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军事--人民网
人民网

《华东战场最高机密》

第七章

2012年05月02日14:24    来源:人民网-军事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推荐
  • 字号
薛岳密使对郝鹏举说:陈毅率主力南下,后方空虚,你在他后院 放一把火,就为党国立了大功。郝说:不忙,我还要看一看,等待更 适当的时机。陈毅率山野大军进抵淮北,苏皖边区政府第一副主席刘瑞龙亲自送来了大批给养。粟裕出其不意,远途奔袭,钻到敌人的封锁圈里,连打三仗,取 得歼敌两万余的重大胜利。 
  淮北平原。陈毅、宋时轮在警卫人员护卫下,策马来到一村庄。

  天已放晴,但路上、田里仍满是积水。

  村口,陈、宋等一行人下马小憩。

  宋时轮:"今年的雨季是不是比往年早了?"

  陈毅:"娘要出嫁,天要下雨,这老天爷的事,它要下就下,没得说。"

  宋时轮吩咐一参谋:"你进村找间大一点房子,先把指挥部安顿下来,咱们 得在这里住几天。"

  参谋应命而去。

  战马长嘶,使人感到浓重的战争气氛。

  淮北平原。

  在几条不同的公路上,国民党大军在开进。

  军官们纷纷督促士兵:"快,快!晚了,老百姓都跑光了,老子们又要饿肚 子了!"

  淮北平原一村庄。

  山东野战军一位参谋进入村子,找到一处空房子——小学。时值盛夏,气 候炎热,学生们已放暑假了。

  参谋转身去请陈毅、宋时轮等首长。

  首长们来到小学校。陈、宋都点点头。宋时轮说:"暂时就把山野指挥所安在这里吧!"

  参谋指挥人员张罗起来:挂地图、拉电话线、架电台、安排办公、住 宿。

  墙上挂起了一幅巨大的军事地图。

  陈毅和宋时轮在查看地图。

  陈毅用手指着地图说:"蒋介石陈诚的胃口大得很啰!他出动 12 个旅 9 万 人,从徐州出发,南攻两淮(淮阴、淮安),还妄图打通陇海路。他指挥李默庵 的 5 个整编师 15 个旅约 12 万大军,妄图一口吃掉粟裕的 3 万人马。蒋介石还 拿了他'五大主力'中的两个,即邱清泉第五军和张灵甫的整编七十四师,从 淮南直逼苏北。好傢伙,国民党对我华东解放区的全面进攻,气势汹汹,咄咄 逼人,非把我们置于死地不可唷!"

  宋时轮:"水来土掩,兵来将挡。苏皖地区是老解放区,群众觉悟高,回旋 余地大,老蒋想置我们于死地,那是他的痴心妄想,白日做梦。"

  陈毅对宋时轮说:"我原则上同意你的意见,下一步不打中央军,打桂系。 这次战斗就由你指挥。我得去华中分局,和邓子恢、张鼎丞、曾山他们会商一 下粟裕下一步的作战行动。还有,我们初到淮北,几万部队吃饭穿衣是第一等 大事。你马上派人跟刘瑞龙联系。他原是淮北行署主任,地方政府第一把手。

  现在又是苏皖边区政府第一副主席、华中分局民运部长,找到了他,粮食、衣 被、军鞋以及民工担架等等问题,就好解决了。"

  徐家庄。夜。郝鹏举在村口焦急地等待。

  不远处,一辆美式中型吉普向郝站立处开来。开抵郝跟前,停车。副官跳 下车来,紧随着,李克昌也下车,主动向郝敬礼,说:"郝总司令,久违了!"

  郝鹏举:"克昌兄,你走后,我一直想念你呀!"

  李克昌向车内指了指,低声说:"你当年在徐州的几位红颜知己,我都把她 们带来了。"

  郝鹏举:"克昌兄想得周到呀!"

  李克昌:"嫂夫人那里,我可得罪不起呀!"

  郝鹏举:"我已另外找了个秘密地方,金屋藏娇,并且已告诉她,前方战事 紧张,我要到部队去作些布置,今晚上就不回家了。"

  李克昌:"郝老总毕竟老到,嫂夫人尽管是日本留学生,喝过洋墨水,但在 这方面,哪里比得上你郝老总狡兔三窟呀!"

  徐家庄附近一村庄。夜。

  美式中型吉普在村内一民宅前停下。车上走下副官、郝鹏举、李克昌和三 个妓女。

  郝鹏举领着一行人进入民宅。这是郝部"华中民主联军"的一处秘密招待 所,专门负责接待郝鹏举的"特殊客人"——国民党前来策反的神秘使者和他 那些不可告人的狐朋狗党。

  一桌丰盛的酒宴已经摆好。郝先入席,招呼大家坐下,说:"上菜!"

  一道道热气腾腾的菜肴端了上来。

  郝鹏举端起酒杯,说:"克昌兄和各位小姐,一路辛苦了。鹏举给各位接 风,来,干杯!"

  大家一饮而尽。

  郝鹏举:"这里是解放区,是共产党统治的地盘,各位就待在屋里,不要外出,更不要到处乱跑。附近的老百姓赤化甚深,共产党耳目众多。不过,他 们封了我一个华中民主联军总司令的头衔,我又加派了卫兵,对外称这里是机 密重地。各位待在屋里,我保证大家的安全,而且可以吃饱,喝足,玩得痛 快。"说毕,色迷迷地盯着妓女,淫邪地大笑。

  时近黄昏,暮霭降临。

  一队新四军战士和几十名民工,行进在村间道路上。战士都身带短枪,肩 挑沉甸甸的担子。民工也都挑着担子、推着小车。车上装满了各种各样的军需、 民用物资。

  一位中年新四军干部徒步走在队伍前头。他腰佩左轮手枪,身前身后有好 几匹马,马背上放着几个沉甸甸的布制口袋。他是苏皖边区政府第一副主席、 中共华中分局民运部长刘瑞龙。

  刘瑞龙 36 岁,精明干练,和战士、民工们边走边说,亲密融洽。他用手擦 擦额头上的汗,说:"前面村子里就住着陈军长,快走!"

  这位青年将领,江苏南通人,早在 20 岁那年就参加了红军第十四军的 创建。后来他到红四方面军任宣传部长,参加了两万五千里长征。抗日战争 中,任苏皖军政委员会书记、淮北行署主任,政绩卓著,是一位年轻的老红军 干部。

  战士和民工们来了劲,欢欣地加快了脚 步。

  村内小学墙上挂着大幅作战地图。陈毅 和宋时轮正在看地图。

  一位参谋进屋,报告说:"军长,参谋 长,刘瑞龙他们来了。"

  陈毅立时大喜,说:"想不到,说到曹 操,曹操就到。刘瑞龙来得真快呀!"

  宋时轮:"走,看看去。"

  小学前操场上,刘瑞龙正在安排战士和民工们休息、喝水。

  陈毅和宋时轮跨出门槛,陈毅就高声招呼:"刘瑞龙在哪里?"

  刘瑞龙闻声,立马来到陈毅面前,立正,敬礼,说:"军长,正准备喝口 水,擦擦汗,把老乡和战士们安顿一下,就去向首长报到,首长就来了,失 敬!失敬!"

  陈毅:"贵宾驾到,苏皖边区政府主席亲自上门,按军政关系的老规矩,我 们当兵的应该出门迎接地方政府首长。要说失敬,首先我们军队的同志要打屁 股。"

  接着,陈毅把身后的宋时轮介绍给刘瑞龙,说:"这位是山东野战军参谋长 宋时轮。"

  刘瑞龙向宋时轮敬礼,说:"久仰!久仰!在红军长征中,在延安,久闻宋 参谋长大名。"

  宋时轮:"你这位四方面军的宣传部长,是出了名的大才子,名闻遐迩,谁 个不知呀!"

  陈毅问刘瑞龙:"你怎么知道我们到了这里?"

  刘瑞龙:"军长亲率山野主力南下,我们边区政府已接到华中分局指示,要 为山野准备给养、经费。今天,我们先给首长送来一部分,以应急需。以后会 陆续送上,我们一定全力保障山野供给。"

  陈毅走到战士们和民工面前,高声说:"同志们!老乡们!你们辛苦了!谢 谢大家!"

  战士和民工纷纷起立,向陈毅敬礼,鞠躬问好。

  陈毅在刘瑞龙陪同下,在院子里边转边看送来的物资。陈毅指指一个个麻

  袋,问刘瑞龙:"这些麻袋里装的啥子?"

  刘瑞龙:"军长,这些麻袋外看不显眼,里面装的可都是金银财宝。"

  陈毅和宋时轮又惊又喜。陈毅问:"刘瑞龙,你快说说里面装的是什么金银 财宝。"

  刘瑞龙:"军长,宋参谋长,你们山野大军过了陇海路,进入了我们华中地 区,原先使用的北海币,这里就不通用了。华中地区使用的是华中银行发行的 华中币。这些麻袋里,就装了很多华中币,供山野大军急需。不够用,我们一 定随时送上,保障军需。"

  陈毅兴致很高,问刘瑞龙:"除了华中币,还有什么宝贝?"

  刘瑞龙:"还有一部分银元、金条。"

  陈毅惊讶地:"银元!金条!这些贵重的宝贝,你们边区政府本来就不多 嘛,还要保障粟裕所部的部分供给,太难为你们了。"

  刘瑞龙:"军长请放心!抗战胜利后,苏皖边区进行了土地改革,翻身农民 保卫土改果实的觉悟空前高涨,生产积极性也大大提高,政府的财政收入也增 加了。保障山野、华野的供给,是我们应尽的责任。"

  刘瑞龙又指了指马背上驮着的布制口袋,说:"军长,我这些口袋里,装的 就是金条,大的每根金条有 10 两重哩!山野大军需用量大,我们这次送来的只 是少数,我想能多带就尽量多带点。"

  宋时轮问刘瑞龙:"战士们和民工们都知道麻袋里装的是金银财宝?"

  刘瑞龙:"大家都知道,都知道。我们边区政府这个流动金库,从来没有丢 失过一张钞票、一块银元、一根金条。"

  宋时轮又问:"你们路上如果遭遇国民党军和强盗土匪怎么办?"

  刘瑞龙:"我们的警卫战士都身手不凡,一个可顶几个。再说,我们的情报 及时、准确,地形又熟,每次行动,事先都周密计划,一般说不会有事的。"

  陈毅和宋时轮连声夸奖:"太好了!太好了!太谢谢你了,刘瑞龙同志。"

  泗县城外。山东野战军发起了猛烈的攻城战斗,枪炮齐射,硝烟弥漫,部 队连续发起冲锋,战斗十分激烈。

  突然,天空阴云密码,雷声隆隆。俄顷,大雨倾盆而下。

  部队在大雨中继续攻城。

  城头上,国民党军顽强抵抗。

  我突击部队涉水过城壕,但水深过膝,战士们纷纷在不停上涨的护城河水 中被冲走、淹没。

  苏北一村庄。在一处民宅内,陈毅、邓子恢、张鼎丞正在商议战事。

  室外,大雨倾盆,道路、田野一片汪洋。

  陈毅站起身来,望着大雨天,忧心忡忡地说:"打泗县的部队,如果也遇上 了这场大雨,那就要吃大亏啰!"

  邓子恢:"军长,根据抗战时期我在淮北五、六年的生活经验,雨季的时间应该还要晚一些。今年的雨季好像提前了。"

  张鼎丞:"我们在皖南的时候,长江流域的梅雨季节一般在六月份至七月 初。过后,雨季北抬,到了淮河流域。看来,今年淮河流域的雨季,是提前 了。"

  陈毅:"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南通、海门、启东、泰州、扬州一带,现在该 是雨过天晴,粟裕那边,正是用兵的好时候了。"

  黄海边一村庄。华中野战军"四中队"(无线电侦听破译分队)住地。十几 名男女机要人员正在紧张地工作。

  一位女机要员聚精会神调整着机器。她听了一会儿,高兴地对同伴说:"又 是一份重要情报。"

  华中野战军指挥部。

  粟裕正站在墙上挂着的军用地图前沉思。

  女机要员喊了声"报告"。

  粟裕回头看,笑道:"小鬼,看你这副高兴模样,又收听到什么重要消息 了?"

  女机要员:"报告首长,蒋该死(介石)最近要上庐山,在山上开绝密军事 会议。"

  粟裕:"老蒋又要搞什么新名堂了。我们苏中首当其冲,紧靠南京、上海, 就在他的卧榻之侧,不把我们消灭、赶跑,他是睡不着觉的呀!小鬼,你们要 密切注意敌人的动向,一天 24 小时,每小时都不能漏听、漏报!"

  黄海边一村庄。

  华中野战军指挥部。粟裕和谭震林、刘先胜、钟期光正在商议军机。

  粟裕:"目前敌人正在经营他们从海边直到扬州的'一字长蛇阵'。我们一 师、六师 3 万主力,经过休整,兵强马壮,部队嗷嗷叫,都要求再打几个胜仗。 可是敌人也变得更狡猾了,战机难寻呀!"

  谭震林:"我们是不是给敌人制造一点错觉,再寻找歼敌良机?"

  粟裕:"据我判断,敌人目前兵力分散,能够集中使用的机动兵力已不多。 南通是敌人的侧后翼,敌四十九师是东北军,是杂牌,战斗力相对较弱。我们 如果拿它开刀,胜券较有把握。"

  徐家庄。夜。郝鹏举、李克昌和三个妓女在喝酒、调笑。

  李克昌:"郝老总,你在尽享艳福的时候,可不要忘了薛主任对你的厚望 呀!"

  郝鹏举:"岂敢,岂敢!克昌老弟,你尽管放心。我郝某从今年 1 月受陈毅 胁迫,来到共产党这边以后,表面上他们封了我一个民主联军总司令的名义, 暗地里他们一直在想办法拿掉我的兵权,挖走我的部队。陈毅还派了朱克靖等 十几个政工人员,说什么要改造我的部队,滚他妈的蛋,老子才不吃这一套。"

  李克昌和妓女们频频向郝鹏举劝酒。

  郝鹏举越喝酒越来劲,继续骂骂咧咧地说:"别看朱克靖是什么老资格,还 当过朱德的什么党代表,老子照样让他坐冷板凳。共产党想叫他当我们部队的 政委,没门!我只给了他区区一个联络代表的名义,还把他们放到军官教导团 里,根本不让他们接触我的部队。我这支部队呀,两万多人马,照样姓郝,一 切都是我说了算。"

  李克昌:"郝老总深谋远虑,驾驭部队有方,就连共产党的大人物陈毅,对 你也无奈其何,佩服,佩服!现在党国有望于郝老总,薛主任希望你早一点回 归中央呀!"

  郝鹏举摇摇头,说:"不忙。我还要看一看。"

  李克昌:"现在国军多路人马,从南、北两个方向同时出动,大军压境,陈 毅已亲率主力越过陇海路到了淮北。你想想,陈毅手里区区几万人马,装备又 差,哪里抵挡得住薛主任派出的几十万精锐之师?郝老总,你如能在陈毅后方 空虚之时,反戈一击,在他的心脏地带放一把大火,再抓他们几个华东局的头 头脑脑,你岂不是为党国立了大功!"

  郝鹏举又是连连摇头,不以为然地说:"克昌老弟,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 二。我原先驻在莒县,陈毅为什么把我们调到这小小的徐家庄来?再往东走, 就是白茫茫的一片黄海。陈毅这步棋,阴毒得很哪!他还在我附近放了军分区 的部队,严密监视着我。我远离了临沂,哪里还抓得到华东局的头头脑脑,相 反,共产党可以随时把我们赶到黄海里喂鲨鱼。所以呀,我还得忍着点,得寻 找适当的时机。我准备马上派个人到前方去晋见陈毅,要求南下参战,主要是 探听虚实,摸摸他的态度。你们得耐着性子,你懂吗?。"

  黄海边,华中野战军前线指挥所。墙上挂着多幅地图,一种是五万分之一 的当面作战地图;一种是二十万分之一的友邻部队地区的地图;一种是五十万 分之一的地图;再一种是一百万分之一的全国地图。

  粟裕一个人站在地图前,看图,沉思。

  女机要员喊:"报告。"

  粟裕接过电报阅看,高兴地命令:"严科长,快通知部队,准备立即行 动!"

  南通,张謇花园。

  李默庵、罗觉元、王铁汉三人在商议军机。

  罗觉元:"总座,这次李堡失利,损失九千多人,被粟裕搞走那么多武器 装备,国防部和陈总长非常恼怒,要我们严加追究,对主要责任者,要军法从 事。"

  李默庵长叹一声,说:"南京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是要追究我李某的责 任!"

  正说着,一位参谋手持电报夹,匆匆进门喊了声:"报告"。

  罗觉元接过电报夹,看后,神色紧张地对李默庵说:"总座,粟裕的主力出 动了,情报说是直奔我们而来。"

  李默庵不解地:"不可能吧?远途奔袭,到我们封锁圈里来打,乃兵家大 忌,他粟裕不会不懂兵法吧?"

  夜。华中野战军主力第一师、第六师在各条公路、田间小路上行进。

  王必成边走边对江渭清说:"粟司令这步棋,又是一步险棋,一着奇招,敌 人肯定会大出意外。"

  江渭清:"我们这次是夜间奔袭,敌人还在睡大觉,我们就飞兵天降,兵临 城下了!"

  林梓镇。关帝庙。观音堂。拂晓。

  华野各路攻击部队同时向敌人开火。枪炮声大作。敌人各阵地哨兵遭此突 然袭击,有的被击毙,有的被打伤,有的边逃边叫:"新四军攻城了!新四军攻 城了!。"

  敌人大乱。

  华中野战军进展神速。敌人纷纷缴械投降。

  林梓镇关帝庙。拂晓。

  交警总队少将总队长熊剑东从睡梦中惊醒,高声命令:"叫各大队给我顶 住!顶住!"。他还未穿好军装,几名华中野战军战士已持枪冲到他面前, 威严地命令:"不许动!缴枪不杀!"

  熊剑东无奈地举起了双手。

  林梓镇郊。

  王必成、江渭清和几名参谋人员在指挥所内指挥战斗。一参谋正在向各旅 打电话询问歼敌人数:"十六旅司令部吗,你们旅歼敌多少呀?。喔,初步统 计歼敌 1000 人。"

  "十八旅吗,你们旅歼敌多?。1200 人左右。"

  参谋放下电话,转身向王、江报告说:"初步统计,我旅歼敌约 2200 人左 右,还抓到一名少将。"

  正说着,被俘的少将总队长熊剑东被押送来到六师临时指挥所。

  江渭清问:"你叫什么名字?"

  熊剑东:"鄙人名叫熊剑东。狗熊的熊,宝剑的剑,东南西北的东。"

  王必成问:"你是哪个单位的?什么职务?"

  熊剑东:"交通警察第七总队,少将副总队长。"

  江渭清:"你们交通警察总队的前身是忠义救国军,对吗?"

  熊剑东:"是"。

  江渭清:"你当时在哪个单位?任什么职务?"

  熊剑东:"我先在忠义救国军。后来,戴(笠)老板指令我曲线救国,我就 投降了日本人,当了周佛海的伪中央税警团团长。四五年八月日本人投降了, 戴老板又专门给我发了一份电报,指令我配合周佛海确保上海治安。蒋介石发 电报任命周佛海为上海行动总队总队长,我被任命为副总队长。"

  王必成:"当年我们新四军六师在苏南,吃了你们忠义救 国军的不少苦头哇!你们不打日本人,还明里、暗里和日本人 勾结,共同对付我们新四军,干的坏事太多了!我的老战友胡 焜,就是被你们忠义救国军杀害的。"

  熊剑东低头无语。

  江渭清:"你当过忠义救国军,又干过伪军,清过乡。小 日本投降后,你摇身一变,又成了国军。现在你又打内战。从 你身上,体现了日本人、汪伪军、国民党顽固派,都是反共反 人民的一丘之貉。"

  熊剑东立正站着,无地自容。

  王必成

  江渭清:"按你的罪行,光是干伪军、清乡,杀害多少新四军和老百姓这一 条,就可以判你死罪,枪毙十次、百次也够了。不过,现在你当了我们华中野 战军的俘虏。按照我军一贯的俘虏政策,我们对你宽大,不会杀你。"江渭清吩 咐参谋人员:"把他押送到俘管处去。"

  苏北一村庄。

  陈毅在和八师师长何以祥、丁秋生边走边谈。

  何以祥:"这次我师在泗县没有打好,请陈军长给我们处分。"

  丁秋生:"仗没有打好,部队产生了消极埋怨情绪,主要是我们思想政治工 作没有做好。"

  陈毅:"也不能笼统地说泗县一仗没有打好,你们不是只用 10 分钟时间就 攻进了泗县城吗?你们不是歼灭敌人三千多吗!两天两夜时间,光是杀三千头猪,也不容易啊,何况消灭的是武装到牙齿的'广西猴子兵'?你们不光要看 到没有打好、也就是没有打成一个干净、彻底的歼灭战这一面,也要看到歼灭 敌人三千多的一面,这样才能鼓舞士气嘛!"

  丁秋生:"军长的指示,我们回去后立即传达,组织学习。"

  陈毅:"要得!你们什么时候开会,我去参加。"

  苏北一村庄外。

  在一片茂密的树林丛中,八师在开连以上干部会。

  何以祥师长、丁秋生政委陪伴陈毅来到会场。干部们站起来热烈鼓掌欢迎。

  陈毅向大家挥手,示意大家坐下,说:"同志们,我代表党中央、毛主席慰 问你们来了,因为你们在泗县打了败仗。如果你们打了胜仗,我就不来了。"开 头全场一片静默,继而报以热烈的掌声。

  陈毅继续说:"泗县这一仗,没有按原定计划打成一个漂亮的歼灭战,而是 打成了一个消耗战,歼灭敌人三千,我们也伤亡二千,损失惨重啊!同志们, 这个责任谁承担?我说,不是部队不好,不是何师长、丁政委和团长、营长、 连长不行,主要是我陈毅作为统帅应承担责任。我从来不向敌人低头,但对自 己同志,我常常自我批评,很愿意低头。人算不如天算。谁知道老天爷不帮忙, 会突然下那么大的雨啊?谁知道护城河里的水会突然涨了那么多啊?。不过, 我们也不能怨天尤地呀!我们还是要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归根到底,最最主要

  的原因,是没有落实毛主席集中兵力打歼灭战的指导原则。我们有 22 个团,打 敌人一个师 3 个团,七比一,应该胜券在握嘛。可是,后来用于攻城的部队, 只剩下 6 个团,又分了一半去打外围,结果变成了敌人两个打我们一个。教训 深刻啊。"

  全场一片静寂。师长、政委和许多干部在记笔记。

  陈毅提高了声调,说:"同志们,泗县一仗没有打好,有的同志产生了消极 情绪,这不好嘛!一个无产阶级革命战士,经不起挫折,失败,还算什么革命 战士?当年红军长征了,我们留在中央苏区的主力红军和游击队,还有 16000 人。可是,打了三年游击战争,苏区损失了百分之九十,到改编成新四军,只 剩下几千人。你们说,这是不是失败了?还有,红军两万五千里长征,我说是 两万五千里长败!中央苏区站不住脚,国民党赶我们跑嘛!爬雪山,过草地, 历尽千辛万苦。可是,坚持到底,到达陕北,这就是胜利!"

  干部们受到极大的鼓舞,树林中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这时,国民党的几架飞机由远而近,呼啸着在上空掠过。

  陈毅望望天空诙谐地说:"蒋介石对我陈毅很感兴趣呀!红军时期,他悬 赏 5 万大洋,买我的人头。如今呀,他提高了价码,出 10 万大洋买我的人头, 还派飞机给我跟班,我走到哪里,他的飞机就跟到哪里。昨天,中央社的广播还造谣说,我陈毅伤势沉重,越 过陇海路,逃回临沂去了。同 志们,你们看,我陈毅不是活 得好好的,跟你们八师在一起 吗?。"说毕,豪爽地大笑。

  徐州,绥靖公署办公室。

  大门口有 4 个卫兵站岗。美 式军用吉普进进出出。

  一间宽大的办公室内,薛岳 正在批阅文电。

  一参谋军官来到门口,立正, 喊了声:"报告"。

  薛岳:"进来。"

  参谋:"南京国防部急电。"

  薛岳接过电报,阅看。

  蒋介石的声音:"。务须 督促所部,十五天内攻占苏北所 有城镇,九月底前歼灭共匪,至少应赶过陇海路至山东境内。"

  薛岳沉思片刻,随即拿起电话机:"要李延年副主任"。

  国民党徐州绥靖公署副主任李延年中将接电话。

  薛岳:"委员长严令:务须于十五天内占领苏北城镇。现在,两淮尚在共匪 手中,你们要立即部署重兵,以最快速度攻占两淮,向委员长有个交待。"

  李延年:"我们已经作了多次研究,准备让七十四师为主要突击力量,从共 匪最薄弱的环节楔入淮阴。张灵甫师长已打了保票,组织了前锋部队,保证出 敌不意,一举成功,请主任放心。"

  薛岳:"好,好,我等你们的胜利捷报。不过,目前陈毅的主力在两淮北 面。两淮又属粟裕防区,此人善于用兵,你们要小心。"

  李延年:"据情报,粟裕目前尚在南面与李默庵纠缠,等他赶到两淮,张灵 甫已经站在淮阴、淮安的城头了。。"

  林梓镇附近。

  粟裕和参谋人员来到一村庄。六师副师长王必成、副政委江渭清在村口迎 接。粟裕和他们一一握手。他们边走边谈,来到一架风车旁,粟裕停下脚步, 凝视前方。

  粟裕:"我们打下丁堰、林梓后,敌人一定要报复。我一直在琢磨敌人下一仗会怎么打,如皋、南通的敌人可能西来,黄桥的敌人也可能东进,对我们进 行包围。你们要准备连续作战。"

  王必成、江渭清异口同声:"首长指到哪里,我们就打到那里。"

  粟裕:"这打仗呀,比如下棋,要棋看三着。我设想,等黄百韬在邵伯一打 响,我们就仿照古人'攻魏救赵'的办法,先攻其必救的黄桥。这样,我们就 调动了黄百韬,让他从邵伯抽部队来救黄桥,我们可寻找机会歼灭运动中之敌, 又解了邵伯之围。"

  王必成:"粟司令这步棋想得好。但我们师距黄桥还有一、二百里路呢!"

  粟裕:"我只说了黄百韬,还有南通的李默庵,他也会马上出动。那好,我 们就在如黄公路上埋伏下奇兵。他以为我主力去攻黄桥了,一路上就会疏于戒 备,忙于赶路,这又给了我们在半路上下手的机会。"

  江渭清:"太妙了!粟司令这个设想,可谓一举三得。" 华野部队攻入黄桥镇,老区人民夹道欢迎。 华中野战军取得如黄路战斗大捷,收复黄桥,歼敌 17000 余人。

  苏北泗阳一村庄。

  国民党七十四师前线指挥所。张灵甫召集各旅旅长开作战会议。

  张灵甫:"委员长命令 15 天内攻占苏北共匪所有城镇。上峰把攻占华中共 匪首府两淮的重任交给了我师。我们要打出国军的威风来,不能像黄百韬、李 天霞那样当共匪的手下败将。下面,请魏参谋长宣布攻占两淮的作战计划。"

  魏振钺:"人们都说陈毅、粟裕善于用兵,这次师座制订的作战计划,以 其治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他们想都不会想到。首先,绥靖公署以第七军 自泗阳东渡运河,向两淮突进,但他们是佯攻。另以整编二十八师向陈毅的山 东野战军发动进攻,拖住他,使他不能南下支援两淮。南面的李默庵各整编师, 向粟裕各部发动进攻,拖住他,使他不能北上。这样,两淮的敌人就成了一支 孤军。"

  张灵甫插话:"据情报,共匪在两淮只有六个团。我师三个旅十几个团 3 万 大军压下去,岂不是雷公打豆腐,把他们压得粉碎。"

  魏振钺:"当第七军正在猛攻敌人之际,我师加上配属的国防部直属工兵 十五团,超越第七军直取淮阴。师座还有另一个杀手锏,就是卢醒旅长麾下主 力一七二团二营,师座取名为'钻隙部队',全营化装为共军,从敌人空隙部钻 进去,迅速攻入南门。。"

  张灵甫得意地:"我还有另一个'杀手锏',就是我们从共匪某纵队骑兵团 那里搞到了一份密电,得知了敌苏中援兵开抵两淮的具体时间。我就赶在共匪 援军抵达之前出动,将两淮搞过来。"

  淮阴城头。夜。伪装成我军的国民党"钻隙部队"进抵城下。一敌官高声 喊叫:"快开门呀!我们是从苏中赶来增援的呀!"

  城墙上我军一战士:"援兵到了,班长,快开门呀!"

  班长从城墙上往下看,见来者穿的都是和自己一样的新四军军装,但又半 信半疑自言自语:"援兵到了,上级怎么没有通知呀?"

  突然,已经悄悄爬上城墙的敌人从背后一把抱住班长,将他杀害。

  敌"钻隙部队"大队人马登上城墙,涌入城内,与我军进行巷战。

  国民党各路大军分别从东门、北门、西门攻进淮阴城内。

  天色大明,我军撤出淮阴城。

    (本文摘自由金城出版社出版的《华东战场最高机密》)  
(责任编辑:黄子娟、孝金波)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