们应该不杀他们吧。”想到这些人为一份假地图背井离乡来到这荒野丛林,卓玛就有些于心不忍。

  “呵呵,可是现在他们想杀我们。”厉豹忍不住笑了,继而话锋一转,“不过,只要制服他们的首领,一切就好办了。”

  “那太好了,我去捉他。”卓玛脸上露出晨光般的微笑。

  说完,卓玛飞身跳了出去,动作极快,就像丛林猩猩一般,同时抽出的腰间短刀已经架在首领脖子上。

  “你,你,你是谁?”首领半天才回过神来。

  “我是卓玛,我不想杀你,你们也不要杀我们。”卓玛很爽快地说出自己的名字。此时厉豹也走了过来,“我们不是你要找的什么尧子书。”

  “啊!那我们找错人了,对不起!放过我,我不杀你,你也不要杀我。”没人想到眼前这个戴着三颗星的军官竟然如此贪生怕死。

  “叫他们放下武器,而且要保证我们安全离开!”厉豹严肃地说道。

  “为什么还要带着这些武器啊?”看着厉豹在首领身上搜刮东西,卓玛有些不解。

  厉豹没时间和卓玛解释,因为他知道,在这些高科技武器面前,再厉害的赤手空拳也只是肉身一具。

  作为一名特种兵,厉豹太清楚在丛林战中拥有迫击炮曲射特点的枪榴弹意味着什么。所以,带着这种武器在身上,绝对比带着狙击枪的威力更猛。

  “姑娘,这家伙比你识货,这些武器厉害着呢。不过,这次真是个误会,其实事情是这样的,有个家伙偷了我们的东西,逃进这片林子,听说林子里面是个巨大的蚂蚁穴,有去无回,所以,我们在这里守了两天。这时,你们突然从里面出来,我们以为那个家伙怕死回头,没想到打错了人,真对不起。”军官一个劲地点头哈腰,但转头一看,立刻骂了起来,“奶奶的,这些狗娘养的,临阵逃脱!还好老子没给他们付钱,可是我怎么跟美国佬交差?!”

  厉豹斜眼看了军官一眼,原来不知什么时候,他手下的那队雇佣兵已经离去。

  “原来他们不是你的手下,你只是狐假虎威而已。”卓玛取笑道。

  “姑娘,你不能这么笑我,我也是混口饭吃。我叫陈水,你叫什么名字,所谓不打不相识。”

  “我刚才不是叫说了,我叫卓玛吗?你记性这么差。”

  “刚才还以为你说假名骗我,没想到姑娘这么纯洁,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你这么高大,还‘小人’呢?那其他的人不是‘蚁人’了?”

  “不是,都是好人,都是大人。”

  ……

  “你没事就走吧,我们还有事要做。”看着两人越扯越远,厉豹忍不住打断他们。

  “别啊,我跟这姑娘一见如故,反正也混不到美国佬的钱,不如跟你们混,还能陪姑娘解解闷……”

  “你现在走,也许只是没混到钱,跟我们走,可能命都混没了。”厉豹严肃地说道。

  陈水一听厉豹没有反对他留下的意思,就感激地抽出藏在腰间暗身的99式手枪,双手递给厉豹,“看你最识货,这把99式手枪是我费了大力气弄来的,正宗中国产!”

  厉豹面无表情地看了那把黝黑发亮的手枪,熟悉的枪型狠狠刺痛了他的眼睛。他没接枪,转身走开,“枪你留着吧,不过你千万不要做反水的事来害自己。”

  道上的规矩,把枪交出去就等于把自个儿的命交到别人手中。陈水明白,虽然厉豹没说什么话,可是身上的威严气息明显写着这是一个真正厉害的狠角。而且,厉豹也没提防他身上的武器,无疑是给了他掌握个人命运的自由。顿时,陈水心里对厉豹这个冷峻的男人多了几份崇敬之意。

  “小姑娘,给你吧,这可是好东西。”陈水把手枪递给卓玛。

  卓玛却是一推,然后说道:“我有这个就够了。”说着,卓玛把自己的弯刀一抖,寒光闪闪,原来是一把雁翎刀,“它叫明月,我哥取的,通常它弑了血后,就会如明月般闪亮。”

  “真是把好刀啊!”对刀懂得不多的陈水,只能装模作样地夸道,“好刀配美人,真是绝配,哈哈。”

  “陈水,那些雇佣兵是你雇的,还是美国人给你的?!”厉豹转过头来,问道。

  “是美国人介绍我去招的。美国佬钱多,嫌我一个人不够,反正他们掏钱,我自然乐于享受一下当官的滋味……”

  “他们突然离你而去,下一步会怎么样?”

  “他们应该会回美国佬那边吧,毕竟我也不是他们真正的上司,怎么了?”

  “我在想,他们会不会已经想到杀了你这废物上司以泄私愤。”

  “啊,不会吧?!”说着话,陈水顺着厉豹的眼光看去,“奶奶的,他们竟然想杀我灭口吗?”

  “你有什么值得杀的?”厉豹轻蔑地斜眼瞄了一下陈水。

  陈水听了这话,忍不住跳起来了,他指着那些埋伏在前面的雇佣兵,说道:“我知道他们丢了地图,知道那地图在谁的手里,也知道那地图是什么玩意……我知道他们美国佬太多事了,他们不救我,反而想杀我,真是没人性的国家,难怪天天有事没事就打这个国家,出兵那个城市。”

  陈水是个不能刺激的人,也就是容易中人家激将法的人,这种人很容易控制,也是厉豹选择留下他的原因之一。

  “他们战力如何?”

  “如果是跟我的那队兵,应该没什么大本事,赤手估计都不是姑娘的对手。”陈水还在回味之前转眼落入卓玛手里的心惊肉跳,仿佛男人跟女人之间的缘分就这么神奇,那一瞬间,陈水先以为自己死定了,后来才知道是被眼前的姑娘一瞬间完全征服!

  “好,你在这里保护卓玛。”说着,厉豹把KA21狙击步枪拿在手里,迅速寻找有利三人躲藏及方便应战的位置。

  一棵大树,一块大圆石,正好组成一个天然屏障,厉豹倚在大树后探出枪,瞄准即将狙击的目标。陈水和卓玛则藏在大圆石后面。

  “老大,要不要我去……”陈水探着脖子,轻声问道。

  “我不是你的老大。”

  厉豹聚精会神,第一枪先把灌丛里那挺12.7毫米高射机枪的射手击毙,第二枪把机枪手的枪管打弯了。

  “威胁清除!”厉豹轻轻舒出一口气。

  还没见过厉豹厉害的两人,顿时惊得目瞪口呆,而对方也被这犀利的反击一下子打懵了。

  “天啊!中国特种兵!”对方的首领劳伦斯不禁惊呼起来,显得既兴奋又心悸。兴奋的是终于遇到了那个传闻中的特种兵,心悸的是对手强大的战斗力。

  “你们这群废物!射击!射击!向他们射击!”劳伦斯一边朝那些恨不得把头埋进土里的手下大吼着,一边将T76自动步枪抵上肩膀,朝对面厉豹埋伏的地方打出一个个扫射。可以说,劳伦斯是一名出色的特种兵,但似乎并不是一名出色的特种作战指挥官,面对厉豹的迂回攻击和快速运动反击,他没有及时采取相应的对策,致使形势的发展一点点利于厉豹。即使如此,劳伦斯还是占据了战场优势,他率领的伏击部队有将近两百人,而厉豹只有三个人,而且还有一个不会用枪的女人。可劳伦斯多少还是觉得有点窝囊,身为伏击者的他现在却要承受着被伏击者的危险,直觉告诉劳伦斯危险正在迫近,他身子条件反射地一矮,一颗7.62毫米子弹旋即擦着他的头皮飞过。劳伦斯惊出一身冷汗,自己居然在慌乱中忘了最大的威胁——狙击手!

  另一边,厉豹早就注意到那位指挥官模样的亚洲男子一直在等待射击时机。但那人明显作战经验丰富,身子从来没有暴露在外超过一秒钟,一击不中的厉豹只得遗憾地猫起身子考虑是否要爬上树去继续射杀敌人,希望把注意力都吸引到自己身上,以减轻陈水的压力。

  渐渐地,混战进入白热化状态,劳伦斯部队打出了身上的最后一发枪榴弹,端起枪不顾一切地冲了过去。厉豹自然不怕他们冲杀过来,可对着两百人的伏击部队还是感到了吃力。而且他不知道陈水会不会反水,卓玛又……必须尽快干掉这支伏击部队!

  厉豹已经杀红了眼,他换上一个弹鼓就冲杀过去,说实话他也没想到美国雇佣兵会如此顽强。陈水这个家伙的表现也让人惊诧,一边叮嘱卓玛不要乱动,一边沉着打着精准的扫射。卓玛也没有袖手旁观,一个起身蹿上大树上,然后又像大猩猩般在树上飞跃,只见她短刀一挥,身影几个上下,左边的伏击阵地被攻陷了,那里只有三十几名雇佣兵在进行牵制射击。厉豹与陈水拦不住她,只能在暗处朝那些余兵狙击,以掩护她不成为狙击目标。

  “杀死一个,金条两块!”劳伦斯急了。

  一块金条的黑市价值十万,这样的诱惑,重重地刺激了雇佣兵的战斗欲。

  两股相差悬殊的战力在仅仅相隔五十米的两边阵地展开更为惨烈的对射,只是劳伦斯没有想到杀入他们伏击队的是个赤手空拳的女人,所有的手榴弹、子弹,在她面前都显得多余一般,只见她几个凌空飞跃,倒挂俯冲,劳伦斯的伏击阵地就到处是手下的残肢断臂。

  太惨了!劳伦斯都没有反应过来,厉豹已经在他震惊之余击中他的右臂。

  见自己的部队就要成为前后夹击的对象,劳伦斯心一狠,不顾手臂的伤,硬是抬起枪冲着卓玛扫过去。眼看卓玛就要顾此失彼,陈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潜进劳伦斯的伏击圈,出人意料地了断了这个“司令”短暂的人生。

  看见自己的头领被杀死,那些雇佣兵纷纷逃窜。

  “好样的啊,卓玛姑娘,你的身手真厉害!”陈水摸了摸脑门,夸赞道。

  “厉豹大哥的枪法才厉害,如果不是他在远处帮我,可能我也躲不过那些枪弹。”卓玛又冲着厉豹喊道,“大哥,你愿意教我枪法吗?”

  “这……”这样紧急的关头,厉豹根本没有时间和心思教人学东西。

  “他是个大忙人,有很多事要做。”陈水热情地冲着卓玛自我推荐道,“你学枪跟我就好,我也不差啊。”

  卓玛颔首想了一下,点头对陈水说:“那好吧,你先教我,等我有资格了,再向厉豹大哥讨教。”

  陈水没太在意这些,热心地给卓玛讲解枪的知识,还顺便用自己的手枪摆弄给卓玛看。

  “你们多捡几支好枪,然后收集些子弹,我们马上离开这里,这里不是久留之地。”厉豹提醒道。

  于是,陈水赶紧找了两把枪背在身上,而把自己的手枪给了卓玛。

  “老大,休息一会吧?”也不知走了多久,陈水气喘吁吁地说道,卓玛也跟着投来乞求的目光。

  “好的,休息十分钟。”厉豹也有些累了。

  陈水与卓玛各自找块石头坐下来,拿出水壶灌了口水又放回背囊里。这里的天气很热,他们知道必须把水留在最紧要的时候,饭可以不吃,但水不能不喝。厉豹则拿出从劳伦斯身上搜来的望远镜向山上望了望,好像还有十几里的路呢,再看看周围,也都是森林。

  砰!就在大家休息的时候,突然从山上冲下一队人,枪声同时响起。

  山上到底冲下来多少人,厉豹他们一时间还真看不清楚,总之是黑压压的一片。

  “怎么又来一拨人啊,还让不让人活啊?!”陈水一看这么多人,就忍不住鬼哭狼嚎起来。

  “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收你入队,真不知是不是收了一个灾星进来。”厉豹严峻地盯着朝他们奔来的人,又举起望远镜看了一会,“他们不像雇佣兵,还有拿刀的。卓玛,你听说过这片森林除了你们族人,还有其他部落吗?”

  “有啊。我们族叫库伦多族落,还有两个叫嘎巴族和呼吉族。”卓玛想了想,说道。

  “看来这些人不是这里的土著人就是占山为王的土匪,看架势,是因为我们进入了他们的地盘。”

  “是我们的朋友吗?”卓玛兴奋地说道。

  然后,她从石头上站起来,想看清楚对方是什么装束,不料一棵流弹从耳边擦过,她差点摔在草丛上,被一边守着她的陈水接住。

  “小心,看这狠劲,他们不像是你的族人朋友。”

  “嗯,我们还是换条路走吧。”厉豹赞同陈水的观点,“卓玛,你知道这附近还有什么路可以到你们的族落?”

  “父亲没有说过,而且当时我也没有想过自己会出来,所以……”

  “老大,你们要去哪里?”看着厉豹与卓玛陷入为难的神情,陈水问道。

  “我们要去的地方,就是你之前追地图的那个有宝藏的土著族。”

  “啊!”对于一个众军之矢的地方,陈水下巴都差点惊掉下来,“现在美日德都奔那里去了,听说打得火热呢,我们过去,是不是……”

  “你知道怎么去?”厉豹不耐烦地打断他的话。

  “他们那个方向是往正西去,你们怎么往南奔了?”陈水不可思议地看着厉豹。

  “你哥确实是按你父亲所指走这条路回的部落?”厉豹也惊奇地看着卓玛。

  “应该没错,我连要过什么难关都记得,只是我也不知道父亲为什么指了一条相反的路给哥去走……”

  “我不是怪你……”

  “我带你们撤离这里,但有十几里路呢。”

  “你带路!”厉豹毫不含糊。

  (选自金城出版社出版的《我是特种兵·刀锋》)
(责任编辑:黄子娟)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