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军事--人民网
人民网

《华东战场最高机密》

第六章

2012年05月02日14:22    来源:人民网-军事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推荐
  • 字号
解放区军民万众一心,同仇敌忾,布下天罗地网,国军谍报人员 纷纷被抓,敌人成了聋子、瞎子,五万大军猛攻三天只拿下海安一座空城。郝鹏举好色成性,设圈套使刘琼成了压寨夫人。薛岳暗中指派少 将高参李克昌带着郝鹏举的三个"旧情人"潜入解放区搞策反。
  海安城外。大批国民党军向城垣冲锋。敌机在空中掠过,扫射,投弹。炮 火横飞,硝烟弥漫。

  我军战士在工事内顽强抗击。第七纵队司令员管文蔚、政委姬鹏飞在掩蔽 内指挥战斗。

  管文蔚:"粟司令要求我们守 5 天,任务很艰巨呀!"

  姬鹏飞:"好家伙,敌人出动三个整编师 5 万余人,从东、南、西三个方向 向我进攻,这阵势我从红军到现在,可是第一次见到。"

  管文蔚:"我们构筑了三道工事,现在仅仅是第一道,就抗击了这么多敌 人,战士们打得很英勇,真是好样的。"

  姬鹏飞:"光这样挨打不行,天黑以后,得组织小分队出击,摸到敌人堆里 去打。"

  管文蔚:"这个主意好。"正说着,一颗敌人炮弹落在 掩蔽部上面,泥土纷纷震落下来。

  黄海边,大片树林中。远处,黄海白浪滔滔。近处,一片 片浓密的树林,浓荫蔽日。

  附近小河汊中,悄声划来几只小船。船上装满大米,面粉 等各种物资和弹药。陈丕显(苏中区党委书记、支前司令部政 委)和秘书等人坐在船上。老乡在划船。 华中野战军第一师、第六师主力 3 万余人,隐蔽在浓密的、一望无际的树林中,边学习,边讨论,边休息。

  几名炊事员抬着、挑着饭菜,送到战士们面前,高喊:"同志们,开饭啰! 今天有老乡慰问的红烧肉,大米饭,吃饱了好打老蒋啰!"

  战士们高兴地:"老乡万岁!海安人民万岁!苏中父老乡亲万岁!"

  远处,在树林周围,民兵、儿童团在站岗放哨。

  几个穿便衣的形迹可疑的人,沿着小路、海堤正在走来。

  民兵们从隐蔽处跃身而出,上前挡住:"站住,你们是干什么的?"

  来人支支吾吾。

  民兵:"看你们就不是好人,带走。"

  海安城,第七纵队指挥部。管文蔚正在向粟裕打电话。

  管文蔚:"报告粟司令,昨天晚上,我们派出几个小分队,对敌人进行了袭 击。敌人一时弄不清情况,还以为我们发挥夜战特长进行反击,大炮小炮一齐 发射。好家伙,热闹得很哪!"

  电话中传来粟裕的声音:"你们打得很巧妙啊!"

  管文蔚:"据作战部门统计,光昨天一个晚上,敌人就消耗了一万多发炮 弹。都是从美国万里迢迢运来的,很精贵啊!"

  粟裕的声音:"蒋介石、陈诚要是知道了,不知要撤哪个人的职了?"

  管文蔚:"昨天傍晚,我们还派小部队在公路上伏击,一次就缴获敌人子弹 100 多箱。"

  粟裕的笑声:"我们的子弹快打完了,敌人就送上门来了,真该好好感谢蒋

  介石这个运输大队长罗!"

  海安城。华中野战军有计划地撤出。

  国民党部队蜂拥进入海安城。在城内各个街道、商店、民舍。中搜索。

  结果空空如也。

  一军官破口大骂:"他娘的,死了三千多人,就落了这么一座空城。这打的 什么仗!"

  南京街头。几名报童在叫卖报纸,"看报,看报!国军收复海安!共军伤亡 二三万人。"

  另一报童高喊:"苏北共军大势已去,粟裕负重伤,已送医院抢救!看报, 看报!"

  黄海边小村庄。华中野战军无线电侦察分队(四分队)的几名男女机要人员,正在聚精会神,专心致志地侦听敌人的无线电通讯。

  一位女机要突然面现兴奋之色,说:敌人出动了,敌人出动了。

  黄海边一村庄。一所茅草盖的平房内,住着华中野战军指挥部。泥墙上挂 着大幅军用地图。

  女机要员手持电报进门,喊"报告"。

  粟裕见她面带喜色,笑问道:"小鬼,有什么好消息?"

  女机要员:"报告首长,我们侦听和破译了敌人几份最新的电报。"

  粟裕高兴地:"小鬼,打了大胜仗,给你们记功。"边说边接过电报阅看。

  粟裕:"我决定趁敌交、接防之际,出其不意,奇袭李堡,歼灭这两个旅部 和两个团。敌一○五旅还要到李堡来加强防务。命令王必成派主力到半路上埋 伏,布下一个口袋阵,等待敌人入瓮。"

  大队解放军跑步前进。指挥员策马飞奔。

  部队接近李堡后,迅猛地冲入镇内。枪炮齐鸣,飞兵天降,正在交防、接 防的国民党军立时陷入混乱,纷纷投降。

  新四军战士冲入一民宅,对准敌少将副旅长田从云,高喊:"缴枪不杀。"

  田从云战战兢兢地举起了双手。

  另一队新四军战士冲进了国民党一○五旅旅部。敌少将旅长金亚安欲拔枪 抵抗,我军战士眼疾手快,抢上一步,将手枪打落在地。金亚安无奈地俯首就 擒。

  陶勇策马进入李堡。一参谋人员向他报告:"副师长,遵照你的指示,我们 已将敌新七旅、一○五旅的通讯人员全部抓获。交防部队的电话、电台已拆除。 接防部队的电话、电台还未架设起来。"

  陶勇:"好哇!敌人成了聋子、瞎子!海安的敌人还蒙在鼓里哩!"

  海安到李堡镇的公路上。国民党少将旅长黄伯光和上校团长,分别骑在马 上,一前一后缓缓前进。他们后面跟随着大部队,正在向李堡方向开进,去增 强李堡的防务。

  时在 8 月初,烈日当空,四周玉米地一眼望不到边。青纱帐里,埋伏着新 四军大部队。

  王必成隐蔽在一高处,手持望远镜正在观察敌情。眼看敌人已进入伏击圈, 他一声令下:"打!"

  各种火器同时开火,向行进中的国民党军猛烈扫射。敌人毫无防备,惊慌 失措,队形大乱,骡马到处乱跑,汽车熄火、爆炸。部队被全歼。

  敌少将旅长黄伯光和上校团长在混乱中策马飞奔,落荒而逃。黄海边一小村庄。村庄中有一处较大的民宅,是华中野战军指挥部所在处。

  粟裕正在看文件电报。陶勇大步流星走了进来,报告说:"粟司令,李堡大 捷,我师歼敌两个旅部、两个团,还抓到了三个将军。详细战果正在清查,估 计歼敌总数有五、六千人。"

  粟裕:"你们师打得好啊,短短十几个小时,战果就这么辉煌,大喜事 啊!"

  陶勇:"粟司令过奖了。听说王老虎那里也打得很好。"

  粟裕:"敌新七旅二十一团被他们全部歼灭。估计你们两个师和老管吉洛的 第七纵队,总计歼灭敌人将达九千人之多。你知道,我们总共才花了不到 20 个 小时,就取得这样大的战果。这证明跟国民党斗,既要斗力,更要斗智。用奇 谋,出奇兵,就能连打胜仗。"

  徐州,是国民党首都南京的北大门,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全国内战开始后, 徐州成了蒋介石全歼华东共军,话捉陈毅的指挥中枢。

  国民党徐州绥靖公署大门口,两旁有一对石狮子,年代久远,历尽沧桑。

  四个卫兵在站岗放哨。

  一辆高级小轿车驶入绥署大院。卫兵立正敬礼。

  在一幢气派的办公楼前,小轿车停下,车内走出一位佩戴三星上将军衔的高级将领,他是国民党徐州绥靖公署主任、二级上将薛岳,字伯陵。薛岳走进办公楼,进入一间很大的会议室。一大批将领已在一  张大桌子两旁就座。

  薛岳进入,大家起立。薛岳走到主席位置入座,示意大家:"请 坐。"

  薛岳说:今天召集各位将领前来,主要是部署下一步对共匪的 清剿行动。委员长和陈总长多次电示我们迅速出动,南北夹击。南边李默庵已

  打了两仗,将粟裕赶到扬州至泰州、海安一线,准备不日向北推进,攻克共匪 华中首府两淮。陈总长严令我们迅速抽调精兵强将从北方南下,合击粟裕,与 其在两淮决战,予以全歼。对山东陈毅部,我们要严密监视,勿使其南窜支援 粟裕。。前几天在朝阳集,让陈毅占了便宜。为防止他故伎重演,各部队要 互相策应。

  陇海铁路两侧。从徐州至连云港的陇海铁路,横卧在地,逶迤东去,国民 党军在铁路两侧修筑的工事,派兵防守,隔断了山东解放区和华中解放区的联 系。

  黑夜沉沉,月明星稀。山东野战军大部队越过陇海路,迅速向南进军。

  陈毅、宋时轮骑在马上,在警卫人员簇拥下,一前一后越过了陇海铁路。

  陈毅勒住缰绳,说:"蒋介石依靠陇海路封锁我们,不让我们南下支援粟 裕,这不,老子来来回来过了好几趟了!"

  宋时轮说:"山野 20 多个团 6 万人马,已全部越过陇海铁路,进入了淮北。 下一步仗怎么打,军长有何考虑?"

  陈毅:"敌人兵分三路,直指两淮。前些日子我们在朝阳集打了它的中路。 现在敌人更狡猾了,抱得更紧了,歼敌的机会更难找了。"

  宋时轮:"蒋介石兵指两淮。中央军的主力已增加到 15 个团,我们手头只 有 21 个团,对它只能击溃,不能全歼。我建议集中兵力打桂系的 2 个团,全歼 是有把握的。按你的指示,已上报。"

  正说着,突然雷声大作,闪电耀眼,大雨倾盆。很快,道路泥泞,积水不 断上涨,陈毅、宋时轮和部队一起,在雨水中艰难行军。

  徐州,国民党徐州绥靖公署主任办公室。

  薛岳正在与一位少将谈话,说:"李高参(克昌),据最新情报,陈毅已率 他的山东野战军窜过陇海路南下,我正令各路大军进行围歼。不过,他倾巢南 下,后方必然空虚,我想请李高参出马,去履行一项重大使命。"

  李克昌受宠若惊,说:"薛主任有何吩咐,属下一定遵行。"

  薛岳:"好,很好!李高参出身冯玉祥将军的西北军,跟郝鹏举私交颇厚, 是吗?"

  李克昌:"属下和郝鹏举同在西北军,先后共事 20 多年。不过,他投降陈 ,我是不同意的。但迫于当时形势,我无奈之下不得不跟他一起到了匪区。 郝鹏举还封了我一个副总司令的头衔。实际上他大权独揽,我一点权力也没有, 只是挂了个虚职。"

  薛岳:"李高参深明大义,在艰难之中毅然脱离匪区,回归中央,难得!难 得!蒋委员长和陈总长对李高参慰勉有加,我更把你当自己人看待,是吗?"

  李克昌:"对蒋委员长、陈总长、薛主任的提携,李某一直铭感在心。薛主 任有什么事交李某去办,李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薛岳:"据我们从各个渠道得到的情报,郝鹏举投降共匪以后,一直身在曹 营心在汉,想还军于国,回归中央。只因陈毅对他监视甚严,找不到适当时机。

  如今陈毅率主力南下,后方只剩了些地方部队。郝鹏举手里有 2 万人枪,装备 优于共匪地方部队。只要他下定决心,是不难回归中央的。不知李高参能否秘 密去匪区策反郝鹏举?"

  李克昌心中一沉,深知解放区组织严密,此任务风险很大,但又不便推辞, 硬着头皮说:"薛主任如此看重李某,属下当坚决完成任务。"

  薛岳站起身来,伸出手来跟李克昌握手,说:"李高参去陈毅老巢,挖他的墙脚,在他的后院放一把火,功莫大焉!祝李高参马到成功。"

  陇海铁路,火车上。

  一列火车在铁路上开行。一节高级车厢内,坐着李克昌和三个浓妆艳抹的 妓女。

  李克昌:"你们三位小姐跟郝总司令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妓女甲笑问妓女乙:"两三年前就认识了,对吧?"

  妓女乙:"大概是三年前吧,记得是秋天,郝老总从南京来到徐州,当上了 淮海省省长,还兼着什么省保安司令。我第一次见到他,威风凛凛的,差点儿 把我吓死!。"

  妓女丙:"郝老总这个人哪,别看他道貌岸然的,见了女人哪,就猴急猴急 的。就像三天没有闻到鱼腥味的猫。。"

  李克昌:"这个我知道。郝老总常对我说,这男人哪,讨个老婆,要肥、白、 高;找个情人那,要才、学,标(致);但找个姘头呢,要风、娇、骚。"说 毕,哈哈大笑。

  李克昌又说:"郝总司令既在南京有结发夫人,又在徐州有压寨夫人,你们 知道郝老总这位压寨夫人吗?"

  妓女丙:"听说是个日本留学生。"

  李克昌:"我对她可说是小葱拌豆腐——一清二楚。1937 年 7 月 7 日,日 本鬼子疯狂向卢沟桥进犯,一手挑起了全面侵华战争。留学日本的中国学生激 于爱国义愤,分批离开日本回国,其中就有刘琼。"

  南京下关火车站。

  一列火车徐徐进站,停靠在车站。

  车门打开。一位 20 岁出头、美艳动人、风情万种的女人,手提一只大皮 箱,走下车厢。她就是留日归国学生刘琼。

  南京孝陵卫大礼堂。大礼堂内坐满了年轻的留日归国学生。

  一位佩戴少将军衔、身穿笔挺将军服的中年(34 岁)将军,走上讲台,他 就是抗日归国留学生训练班总队长郝鹏举。

  郝鹏举高声宣布:"留日归国学生训练班现在开学。下面介绍今天参加开学 典礼的各位领导:

  中央常务委员、中央组织部部长、本训练班总负责人陈立夫先生; 中央执行委员、中央宣传部部长、本训练班班主任张道藩先生。

  郝鹏举自我介绍:"本人郝鹏举,本训练班总队长。"

  陈立夫在主席台上站起来插话:"郝鹏举将军是我们这个训练班的实际负责人。本人和张部长只是挂个名而已,训练班的日常工作,由郝鹏举将军主持。"

  李克昌:"这个刘琼哪里是什么留学生呀,她是跟小开丈夫去陪读的,到日 本开开洋荤,替丈夫烧烧饭,照料照料生活,晚上嘛,就陪她丈夫睡觉。"

  妓女乙:"那个刘琼是怎么跟郝老总暗渡陈仓的呀?

  李克昌:"郝老总处心积虑,终于抓住机会整走刘琼的丈夫后,他又变着 法儿接近刘琼。可是,好景不长,日本人很快打到了南京。留日归国学生训 练班这块肥肉,后来被蓝衣社特务头子康泽搞走了。郝老总原先是冯玉祥的 人,中原大战中投靠了蒋介石。他是杂牌,哪里斗得过康泽?他没法子,后 来跑到西安,投靠了胡宗南。郝鹏举惯于吹牛拍马,阿谀逢迎,博得了胡宗 南的欢心,开始任命他为干训四团总队长,后来又将他提升为二十七军参谋 长。刘琼则成了交际场上的名媛,出入舞场、酒楼,传说她跟胡宗南也有一腿 呢!"

  李克昌:"郝老总后来又跟一位团长太太有了风流韵事。不久后东窗事发, 团长告到胡宗南那里,胡宗南把郝老总抓起来关进了监狱。原先说要枪毙。亏 得刘琼四处奔走求情,没有马上执行枪决。郝老总命大福大,脑子活,点子 多,他买通了看守连的连长,逃出了监狱,带着刘琼连夜逃离了西安,逃到 南京投靠了汪精卫,当上了淮海省省长和第八绥靖区司令,在徐州这块风水 宝地当了几年的太上皇。你们几位也就成了他的红颜知己。真是享尽了人间 艳福。不过,咱们言归正传,这次薛上将批准邀请你们三位小姐往见郝总司 令,你们可不能光记着重温鸳梦,千万不要忘记薛主任交给你们的重要任务 呀!"

  三个妓女:"请李高参放心,有我们三个人出马,他郝老总即使有三头六 臂,还不乖乖地拜倒在我们姐妹的石榴裙下!"

  李克昌:"还有,你们千万要提防刘琼,这个辣货对郝老总看得很严,防备 被她逮个正着。"

  解放区徐家庄。一座大庙的大门口挂着一块牌子:"华中 民主联军司令部"。门口有 8 个卫兵站岗。他们穿的是和新四 军山东野战军一模一样的草黄色军装。

  院子内一幢原地主庄院的大房子内,坐着一位 40 多岁的 军官。他是华中民主联军总司令郝鹏举。

  这位郝鹏举,是中国现代史上军阀中著名的反复无常的一 个典型。冯玉祥将军把他从传令兵一步一步提拔上来,还送他 到苏联留学,可是中原大战中他却叛冯投蒋。日本人来了,他 又卖身投靠,当上了伪军,拥兵五万,号称"徐州王"。抗战 胜利了,蒋介石大量收编伪军打内战,他又摇身一变成了"国军"。当他的部队处于八路军新四军的锋芒之下,为了保存实力,寻找出路,他 又接受共产党的策反,成了陈毅的麾下。现在,当国民党大举进攻,要全歼华 东共军,活捉陈毅的时候,他又一次露出了惯于投机钻营,有奶就是娘的卑劣 性。

  一位副官进来向他耳语:"徐州来的李副总司令,按约定时间乘火车,快要 到了。"

  郝鹏举低声说:"你带一辆小车亲自去接他们。接回来后安顿好。千万注意 保密,不要让共产党联络代表和太太知道了。"

    (本文摘自由金城出版社出版的《华东战场最高机密》)
(责任编辑:黄子娟、孝金波)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