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军事--人民网
人民网

《华东战场最高机密》

第九章

2012年05月02日14:26    来源:人民网-军事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推荐
  • 字号
蒋介石陈诚调动四五十万大军,分四路包围陈毅粟裕主力,妄图 一举全歼,向"国民大会"献礼。中共中央电示:山东、华中两大野战军指挥机构合一,大政方针 在陈毅领导下共同决定,战役指挥交粟裕负责。陈毅高兴地说:这样一加一不是二,而是三、四!
  淮安城内。国民党驻军正在开祝捷庆功大会。会场上挂着"庆祝两淮大捷 庆功大会"的横幅。

  主席台上坐着国民党徐州绥靖公署副主任李延年、整编七十四师参谋长魏 振钺、整编五十一旅少将旅长陈传钧、整编五十七旅少将旅长陈嘘云等高级军 官。

  台下坐满了国民党军官兵。

  李延年在主席台上站了起来,说:"我首先宣读蒋委员长对七十四师的嘉 奖令。这份命令已传令全国所有部队。"他拿起电文,高声念道:"陆军整编 七十四师师长张灵甫,不愧为模范指挥官。两淮既克,平定苏皖不远,希再接 再厉,迅速扩大战果,谨备勋章,重赏以待。"

  接着,李延年高声说:"我们光荣的国民革命军,如果有像七十四师这样的 部队,不要多,只须十个,就能彻底消灭共匪,安邦定国了。"

  庆功大会结束,官兵们纷纷离开会场,少将旅长陈传钧和陈嘘云边走边谈。

  陈传钧:"这次攻克两淮,共匪主动撤离,他们的主力并未受到多大损伤。

  我们到手的,基本上是两座空城。"

  陈嘘云:"是啊,为了攻克两淮,我们付出的代价也不小了!共匪打得很顽 强,以少数兵力,利用城墙,巧用计谋,我们死伤惨重,光团长就阵亡两名, 营长死了六个,元气大伤啊!"

  陈传钧:"上峰口口声声说要活捉陈毅、活捉粟裕。可是他们两个在哪里? 连个影子也没有看到,活捉个球!"

  陈嘘云:"委员长待在南京城里,站着说话不腰疼。闹不好,陈毅、粟裕没 有捉到,我们反会被他们捉了去。"

  这位国军少将旅长所言,并非是杞人忧天。果不其然,半年以后,在孟良 崮战役中,他们都被解放军所活捉,成了陈毅的俘虏。不过,陈毅还是大度地 亲自接见和宴请了他们两人。

  南京街头。

  街上行人匆匆。美式吉普不时穿街而过。南京当时特有的风景——马车, 马蹄得得,载着客人缓慢行进。商店门口挂着"大减价"、"童叟无欺"等大幅 标语。军乐队在吹吹打打进行促销。

  几名报童、报贩高声叫卖报纸:"看报,看报!国军两淮大捷!共匪粟裕主 力死伤殆尽,争相逃之夭夭!""看报,看报!泗县国军重创共匪,匪首陈毅在 召开军事会议时,被国军发现当予轰炸并扫射,陈背部中弹负重伤。一说已伤 重毙命""看报,看报,淮北大捷,国军歼匪五千!"

  南京黄埔路。国防部宽大的会议室内,正在开高级军事会议。国民党一级 上将、参谋总长陈诚主持会议,坐在会议桌正中。左右两边分坐着参谋次长刘 斐、厅长郭汝瑰等高级将领。一个个正襟危坐。

  陈诚春风满面,笑问:"张灵甫将军来了吗?"

  张灵甫立马站起身来,答:"到。"

  陈诚示意张坐下,说:"张师长,这次你们整编七十四师深体委员长宏旨, 不负党国厚望,出师三日,连下两城,共匪粟裕部死伤累累,余部向北逃窜, 华中共匪首府两淮遂告光复,贵师功莫大焉!你知道校长获此胜利捷报,是怎 样夸奖你的吗?"

  张灵甫:"学生弩钝,全赖校长栽培。这次攻克两淮,是校长和陈总长指挥 有方。"

  陈诚:"校长夸奖张师长是黄埔英才,党国栋梁。"接着他面向众将领说: "两淮既克,平定苏皖和山东指日可待。希望各位以张师长为楷模,再接再厉, 迅速扩大战果。国防部谨备勋章,等待各位的捷报。"

  南京,蒋介石官邸。一辆高级小轿车进入黄埔路大院,开抵蒋介石官邸前 徐徐停下。侍从副官打开车门。从车内下来一位身穿新四军灰色军装、戴新四 军军帽的人,大模大样走进蒋官邸,来到蒋介石办公室前,高喊:"报告校长, 学生张灵甫奉命前来晋见。"

  蒋介石开门,突然见到张灵甫这身打扮,大感意外,吃惊地说:"灵甫,你 这是怎么了?"

  张灵甫:"校长,学生是向你报功来了!要不了多久,我张灵甫一定会把穿 着新四军军装的陈毅和粟裕,押解到校长面前,听凭校长发落。"

  蒋介石大喜,连声说:"很好,很好!你抓到了陈毅、粟裕,我一定开南京 全城的庆祝大会,为你庆功。"

  继而,蒋介石仔细打量了张灵甫,颇感诧异地问:"共匪的部队还有军 衣?"

  张灵甫:"报告校长,粟裕所部共匪,在苏中连打七仗,李默庵、黄百韬指 挥无方,国军吃了大亏,不仅损失了五万之众,大批的武器、装备、物资也都 落入共匪之手。这次学生攻克两淮,亲眼所见,共匪军需给养有充足保障,武 器装备亦有很大改善。"

  蒋介石:"陈毅从山东带来的共匪,你见到了吗?"

  张灵甫:"见到了。陈毅所率共匪,原先是山东的八路军。这次泗县一仗损 兵折将多达三四千人。我在淮阴看到过国军俘获的陈毅所部,也都有军衣,供 给也不差。不过,北方八路军穿的是黄军装,南方新四军穿的是灰布军装。两 军杂处,尚未统一。"

  蒋介石:"我已交待陈总长制订一个袭取临沂、活捉陈毅、肃清华东共匪的 作战计划。讨论计划时你要参加。党国寄厚望于你。"

  张灵甫:"学生决不辜负校长的厚望。恳请校长让学生打头阵,当先锋,首 先拿下临沂,拿陈毅的首级来见您。"

  蒋介石:"我不要陈毅的首级,我要活着的陈毅。"

  苏北一农村。华中野战军前线指挥。

  粟裕在接受新华社女记者的采访。粟裕夫人楚青在一旁做速记。

  新华社女记者:"感谢粟司令在戎马倥偬中接受记者的采访。真不好意思, 我不会速记,特地请了楚青同志和我一同做记

  录,粟司令,您不会见怪吧?"

  粟裕笑了起来,说:"你们记者神通广大 呀!"

  记者:"这次两淮之战,国民党电台播出中 央社的报道,说我军打了败仗,请问粟司令,你 怎么看这个问题?"

  粟裕:"有的同志认为,我军应该像保卫马 德里那样保卫两淮,撤出两淮是打了败仗。但我 认为,研究这个问题不能脱离我们的战略方针。 众所周知,我们所进行的运动战,不在于一城一 地之得失,而决定于有生力量的消长。如果我们 的有生力量没有损失,则某些城市的暂时放弃, 正可以分散敌人的兵力,而造成有利于消灭敌人的条件。因此,这次我们撤出两淮,绝对不是我们军事上的失败,而是对蒋军 大规模歼灭战的开始。在两淮作战中,我军歼敌总数也在五千人以上嘛!"

  女记者:"听说这次进占两淮的整编七十四师,是国民党军的五大主力之 一。师长张灵甫狂妄吹嘘说,只要 10 个七十四师,就可以统一全中国。请问粟 司令,您对此有何看法。"

  粟裕:"应该承认整编七十四师装备好,战斗力是很强的。正因为我军目前 还不具备歼灭整编七十四师的条件,所以我军主动撤出,让他们占了两淮。我 相信总有一天,我军会将七十四师这头恶狼,干净、全部、彻底予以歼灭。"

  粟裕站起身来,主动和女记者握手,说:"记者同志,你辛苦了,谢谢!最 后我还要强调一点,这次两淮撤退,我事先没有想到会丢得这么快,没有把工 作放在两淮失守的可能性上,以致部队和地方一度产生思想混乱,甚至埋怨情 绪,这是一个教训,当然首先由我负责。我们共产党人实事求是,从来不讳言 缺点和错误,请你在发消息时务必写上。我们不像国民党那样文过饰非,隐瞒 事实真相,甚至造谣欺骗,颠倒黑白。这一点,也是我们将来必定战胜国民党 的优势。"

  南京,国防部参谋总长会议室。墙上挂着大幅国共两军作战态势图,鲜明 的红、蓝色箭头赫然入目。高级军官在长条桌两旁就坐,表情肃然。陈诚主持 会议。一旁坐着参谋次长刘斐。

  陈诚:"奉委员长指示,今天召开高级军事会议,部署下一步歼灭华东共匪 的作战计划。下面,请刘次长向各位作介绍。"

  刘斐:"遵照委员长和陈总长指示,鉴于目前陈毅、粟裕的主力在淮河以 北、陇海路以南、黄海以西、津浦路以东的地域之内,决定集中整编七十四师 张灵甫部,整编六十九师戴之奇部,整编二十五师黄百韬部,整编八十三师李 天霞部,整编十一师胡琏部,整编二十八师李良荣部,还有方先觉军长的第七 军等,共 8 个整编师(军),组成强大的野战兵团,从西、北、南三个方向,形 成对陈毅、粟裕两部的包围,一举而歼灭之。为防止和阻击陈毅、粟裕越过陇 海路北窜入鲁,我们以整编二十六师马励武部、整编五十一师周毓英部、整编

  三十三师冯治安部在鲁南组成强大的阻击兵力。为了防止陈毅粟裕东窜海州逃 入山东境内,在海州一带部署了整编五十七师段霖茂部。诸位请看。"

  刘斐用手中长木棍在地图上画了一个大圈,接着说:"面对我 50 万人马的 强大国军,陈毅粟裕的六七万人马,处境将会如何?"

  陈诚得意地哈哈大笑,说:"我们浙江老家有句土话,叫十个指头捉田 螺——十拿九稳。这次我们对陈毅、粟裕,是四面包围,瓮中捉鳖,看他们往 哪里逃?!"

  郭汝瑰家。郭汝瑰在客厅内焦急地来回踱步。沉思良久后,他走到电话机旁,拿起耳机拨号,说:"廉儒兄,今天有个朋友送我一瓶好酒,你有空吗?"

  对方电话里问:"什么好酒呀?"

  郭汝瑰:"苏北的洋河大曲,特酿!"

  对方:"好,我马上派人来取。"

  蒋介石中山陵别墅美龄宫。夜。蒋介石、宋美龄春风满面,在举行宴会招 待国民党主要将领。

  蒋介石:"今天的作战会议开得很好。陈总长都向我报告了。我和夫人祝 各位旗开得胜,马到成功!"他和宋美龄举起酒杯,说:"我敬各位将军一杯。 来,干杯。"

  蒋介石和宋美龄一饮而尽。各将领也纷纷干杯。

  蒋介石:"各位,我们现在是在中山陵。有机会你们可以登山北望,过了 长江,就是苏北。共匪粟裕在苏北盘踞多年。如今,我把粟裕赶出了两淮,使 他像丧家之犬,居无定所。毛泽东吹嘘什么苏中七战七捷,娘希匹,一派胡言。 你们打胜了,为什么还要逃跑呀?为什么南通、泰州、如皋、黄桥、海安统统 都落入了我蒋某人手中了呀!自欺欺人,简直自欺欺人。两淮一战,粟裕主力 伤亡惨重。还有那个陈毅,也在泗县被国军打得丢盔弃甲,元气大伤。这都是 我国军前线将士忠于党国,勇冠共匪,殊堪嘉勉,也是诸位将领运筹帷幄,亲冒矢石,与共匪血战沙场所获得的赫赫战绩。来,中正再敬各位一杯!"

  众将领与蒋介石一起举杯,一干而尽。

  蒋介石话锋一转,严厉地说:"不过,粟裕尚在苏北,陈毅又率主力南来, 陈、粟两人原先各自为战,现在两部合一,各位可不能小觑啊!想当年黄桥一 战,韩德勤的 10 万大军,打不过陈毅粟裕的几千新四军,前车之覆,后车之鉴 呀!只要陈毅粟裕还在苏北,不,只要他们还在华东,还在这个世界上,我晚 上就睡不安稳。"

  宋美龄:"委员长为国事日夜操劳,共匪不灭,他是寝食难安呀!"

  张灵甫:"请委座放心,我们决心奋力杀敌,全歼陈毅、粟裕匪部,五个月内肃清华东共匪。"

  蒋介石欣喜地说:"很快就要召开国民大会了,在座的将领有的还是国大代表。看谁能活捉陈毅、粟裕,把他们押送到国民大会上来?"

  郭汝瑰家客厅。夜。

  郭汝瑰坐在收音机前,全神贯注地在听延安广播。收音机里传来声音很低 的延安广播。男播音员正在播送新华社的消息说:"最近我华中野战军举行的两 淮保卫战,共歼国民党整编七十四师和整编二十八师等部 5400 余人。为了保存有生力量,我军主动撤出,完全符合我军的战略方针。

  郭汝瑰听到这里,突然门铃响,郭立刻机灵地调到国民党电台的频率,并放大了声音,一个女播音员嗲声嗲气地在广播:"陈总长最近在中外记者招待会 上称:从军事上对付中共,三个月至五个月便能解决。任何一条铁路线,国军 均可于两周内打通。

  在广播声中,郭汝瑰挥挥手,示意夫人方学兰打开门,热情邀请来客任廉儒派来的交通员进到客厅。

  交通员:"郭厅长,我们任经理派我前来,交待我说:郭厅长处有苏北好酒洋河大曲,他命我取走。"

  郭汝瑰走入内室,取出包扎好的两瓶精装洋河大曲,一边交给来人,一边交待说:"你务必今晚就乘夜车去上海,尽快赶到川盐银行,当面将这两瓶酒交 给任经理。千万当心,途中不要把酒丢了!"

  交通员:"请郭厅长放心,我这又不是第一趟。我立马动身去火车站,今晚还有班夜车去上海。"

  南京中山陵"美龄宫"。蒋介石夫妇在举行招待会。

  张灵甫主动走到蒋介石面前,轻声报告说:"校长,我来南京开会前,已在淮阴到处放风,说七十四已调回南京整训,其目的是造成共匪错觉。我判断粟 裕的主力并未远遁,就隐伏在涟水附近,我准备出奇兵,打他个措手不及。"

  蒋介石:"很好,很好!你这次的'钻隙部队'就起了很大作用!"

  张灵甫:"粟裕诡计多端,但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我比他还多了两个心眼。"

  苏北涟水一村庄。在一间较大的民宅内,陈毅、粟裕、邓子恢、张鼎丞、谭震林、曾山、刘瑞龙在开会。

  陈毅:"根据中央和毛主席的指示,山东野战军和华中野战军会合了。这是华东战场的一件大事。两个拳头捏到了一起,不是 1+1 等于 2,而是等于 3、等 于 4。我们不仅有 10 万大军,而且统一指挥,统一行动,铁拳头砸下去,会 把敌人砸得粉身碎骨。"

  邓子恢:"两军会合以后,中央和毛主席多次来电报作指示。最近中央的电报指示:山野、华野两军集中行动,两个指挥部亦应统一,提议陈毅为司令员 兼政委,粟裕为副司令员,谭震林为副政委。"

  陈毅:"前天,我和子恢、鼎丞、曾山商量后,曾就部队下一步的作战行动,向中央报告。昨天中央来了复电,还是毛主席亲笔起草的。子恢,你宣读 一下。"

  邓子恢(华中分局书记)读电报:"望你们集中山野、华野全力歼灭东进之敌,然后全军西渡收复运西,于二至三个月内务歼薛岳七至 十个旅,就一定能转变局势。为执行此神圣任务,陈、张、邓、曾、粟、谭 在陈领导下,大政方针共同决定(你们六人经常在一起,以免往返电商贻误戎 机),战役指挥交粟负责。"

  陈毅:"我完全拥护中央的指示。重大问题咱们六个人一起商量。我当班长,吹哨子,召集大家共同商议。关于战役指挥,早在 10 月 1 日我给中央军委 和毛主席的电报中,就建议:军事上多由粟裕同志下决心,定可改变局面。从 红军,到新四军,到现在,粟裕同志仗越打越精,战役指挥越出越奇,今后, 你就挑起这副重担吧!"

  粟裕:"军长过誉了!我长期在军长领导下工作,对军长由衷敬佩,心情很 舒畅。现在,党中央、毛主席和陈军长要我挑起战役指挥这副重担,我决心竭 尽全力,当好陈军长的助手,大事多请示,小事不干扰,让陈军长用更多的精 力和时间抓全局。"

  陈毅:"还有一点我要特别强调: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现在山野、华野近 10 万大军一起在苏北、淮北打大仗,后勤保障乃头等大事,今天特地请刘瑞龙 同志参加会议,也请他说说情况。"

  涟水附近。大队国民党军从淮阴城出发,从公路上向涟水县城进攻。坦克 开道。

  大队国民党军从淮安出发,从乡间小路上向涟水县城进攻,大队骑兵开道。

  飞机从上空掠过,向水涟水县城扫射、投弹。

  涟水县城显著的标志物——宝塔映入眼帘。四骑人马 在田间路上奔驰。一前一后是两名全副武装的县独立团战 士,护卫着一位 38 岁的中年干部——华中六地委组织部 长兼第二〈淮涟〉中心县委书记、第二支队政委李干成, 他近旁是他的秘书、一位 20 多岁的年轻干部。

  四骑人马来到一处三岔路口。秘书放慢速度,勒住马 韁问李干成:"李部长,前面不远处就是你的老家红窑乡 李三村,要不要顺便回家看看吕大姐和孩子。"

  李干成说:"军情紧急,不回家了!"

  秘书笑道:"古人夏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你李部长是多次经过家门口 而不回家呀!"

  李干成:"是国民党反动派不让我回家呀!是张灵甫不让我回家呀!他指挥 的七十四师,听说是什么'王牌军'、'五大主力之一,飞机、大炮、汽车、坦 克,正在向我们涟水扑来!我们得和他抢时间呀!"说毕,一挥马鞭,四骑人 马又急速奔跑起来。

  乡村小学。二三十名地方干部从不同方向来到小学校。他们有的边走边 交读,有的互相打着招呼,有的抽烟,有的沉思。大家神情凝重,气氛肃 然。

  小学门前站着涟水县委书记龙光瀛。他边和来人打招呼,还不时伫首张望, 似在等人。

  李干成等一行四人策马来到小学门前。龙光瀛快步迎上前去,向李干成行 了个礼——他是地方干部,军礼并不标准。

  李干成亲切地和龙握手,问:"人都到齐了吗?快开会,开短会,会后立即 行动,时不我待呀!"

  乡村小学教室。教室不大,桌椅板凳破破旧旧。地方干部们已坐满了一屋 子。李干成和龙光瀛走进教室。两人都站着。龙光瀛招呼大家安静,说:"现在 开会。今天,我们召开一个区委书记紧急会议,扩大到乡、镇党委书记参加。

  下面,请李部长、李书记先传达地委和中心县委重要指标。"

  会场上响起一阵热烈掌声。

  李干成:"同志们,地委书记万众一同志和专员吴觉同志,嘱我向大家问 好!"又一阵热烈掌声。

  李干成:"同志们都已经听到了飞机声和大炮声!国民党七十四师和二十八 师已经向我们涟水进攻了!大军压境,黑云压城,形势非常严峻呀!"

  会场一片肃静。

  李干成:"同志们可能已经知道,华中分局和苏皖边区政府的领导和机关、 后勤以及家属、工厂、学校等都从'两准'撤到了我们涟水境内。粟裕司令员、 谭震林政委率领华中野战军第一师、第六师等主力部队,也在涟水境内摆兵布 阵,准备粉碎国民党军的进攻。我们地方党和政府的任务很艰巨,很光荣,概 括起来就是支前、参战、保卫土改胜利果实。"

  说至此,李干成环顾会场,见大家凝重地听着他的讲话,于是清了清嗓子, 继续说:"华中分局机关、后勤、加上部队近 10 万人马,这吃喝拉撒的事,靠 谁呀,就靠你们在座的各位了,我们初步算了一下,光是每天需要的粮草,就 要 60 多万斤!。60 多万斤,这个数字不小呀!我们涟水本来就穷,人口不 多,生产水平不高,抗战八年,日本鬼子多次扫荡、清剿,'三光政策',把涟 水老乡害得够苦了,好不容易抗战胜利了,又搞了土改,人民生活才好了起来, 可是蒋介石不让我们过好日子,又派'遭殃军'(中央军)来进攻,地主老财还 乡团又要来反攻倒算了,要来抢夺土改胜利果实了,同志们,在此严重关头, 我们只有奋起抵抗,支援前线,参军参战,天大的困难也要克服,最艰巨的任 务也要完成 !"

  李干成铿锵有力的语调、斩钉截铁的表情,鼓舞了与会干部,会场上响起 热烈掌声,表示支持和拥护。

  李干成继续说:"具体任务有六项:第一、迅速成立各级支前组织,由书记 亲自挂帅,统一领导,动员全民参与。第二,组织 2 万多人参加担架队、运输 队、随部队行动,救护伤员,运输物资。第三,建立两个可供万人食用的油盐 供应站,同时组织工商界千方百计满足部队日常用品的供应。第四、动员广大 妇女做军鞋,准备秋冬季节衣服,磨米磨面,救护伤员。第五、组织中小学校 老师学生参加宣传,慰劳军队。第六、也是最重要的,是要掀起参军参战热潮。

  涟水县和各区、乡村的民兵,要加紧修路,修桥,协助部队赶修作战工事,站 岗放哨,维持社会治安,盘查可疑人员,捉拿敌人的奸细、间谍。部队需要时 就光荣参军,保证兵源。"

  李干成详尽细致地讲完形势、任务以后,问大家:"同志们听明白了吗?还 有什么问题。"

  会场上不约而同地回答:"明白了!坚决完成任务:"

  龙光瀛:"刚才李部长、李书记的指示很重要,我们县委坚决执行。各区、 乡、村要立即行动,抢在敌人之前做好各项工作,坚决打败国民党反动派的进 攻。"

  涟水城内。三匹战马疾驰而行。马上坐的是团长李士怀和一名作战参谋、 一名警卫员。

  他们来到华野前线指挥所前停下。

  李士怀刚进门。粟裕就站起身来,说:"李团长,辛苦了!"

  李士怀:"粟司令,部队都准备战斗,请首长下命令。"

  粟裕:"敌人已向涟水进攻了,你们团任务很艰巨,我要求你们守七天七 夜,能做到吗?"

  李士怀:"请粟司令放心,我们保证完成任务。"

  粟裕:"敌七十四师分三路而来,三个旅,三万大军,你们只有一个团,你 说说准备怎么打?"

  李士怀:"我们跟七十四师是老对手了。近三四个月以来,在六合,我们跟 七十四师打;在天长,我们跟七十四师打;淮阴保卫战,我们又跟七十四师打。 真是冤家路窄呀!战士们一提起七十四师,没有一个不咬牙切齿的,部队士气 高昂,求战心切,决心完成上级交给的任务。"

  粟裕把李士怀领到大幅作战地图前,交待说:"你要充分利用涟水县城的地 形地物,摆兵布阵,构筑好工事,多组织几道防线。特别要在隐蔽处设置鹿砦、 暗堡、铁丝网,出敌不意,大量杀伤敌人。"

  李士怀答:"是。"

  粟裕:"我早就侦察到张灵甫在废黄河对岸埋伏了部队。他想故伎重演,像 上次打淮阴那样化装成我军,从废黄河隐蔽突入涟水。我就针尖对麦芒,部署 了五旅的十五团,沿废黄河大堤构筑了三道隐蔽防线,让他有来无回。"

  李士怀:"有友邻部队协同,我们团防守七天七夜没有问题。"

  粟裕:"你还有什么困难?"

  李士怀:"我提点要求行不行?"

  粟裕:"怎么不行啊,你说。"

  李士怀:"一是伤病员能及时运下来;二是战斗减员能及时补充;三是弹药

  能不能再补充一些?"

  粟裕笑道:"你的胃口很大!上次在如皋加力镇战斗中,你们缴获了那么

  多,还不够吗?"

  李士怀:"七十四师枪多炮多,火力很猛,我担心弹药会不够用。"

  粟裕:"那好,我让后勤部再给你们补充一些。关于及时转运伤员,华中六 地委和涟水县委李干成他们已作了安排,你尽管放心。"

  涟水城郊。国民党军大炮轰鸣,大批炮弹落在涟水城内外。

  国民党步兵一波又一波地向涟水城冲击。我军英勇还击。

  涟水城内,青壮年组成的运输队在输送弹药。他们还紧张地从前线到后方 医院转运伤员。男女青年学生们在慰问伤病员。

  一大队军民推着小板车、独轮车,挑着担子,肩上扛着子弹箱,给守城新四军送来了弹药、衣服、鞋子、大米、馒头、大饼、鸡蛋。

  为首一位干部也扛着一箱子弹。他是华中六地委组织部长兼第二中心县委 书记李干成。

  李干成催促农民说:"快!快!战士们打了几天仗,等着咱们送弹药、送给 养呢。"

  李干成是涟水人,18 岁考入上海建设 大学,1929 年在大学加入共青团,1930 年 转为中共党员。他在上海做过地下工作。 抗日战争期间,回到苏北先后当过几个县 的县委书记。涟水战役期间,他动员 2 万 多民工随军行动,支援前线,是华中地区 支前工作卓越的领导人之一。新中国成立 后,他任过上海市委常委、上海市副市长。 李干成和夫人吕继英在华中工委(1947)

  涟水城郊一民宅。陈毅、邓子恢、张 鼎丞、谭震林、曾山在研究战况。

  电话铃响,曾山拿起电话机,传来了粟裕的声音:"涟水打得很激烈,我们 已坚持了三天三夜,部队伤亡不小,但敌人伤亡更大。"

  曾山将粟裕所说向陈毅和在场人员复述后,陈毅说:"告诉粟裕,党中央和 毛主席来电报,表扬涟水战役打得好。桂系第七军的增援部队已被我军堵住。

  这些'猴子军'精得很哪,我们狠狠一打,他们为了保命,保实力,哪里还肯 死心塌地去支援七十四师?你们再坚持几天,利用张灵甫求功心切、急于进涟 水的骄狂心理,与他在城郊纠缠。等他疲惫了,叫粟裕下令预备队投入反击。"

  刘皮街东门。严阵以待的新四军阵地上,国民党军发射的炮弹在爆炸,弹片横飞,浓烟滚滚。

  连长在阵地上来回指挥:"同志们,敌人进攻了:沉住气,等敌人靠近了再 打!"

  战士们趴在工事里,紧紧瞄准了敌人。

  国民党军向新四军阵地发起冲锋。我军英勇阻击。敌人纷纷被击毙、 击伤,冲锋受挫,狼狈败逃。

  上午 10 时许。冬日的太阳被几片飞来的乌云遮住。寒风凛冽。

  穿着单薄军衣的新四军 30 多名战士,在排长带领下,上午已经击退了敌人 四次冲锋。他们正在擦拭武器,收集手榴弹、子弹,准备再战。

  突然,敌人枪炮齐鸣,新一轮冲锋开始了。黑压压的一群,向新四军阵地 冲击前进。

  新四军战士用各种武器英勇还击。

  等敌人快冲到阵地前时,排长跃出阵地,手持上了明晃晃刺刀的步枪,大 喊:"同志们,杀呀!"带头冲进敌群,与敌人展开肉搏战。他一连剌倒了八九 个敌人。

  在排长带领下,新四军战士纷纷与敌人展开肉搏战,刺死刺伤六七十个敌 人。

  敌人的冲锋又一次被打退。

  天空的太阳钻出云层。在阳光下,染着战争硝烟的一面红旗迎着寒风,猎 猎飘扬。

  经过一天激战,新四军七连伤亡惨重。

  连长逐个清点人数,只剩下了 30 多人,一个个被炮火熏黑了脸庞,许多人 负了伤,血污满身。

  在惨烈的涟水保卫战中,新四军七师十九旅五十六团三营七连的 141 名指 战员,在刘皮街战斗中全部壮烈牺牲,上演了解放战争初期一次悲壮的"集结 号"事件。烈士遗体均由当地党政干部和群众分散掩埋,成了无名英雄。所幸 的是,战斗结束后几小时,一位六处负伤的名叫费祥洲的战士,从昏死中苏醒 过来,经乡亲们秘密营救脱险。直到 2007 年,费祥洲的儿子——安徽肥东县公 安局政委费瑞华,才将父亲和七连 140 名勇士的悲壮故事昭示于世!

  涟水城内。广场上正在召开"涟水保卫战祝捷大会"。

  粟裕讲话。他说:"这次涟水保卫战,谭政林政委亲临前线指挥,历时 14 天,歼灭敌人 9000 余人,其中,歼灭骄横不可一世的七十四师 6000 余人,打 破了'王牌军'不可战胜的神话,使它大伤元气。我军取得了打大仗、打恶仗、 打硬仗的经验,为争取今后更大胜利创造了条件。"

  淮安城内。夜。张灵甫在电灯下写电报。他提笔凝思,写道:"胡琏师长: 此次涟水一战,匪军无论战略、战役、战斗皆优于国军。数月来,匪军向东则东,往西则西,本军北调援鲁,南调援两淮,伤亡过半,决战不能。

  再过年余,将死无葬身之地,吾公以为如何?。"

  南京国民大会堂。《中华民国国民大会》的大幅会标悬挂在主席 台前。

  1600 名"国大"代表陆续进入大会堂。

  蒋介石在作报告:"参加我们这次国民大会的,有中国国民党、 青年党、民社党和各界社会贤达。大会的任务是制宪,将要通过 《中华民国宪法》,并将于明年 12 月 25 日开始实施。届时我们国家将成为一个民主的宪政国家。"

  励志社。国防部长白崇禧主持召开"国民大会代表招待会"。参谋总长陈诚 作报告。会场气氛热烈。

  陈诚:"各位代表,各位女士,各位先生:国大代表们都非常关心前线剿共 之军事。我可以欣慰地告诉各位代表,国军在东北、华北、中原、山东、苏北 等地,都取得了胜利。。"

  "国大代表"们热烈鼓掌。记者纷纷拍下镜头。

  陈诚:"为了庆祝国民大会的召开,为了明年在全国范围内实施中华民国宪 法,蒋委员长要求我们在半年内军事上解决中共。国军全体将士一定会全力以 赴,完成此神圣之使命。"

  "国大代表"们又报以热烈的掌声。

  徐州,绥靖公署办公室。

  薛岳主持召开高层军事会议。他说:"我宣读蒋委员长第七十号密令。"全 体与会将领起立。

  薛岳宣读:"。现在和明年上半年,各部队的作战目标,应打通陇海路、 津浦路、同蒲路、平汉路、中东路诸线,肃清冀、鲁、豫、晋等境内之股匪, 在一年期内彻底消灭万恶之共匪。。"

  薛岳:"遵照委员长旨意,本绥署决心于最近对陈毅、粟裕两部匪军进行围 剿。具体任务如下:(一)由吴奇伟副主任指挥整编第十一师、整编六十九师, 共六个半旅,由宿迁向新安镇、沭阳进攻;(二)由李延年副主任,指挥整编第 七十四师,由淮阴、淮安向涟水进攻,尔后继续北上,配合由宿迁北上部队, 打通陇海路,并配合郝鹏举即将举行的反正;(三)由整编第二十六师附第一快 速纵队、整编第五十一师、整编第三十三师,共九个旅,由枣庄、台儿庄、峄 县地区出发,向华东共匪首府临沂进攻。(四)由整编五十七师,从海州出发, 向西进击陈毅、粟裕侧后,堵截其下海窜逃。另外,由第一绥靖区司令李默庵 将军指挥的三个整编师六个旅,由东台出发,向盐城、阜宁进攻。我四路大军, 从南北两个方向分四路包抄陈毅、粟裕所部共匪,务必将其全歼。"

  各将领齐声答:"是!"

  薛岳继续说:"李高参,你把到郝鹏举那里的情况,向各位将领简要说说。"

  李克昌:"是。李某奉薛主任之命,前不久秘密去东海县北徐家庄,会见了 郝鹏举。郝说,他当年追随冯(玉祥)与蒋委员长打过仗。但归顺蒋委员长后, 却多次受到排挤、打击,最后在西安仍不能见容于胡宗南,差点儿身陷囹圄, 乃不得已到南京,投身于汪精卫。日本人投降后,委员长虽然将他收编,但多 次扬言要惩办汉奸,郝不得不投向共产党。他问:委员长、薛主任要他回归中 央,能容得他所做的这一切吗?"

  郝鹏举的第二夫人刘琼曾指着李克昌的鼻子骂道:"好你个李克昌!你还带 了三个婊子来,把腾霄的魂都勾走了!你们还不快滚!"

  李克昌:"就这样,我们中断了与郝鹏举的联系。"

  薛岳:"郝鹏举这个人,有奶就是娘,朝秦暮楚,倒戈成性,实乃乱世之枭 雄,反复无常之小人。对这样的人,实不可信。但目前肃清共匪为党国第一要 务。委座旨意,凡能利用之人,都应加以利用。郝鹏举拥兵两万,又处于共军 后院,临沂东侧。如能策动此人反正,对我们袭取临沂,活捉陈毅,将起相当 重要之作用。他是我们的一着'奇招',一定要让他奏效。"

  薛岳拿起一张传单,说:"李高参,我署名的这份传单,请您再去面交郝鹏 举,并告诉他,战役发起后,我将派飞机散发,望他迅速作出抉择,千万不要 错过良机。他应该清楚,主动反正和被国军俘获,是有天渊之别的。"

    (本文摘自由金城出版社出版的《华东战场最高机密》)
(责任编辑:黄子娟、孝金波)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