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我是中国特种兵--军事--人民网
人民网

第十五章  我是中国特种兵

2011年11月25日10:11    来源:人民网-军事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只是三人都没想到,就在这一瞬间,形势又发生突变,不但山上的人全部追了下来,而且森林的另一端也传来了沙沙的脚步声和咔咔的枪托声。

  “坏了,又有人伏击?”卓玛也想到了这点。

  “都给我听好!”厉豹小声说道,“我估计是遇到了派别争斗,有人把我们误认为是其中的一支。所以,我们现在必须想办法突围,继续前行,否则夹在这里,就要最先变成他们两拨人的炮灰。”

  说完,厉豹率先跃过山涧,进入另外一个地方,并慢慢地向山的右边移动,两人随后跟上。

  “老大,我在想一个问题,山上的那拨人,如果采用迂回包抄的方法,胜算很大,可为什么没有这样做呢?”陈水难得冷静地分析对方的作战思路。

  “说实话,这些土著人不是智商不高,而是从来没有这样打过仗,他们的战斗就是面对面,就连拿着刀和棍对打,也不会想到把刀扔出去,这就是人的本性,只有我们这些文明进化过的人,才会天天想着如何设计别人。”厉豹说道。

  “老大说得对。”陈水对厉豹更加崇拜起来。

  砰!一颗子弹突然擦着陈水的耳根深深地插进对面的树干。

  “隐蔽!”厉豹冲卓玛喊的同时,对着出现的十几个人就是一串射击。

  对面的人好像和厉豹他们有着血海深仇一般,子弹也异常猛烈,明摆着是想置人于死地。

  “这可怎么办?”陈水额上因为紧张渗出来细密的汗水,“怎么出去?”

  眼前的情景虽然让厉豹有些犯愁,但作为一名特种兵,应付这种场合还是有办法的。

  “准备烟幕弹,然后我爬上树,你在下面伏击,卓玛你游过去,一举搞定这十几个人。”厉豹悄声说道,“快点准备家伙,卓玛你要小心,等会我们同时行动,一定要快,然后一起往山上冲,明白吗?”

  “明白。”两人虽然不知道厉豹的用意,但对他的能力已经不再质疑。

  烟幕弹一放出去,丛林里顿时烟雾弥漫,呛得人连眼睛都睁不开,不一会儿枪声渐息。

  趁着这个机会,厉豹赶紧纵身上树,同时卓玛已经飞身朝山上那拨人蹿过去。

  攀在树上的厉豹看得十分清楚,对方大约有十几个人,装扮虽然很旧但很统一,尤其是跟库伦多土著人服装很相似,就如卓玛所说,他们很可能是库伦多族的兄弟族亦或是敌对族,那卓玛?……

  想到这里,厉豹已无暇再分析更多,举枪瞄准,扣动扳机。

  “啊!”随着几声惨叫,卓玛仿佛是一只尝到血腥味兴奋的母狼,进入那十几个人的追赶圈,手落刀横,干脆利落得只让对方惨叫一声,就应声倒地一片。

  当然,此时森林里的惨叫声可不止于卓玛的快刀,厉豹与陈水的狙击枪声,土著人乱阵的盲目扫射声,还有鬼哭狼嚎的叫声交替响起。整个树林就如鸡飞狗跳一般热闹,鸟兽早如惊弓之鸟,扑扑扑地加入人类制作的大自然“天籁”之乐中。

  由于厉豹这边的开战,本是伏击后方的那拨人就耐不住寂寞一般,纷纷群起而战,已使原本简单的派别斗争变成了真正的战场,同时也让卓玛在生长的土地之上见识了什么是真正的战场杀戮,什么是无情和残忍。

  顿时,卓玛呆住了,因为只是那么一会儿工夫,整片森林里便血流成河,她突然想到,这些流淌的鲜血里也有她的“手迹”。尤其是这些人身上的穿着打扮,无一处不提醒她,这些人也是世世代代生活在这片森林的人,不管是同族还是异族,也是以这片树林为生的人。她意识到,杀人是一件如此轻浮的事,但这到底是对还是错?

  看见卓玛对着死尸发愣,厉豹却顾不得跟她说什么安抚的话,给了陈水一个眼神后,他打了一个突围上山的手势,然后顺势滑下,直奔山上而去。

  “卓玛姑娘,现在可不是发傻的时候,战场上没有绝对的对错,他们不死,就是我们死。而且,我们活着是做对更多人有益的事。”陈水虽然是个小混混,却心思缜密,他感受到了卓玛的异常以及厉豹的暗示,一把拉起卓玛,“赶紧走!”

  “我,我们真的没错?”卓玛双目流露出迷茫的目光。

  “嗯。”陈水坚定地看着卓玛的双眼,“我们没错!”

  仿佛陈水的坚定让卓玛一时迷糊的心看清了方向,她点了点头,擦了擦刀上的血,“我明白了,走吧。”

  厉豹带着卓玛和陈水走出大约两里路,在山脚边突然发现一个小村庄。厉豹拿出望远镜看了看,发现一伙持枪的武装分子正在村里胡乱开枪。

  “你要干吗?”厉豹拦住就要蹿出去的卓玛,同时也看见陈水正在瞄准,手指即将要扣动扳机,赶紧喝住。

  “我要去救那个小孩子!”卓玛为那不知生死的小孩担心,说着还欲挣脱厉豹的拦截。

  “老大,我要杀了他,你看看,这帮家伙他妈的不是人,竟然杀才几岁的小孩!”陈水气愤地说道。

  厉豹心里何尝不气愤,但他知道此时不是泄愤的时候,他们的任务必须明确,不能因为一时的冲动而耽误大事。

  “都给我听好,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乱来!卓玛,在你明白为什么杀人之前,不准再独自进入敌方动手,就跟着陈水学枪法。”厉豹又指着陈水,“你也是在枪林弹雨里混的人,别跟个毛小子似的,动不动就开枪,你身上子弹还有多少?等下遇到大队的追兵怎么办?”

  陈水把枪放下,不再说话,而厉豹则跑入侧面小道,“现在我们绕行,时间还来得及。”

  可是,跑了不到五分钟,前面突然传来一声尖叫,随即三人听到喊救命的声音,还有枪声。此时想隐蔽都来不及了,因为这条道一边是悬崖,一边是绝壁,虽然不深,但掉下去也会缺胳膊少腿。厉豹赶紧一使眼色,几个人身形一转就隐于一堆杂草后面,然后通过红外瞄准镜寻找目标。

  “一共五个人,距离四百米,他们在追一个女的,看那女的穿着应该是个土著姑娘,好像还受伤了。”厉豹一边观察一边说。

  “不好,那女的倒下了!”陈水说。

  砰!说着,他的子弹也同时飞了出去。紧接着,厉豹的子弹也飞了出去。

  远处接连传来几声惨叫,然后就再没了声息。

  “快!”厉豹说着,第一个跑到土著姑娘身边。

  女人身上挨了一枪,加上拼命地跑动,已经筋疲力尽,看见厉豹三人过来,神色很是慌张。

  “不要害怕,我们不是坏人。”卓玛主动上前朝那女人说道。

  女人看着同自己差不多服装的卓玛,惊慌少了很多。

  砰!此时,前面又响起了枪声。

  “厉大哥,带上她吧。”卓玛近似哀求的表情。

  “求求你,救救我吧!”女人哭了。

  “好吧。”看着女人可怜的样子,厉豹起了善心。

  “我来背她!”卓玛自告奋勇。

  “我个头大,我来。”陈水抢了过来。

  卓玛见陈水主动要求,也不推让,冲着他笑了笑,“就知道水哥是好人。”

  这一笑,陈水觉得所有累都值得了。

  随后,大家沿着原路返回。只是枪声越来越近,那些山上的追兵已经赶到厉豹他们救人的地方。为首的男子看到自己又增添了几个死伤的兄弟,用土著语叽哩哇啦地说着,然后一伙人就顺着小路朝厉豹他们的方向包抄而去。

  厉豹这边,女人中了弹,加上运动,身上的伤口已经裂开更深,鲜血直流,趴在陈水身上不断呻吟,血也一滴滴地流下来。

  “你要挺住!”卓玛跟在陈水后面,一边跑一边鼓励女人。

  “我不行了,你们还是放下我吧。”女人突然放弃了求生的欲望,“求……求你们,一定要告诉嘎……嘎巴族人,我们……我们呼吉族没有……没有背弃信义,是……是有人捉了……捉了我们的大巫师夏邑,他们威胁……威胁我们,丹桂……咳咳!”

  女人越说声音越小,鲜血已经从她嘴里溢出来。卓玛不忍她继续说下去,帮她抹去嘴上不断流出的鲜血,打断了她,“你先忍一下,我们找个隐蔽的地方给你处理伤口,你要挺住!”

  “不,不要了,你……你们一定要救库伦多巫……巫师,天……天眼出来,丹桂出卖了我们族人,族人全靠他……”仿佛是用尽全身的力气说出这一段话,女人突然手一松,脑袋一歪,死在陈水背上。

  陈水停下脚步,把女人放下抱在怀里,急声喊道:“姑娘,姑娘,你醒醒,姑娘?”

  “她死了。”厉豹检查一下那个土著女人,确认因为流血过度已经身亡,他脸上表情没有任何异样,生死已经司空见惯了,“陈水你放下她,我们要马上突围。”

  厉豹很清楚,此时,追兵前后包抄,突围希望不大。所幸的是三人在后退时,发现了一个大型动物藏身的窝穴,这对厉豹三人来说,就是一个天然屏障。

  “你身上还有多少弹药?”厉豹问道。

  陈水粗略地翻了一下自己身上的东西,“两个烟幕弹,四个手雷,一排子弹,两支短枪,还有就是这个了。”说着,他举了举手中的AK。

  厉豹轻皱了一下眉头。

  卓玛突然插话说,“我身上还有一支呢,还有这个。”说着,她掏出身上的圆弹珠,那是迷你手雷,卓玛身上居然有十几个之多,

  陈水惊奇地看着卓玛,“你身上怎么会有这些东西?这可是好东西。”

  “之前我潜入那些坏人身边,看他们在手上摆弄,觉得好玩,就顺手捡了,没想到还真的有用,嘿嘿。”卓玛还以为是钢珠,他哥哥可是很喜欢这样的东西,所以,想着藏起来日后见到哥哥,可以借花献佛,讨好一下他,也好让他不怪自己擅离职守。没想到无心捡了好东西。

  “陈水你把守右边,我守左边,现在天色马上就要黑下来,如果可以和他们对峙到深夜,我们就有办法突围了。”

  夜色一旦降临,就如沷墨水一般,黑色迅速笼罩了整个森林,虽然山上有围兵,但是要狙击厉豹三人,却是不容易,草木横生的地方,是障碍也是保护屏。厉豹的计划是坚持到天黑,利用自然环境来抵消敌人的兵力优势。

  只是谁也没料到对方来得这么快,夜尚未完全黑下来,对方就包围而来。

  陈水一拉枪栓,眼中射出两道寒光,笑道:“老大,我们现在是不是冲出去,也给他们个前后夹击,让他们爽爽?”

  “我们不能乱动,尽量不要引起那些土著人的注意力,先把上面的人干掉。”厉豹打量了一下地形,看来只有卓玛才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地干掉上面的人。他看向卓玛,“卓玛……”

  “明白,看我的。”没等他说完,卓玛便放下手中的枪,抽出短刀,“关键时刻还是功夫重要。”

  说完,卓玛人闪身出去。这时夜幕完全拉下,但是借着远处的枪火,还是可以隐隐看到卓玛矫健的身姿。

  “啊!”随着一声惨叫,一个人影从上面滚了下来。是卓玛的声音!厉豹纵身一跃,接住那个滑下的身体。

  “卓玛,卓玛?”

  “历大哥,我杀了他们,但是中了他们的毒——”卓玛晕了过去。

  “卓玛,你醒醒,卓玛?”陈水也冲上前来,他以为卓玛死了,差点哭出来,“卓玛,卓玛?我还没告诉你我喜欢你,你怎么就……”

  “你瞎激动什么!她只是暂时晕过去了,我们快走。”

  陈水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道:“我来开路!”

  两人带着卓玛绕过这座山,而后进入灌涧,不但有溪水,还有茂密的灌丛,也有大树遮掩,是个野外安全休息之所。

  厉豹把昏迷的卓玛安放在一块草地上,就着手对她进行简单的身体检查,但卓玛裸露的皮肤没有任何破伤的地方,那么毒是怎么中的呢?

  厉豹在检查卓玛伤势的时候,陈水已经去打了两只山鸡,捡了堆干柴,生了火。

  “难不成是中了迷烟,吃了毒品?”陈水分析道,“如果对方施毒是穿过衣服之类的针,这样很难发现。”

  “不知是什么毒,也不知毒中在哪里,你说用什么来解?”厉豹问道。

  陈水挠了挠头皮,“要是个爷们,脱光检查一遍就可以知道,可是女的……”

  “嗯,我看了一下她的眼皮及嘴唇,毒状不够明显。”

  “那就当普通毒来治,总得让她醒过来。”正当陈水不耐烦的时候,他看到厉豹脱衣服,顿时吓了一跳,“你脱衣服干吗,要脱也是我脱!”

  说着,他三下五除二地解扣子,厉豹知道他又误会了,笑了笑说,“我这是拿衣服里的解毒胶囊,如果你有就脱。”

  “啊,你身上还有这么多私藏的东西啊!”

  厉豹不多解释,自从第一次野外任务发生许多意外之后,他和铁锋就养成了在衣服边角里缝些急救药胶囊的习惯。

  “果然还有两颗!”厉豹高兴地割开衣角,掏出来一看,正好是碎夏II号,可以免注射的抗各种毒素的血清胶囊,“弄点水来,喂她吃下。”

  “好,我马上去。”说着,陈水奔向小溪。

  厉豹扶起卓玛,把胶囊塞进她的嘴里,陈水捧着用叶子盛的水回来,两人小心翼翼地喂卓玛吃下药后,再检查了一番她的身体,确认没有恶化的情况,便开始弄吃的。

  ……

  (选自金城出版社出版的《我是特种兵·刀锋》)
(责任编辑:黄子娟)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