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军事--人民网
人民网

《华东战场最高机密》

第八章

2012年05月02日14:25    来源:人民网-军事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推荐
  • 字号
张灵甫组织"钻隙部队",化装成共军偷袭"两淮"成功,被誉 为"出师三日,连克两城,勇冠三军"。张灵甫四次婚姻,前三次均告失败。第二任妻子吴海兰惨死在他的枪口下。他也因"杀妻案"被判刑 10 年。宋美龄告诫张灵甫:你这个火暴脾气得好好改改了。
  淮安城头。张灵甫站在高大的城墙上,得意洋洋, 手持司的克手杖,戴墨镜,让记者们"卡赤"、"卡赤" 地拍照。

  一位女电讯员匆匆赶来,走上城墙,向张灵甫立 正、敬礼,报告说:"师长,您家里有份急电。"

  张灵甫诧异。他接过电报,轻声念道:"家有急 事,盼速归。玉龄。"

  张灵甫一下子兴致全无,挥了挥司的克手杖,说: "回去!"

  淮安城内。国民党七十四师司令部。

  张灵甫在向南京家里打电话:"喂,喂,玉龄吗。噢。夫人病了,躺在 床上。什么病?不好说。好,好,我马上回去。"

  张灵甫焦急地:"给我接南京国防部陈总长。喂。喂。陈总长吗。

  对,敝职张灵甫,家有急事,夫人病了。对。两淮已被我师光复,共匪粟 裕部死伤惨重。对。详情正在草拟,很快上报。谢谢陈总长。我马上 就回南京。"

  张灵甫放下电话机,喊:"来人!"

  一位副官应声入内。张灵甫吩咐:"给我准备汽车。路上有共匪,派一个排 的警卫。马上准备出发,去南京。"

  南京下关轮船码头。渡轮徐徐靠近码头。

  张灵甫登车。车队徐徐开下渡轮,驶进南京挹江门。 街上有报童在卖报:"卖报,卖报!国军两淮大捷,共 匪死伤万人!","看报,看报!张灵甫将军智克两淮,歼 匪数万。","看报嘞,看张灵甫将军大战粟裕,勇冠三 军。"

  张灵甫命令停车,向卖报人招招手。

  张灵甫掏钱买报,看到自己在淮安城头的大幅照片,脸 上浮起得意的笑容。

  张灵甫大步流星走进南京二条巷蕉园一号公馆,来到一楼客厅。

  夫人王玉龄从二楼款款地走下楼来。

  张灵甫紧走几步,上前搀扶王玉龄,埋怨地说:"你怎么下来了?身体不 好,要多休息。我会上楼看你的嘛!"

  张灵甫又问保姆:"夫人得的什么病?你们怎么不好好照看呀!"

  中年保姆笑道:"军长,恭喜你!夫人有喜了。"

  张灵甫一听,大喜过望,一把抱住王玉龄狂吻,说:"玉龄,谢谢你,谢谢 您。"

  南京。美龄宫灯火辉煌,蒋介石和宋美龄正在大客厅内举办小型的家庭舞 会。

  宋美龄在打电话:"灵甫吗?。听说你从前方回来了?"

  张灵甫拿起电话机,一听是宋美龄的声音,连忙毕恭毕敬地回答:"夫人好!是,我下午刚从两淮前线回到家。我是向陈总长请的假。"

  王玉龄拥着被子在床上半坐半躺。

  张灵甫:"夫人,请你报告校长,学生张灵甫向校长致敬问候。"

  宋美龄关切地说:"灵甫呀,刚才委员长说了,要我代他向你问好,向玉 龄女士问好。对。对。委员长还让我转告你,男人在外面打仗,对家里 的女人要信任,要放心,要体贴。他还说了,叫你千万不能让西安那样的事 重演。听懂了吗?那好,有机会,委员长和我邀请你和玉龄到我们家里来做 客。"

  宋美龄放下电话耳机,对蒋介石说:"这个张灵甫,前面三个老婆,离婚的 离婚,被他打死的打死,现在对王玉龄,可得好好待她了,他那个狗脾气得好 好改改了。"

  蒋介石:"灵甫是我的学生,可是他西安杀妻那件事,影响实在太坏了,再 加张学良、于凤至也插了一杠子。那会儿对他,我虽有心开脱,也是怒其不争、 爱莫能助呀!"

  张灵甫打完电话,王玉龄就问她:"校长和夫人消息怎么会这么灵通呀?你 一回来,他们就知道了,就连我滑了一跤,他们也都知道了,是谁告诉他们的 呀?"

  张灵甫诡秘地做了个"闭嘴"的手势,说:"这你就甭问了。我学的是 历史 , 知道古今中外的皇帝、国王都在大臣周围派了眼线,监视大臣们的行 动。委员长也一样,要不。他就当不了委员长了。反正呀,校长和夫人 对我、对你,都是挺关心的嘛!对我们有知遇之恩嘛!。"

  王玉龄说了句:"多可怕呀!"

  张灵甫随后关熄了床头柜上的台灯。

  室内一片漆黑。只有墙上的挂钟在"滴答,滴答"地走着。

  张灵甫躺在床上,睁大双眼,毫无睡意,耳畔不时响着宋美龄、蒋介石的 声音:"千万不能让西安那样的事重演"。

  张灵甫的思绪回到了西安老家。

  陕西长安大东村。这是西北黄土高原上的一个典型的农村。农民张鸿恩的 家里,正在举行西北黄土高原上的传统婚礼。

  新郎、新娘在鼓乐声中和众多贺喜亲友的吹呼声中,拜天地、拜父母,送 入洞房。新郎就是年轻英俊的张灵甫。

  张灵甫挑开盖在新娘头脸上的红布,新娘同样年轻美貌,她名叫邢琼英。

  红烛高烧,洞房里喜庆、美满、温馨。然而新郎张灵甫却紧锁双眉,开 心不起来。

  张灵甫的第一次婚姻,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邢琼英没有文化,张灵甫 从小读私塾,把"四书""五经"背得滚瓜烂熟。他还特别喜爱书法,到西安读 中学后,把西安文庙碑林里的 1000 多块碑帖,临摹了一遍又一遍。长安中学还 特地为他举办了书法展览,观者川流不息,都大加称赞。当时在西安的靖国军 总司令、大书法家于右任,看了张灵甫的书法,连称奇才,后生可畏。

  北京。北京大学校门口。青年学子张灵甫进入校门。

  北京大学历史系,老师在讲课。张灵甫端坐在台下听课。

  风起云涌的北京学生运动。学生们走上街头游行示威。在"北京大学"

  大横幅引导下的学生队伍中,张灵甫在激动地挥舞手中彩旗,高呼口号。

  河南开封。开封市区龙亭。国民军联军第二军司令部门口,四个身穿国民 军联军服装的士兵在站岗。

  身穿学生服的张灵甫来到门口,向卫兵打听、诉说。

  张灵甫在反帝反封建的大革命洪流中,投笔从戎,参加了冯玉祥孙岳统率 的国民军联军。

  张灵甫后来听说孙中山先生创办的黄埔军校在广州招生,于是不远千里,从陕西辗转到了广东,成了黄埔军校第四期入伍生总队的学员。

  张灵甫把天、地、君、亲、师奉为最崇高的纲常。打从进入黄埔军校那天 以后,他就把校长视为明君、领袖、导师,把忠君、爱国作为人生信条,紧紧 地追随着蒋介石。

  四川广元县国民党军的一个军营。门口警卫森严。

  佩戴上校军衔、身穿黄呢军服的张灵甫,气宇轩昂地乘着一辆军用小汽车, 从外面回到团部。

  团部一个不大的会议室内,七名中校、少校军官端端正正地坐等张灵甫的 到来。

  张灵甫走进会议室。众军官起立。张灵甫走到主位,双手一按,说:"请 坐。"

  张灵甫得意地说道:"各位,这次我到师部、军部开会,师长、军长都表彰 了我团,认为我团在剿匪作战中表现突出,俘虏和斩获甚多,在全师、全军都 名列前茅。上峰除了通令表彰我团外,还要发一笔丰厚的奖金,犒劳各位。"

  众军官高兴地热烈鼓掌。

  张灵甫问:"各位,到哪个酒楼、饭店呀?"

  众人七嘴八舌地议论开了,有的提"丰富酒楼",有的提"广元大饭店", 有的提"四川酒家",有的提"剑阁饭庄"。

  张灵甫:"好了,好了,等上峰的奖赏发下来,我们一个一个酒家轮流吃, 吃个遍。今天嘛,咱们团驻兵广元,就到广元大饭店去,各位意下如何?"

  众军官:"团座,你一锤定音,听你的。"

  广元大饭店包间。一桌酒席已摆好。少校吴副官招呼军官们入座,张灵甫 在主位坐定。

  张灵甫说:"来,今天我们尽兴,先干三杯。不干,就是孬种。"他率先举 杯,众军官纷纷起立、举杯。

  一位中校站起来说:"本团此次进剿共匪,战功卓著,全赖团座统兵有方, 指挥若定。我先向团座敬一杯。"说毕,躬身与张灵甫碰杯。张灵甫起立,举 杯,跟副团长碰杯,两人干杯。

  在座所有军官轮流向张灵甫敬酒。

  席间,一位中校营长问张灵甫:"团座,怎么不请嫂夫人到广元来看看,住 上几个月?"

  张灵甫叹了一口气,说:"我家里那个老婆呀,农村妇女,土包子,只能烧饭做菜生孩子,哪能上得了台面呀!"

  张灵甫又连连摇摇头,说:"不瞒各位,我的这位结发妻子,是父母之命, 媒妁之言。我在无奈之中,不得不勉强入洞房。她虽然给我生了个儿子,让我 们张家传宗接代有了香火,可是我并不满意这桩婚姻。我之所以一再离家上北 京,到开封,南下广州进黄埔,原因之一也是为了逃避。"说毕,一仰脖子 喝了一杯闷酒。

  吴副官眼睛一亮,说:"团座,像你这样堂堂国军上校团长,一妻多妾有的 是。你再在军中取一位压寨夫人,也是人之常情嘛!"

  张灵甫乘着酒兴,在众人撺掇下,也点头微笑,表示默认了。

  广元县城。张灵甫在吴副官陪同下,来到一条巷子,在一座门墙前下马,

  穿过小巧的院子,进入一幢两层楼房。

  张灵甫刚迈进门,一位老人在一位中年男子的搀扶下起身相迎。

  吴副官紧走几步,向张灵甫介绍说:"这位是我堂叔,这位是我堂弟。"又 向老人介绍说:"这位是我们团的张灵甫团长。"

  老人吩咐儿子:"快让你妹妹出来见见张团长。"

  俄顷,中年男人带着一位年轻姑娘来到客厅。她大大方方地向张灵甫行了 一个鞠躬礼,又对吴副官叫了一声"哥",就侧立在老人身旁。

  吴副官介绍说:"我们这位张团长,并非是只会操枪弄炮的一介武夫,而是 北京大学历史系的高材生,又是黄埔军官学校的毕业生,文武兼备,军政双全, 年轻英俊,前程无量。"

  吴副官又向张灵甫介绍说:"我的这位堂妹妹,名叫吴海兰,出身书香门 第,是我叔叔婶婶的掌上明珠,又读过高中,知书识礼,她在学校里门门功课 优秀。不过,张团长,你是大学生,将来可要多教教她啰!"说毕,笑了起来。

  吴海兰羞涩地低下了头,抿嘴一笑。

  老人问张灵甫:"听侄儿说,张团长写得一手好书法,军中有人誉之为'张 体'。老朽也喜爱书法,能否请张团长当面赐教呀?"

  张灵甫内心知道这是吴副官的刻意安排,目的是打消吴家不愿让女儿嫁给 一个不通文墨的大老粗。于是他拿起笔,略加思索,一挥而就,写毕,双手呈 送给老人,谦逊地说:"请老伯不吝赐教。"

  老人见张灵甫写的是张旭、怀素的'狂草',不禁大喜过望,连声称赞: "好字,好字!张团长的书法,笔势恣肆放纵,字形连绵回绕,变化无穷,潇 洒飘逸,深得狂草鼻祖、草圣张旭、怀素的真传。官兵们赞誉张团长的书法为 '张体',今日一见,名不虚传。"

  张灵甫对吴海兰一见钟情,很快坠入爱河,不久后就结了婚,还生了个女儿。

  一天,张灵甫告诉吴海兰:"上峰严令,为保证剿匪战事,本军所有军官眷

  属一律迁往西安。"

  吴海兰大吃一惊,连连摇头,说:"我不去西安!我的老家在广元,我为什 么要去西安?"

  张灵甫解释:"我是团长,全团军官的眼睛都盯着我。你是团长夫人,全团 眷属的目光都盯着你吴海兰。那些老娘们可厉害了,你如果不去,她们也会闹 着不走的。"

  吴海兰:"我是广元本地人,上有父母,还有兄弟姐妹,到了西安,举目无 亲,咋办?"

  张灵甫:"你是本地人,可是很多眷属也是本地人呀!再说了,我的老家离 西安才 30 里,他们会照顾你的。"

  广元县城军营。身穿上校军装的张灵甫,在军营里察看、巡视。

  一位上校军官,身后跟着两个勤务兵,行色匆匆回到军营。

  张灵甫看到后,急匆匆迎上前去打招呼:"嘿,老伙计,这么快就回来了!

  怎么不多住几天,跟老婆亲热亲热呀?"

  上校:"假期到了,再舍不得老婆,也不得不回来呀!"

  张灵甫问:"你看见我们家海兰了吗?"

  上校:"同住在一个大院子里,怎么会看不到呀!"

  张灵甫急切地问:"她好吗?"

  上校见张灵甫急乎乎的模样,脸上现出逗趣的神色,诙谐地说:"啊呀,老

  兄,说出来你可不要生气啰!"

  张灵甫更急了:"别卖关子了,快说呀!"

  上校逗趣地:"咳,你老兄那位太太呀,一天,我看见她打扮得花枝招展,

  身边还有一个年轻小子,两个人那个亲热劲。啧啧。别提了。你老兄要

  是不放心,快去西安看看吧。"

  张灵甫立时脸色大变。

  西安,吴海兰住家。吴海兰怀抱婴儿,在逗她取乐。脸上洋溢着甜蜜笑 容。

  张灵甫一把推开门。吴海兰见丈夫突然回来,大出意外,又惊又喜,连忙 迎上前来,说:"你回来了!怎么连个招呼也不打?"

  张灵甫脸色冷漠,立马冲撞,一语双关,说:"打什么招呼?事先告诉你, 你不早有'准备'了!"

  吴海兰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她生性温柔、贤淑,说:"你早点告 诉,我好给你买点你爱吃的东西呀!"

  张灵甫:"我累了。"说毕,倒在床上,蒙头就睡。

  西安至张灵甫老家大东村的乡间泥土路。路两旁的庄稼已经收割。树上结 的苹果、柿子等水果已经成熟,色彩绚丽。

  一辆马车行进在乡间泥土路上。赶车人坐在车头。车内坐着张灵甫和吴海 兰。

  张灵甫冷冷地对吴海兰说:"我家祖祖辈辈是农民。我父亲就是一个庄稼 汉。比不上你们吴家,书香门第。你不要嫌我父母土气!"

  吴海兰真诚地:"哪里,哪里!我怎么会嫌弃你父母?我嫁给了你,他们就 是我公公、婆婆,跟我亲生父母一个样。"

  张灵甫:"我家是农民,住的泥巴房、茅草房,哪能跟你们家相比,你一定 不习惯的。"

  吴海兰:"你今天是怎么了?我们结婚这么些时间了,孩子都有了,你说这 些干啥?再说了,结婚前你都跟我说了你父母、你家庭的情况。我一再表态: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嫁给你团长,是团长夫人。你不当团长了,回家当农 民,我也跟你回农村、当农民!。"

  张灵甫当时心里着了魔,越看,越觉得海兰是虚情假意,以图掩盖她和那 个小白脸的无耻勾当。

  长安县大东村,张家农宅。张父、张母招呼张灵甫、吴海兰坐下歇歇,老 两口忙活去了。

  张灵甫喝了几口水,站起身来,对吴海兰说:"我家后面还有个菜园子,种 的菜可新鲜了,我带你去看看。如果你愿意,割点新鲜韭菜,你亲手包顿饺子 孝敬孝敬我父母。"

  天真的吴海兰不知是计,高高兴兴地连声答应:"好,好,我马上就去。"

  她又问:"这韭菜是用刀割,还是用手拔?"

  菜园子打理得井井有条,各种蔬菜长得郁郁葱葱,生机盎然。

  张灵甫带着吴海兰来到菜园。

  吴海兰看到青青的韭菜后,走到它面前,蹲下身来割韭菜。

  站在她身后不远处的张灵甫,立马眼中露出凶光。他从腰间拔出小手枪, 对准吴海兰"砰!砰!"连开两枪。

  吴海兰猝然倒地。鲜血汩汩地流淌。她两眼睁得大大的。到死也弄 不清丈夫为什么会对自己下此毒手?

  西安街头车水马龙,行人络绎不绝。

  卖报人在叫喊:"卖报,卖报!特大新闻:团长张灵甫,枪杀妻子吴海 兰!""卖报,卖报!请看上校团长杀妻惨案!""卖报嘞,卖报嘞!团长杀妻轰 动古城!西安妇女界强烈要求严惩杀妻凶手张灵甫!"

  西安法院。

  门前墙上高挂国民党政府的国旗、国徽。大门口挂着一块牌子:西安市法 院。四个法警站岗。

  一位中年男子——吴海兰的哥哥,长跪在法院门前。他头顶一张状纸,状 纸上写着醒目大字:"强烈要求伸张正义,严惩杀妻凶手张灵甫!"

  南京,蒋介石办公室。

  蒋介石边拍桌子边大骂:"娘希匹!张灵甫这家伙,混蛋!乱弹琴!一位堂 堂国军上校团长,竟敢亲手枪杀老婆,岂有此理!国法何在?军纪何在?简直 无法无天,无法无天!。"蒋介石大叫:"来人!"

  一位侍从副官应声来到蒋介石面前。

  蒋介石:"急速发一份电报给胡宗南,叫他把这个没有国法军纪的张灵甫, 撤职查办,押送来南京,判刑十年。"

  南京,军人监狱。

  身穿上校军服的张灵甫,背着简单的行囊,来到军人监狱。

  张灵甫曾向胡宗南申辩说:戴绿帽子的事不干。胡宗南狠狠训斥了他,批 评张轻率浮躁,把一句玩笑话当了真,鲁莽行事,既有负于党国栽培,又断送 了自己前程,愚蠢至极!张灵甫后悔莫及,心甘情愿地走进了军人监狱。

  南京街头。

  卖报人在街头高声叫卖报纸:"看报哟,看报哟,特大新闻:国军团长张灵 甫鲁莽杀妻,判刑十年!""看报,看报,上校团长轻信玩笑话,贤淑妻子惨死 枪口下。""卖报,卖报!西安快讯:张少帅主持公道,于凤至伸张正义,胡 长官挥泪斩爱将。请看上校团长杀妻案台前幕后。"

  抗日战争期间,日军大举向我国进攻。大批国民党军开赴前线杀敌。 五十一师师长王耀武在晋见蒋介石时说,张灵甫这个人,是我老部下,黄埔四 期,打仗很勇敢,指挥有一套,现在抗战正是用人之际,政府下令释放所有服 刑官兵上前线,就让他到我师来立功赎罪吧。蒋介石同意了,命张灵甫带兵杀 敌,戴罪立功,以赎杀妻前愆。张又当上了团长。后因作战有功,当上了副旅 长、旅长。这期间,他又和大家闺秀、出身名门望族的高艳玉结了婚。

  可是,张灵甫和第三任妻子高艳玉的婚姻时间并不长久。部队连年转战于 湖南、江西、湖北,俩人聚少离多。高艳玉虽 然生了两男一女,但都不幸夭折了,这次的婚

  姻又走到了尽头。

  黑夜深沉,万籁俱寂。院子里秋虫唧唧。王玉龄鼻息中发出轻轻的鼾声。她睡得很 香。

  张灵甫不想打扰妻子的好梦。借着窗外依稀 的灯光,他深情地注视着妻子的睡态:她脸色 红润如玉,满头秀发披散在枕头上,胸前盖着 一条薄薄的丝绸被,两条雪白的玉臂伸展在被 子外。宛若一尊粉妆玉琢的美人酣睡雕像。

  张灵甫爱怜地轻声对王玉龄说:"玉龄,好姑娘,我的好妻子,你是我生命的另一半!我要一辈子对你好,一辈子呵护你。

  我对前三位妻子都心中有愧,对不起她们啊。我要在你身上弥补对她们的疚 愧,跟你相依相伴,白头偕老。"

    (本文摘自由金城出版社出版的《华东战场最高机密》) 
(责任编辑:黄子娟、孝金波)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