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军事--人民网
人民网

《华东战场最高机密》

第五章

2012年05月02日14:21    来源:人民网-军事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推荐
  • 字号
  张茜听了陈毅前两次婚恋的介绍,大受感动,心甘情愿与陈毅喜 结连理。

  粟裕星夜兼程,又步行,又骑马,又骑自行车,赶了几百里去向 华中分局汇报。路过家门,只向楚青打了个招呼。

  苏北农舍。山东野战军前线指挥所。墙上挂着作战地图,桌上放着几部电 话机,一盏汽灯把室内照得通亮。

  几个参谋围着陈毅,听他讲故事。大家全神贯注,听得津津有味。

  宋时轮破门而入,见此情景,笑道:"你们在干什么呀?"

  众参谋:"我们在听军长讲他和张茜同志的恋爱故事。"

  宋时轮:"唷,新鲜!我跟张茜同志不熟,她在新四军,我在八路军。我能 不能也听听呀?"

  陈毅诙谐地:"你老宋凑啥子热闹啰!他们年轻人想从我这里取点经,好去 追求人家女孩子,你老宋呀,老夫老妻了,还听啥子恋爱故事?"

  宋时轮也诙谐地:"这人呀,都喜欢打听一点人家的隐私,特别是男女恋 爱,花前月下,卿卿我我,多逗人呀!"

  陈毅:"这有什么逗人的。我正在跟他们讲我跟赖月明的事。那会儿我俩不 是在一起嘛,你是我的参谋长,还能不知道吗!"

  江西万安。盛夏季节,赤日炎炎,群山连绵。

  陈毅回忆说:"那是 1934 年 8 月,我是江西省军区总指挥兼西方军总指 挥,率领部队进行第五次反围剿。一天,我到老营盘三军团六师的前沿阵地视 察。"

  敌人的炮弹在不断爆炸,敌机在空中一批又一批地盘旋、俯冲、扫射、投 弹。

  突然,敌人的弹片击中了陈毅,他猝然跌倒在地,血流如注,昏了过 去。

  苏区后方医院。

  在山村的一个祠堂,设有红军的一个野战医院。

  祠堂里里外外躺满了伤病员。

  医生、护士在忙忙碌碌地救治伤病员。

  陈毅躺在一块门板——简易病床上,腿上包扎着厚厚的绷带。

  陈毅说:"我的右胯骨被敌人弹片击中,造成粉碎性骨折,因伤口感染,还 发着高烧,一连几天高烧不退,病情十分危重。"

  陈毅:"后来我才知道,是中革军委周恩来副主席,得知我负了重伤,立即 下令通知赖月明,让她赶来照顾我。"

  苏区于都县农村。

  在一个祠堂里,躺满了伤病员。

  陈毅和大家一样,躺在祠堂一个边角落里——并未因为他是高级干部而住 什么单间病床。他右腿高高吊起,绑着纱布、绷带。

  赖月明急匆匆赶至祠堂,四处打听。终于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陈毅。她 一下子伏在陈毅身上,泣不成声。

  于都县农村。

  陈毅在赖月明搀扶下,在室内艰难地一步一步行走。

  陈毅:"在赖月明同志的精心护理、照顾下,我的伤渐渐地好了,体力也慢 慢恢复了。可是,这时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败了,中央决定大部队离开于都 开始长征,北上抗日。中央决定我留下来坚持斗争,并且任命我为中央政府办 事处主任。很快,主力八九万人走了,敌人对我们的包围越来越紧缩,留下的 部队只有一万多,而负伤人员有三万多,还有一大批老人、病人、妇女,如毛 主席的岳父岳母和儿子毛毛,长期患病的瞿秋白等人。怎么办?我是留下的政 府首脑,得负责安置这几万人。显然他们是不能跟部队一起作战的,唯一的办 法是把他们分散安置到农村去,到老百姓家里去。"

  于都县农村。在陈毅临时养伤的茅房里,一灯如豆,室内光线暗淡。

  陈毅正和赖月明促膝谈心。

  陈毅:"目前的形势你都知道了。我得带领部队跟敌人打游击,斗争将会非 常艰苦,非常残酷!所以,你得疏散到农村中去,到群众中去坚持斗争。再说 了,我动员大家疏散,可是却把自己的老婆留在身边,我的工作怎么做呀?谁 还会听我呀?"

  赖月明刚一听,竟号啕大哭起来,说:"你不要用形势来吓唬我!就是死, 我也要和你死在一起。"

  陈毅抚摸着赖月明的头,爱恋地说:"我们结婚才两年零三个月,可是分 开的时间就有两年。如今刚刚相聚在一起,我又要动员你疏散,你说我心里好 受吗?我舍得你离开吗?。可是,我们都是共产党员,你还是县委妇女部长, 是党的干部。我们的一举一动,人家都看着呢!为了照顾大局,为了斗争的胜 利,我们只得暂时分开。不分开,说不定我们两个都得死。所以,我劝你 带个头,带头疏散到农民中去。"

  1937 年"七七"事变爆发,日本侵略军大举向华北、上海进攻。中国军民 英勇抗击。从此,开始了长达八年的抗日战争。中国共产党发出通电,号召实 行全民族抗战。蒋介石也在庐山发表谈话:"地无分南北,年无分老幼,无论何 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在中国共产党的倡导下,国共两党结成了抗日民族 统一战线,长征到达陕北的红军主力改编成八路军,留在南方坚持三年游击战 争的红军游击队改编战新四军,投入了抗日战争的洪流。

  江西兴国县城。

  街上熙熙攘攘,当地老百姓各色人等在街头或做生意,或行色匆匆赶路。

  陈毅身穿新四军军装,佩戴着国民党少将军衔,在街上行走。他身后跟着 一个新四军战士——警卫员,牵着一匹马。

  陈毅:西安事变后,国共两党结成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国民党还授了我一 个少将军衔。我奉命到江西各地跟国民党当局谈判,并到各游击根据地动员红 军战士下山。趁此机会,我到处打听赖月明同志的下落。她父母说她从来没有 回过家,后来我又打听到,由于县委书记被国民党逮捕后叛变,供出了赖月明 这个妇女部长,她也被捕了,受尽了折磨,后来音信全无,传说她已经牺牲了。

  我住在旅馆里,百感交集,写了一首诗,诗中有"月明"二字:

  兴城旅夜倍凄清,

  破纸窗前透月明。

  战斗艰难还剩我,

  阿蒙愧负故人情。

  江南水西村。

  日出江花红胜火。江南田野油菜花一片金黄,各 种各样的鲜花竞相开放,一片春光灿烂的江南美景。

  一对鸳盎在池塘中嬉水。

  陈毅:"我和张茜同志的恋情,此后发展很顺利,我俩心心相印,彼此了解,互相尊重,于是在 1940 年春天在水西村结了婚。一 晃,六年半过去了。她给我生了三个儿子。"说至此,哈哈大笑。

  一位年轻参谋说:"军长,你的婚恋故事,太生动、太传奇、太浪漫、太曲 折、太有教育意义了。将来革命胜利了,我想当个作家,把你的故事写出来。 怎么样?"

  陈毅:"年轻人,你如果写我的故事,一定要跟革命、跟战争联系起来写。 我们这代人,跟战争紧紧地捆在了一起,刚才你说了这么多的'太',要我说 呀,战争带给我们的婚姻、恋爱,既浪漫,既幸福,又有太多的悲欢离合。那 不是我们的祈望,而是敌人强加给我们的。希望我们的下一代,他们的婚姻、 恋爱,平平安安而又幸福美满!"

  众参谋热烈鼓掌。

  陈毅元帅 1972 年 1 月 6 日逝世后,仅仅过了七十天,张茜同志就查出了肺 癌。但她强忍悲痛,勉力病体,收集整理了陈毅生前所写大量诗词,汇编成册, 交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她还写了一首凄婉的诗:"同病堪悲惟自勉,理君遗篇 见生平。持枪跃马经殊死,秉躯勤书记战程。波澜流溪冬月影,风回碣石夏潮 声。残躯何幸逾寒暑,一卷编成慰我情。"战争烽火中以诗为媒结成的这对幸福 伉俪,相濡以沫 32 年,铸成了不朽的诗魂,谱写了一曲爱情传奇的千古绝唱!

  陈毅:"我的故事讲完了,现在,该听听宋参谋长关于下一步作战的设想 了。"

  宋时轮走到作战地图前,用手指划着地图说:"下一步我们山野的作战对 象,可供选择的有三个:一是回师北上,去打徐州附近的薛岳所部九十九旅和 六十旅;二是西进,去打由淮南北上蚌埠附近的新五军;三是打分布于灵璧、 泗县、五河三处的桂系第七军一七二师。"

  陈毅问:"参谋长,你的意见呢?"

  宋时轮用手在地图上画了一个圈,说:"我的意见,是打灵璧、泗县、五河 这一块的敌一七二师。该师四个团,相互间增援均在七八十里以外,我们集中 兵力打它一处,可能予以全歼。"

  陈毅:"你起草个电报,马上报告中央军委。另外,你再发个电报给粟裕, 问问他们南线战局如何?"

  如皋城。在一所大院子内,罗觉元正在张罗着安顿李默庵的前线指挥所。 桌上安放了几部电话,墙上挂起了大幅作战地图,四周安放了沙发、椅子。

  李默庵在卫士簇拥下来到了指挥所。他对罗觉元说:"叫王铁汉马上到这里 来。"

  罗觉元打电话:"四十九师吗,李司令官要你们王师长马上来一趟。"

  王铁汉来到指挥所,向李默庵敬了个礼。

  李默庵还礼,主动跟王铁汉握手,说:"王师长,听说你临危不惧,亲冒矢 石,沉着镇定,机智脱险,可敬可佩!"

  王铁汉:"老子戎马大半辈子,从来没有碰到过'鬼头街'这样的鬼地方, 也从来没有碰上过这么不讲兵法的共产党。好不容易脱了险,庆幸,庆幸!"

  李默庵:"王师长,你们四十九师虽然损失了一个半旅,但如皋毕竟是你们 师的二三五团最先攻入的。将功抵过,我就不追究你鬼头街之战的指挥责任了。 下一步我准备一鼓作气进攻海安。如皋是后方,就交给你们四十九师防守。打 海安你们就不参加了,但如皋一定要确保。目前粟裕主力去向不明。此人用兵 不拘一格。像这次他突然飞兵一百多里进攻如南,事先我就没有料到。要防止 他故伎重演,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又搞你一家伙。"

  王铁汉:"请总座放心。我保证如皋固若金汤,万无一失。"

  南通,张謇旧居四十九师司令部。园子很大,很有气派。几辆小卧车和吉 普车鱼贯而入。车上走下陈诚、李默庵、罗觉元、黄百韬、李天霞等国军将领。 王铁汉在师部迎接,并引入大会议室。

  陈诚居中,李默庵侧坐。其余将领分两边坐定。

  陈诚:"委座很关心苏北战局,特派陈某前来南通。今天召集各位师长前 来,主要是研究和部署下一步作战计划。"

  海安,华中野战军指挥部。粟裕、刘先胜、钟期光三人在开碰头会。

  粟裕:"据最新情报,陈诚到了南通。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呀!我估计他们 下一个目标可能是海安。"

  南通,张謇花园。

  陈诚:"各位,你们知道为什么叫海安吗?这个县城虽然不大,但它东临黄 海,西通扬(州)泰(州),南达长江,北接盐(城)阜(宁),贯穿南北,有 三条公路和两条水路在此交会,所以历来被称为"南北跳板","咽喉要地",是 兵家必争的战略要地。朱元璋大将常遇春,当年在这里筑城,打败了张士诚, 对明王朝的建立起了重要作用。后来明朝为了挫败倭寇入侵,又在海安部署了 大军,从而使淮、扬、凤、泗得以安枕而卧。目前,粟裕部主力盘踞在海安, 西窥扬、泰,南控通、如、启、海,进退自如。所以我们下一步的作战目标是

  攻占海安,扫荡苏北。只有拿下海安,才能活捉陈毅、粟裕。各师的具体任务,下面请罗参谋长部署。"

  海安,华野指挥所。

  粟裕:"海安战略地位重要,下一步为敌人所必争。我们怎么办?是与敌人 在海安进行决战?还是另做打算?"

  钟期光:"我同意刘参谋长的想法,不在海安与敌人决战。"

  粟裕:"这几天我一直密切注视着敌人的动向,考虑着下一步的作战方案。 敌人有强大的后续力量,如果我们与敌人决战,势将付出很大的代价,且胜算 的把握不大。战败了,我们将会丧师失地,处于极大的被动。所以,我考虑主 动放弃海安,另求歼敌良机。"

  刘先胜:"我完全赞同。"

  钟期光:"粟司令高瞻远瞩,深谋远虑。"

  粟裕:"我们对付敌人,不单要斗力,更要斗智。我们要制造假象,不让敌 人察觉我们是主动放弃海安。我们要装作坚守海安的模样,采取疑兵之计,越 能欺骗敌人越好,兵不厌诈嘛!"

  刘先胜:"请粟司令下命令。"

  粟裕:"你先按此准备作战方案。但放弃海安毕竟事关华中全局,光我们 三人定了不行,必须报告华中分局、新四军军部、陈军长和中央军委,请求批 准。"

  刘先胜:"我马上布置作战科起草电报。"

  粟裕沉思片刻,果断地说:"电报太短,说不清楚。就这样吧,我马上动 身,亲自去淮安向华中分局汇报。"

  海安,公路上。粟裕驾驶着一辆缴获的美军用摩托车,在公路上急驶。他 的后面坐着一名身背冲锋枪的警卫员。

  建湖县。粟裕驾驶的摩托车,开到一处湖荡边。前面已没有公路。星光依 稀,皓月当空。

  粟裕下车,对警卫员说:"这里已是湖垛镇,到淮安已不通公路,咱们要靠 小车走路了。"

  警卫员:"首长,这里就咱们两个人,哪里来的小车呀?"

  粟裕幽默地笑道:"咱们不是都有两只脚吗,这就是 11 号 小车。"

  警卫员恍然大悟,可是嗔怪地说:"首长,这儿离淮安还 有 100 多里路呢!"

  粟裕:"先走到镇里,找条船,咱们乘船。"

  南通 , 张謇花园敌四十九师师部,摆着两桌丰盛的酒宴。 王铁汉:"陈总长光临敝师,蓬荜生辉。陈总长亲自督阵,苏北共匪指日可以肃清,粟裕即将束手就擒。为预祝胜利,我先敬陈总长一 杯。"

  陈诚微微欠身,说:"祝各位师长旗开得胜,光复海安,全歼共匪,活捉粟 裕。来,让我们大家一起干杯!"

  席间觥筹交错,互相敬酒、干杯,一片欢畅气氛。

  湖荡中。在星月交辉中,粟裕和警卫员坐在一艘小船上。船老大在摇橹。

  小船在小河中航行。粟裕站在船头遥望、沉思。

  南通,张謇花园。国民党将军们酒醉饭饱后,在举行舞会。将军们搂着名 媛淑女翩翩起舞。

  苏北益林镇。粟裕和警卫员大步流星走进镇内。

  警卫员:"首长,你一个晚上没有好好睡了,找个旅店休息一下吧!"

  粟裕:"我们要休息,国民党可不让我们休息,走!"

  两人在熙熙攘攘的赴集人群中穿行。

  几辆人力车(黄包车)停在街头,车夫在招揽客人。

  警卫员眼睛一亮:"首长,你乘黄包车好不好?"

  粟裕略一沉思,说:"赶时间要紧,好吧!"

  乡村小路上。粟裕和警卫员各乘一辆黄包车,一前一后赶路。

  国民党的飞机在天空掠过。

  苏北一小村庄。粟裕和警卫员大步走进村庄,找到一个隐蔽的兵工厂,找 到了正在工作的厂长。

  厂长一眼认出了粟裕,惊讶地:"唷,这不是粟司令吗?"

  粟裕主动跟厂长握手,问:"你认识我?"

  厂长:"我是三师兵工厂的。去年抗战胜利后,在淮安听过首长做的一次报 告。人多,首长哪里会认得我,可我认得首长。"

  粟裕:"我要马上赶到淮安去,你们厂里有什么交通工具?"

  厂长:"我们厂子小,只有一辆旧自行车。"

  粟裕:"好啊,请你把自行车借我们用一下。到淮安后,我派人送还,完璧 归赵。"

  厂长推来一辆自行车,交给粟裕。

  警卫员说:"首长,你骑车,我跟着跑。"

  粟裕笑道:"胡扯,那还不如两人走路哩!"

  警卫员身材高大,一把接过自行车,说:"首长,你坐后面,我带你。"

  苏北乡村小路上。警卫员骑着自行车,后面坐着粟裕,在急速赶路。

  他们来到一条小河沟,没有桥,警卫员扛着自行车涉水过河,粟裕也涉水 过河。

  粟裕对警卫员说:"你骑了那么多路,累了,下面我来带你。"

  警卫员连连摇手,坚决地说:"不行,不行,首长,你那么大年纪了,我才 20 岁,我带你。"

  粟裕笑道:"你是比我年轻 19 岁,可是我看呀,你 的骑车技术不好。路又小,坑坑洼洼的,不用说了,就 这样定:我带你。

  苏北乡村小路上。粟裕骑着自行车在赶路,车后面 坐着警卫员。

  淮安城,楚青住处。粟裕夫人楚青其时在中共华中 分局任机要秘书。傍晚,她穿一身新四军军装下班回到 了家。4 岁的男孩生病躺在床上。一个农村妇女(保姆) 在照看。

  楚青问保姆:"戎生还发烧吗?"

  保姆:"不烧了。我给他熬了一碗粥,喝了好多了。"

  楚青走到床前,亲了亲戎生的额头,爱抚地亲戎生的小脸。

  有人敲门。

  楚青叫保姆去开门。

  粟裕一身风尘闯了进来。警卫员站在门外。

  楚青大出意外:"你怎么来了?"

  粟裕:"快搞点水给我们,渴死了!"

  保姆连忙给两人各端上一碗水,粟裕和警卫员都一饮而尽。

  楚青心疼地:"看你渴的!饿了吧?"她吩咐保姆:"快烧晚饭。"

  粟裕连连摇手,说:"军情紧急,不吃饭了,我马上到华中分局去向邓(子 恢)政委、张司令(鼎丞)汇报。"

  楚青指指戎生:"孩子大病刚好,早晨我上班时还发着烧。现在烧是退了, 但身子可虚着呢!"

  粟裕动情地走到床前,亲吻着戎生,说:"爸爸忙啊!国民党不让我照看你 呀!"

  粟裕亲完儿子后,对楚青说:"孩子就全靠你照看了!我马上到华中分局 去。开完会,我就赶回前方去,不回家来看你了!"

  楚青恋恋不舍地把粟裕送到门口,在苍茫暮色中倚门目送丈夫远去。

  淮安,巽关水门洞。城墙下的一个城洞,可避敌机 轰炸,既保密又安全。中共华中分局常委会会议在这里 举行。分局书记邓子恢主持会议。张鼎丞、谭震林、曾 山参加。苏皖边区政府主席李一氓、第一副主席刘瑞龙 参加。

  邓子恢:"粟裕同志特地从前方赶来,主要请分局 讨论并决定海安是撤,还是守。下面请粟裕同志先发 言。"

  会议最后邓子恢作结论,说:"分局常委会一致同意粟裕同志的意见,主动 撤出海安,实行运动防御,第一师、第六师主力集中休整,寻求歼敌战机。马 上向中央军委和新四军军部上报分局的决定。"

    (本文摘自由金城出版社出版的《华东战场最高机密》) 
(责任编辑:黄子娟、孝金波)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