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军事--人民网
人民网

《华东战场最高机密》

第二章

2012年05月02日14:18    来源:人民网-军事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推荐
  • 字号
  陈毅亲率山东野战军出师淮北,小试牛刀,朝阳集旗开得胜。张 茜又生了个儿子。双喜临门,参谋们要他介绍婚恋经过。

  初识张茜,陈毅即一见钟情,托服务团副团长谢云晖探听张茜口 风。谢回禀说:有人追求她,情况不太妙。陈毅豪爽地表示:君子敢 于夺人所爱。

  广袤的苏北平原。一条公路上,国民党的一辆军用吉普在开进。车上一前 一后坐着第一绥靖区中将司令李默庵、少将参谋长罗觉元。

  罗觉元:"司令官,我好像有种预感,钟雄飞不一定顶得住。"

  李默庵:"他这个团在缅甸打得不错,装备精良的日本人都顶住了,还能顶 不住小米加步枪的共产党。"

  罗觉元:"论军力,钟雄飞这个团又增加了一个山炮营,坚守宣家堡没问 题。但是,苏北赤化甚深,宣家堡又是新四军老根据地,老百姓给他们送情报, 送给养,而我军深入匪区,处处受制肘,难免陷于盲目作战的境地。我估计钟 雄飞恐怕凶多吉少。"

  一阵摩托车声自远而近,驰至吉普车旁停下。参谋向李、罗报告:"司令 官,参谋长,泰州急电。"

  罗觉元接过电报,看后说:"果然不出司令官所料,粟裕这次两边同时出 手。泰州城垣已失,团部退守庆云寺请求支援。"

  李默庵摆摆手:"停车。"他从罗觉元手中接过电报,边看边紧皱眉头沉思。

  李默庵问参谋:"宣家堡方向情况如何?"

  参谋:"已失去联系。"

  李默庵问罗觉元:"你看粟裕主力现在何处?"

  罗觉元:"粟裕用兵一向以多打少。我在泰州、宣家堡有两个多团的兵力。 粟裕要下手,至少得动用五、六个团。因此,我判断共军主力目前集中在泰州、宣家堡附近。即使宣家堡失守,他也一时来不及撤走。"

  李默庵:"好,参谋长言之有理。我的判断和你一样,粟裕一定把他的两万 多主力,集中在泰州、宣家堡一线。他们只有两条腿,而我们有 4 个轮子。马 上电令李天霞,要他率八十三师主力急速东进;电令王铁汉,要他亲率主力星 夜西进,乘共军主力不在之机攻占黄桥;电令六十五师李振师长,火速北渡, 会同驻守靖江的九十九旅,增援泰兴,进攻黄桥。"

  罗觉元:"司令官决策英明。我三路大军同时出动,包围共军。这一铁拳砸 下去,看你粟裕往哪里逃?!"

  长江岸边。滚滚长江,浩荡东去。一只大渡船上,坐满全副武装的国民党 军。船头伫立着一位佩戴少将军衔的军官——国民党整编六十五师一八七旅旅 长梁采林——他将成为华中野战军的俘虏,此刻他身肩重任前往支援被打败的 友军。

  津浦铁路淮南段。一列火车满载国民党军,在铁路上疾驰。除了车厢中的

  步兵,平板车上还装着大炮、坦克。

  一辆美式军用吉普在与火车并行的公路上开进。车上坐着整编第七十四师

  中将师长张灵甫。他对坐在一旁的少将参谋长魏振钺说:"国军几路大军分头并

  进,布下天罗地网,陈毅、粟裕纵有三头六臂,看他们往哪里逃?"说毕,得

  意地大笑。

  魏振钺点头奉迎:"师座,即使没有其他部队,光我们七十四师,也能让陈

  毅粟裕俯首就擒。"

  中野战军机要室。

  十几名男女机要员正在聚精会神侦听国民党军的无线电通讯。

  几名机要人员正在冥思苦想破译敌人的密码电讯。

  一位机要员高兴地:"破(译)了,破(译)了。"

  华中野战军指挥部。

  粟裕和参谋长刘先胜、政治部主任钟期光,围站在一幅大作战地图前,边 看边思考。

  作战科长严振衡匆匆走进作战室,说:"报告首长,四中队(为保密,当时 机要室通称四中队)已截获敌人无线电通讯,李默庵正命令四十九师从南通出 发星夜疾进,向我进犯;命令八十三师从泰州方向出发;命令六十五师迅速渡 江北犯,敌人三路大军正向我军包抄。另外截获破译电报,敌七十四师已突破 淮南,也向我苏中方向进犯。"

  粟裕边听汇报,边用手指着地图上敌人的位置。听完汇报,他沉思片刻, 诙谐地说:"敌人的胃口很大呀!三路大军,不,加上七十四师,是四路大军, 同时向我华中进攻。他们来势汹汹,是要把我们一口吃掉。至少,是要把我们 赶到长江里去喂鱼。"

  刘先胜:"是啊,形势很严重。敌人几路大军加起来,是 4 个整编师,至少 10 万人马,大都是美械、半美械装备。"

  钟期光:"我们在宣家堡、泰州打了胜仗,搞掉了他们三千多人,他们不甘

  心哪!他们要报复哪!黑云压城城欲摧啊!粟司令早料到他们会来这一手的。"

  粟裕:"我早就说过,打宣、泰,是初战,是我们的一种试探,目的是打敌

  不意,攻其不备,错乱敌人的部署,以寻求更大的歼敌机会。果然不出我们所

  料,敌人一下子出动了四个整编师,现在,机会来了。"

  刘先胜:"粟司令胸有成竹,你下命令吧!"

  粟裕:"我考虑了两个方案,想听听你们的意见。"

  钟期光、刘先胜异口同声:"请讲。"

  粟裕:"敌人判断我军主力尚在宣家堡、泰兴,所以急调六十五师和靖江的

  九十九旅前来增援。我一师、六师共有 12 个团,吃掉他一个旅三个团应该有把

  握,而且就近转用兵力,部队不会太疲劳,准备时间也比较充裕。但是,这个

  方案也有缺点,就是敌人有备而来,警觉性高,很可能一打就退,不容易形成

  包围,彻底全歼。"

  刘先胜:"粟司令考虑得很周到。"

  钟期光:"按中央军委指示精神,不是十分有把握取胜的仗,

  不一定打。"

  粟裕:"所以,我又考虑了另外一个方案,就是迅速转移兵

  力,一师和六师作远距离的机动,插到敌四十九师的屁股后面去

  打。这样一来必然大出敌人意料,李默庵怎么也不会想到,我

  们会长途奔袭 100 多里去捣他的侧后。这就叫出敌不意,攻其不

  备。"

  刘先胜:"一师六师已经在宣、泰连续作战两天两夜,十分

  粟裕在苏中(1946.6)

  疲劳,还有一些伤员。如果不休息,再奔袭 100 多里,虽出敌人

  意料,但我军战斗力也会大大削弱。这个问题恐怕也要考虑。"

  钟期光:"刘参谋长言之有理。但是,一师、六师都是新四军老部队,是铁

  军,具有顽强不屈的钢铁意志。只要做好思想政治工作,动员部队克服一切困

  难,部队就一定能发扬连续作战的作风,做到打得,饿得,跑得,我们就一定

  能取得胜利。粟司令,只要你下决心,我马上就下到部队去。"

  粟裕:"好,就这么定。兵贵神速,刘参谋长,你立即下达命令。同时,命

  令第七纵队管文蔚、姬鹏飞迅速南下,协助军分区防守如皋城,不让四十九师

  进如皋。我们争取在该敌运动之中包围其一部,予以全歼"。他又面向钟期光,

  说:"关于政治工作方面的问题,一切请钟主任决定。"

  20

  粟裕面向陈丕显(苏中军区政委兼苏中区支前司令部政委)说:"仗越打越

  大了,对支前工作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了。丕显同志,你是老苏中了,当了这么

  多年的区党委书记,情况熟,现在又是军区政委兼支前司令部政委,这方面的

  工作,就全交给你了。"

  陈丕显说:"请粟司令放心。老区人民觉悟高,为了保卫抗战和土改的胜利

  果实,群众支前的积极性空前高涨。如皋已派出民工 1 万多人,担架 3500 副。

  泰兴春明乡一个乡就派出民工 500 人,担架 86 副。有个乡妇女主任,她一个人

  就带了 100 多名妇女、担架 20 多副。我们还组织一分区筹集粮食 360 多万石,

  柴草 70 多万担。如皋仅是丁冬乡,妇女做的军鞋就有 1 万多双。一分区还动员

  青壮年 2 万多人参军,有一二千人上升到主力部队。九分区参军的也多达 8400

  多人。"

  粟裕高兴地站起来说:"抗日战争以来,我们新四军跟老区人民一直血肉相

  连,生死与共。在苏中地区反击国民党的进攻,我们占了天时、地利、人和的

  优势,这是进行人民战争的有利条件。所以我才敢于向毛主席和中央军委斗胆

  直陈,建议先在内线歼敌。有了丕显同志的直接领导和亲自组织指挥,支前工

  作一定会做得很好。"

  在整个苏中战役的 40 多天时间内,苏中区党委书记陈丕显带了秘书和通讯

  员等少数人,一直紧随华中野战军司令员粟裕和政委谭震林,及时商量研究支

  前工作,指挥调度粮食、担架、运输民工等,保障了前方的需要。

  徐州机场。一架国民党军飞机在机场徐徐降落。舱门打开,身穿国民党一级上将戎装的参谋总长陈诚走下舷梯。

  徐州绥靖公署主任、二级上将薛岳迎上前去,向陈诚敬礼。

  陈诚与薛岳握手,说:"薛主任,你们对陈毅盯得很紧、动手很快呀!"

  薛岳满面春风,得意洋洋,自信地说:"陈毅手里不足 6 万人马,我们用 5个整编师、12 个旅,分三路包围他,看他往哪里逃?"

  陈诚:"委座特地派我来徐州督战,他一再要求两个月歼灭苏北共匪,五个月解决整个华东共匪,活捉陈毅。薛主任,希望你立头功。

  委座等着您的胜利捷报。"

  薛岳:"那还不是您陈总长统揽全局,又亲临前线、指挥有方呀!"

  陈诚、薛岳得意地相视大笑。

  淮北平原。陈毅、宋时轮策马飞奔。身后跟着山东野战 军大部队在行进。

  烈日炎炎。陈、宋来到一处树荫下略事小憩。

  陈毅:"最新密息:陈诚已到徐州坐镇,亲自督战。这次敌人 5 个整编师12 个旅,分三路向我淮北根据地进攻,来势很猛,胃口很大呀!"

  宋时轮:"敌人分为左、中、右三路,军长决定以少数兵力牵制中路和右路,集中主力打比较弱的左路,这个方案好!"

  陈毅:"水无常形,兵无常势。我们对中路、右路之敌也要密切注意它们的动向。"

  大路旁,树荫下。一参谋策马飞奔而至,直趋陈毅,说:"报告军长,据最新情报,敌中路之九十二旅进抵朝阳集后,六十旅没有随后跟进,反而向左路 靠近。"

  陈毅对宋时轮说:"快拿地图。"

  宋时轮从皮囊中取出军用地图,摊开,放在地上。

  陈毅和宋时轮看地图。

  陈毅一拍地图,果断地说:"要得!敌九十二旅和六十旅已经拉开了距离, 变得孤立突出了。战机难得,干!打它个措手不及。"

  宋时轮对参谋说:"马上命令二纵、九纵和第七师,以最快速度向朝阳集开进,包围和歼灭敌九十二旅。"

  朝阳集镇。山东野战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包围了集镇,连续不断进行 猛烈攻击,敌人纷纷被击毙、击伤,有的被迫举手缴械投降。

  山东野战军前线指挥所。

  陈毅、宋时轮在一处民舍内指挥战斗。室内几部电话机铃声此起彼伏,响 个不停。参谋们在不住地接电话、打电话。

  一参谋:"报告军长,韦国清司令员报告,朝阳集已解决战斗,敌人被我全 歼,无一漏网。"

  陈毅:"告诉韦司令,请他立即清查战果,妥善处理国民党的伤病员。我们是革命的人道主义者嘛,对负伤的敌人,只要他放下武器,叫卫生员给他们包扎伤口。打死的要妥善掩埋。我们不仅是胜利之师,还是仁义之师、文明之师嘛!"

  宋时轮对另一位刚打完电话的参谋说:"马上查明敌六十的位置。"

  参谋打电话询问。

  另一参谋接完电话后,向陈毅、宋时轮报告:"九纵张震司令员刚才电话中说,他们已歼敌九十二旅的一个营,俘敌300 余人。"

  陈毅喜形于色,连声说:"要得,要得!"

  一位参谋报告:"敌六十旅从双沟方向回援九十二旅,半途中被二纵九旅歼 灭一个多团。其余敌人已逃回双沟镇。"

  宋时轮:"这样算起来,我们这一仗歼灭之敌,已达 5000 余人。"

  陈毅:"这是我山东野战军自卫战中的第一仗。初试锋芒,旗开得胜,大喜, 大喜!"他沉思片刻,文思汹涌,说:"来,拿纸笔来,我要写首诗以示庆祝。"

  警卫员很快拿来纸、笔、砚,铺开纸张,磨墨,陈毅拿起毛笔,一挥而就:

  十万旌旗泗水阳,

  淮南淮北遍玄黄。

  陆攻空炸天地窄,

  烧杀抢掠鸡犬亡。

  还乡土劣旧奸伪,

  美械蒋军新虎狼。

  人民怒撼山河动,

  背水奇功敌尽降。

  陈毅问宋时轮:"胡诌了几句,我们的黄埔生(宋 1927 年入黄埔军校第五 期学习),请你指正呀!"

  宋时轮:"岂敢,岂敢!陈军长是大诗人,倚马可待,好诗,好诗!可是, 军长的诗还没有题目呢!"

  陈毅:"信手拈来,还未命题,干脆,咱就来个大白话,就叫:《淮北初战, 歼蒋军九十二旅》,怎么样?"

  宋时轮和在场的参谋们一齐鼓起掌来。

  一位女机要员喜滋滋地闯进指挥所,向陈毅敬礼,说:"报告军长,军部消 息,说张茜同志生了个胖儿子。"

  宋时轮和参谋们又一齐鼓掌,向陈毅道贺: "军长又打胜仗,又生儿子,双喜临门,真是 大喜呀!"

  陈毅哈哈大笑:"要得,要得!太感谢张 茜同志了!感谢她又给我生了个儿子。如今我 陈毅已经有三个接班人了!我们这支人民军队 将来又多了个扛枪的战士!这旧世界又多了个 掘墓人啰!"

  说至此,陈毅又仔细看了一遍电文,说: "这个张茜唷,她又给我出难题啰!"

  宋时轮打趣问:"是不是张茜同志想你了,要你回去看看她?"

  陈毅连连摇手,说:"哪里,哪里,她是叫我给孩子取个名字嘛!"

  宋时轮:"军长是大诗人,给孩子取个好名字,岂不是小菜一碟。"

  陈毅:"让我想想,让我想想。"他沉思片刻,动情地自言自语:"这老大 生在苏北,取名昊苏。这老二生在淮南黄花塘,又是秋天出生,取名丹淮。这 个小老三嘛。生在山东齐鲁大地,人杰地灵,自古以来,出了多少英雄豪杰。 如今山东的父老乡亲又养活我们,支援着我们的自卫战争,这样吧,我就给他 取名小鲁,让他长大以后,永远不要忘记山东的父老乡亲,永远做山东人民的 小儿子、好儿子。"

  宋时轮脱口而出:"太好了!军长真是文思敏捷,深思远虑。陈小鲁,这名 字意味隽永啊!"

  他又一次鼓掌,在场的参谋和女机要员也都热烈地鼓掌。

  苏北某农舍内。

  一位年轻参谋问陈毅:"军长,今天您兴致很高,双喜临门,又打胜仗,又 添了个儿子,您能不能跟我们说说您和张茜同志的恋爱经过呀?"

  陈毅哈哈大笑,伸出手指刮了一下年轻参谋的鼻子,调侃说:"小伙子,是 不是想谈恋爱了,到我这儿来取经呀?"

  年轻参谋:"哪里,哪里!军长,您不要转移目标呀!"他问在场人员: "你们要不要听军长和张茜同志的恋爱故事呀?"

  "要!"在场人员一阵欢呼,接着又热烈鼓起掌来。

  陈毅笑道:"好,好,既然你们都要听,都要向我'取恋爱经',那咱们今 天就来摆个'龙门阵',我慢慢跟你们说。"

  "那是 1938 年秋天,我在苏南当新四军一支队司令员。一天,我到皖南军 部去开会,晚上看战地服务团演出的话剧《魔窟》。"

  皖南新四军军部大礼堂。一个简朴的舞台上,正在演出话剧《魔窟》。一位 年轻漂亮的女演员正在台上演出。她饰演的角色名叫"小白菜",是陈白尘名剧 《魔窟》中的主要角色,她演得很投入。

  陈毅正在全神贯注地看戏。两眼紧紧盯着年轻女演员,露出满脸喜色。他 转过脸来,问坐在一旁陪他看戏的战地服务团团长朱克靖:"这个小白菜,演得 不错嘛!她叫啥名字呀?"

  朱克靖:"她叫张茜,是我们团里的台柱子。"

  陈毅:"张茜?那个'茜'字怎么写呀?单人旁一个青,美丽的倩倩佳人, 对吗?"

  朱克靖:"不是这个'倩'字,是草头下面一个西字。有一种红色的草,叫 茜草,也叫血茜草。她用的是这个'茜'字。"

  陈毅恍然大悟,说:"喔,我知道了,这种茜草,也叫'血见愁'。我们在 赣南三年打游击那阵子,伤病员常用茜草来凉血止血,祛瘀生新。有个诗人叫 李群玉的,他有句诗:黄陵女儿茜裙新。说一个妇女穿了条红色的裙子,很漂 亮。茜者,红色也,说明这个'小白菜'很追求进步。"

  朱克靖笑问陈毅:"陈司令真是博古通今,博学多才。那您是不是喜欢上了 这个女孩子?"

  陈毅用一个手指封了一下嘴巴,说:"不说了,看戏!"说毕,又转过脸去 全神贯注地看着舞台。

  舞台上,演"小白菜"的女演员——张茜,正在慷慨激昂地说着台词。

  陈毅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张茜。

  演出结束,幕布拉上,观众——新四军干部战士们纷纷散去。

  云岭乡间路上。

  金风送爽,星星闪烁,夜色温馨迷人。

  朱克靖陪着陈毅离开礼堂,在路上两人边走边谈。

  朱克靖:"这个张茜,生于 1922 年,今年只有 16 岁,汉口人,家境贫寒, 父亲没有固定职业,仅靠母亲帮人洗洗涮涮的微薄收入,勉强维持家用并供她 上了中学。"

  陈毅:"喔,还是个中学生,是知识分子嘛。"

  朱克靖:"她原先并不叫张茜,叫张掌珠。"

  陈毅:"父母的掌上明珠啊!"

  朱克靖:"是呀,她聪明伶俐,喜爱读书,深知父母含辛茹苦,供她上学, 所以学习特别刻苦,成绩也特好,更博得了父母的钟爱。"

  陈毅:"那她为什么要改名字呀?"

  朱克靖:"七七事变后,全国掀起了抗日救亡的巨浪,她也积极参加,走上 街头演戏,为前线将士募捐,到工厂做宣传,到处奔走,不顾辛劳。八路军在 武汉成立了办事处,还出版了《新华日报》,她认真阅读,如饥似渴,受到很大 教育。她常对人说,是共产党八路军,是《新华日报》,使她认清了抗日救国的 前途。她追求进步,追求真理,喜爱象征革命的红色,于是改名为张茜。"

  陈毅:"那她怎么到了这穷乡僻壤,参加了新四军呀?"

  朱克靖:"听说她原先想去延安。当时新四军在武汉筹建军部,周恩来同志 动员一大批年轻人参加了新四军。张茜是其中之一。父母视她为掌上明珠,又 只有 16 岁,哪舍得她离开?听说她还是不告而别,瞒着父母,悄悄离开武汉, 千里迢迢到了南昌,后来又到了云岭。"

  陈毅:"唷,想不到小小年纪,革命意志倒是蛮坚定的嘛!"

  朱克靖:"张茜这个女孩子,不仅革命意志坚定,而且生性活泼,聪慧灵 巧,做事认真。分给她演的角色,她总是细心揣摩,设身处地,反复研究,所 以她一上台,就会把角色演得惟妙惟肖,有血有肉,获得观众的认可,常常是 掌声不断,好评如潮。"

  陈毅越听越喜形于色,炯炯的双眼在夜色中闪闪发亮。

  朱克靖:"陈司令,你也是三十七八岁的人了,生活上也很需要有个人照 料,如果你看这个女孩子不错,要不要让我帮帮忙,给你牵个线、搭个桥?"

  "唉!。"陈毅长吁一声,说:"人家是豆蔻年华,而我这么一大把年纪 了!她才 16 岁,我比她整整大了 21 岁。即使我有这个心,她也不会有那个意 呀!"

  朱克靖笑了起来,说:"陈司令此言谬矣!自古美人爱英雄。如今你是堂堂 的大司令,统兵一方,威震江南,敌寇闻风丧胆,百姓箪食壶浆,英勇的新四 军,英雄的陈毅将军,谁人不知,哪个不晓!张茜和服务团内的同志,一谈起 你陈司令,哪个不敬佩得五体投地!"

  陈毅:"老朱啊,咱俩也可算是南昌起义的老战友了,实不相瞒,我第一眼

  看到这个女孩子,不知怎的,就喜欢上她了。你说,这是不是前生有缘?!"

  朱克靖:"陈司令,既然你有意,那我就找她试探试探。不过,知识分子 嘛,谈恋爱讲究的是个情,培养感情需要有个过程,得慢慢来,让我想办法多 创造些机会,让你们两人多接触接触,逐步培养感情,也希望你能够配合。"

  陈毅欣喜地说:"要得,要得!那就多多拜托你阁下了。"

  云岭山村。

  在村子中间一个较大的晒谷场上,战地服务团的男女团员端端正正地坐在 背包上听报告。其中有张茜、楚青。

  朱克靖主持报告会。他站在一张半高的小桌子前,指着坐在一旁的陈毅向 大家介绍说:"同志们,今天我替大家请来了一位贵客——中共中央新四军军分 会副书记、第一支队司令员陈毅同志。"

  陈毅起立,向男女团员们行军礼,说:"同志们好哇!"

  男女团员们热烈鼓掌,表示欢迎和敬意,其中一个年轻的女团员激动地自 发站了起来,高呼口号:"向来自抗日前线的陈司令员学习!向战功赫赫的陈司 令员致敬!"

  张茜、楚青跟着大家一起呼口号。张茜双眼注视着陈毅。

  陈毅也注视着张茜,四目相对。

  朱克靖请陈毅坐下,继续介绍说:"这位陈毅司令员,是我南昌起义时的老 战友啰。"

  陈毅插话:"朱团长的话本人承受不起。朱团长是德高望重的革命元老,是 共产国际执行委员。1924 年北伐时就担任了第三军党代表,南昌起义时他是第 九军党代表,朱德同志是代军长,本人于 8 月 6 日才从武汉赶到南昌,这时起 义军已被迫南下,我一路追呀,追呀,好不容易追上了起义部队,见到了周恩 来同志。恩来派我到叶挺独立团发展而来的'铁军铁团'去当指导员。"

  朱克靖插话:"那时的团指导员,也就是现在的团政委。打那以后,陈毅同 志就和朱德同志一起上了井冈山,和毛主席领导的秋收起义队伍会合,创建了 井冈山革命根据地。朱德同志是红四军军长,毛主席是红四军党代表,陈毅同 志是红四军政治部主任。同志们,我这个简单的介绍,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 是我们面前的这位陈毅司令员,十年前曾经是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和中国工农红 军的创建人之一!"

  男女团员们再一次热烈鼓掌,向陈毅表示敬意。

  张茜天真的脸上,洋溢着激动、敬仰之情。

  朱德、毛泽东、

  陈毅署名的布告

  27

  陈毅不好意思地站起身来,谦虚地说:"刚才朱团长的介绍,说得我陈毅无

  地自容了嘛。我陈毅打过十几年的仗,有过五关斩六将,也有败走麦城。

  各位如果有兴趣,我可以跟大家慢慢聊,好不好啊?"

  男女团员们异口同声:"好啊!"又一次热烈鼓掌。

  陈毅:"今天,朱团长让我给大家讲讲苏南抗日的形势和茅山游击根据地的 建立。好吧,咱们长话短说,我就开始讲。"

  张茜全神贯注听报告并做笔记。

  云岭军部礼堂。简易的舞台,台上挂着两只大气灯,把全场照耀得如同白 昼。台下坐满了新四军干部战士,还有村庄里年老的、年轻的、年幼的男女乡 亲。热热闹闹,气氛活跃。

  朱克靖陪同陈毅还有服务团副团长谢云晖等领导坐在第一排观看演出。

  幕布拉开,男女演员分两排站在台上,前排女演员中有张茜。

  报幕的女演员高声宣布:第一个节目:男女声二重唱:第一支歌:《新四军 军歌》,陈毅等作词,何士德作曲。

  朱克靖对陈毅说:"陈司令,你真不愧是大诗人,这首歌的词就是在你的那 首有名的诗《十年》的基础上,创作而成的,写得真是太好了,大气磅礴,情 景交融,是一部铁军的成长发展史,也是一部新四军抗日宣言书,激情澎湃, 气贯长虹!"

  陈毅谦逊地说:"我只不过执笔起了个稿,叶军长,项副军长、张云逸参谋

  长、袁国平主任等,都提了很好的意见,是集体创作嘛!"

  两人正说着,台上的男女二重唱已经开始,站在前排的女演员张茜正在引 吭高歌,她唱得是那样投入,那样充满激情。

  节目一个接着一个,演出越来越精彩。当有张茜参加的女声小合唱《渔光 曲》(任光作曲)唱完后,台下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这时,女报幕员款款 地走到台前,高声宣布:"同志们,大家都知道,《渔光曲》的作者任光同志曾 经赴法国勤工俭学,受到了法兰西优秀文化的熏陶,现在,我们要告诉大家一 个好消息:今天,也有一位也到过法国勤工俭学,同样受到法国大革命先进思 想和法兰西优秀文化熏陶的同志,来到了我们这里观看演出,你们知道他是谁 呀?"

  全场观众立时激动起来,大家的目光都在全场搜寻。

  女报幕员:"同志们,告诉大家:这位同志就是大名鼎鼎的陈毅司令员,他 风尘仆仆,刚从前方回军部开会,今天晚上也来观看我们的演出了。"

  全场观众起立,向陈毅报以热烈的掌声。

  陈毅站起身来,向全场观众行军礼,接着和大家一起鼓掌。

  女报幕员:"下面,我们邀请陈司令员登台,给我们唱一首法国名歌《马赛 曲》,好不好呀?"

  全场观众热烈欢呼:"好!"

  陈毅登上舞台,向大家深深一鞠躬,说:"我在 1919 年十八岁那年,到法 国勤工俭学,10 月 10 日那天到达马赛,在马赛待了三个月,几乎天天听到有 人唱《马赛曲》。后来,我又到了巴黎,到了里昂。由于我们进行革命活动,在 1920 年 10 月被法国政府武装押送回国了。"

  在陈毅作简短讲话时,全场肃静,女声合唱组里张茜双眼注视着陈毅。

  陈毅:"刚才主持人要我唱《马赛曲》,那我就献丑了。"

  女主持人和全场热烈鼓掌。

  陈毅:"不过,独木不成林,我一个人、一副公鸡嗓子,也唱不好。我就邀 请女声小合唱的同志们,和我一起合唱好不好?"

  女报幕员和全场一齐鼓掌,高呼:"好!"

  陈毅走到女声合唱小组的中间,对小组人员说:"我起个头,大家就跟着我 一起唱。不会唱也不要紧,你们听过'滥竽充数'的故事吗,你就跟我一起 哼。"

  女演员们忍禁不俊,张茜扑哧一笑,仪态万方。

  陈毅、张茜和女演员们一起高唱《马赛曲》,歌声在场内久久回荡。

  观众一次又一次向他们鼓掌。

  苏北农舍内。

  山东野战军前线指挥所内。参谋们围着陈毅,听他讲和张茜的恋爱故事。年轻参谋:"军长,你这一招高!三下五除二,不但跟张茜同志对上了眼, 还一起当众对歌,不愧是大司令,战略战术真高超!"

  陈毅摆摆手,说:"小伙子,你别给我戴高帽子了,这一招呀,完全是朱克 靖设的局,引着我和张茜都往套子里钻。"

  另一年轻参谋:"依鄙人之见,军长的战略战术未必高明。古人云:兵贵神 速,军长对张茜打的都是外围战,仅仅在外面绕来绕去。依鄙人之见,应该从 正面发起进攻,直奔核心工事。"

  陈毅高兴地拍拍参谋的肩膀,说:"小伙子,看不出你对恋爱的战略战术还 挺有研究,你是不是常常在捉摸女孩子的心理呀?"

  众人哄笑:"对,你坦白,你坦白!"

  参谋:"军长,你不要转移目标,我这是在给你当参谋、出主意哩!"

  陈毅:"心急吃不得热豆腐,得顺其自然,慢慢来!"

  初冬。陈毅和警卫员从远处策马奔驰而来,穿过村庄、田野,经过云岭村 子里的随军书店门口时,一眼瞥见张茜和楚青,于是急忙勒住缰绳,翻身下马。

  警卫员牵住马。

  书店负责人是一位女干部,名叫朱枫。她走向陈毅,笑嘻嘻地说:"陈司令 每次从前线回来,都要光临我们的书店。小小书店,蓬荜生辉呀!"

  陈毅主动跟朱枫握手,问:"最近到了什么新书呀?"

  朱枫汇报说:"昨天刚到了一批新书,有曹禺先生的《雷雨》、《日出》,有 茅盾先生的《子夜》,还有鲁迅先生的《阿 Q 正传》。。"

  陈毅高兴地说:"好啊,我每种都要一本,带回前方去慢慢看。"他边说边 走到正在看图书的张茜面前,问:"张茜同志,多日不见,您好啊!瞧你看得那 么津津有味,是什么好书呀?"

  张茜腼腆地把书面一扬,柔声说:"《雷雨》。"

  陈毅:"名演员看名著,怪不得你演的戏,那么出神入化呀!"

  陈毅离开书店时,和朱枫握手道别。

  就是这位朱枫,后来改名朱谌之,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二个月,即被中共华 东局秘密派往台湾,担任代号为"密使一号"的国防部参谋次长吴石中将的地 下交通员,1950 年 1 月,当解放军总参谋部作部部长李涛将朱枫由香港转来的 情报送呈毛泽东后,毛大加赞赏,特地赋诗一首:"惊涛拍孤岛,碧波映天晓。虎穴藏忠魂,曙光迎来早。"

  后因叛徒出卖,朱枫和吴石等 4 人于 1950 年 6 月 10 日在台湾英勇就义,谱写了潜伏英雄可歌可泣的壮烈篇章。

  战地服务团住地。陈毅和谢云晖副团长正在秉烛夜谈。

  陈毅:"朱团长不在家,我托你向张茜同志摸摸底,她的态度如何?"

  谢云晖:"前几天我找她谈了一下,直截了当地告诉她:你陈司令喜欢她。"

  陈毅急切地:"她怎么说?"

  谢云晖:"张茜这个妹崽子,别看她年纪轻轻,倒蛮有主见呢!"

  陈毅又一次追问:"她的态度怎么样?"

  谢云晖故意打趣说:"模棱两可,态度不明朗,而且情况不太妙。"

  陈毅:"此话怎讲?"

  谢云晖:"她说她事业心很强,愿意 一辈子搞戏剧,为戏剧事业献身。更不愿年纪轻轻就当什么首长夫人,当官太太,丢了心爱的事业。"

  陈毅哈哈一笑,说:"恋爱结婚和搞事业,并不矛盾嘛!"

  谢云晖:"她也多次向伙伴们谈到,说你陈司令能文能武,酷爱文学艺术, 她很敬佩。目前她主要是顾虑过早地恋爱、结婚,会影响到她的未来,她的事业。"

  陈毅问:"在你们服务团内有没有人追求张茜呀?"

  谢云晖:"陈司令,不瞒你说,张茜是我们服务团的台柱子,不但业务强,而且人长得特漂亮,性格脾气又好,所以呀,对她表示好感的人,对她暗恋的 人,对她频送秋波的人,甚至公开追求她的人,都大有人在哇!"

  陈毅:"那倒不怕。一个女孩子,身边不转着几个人,甚至没有一个人追求 她,那还称得上妙龄少女?称得上绝色佳人?"

  谢云晖诙谐地问:"陈司令,你不怕跟人竞争?如果张茜另有所爱,你还爱 不爱她?"

  陈毅豪爽地笑道:"在恋爱问题上,用不着谦虚,更不需要谦让。看准了目 标,就上!即使几个男子汉大丈夫都爱上了一个女人,那我也要坚决参加竞争。

  我认为,在女孩子面前,所有男人开始都是平等的竞争者。"

  谢云晖:"好!陈司令有气魄!那么,如果有人正在热烈地追求张茜呢?"

  陈毅:"不怕!君子敢于夺人所爱,老子就跟他竞争嘛!"

  谢云晖:"好!我就要陈司令这句话。你这个忙,我帮定了!"

  陈毅从怀中取出一封信,交到谢云晖手里,说:"今天我从前方来,在随军 书店偶然碰上了张茜,周围人那么多,我怎好意思当面交给她。特地登门找你 们的朱团长,不巧,他又到前方去了。找你也一样,请你把我这封信转交给张 茜同志。拜托了!"

  谢云晖:"我不但当面转交,还要向小张做思想工作哩!"

  苏北农舍。山东野战军前线指挥所。

  几个年轻参谋正在津津有味地听陈毅讲他和张茜的恋爱故事。

  一个参谋问:"军长,想必你是初战告捷,手到擒来,很快就把张茜同志揽 入怀中。"

  陈毅笑道:"哪里,哪里,没想到老子这一回是初战失利,还差一点全军覆 没。"

  话未说完,一个年轻的女机要员手持电报,匆匆跑来报告说:"军长,粟司 令急电。"

  陈毅接过电报,阅看后,高兴地说:"粟裕那里打得不错,他又向李默庵开 刀了。"接着,他压低声音诙谐地说:"这个粟裕呀,打仗行,仗仗必胜,是 常胜将军,可是,当年他对楚青呀,也是初战失利,败得比我还惨。"

  正说着,天空传来了"隆隆"的飞机声,几架国民党飞机呼啸而来,扫射、 投弹。

  陈毅:"你们要听故事,可是蒋介石不让我讲。好,下次找个机会,我再 给你们摆'龙门阵',快散开。"

    (本文摘自由金城出版社出版的《华东战场最高机密》)  
(责任编辑:黄子娟、孝金波)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